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7 页
    南宫凛知道这个女人身上藏着很多秘密,他并不急着戳破她,总有一天他会让她对自己坦白一切的。

    “明天晚上我会再去一趟,你若是乖的话……”

    见他言语中有带着自己的意思,叶清瑶瞬间一脸乖巧的点头,表示再也不闹腾他了。

    一夜无话,二人在烈火门的第二个夜晚又平静的过去了。

    昨夜叶清瑶跟南宫凛确定了今晚就要去拿火炎玉,也就意味着他们很快要离开烈火门了。想到又要回到毒宗那个阴森恐怖的牢笼,叶清瑶顿时对烈火门感兴趣了起来。

    她生出了一种想要在烈火门好好逛逛观赏一番的心思,她趁着南宫凛闭目调息,没空搭理自己的时候,走出了房间,迎面就撞上了正在院中舒展拳脚的暮起。

    暮起见她一个人出来诧异道:“夫……”

    叶清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暮起憋回脱口而出的称呼:“叶兄弟,你这是去哪啊?”

    叶清瑶小声说:“我就在这附近转转。”

    暮起摸摸头:“公子没陪你一起?”他这次可算长了记性。

    叶清瑶摇了摇头,暮起提出要陪她一起,叶清瑶赶紧拒绝了,她现在是一个小厮,出去带个护卫太奇怪了,暮起只得作罢。

    叶清瑶想着反正她就在附近走一走,这两天烈火门里江湖人众多,她也不敢掉以轻心,免得给南宫凛惹麻烦。在这附近,万一有什么情况,南宫凛也能及时为自己解围。

    谁料刚走出不远她就遇见了一个很面熟的人。

    这个人正是昨日在讨逆大会上对裴玉冠主仆起了疑心的楚淮,他走到这里是想就近观察一下裴玉冠和他那奇奇怪怪的小厮。

    昨日不光燕红绡见到他们举止异常亲昵,他也见到了。

    怎么说呢,那小厮的作态很像是一个姑娘家。裴玉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带一个女子在身边呢,他正愁找不到机会查探一番,眼睛一转正好见到那小厮迎面走来。

    叶清瑶心中直呼倒霉,怎么随处一逛就见到了这么个麻烦的人。

    她本想假装不经意的转身往回走,谁知道这人转眼之间就到了近前,拦住了她的路。

    “这位小兄弟慢行,在下是流云派楚淮,不知裴公子可有空,在下久仰公子高才,很想见识一番。”

    叶清瑶不想理他,只想赶紧脱身,她一副凶悍,不近人情的样子:“我家公子没空见你”说完就要走。

    她想着自己现在是太师独子的小厮,摆出一副刁蛮势力的样子也无可厚非。

    谁知道这楚淮竟然一副毫不介意的样子,继续跟她搭话。

    “裴公子既然忙着,那在下就不叨扰了,小兄弟这是想逛逛烈火门吗?在下昨日刚来也想到处走走,不若我们一起?”

    叶清瑶已经极为不耐烦了,这都什么人啊,她都摆出这种态度了还不放弃。

    昨日讨逆大会上这人的言行她可没忘,一看就不是一个善茬儿。

    叶清瑶实在不想与他周旋:“不必了,我家公子一会儿该寻我了,你自便吧。”说完再也不理楚淮的纠缠,急急往回走。

    留在原地的楚淮玩味的一笑,刚才他靠近她,清晰地看到了她耳朵上的耳洞,她的确是一个女子。

    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亟待证实。

    南宫凛晨起调息了一阵之后,出来却没看到叶清瑶的身影,问了暮起才知道这丫头出去逛了。

    他刚想出门去寻,却见她已经一脸慌乱的冲了进来,然后直直的扑进了他怀里。

    17、盗玉  ...

    叶清瑶抬起头看见自己撞到的人是南宫凛,瞬间松了一口气,她回头看了看发现那个楚淮并没有跟上来,还好还好……

    南宫凛扶住她问:“你这是怎么了?”

