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8 页
    想不到这样的珍宝居然藏在烈火门这样的二流门派,燕惊天也许并不像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叶清瑶满眼惊奇的看着这块玉,原来书里说的竟是真的,这颜色也太漂亮了吧。

    见她那么喜欢的样子,南宫凛将火炎玉重新用那块布包裹了起来,玉的光芒瞬间被掩盖,他随手将它递给了叶清瑶。

    叶清瑶惊呆了:“给我的?”她伸出手指指着自己问道。

    南宫凛轻轻颔首。

    叶清瑶不解的问:“可你不是要拿这块玉去向毒宗宗主殷无极交差吗?”

    南宫凛闻言冷然一笑“是啊,是要交差的。”

    他一脸的意味不明,眼神更是寒光湛湛。

    “此物先放在你那里保管吧。”

    叶清瑶很想说,你就不怕我私吞了?

    她怕自己粗心大意把火炎玉弄丢了,害他交不了差,很想推拒。却又在南宫凛定定的眼神中妥协了,把火炎玉收进自己怀里,想到这么个巨宝藏在她这样一个小人物手里,叶清瑶笑的美滋滋的。

    看见她这么高兴的样子,南宫凛一时之间竟然生出了一种想要把全天下最好的宝物都捧到她面前送给她的想法。

    他神色一变,赶紧止住这样愚蠢的想法。

    这女人是有什么魔力不成,短短的时日就让自己变化如此之大,他厌恶这种不能掌控自己情绪的感觉。

    那一瞬间,南宫凛想将干扰他的一切人和事通通毁灭。可是见到叶清瑶一脸笑意,温柔的望着自己,他又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罢了,她就算能影响自己的情绪又如何?任何人都休想阻止他的计划。

    此时夜已深,南宫凛和叶清瑶所在的客院静悄悄的。

    楚淮今夜本是想趁机探查一下裴玉冠和他那小厮来证实自己的猜测的,他来到他们居住的客院却发现院中空无一人。

    若只是下人被支开了也就罢了,他潜进去发现裴玉冠还有他的小厮护卫统统不在。

    他们在这深更半夜的会去哪呢?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楚淮认定了自己的猜测没错,这个裴玉冠就是南宫凛假扮的。他没去房间里查找线索,主要是怕南宫凛早有防备打草惊蛇。

    他在院中转了几圈之后,转而想起他们深夜不见踪影总不会直接逃了,既然扮成裴玉冠的样子一定是有所图谋,烈火门有什么是南宫凛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拿到手的呢?

    火炎玉,他眼睛瞬间一亮,原来是为了盗宝。他决定在附近找一处隐蔽的地方静待他们回来。

    果然在楚淮等待不久之后,这处院落有了动静,夜色中闪过一道极快的身影,后面还跟着两个人,很明显前一个人的武功要比后两个高出很多。

    他仔细一瞧那前方的不止一个人,很明显背后还背着一个,应当就是南宫凛和他早上试探过的叶清瑶了。

    楚淮心中暗喜,看来今夜这趟真是来对了,他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得知了南宫凛的下落,下一步就该……

    南宫凛带着叶清瑶在拿到火炎玉后以极快的轻功又回到了他们的客院。他们定下了后日就启程回毒宗的计划。

    至于为什么不明天就走,那是因为仓促决定多少会引起燕惊天的怀疑,但也不能走的太迟。

    燕惊天昨天刚去查探过火炎玉,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么多江湖人聚集在烈火门,他应该不会立刻又去,除非他们偷走火炎玉的消息泄露了,否则应当是安全的。

    当然等他们脱身了,就算消息败露了也无妨,燕惊天纵然知道他是假冒的还能追去毒宗找他算账不成,想到这里南宫凛放下心。

    正思索间,他忽觉真气有些凝滞,想是血毒又开始活跃了,本来孟菱儿给他的药可以支撑三个月,可是今天他为救叶清瑶挡下了刺向她的毒针。

    针上的毒进入他的身体唤醒了他体内沉睡的血毒,他必须尽快找个地方用《修罗诀》抵制血毒。

    叶清瑶看他面色有些不对,询问道:“你怎么了,从回来之后就怪怪的。”

    南宫凛没有告诉她,只道:“最近可能有些累了。”

    叶清瑶有些不相信,他还会累?而且近几日他们明明闲得很。难道是刚才他还受了别的伤?

    她细想之下有些担心,上前扯住南宫凛的袖子,就要看他身上是不是有伤。

    南宫凛挡住她的手:“无事,你且去休息吧。”

    叶清瑶看他的反应似乎真的不像有事的样子,只得听他的话去休息了。她今日实在是累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又过了半响,南宫凛见叶清瑶已经熟睡了,他放轻呼吸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他忍受着胸中越来越明显的痛苦走到暮起的房门外,轻轻地一扣门。

    房间里的暮起惊醒了,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门。

    他开门看到南宫凛就知道主上必然是有事吩咐,否则不会在半夜叫醒自己。

    南宫凛给他下令:“今夜我不在此地,你保护好她。”

    暮起自然知道南宫凛口中的她指的是谁。他郑重的道了声:“是。”

    南宫凛稍微安下心,交待过暮起之后就运起轻功直奔那日的山谷而去,他勉强催动内力,到了山谷的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再难忍受身体中不断加剧的痛楚。

    血毒与《修罗诀》两股力量在他身体中对抗,使他的身体一会儿火烧一般一会儿又冰冷异常。南宫凛知道再不突破《修罗诀》第五层他很可能会因为力量的互相撕扯而走火入魔死在这里,可是这个过程需要的时间难以确定。

    叶清瑶他们还在烈火门,若是偷玉之事行迹败露,她就危险了,南宫凛暗笑自己在如此危急关头还要替那个女人着想。

    她究竟是不是上一世的叶清瑶,在他这里只是猜测而已。此时还不能确定她的身份,他竟然就想为她做那么多他根本不会做的事。

    体内的疼痛加剧,南宫凛再也没有心思关心其他了,他的全副心神都用来与血毒做对抗,也无力再去想其他。

    只是没想到他这一陷入修炼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烈火门中,变化陡生。

    叶清瑶睡了一个美美的觉之后觉得人生太美好了,任务完成了,他们马上就要离开烈火门了。不过令她奇怪的是,南宫凛这一大早的居然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在客院周围转了好几圈也没看到他,见到暮起的时候特意问了才知道他有事出去了。

    叶清瑶没有问暮起是什么事,他们就住在一起,他有事却没告诉自己,必然是不想让自己知道。

    她惆怅一笑,一上午没看到南宫凛还真有些不适应了。

    暮起今日也怪得很,他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真的做起了一个贴身护卫。

    她心中微微忐忑,难道盗玉的事被发现了?不对,总不至于才过一夜就被发现这么快吧。

    她正这般想着,只见远处的屋顶上有