    叶清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觉得楚淮这个人心思深沉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可是她又不能空口断言,一切只是她的直觉,她想着还是等今晚顺利拿到火炎玉之后再告诉南宫凛让他多多提防这个人吧。

    因此她没有把刚刚遇见楚淮的事说出来,只是摇了摇头对南宫凛说:

    “我刚才走的时候忘了跟你打声招呼,所以又回来了。”

    南宫凛倒是没有质疑她的话,只是道:“你若觉得无聊,我们可以再出去走一走。”

    叶清瑶不想再节外生枝了:“不了不了,我都饿了,我们先用早膳吧。”

    南宫凛自然没有异议:“好。”

    二人坐在房间里等着下人把早膳送过来,叶清瑶这人心大的很,一想起有的吃,也就把刚才发生的小插曲忘到了脑后。

    只是他们还未等来早膳,倒是有一个人不请自来了。

    “裴公子早呀。”燕红绡笑意盈盈的进来了,手中还拿着一个精致的食盒。

    叶清瑶心想,昨夜燕红绡答应燕惊天要再试一次,这就来了吗?

    南宫凛漠然地点了点头,没有一丝与她说话的兴致。

    燕红绡见他这般态度也并不恼,又笑吟吟的说道:

    “公子还未用早膳吧,这是我亲手做的一些点心,还请公子赏脸尝尝。”

    叶清瑶满脸佩服的看着燕红绡,看来她这次还真是十分用心的想要讨好南宫凛了呀,被这么漠视都不生气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还是个这么美的姑娘。叶清瑶见南宫凛还像个冰块一般,这样好看的妹子对他殷勤讨好他居然无动于衷,都开始替他可惜了。唉,当真是书里连一个感情线都没有的主角啊。

    他这完全就是注孤生的命格吧,也不知道结局的时候是不是很凄凉啊,哪怕拥有了全天下却还是一个爱他的和他爱的人都没有。

    当然叶清瑶也就在心里想想,她可不敢把同情的心思摆在面上,南宫凛这厮就像会读心术一样,她一旦漏出一点表情他都猜得出来。

    在叶清瑶脑补个没完的时候,燕红绡把她带来的食盒打开,从里面端出一盘又一盘精美的点心。

    叶清瑶看的眼馋,这点心一看就极为好吃,可惜南宫凛不给面子。

    叶清瑶眼巴巴的看着南宫凛,眼中满是乞求,希望他不要说出拒绝的话,他不想吃可以留给自己啊。

    许是被她那真切的渴望打动了,南宫凛好笑的看着叶清瑶,倒是真的没有再出言拒绝燕红绡。

    “放着吧。”南宫凛淡淡道。

    燕红绡心中一喜,难道这次裴玉冠对自己有所改观,肯给自己机会了吗?她羞涩道:

    “那我陪公子用膳吧。”

    随即就吩咐下人:“快把早膳端上来。”

    闻言一群下人声势浩荡的把早膳端了进来,一看就是用心准备过的,只一个早膳就这么丰盛。

    叶清瑶这个吃货眼睛都看直了,恨不能赶紧扑在桌上一顿狂吃。

    不过她现在还是一个小厮怎么也不可能跟主人同桌吃饭,想想就觉得心塞。

    南宫凛看出了叶清瑶对这桌吃的有多么迫不及待,燕红绡在这里让他觉得心里烦得很,于是他毫不客气地对燕红绡道:

    “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人陪。”

    燕红绡愣住了,她还以为刚才裴玉冠没有拒绝她亲手做的点心是有心接纳她了,没想到他还是这么不解风情要赶自己走。

    燕红绡心中怨愤,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得不情不愿地说:

    “那公子用膳吧,小女子就不打扰了。”

    叶清瑶才没空管他们的是是非非,她一门心思都在满桌的美食上,这给燕红绡造成了一种错觉,她觉得这小厮在看不起她,全程没有一个眼神给她,仿佛她不存在一般。

    燕红绡恶狠狠地瞪了这小厮一眼,心道本小姐再怎么也比你一个狐媚惑主,不男不女的下人高贵多了吧,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本小姐。

    叶清瑶并不知道自己因为爱吃还引起了燕红绡的误会,她反应过来自己被一个充满恶意的眼神盯上之后,觉得很是莫名,这燕红绡真是太不正常了。

    等燕红绡走出房间之后,南宫凛挥退了一众下人,叶清瑶终于兴奋地开始了她的试吃大业。

    穿来这里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能吃到好多从前没见过的美食了,要是有一天她回到现代可能会很想念这里的好吃的。

    恩……还有南宫凛!

    她在吃东西的间隙里抬起头看了看南宫凛,这么多天他们一直在一起,南宫凛无论如何也是她在这陌生的世界里最好的朋友了,更何况他还救过自己。

    南宫凛被她看的不自在,给她夹了一个汤包放到她碗里。

    叶清瑶心中感动,她刚刚穿过来的时候真是惶恐极了,就怕什么时候行差踏错露出马脚被男主大人灭掉,不过当她真的与南宫凛相处这么久之后,觉得他有时候其实还蛮温柔的。

    若是南宫凛知道她心里对自己竟是这样的评价一定会很想笑,他一个为祸天下、杀人无数、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竟然能用温柔这种词来形容。

    正在温馨的吃着饭的两人没注意燕红绡去而复返了,或者说南宫凛察觉了,可他并不想理会。

    燕红绡愤恨地盯着叶清瑶,恨不得扒了这小白脸的皮,想不到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男人,一想到这里,她的怒意几乎要压抑不住了。

    只是她不得不忍着,咬了咬牙,她转身离开了。

    叶清瑶还沉浸在美食中,根本就没有注意这些。

    于是当二人一顿早膳心满意足地吃完已经过去很久了。

    叶清瑶拍拍肚皮,觉自己撑的不行,都快走不动路了。

    南宫凛看着她这般没出息的样子,不禁说道:

    “今晚你若还是如此,就不带你去了,我可不想带着一个这么重的包袱。”

    叶清瑶:“……”

    她委屈,不就是没管住自己的嘴,吃的多一点吗,至于如此挤兑她吗。

    她站起来气呼呼的跑到院子里散步去了,打算把刚才吃的都尽快消化了。晚上她尽量少吃,不,她不吃了,她一定要跟南宫凛一起去探秘。

    黄昏刚过,南宫凛已经召集暮起和临霜一起商讨今夜盗取火炎玉的计划了。

    几人都换上了便于伪装的夜行服,依照他们计划好的,南宫凛带着叶清瑶进入书房取出钥匙,然后进入密道拿火炎玉。而暮起和临霜分别在外围的两个方向负责接应,以确保万无一失。

    几人准备妥当后静静地等着深夜到来。终于在夜色浓重之后,他们行动了。

    叶清瑶不会轻功,南宫凛背着她一路到了燕惊天的书房外面,两人跟暮起和临霜约定好如何接头后,径直进入了燕惊天的书房。

    由于昨日已经探过那把钥匙的藏身之处,所以二人很容易就从书架上翻出了那本内功秘籍,叶清瑶打开一看,果然钥匙还在里面。

    她看向南宫凛,南宫凛示意钥匙先由她拿着。

    二人仿效燕惊天昨日的做法将桌案上的花瓶转了三转,两个大书架果然意料之中的分开了。

    他们对视一眼,南宫凛拿起一盏油灯先行进入密道,叶清瑶紧随其后,怕有危险的时候难以顾及,南宫凛另一只手一直拉着叶清瑶。

    两人走在黑漆漆的密道中,叶清瑶倒是没有觉得害怕,毕竟南宫凛还在自己身边。

    她只是觉得很是新奇,长这么大她只在各种和影视中看过主角走进密道寻宝,如今竟然亲自体验了一把,穿越到陌生的世界看来也不全是坏事了。

    他们就这样走着,这一路一直都很顺利,密道里面很安静,由于密不见光有一种陈腐的味道,不过并不是难以忍受。

    周围很干净,少有灰尘蛛网之类的,显然密道的主人经常来这里,并且经常打扫。

    他们一路往前走,前方出现了一个往下走的楼梯,叶清瑶扶住南宫凛的肩膀小心翼翼的下着台阶。

    他们下到最底层之后,眼前终于不再是漆黑一片了,而是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光亮。仔细一瞧,那光是从前方一个石门的缝隙里透出来的。

    他们走到石门近前,发现上面有一个很显眼的小孔,看着是个插钥匙的地方,且跟叶清瑶手中钥匙的形状对得上。

    南宫凛向叶清瑶伸出手,叶清瑶会意,把钥匙放进他手里。

    为防有诈,南宫凛让叶清瑶先退开了一段距离,自己将那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中,顺时针转了转。

    只见石门微震,不一会儿就向里面缓缓打开了,叶清瑶站在远处往里瞄了一眼,里面看起来极亮,晃人眼的那种。

    待石门完全打开之后,他们窥见了这间密室的全貌,里面堆着一个个大箱子,箱子满的盖不住露出了各种金银珠宝。

    叶清瑶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看来这烈火门是真的有钱啊,燕惊天藏了这么多好东西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她跟在南宫凛身后走进去,数着那些箱子的数量,心中很是羡慕,这么多宝贝随便拿一样回到现代她就发达了。

    两人走到密室的尽头的一个石桌前,发现在那里摆着一个雕着花纹,看起来很是气派的方形木盒。

    叶清瑶猜想里面装的定然就是烈火门的镇派之宝火炎玉了。

    她不等南宫凛开口就想要打开盒子一看究竟,谁料她的手刚碰到盒子耳边就听到了一声轻响,很像是风声。

    好像有什么东西直奔她的眼睛飞过来。

    18、惊险一刻  ...

    说时迟那时快,她感觉有一股力量把自己扯到了一边。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南宫凛抱在怀里,他的手还捂在自己的眼睛上。

    叶清瑶还有些怔愣,原来就在方才,盒子被她触动的那一刻有一枚细针向她的眼睛疾射而来。

    若非南宫凛反应及时,此时她一定已经是个瞎子了。想到这里,叶清瑶不禁后怕,仅仅抓着南宫凛的衣袖。

    南宫凛放开捂着她眼睛的手,眼前重现光亮,她眼尖的看到他手上有一道细细的伤痕。

    “你没事吧。”叶清瑶担心的问。

    她意识到那是他为了救自己而受的伤。

    她忽然想起一般这种存放秘宝的地方所设的都是杀人的机关,刚才那根针很可能是有毒的。

    “无碍,下次别这么莽撞。”南宫凛眉头轻皱,显然对她刚才的鲁莽行为很生气,却没有太过斥责她。

    真的没事吗?叶清瑶怀疑,她心里很愧疚,自己果然还是给他添乱了。

    满心羞愧的叶清瑶连她一直惦记的火炎玉长什么样都不感兴趣了,整个人都很低落。

    南宫凛自然不能告诉她,他的身体里有血毒在,一切其他的毒进入他的身体只会被血毒吞噬抵消。

    他看到叶清瑶低落难过的样子本来想安慰她,不过转念一想,这丫头心粗胆大,经此一事给她长个教训也未尝不可。

    南宫凛并没有意识到他现在对叶清瑶的态度根本就不像一开始想的那样,把她当做一个能逗趣的宠物。他开始切身实地的为她着想,想让她尽快适应这个步步杀机的世界。

    放下二人各自复杂难言的心思不提,南宫凛打开盒子后,只见盒子正中心放着一个被黑布包裹着的圆形物体。

    有了先前的警醒,他谨慎地揭开那块黑色的布料,黑布揭开后,从中透出烈火灼烧一样刺眼的光。

    待他们的眼睛逐渐适应亮度后,才看出眼前是一块通体火红色莹润的圆形玉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千金难求的火炎玉了。

    据说这玉对修习内功有奇效,用了此玉心神不受侵扰,进境迅速,因此火炎玉是众多江湖人追求的绝世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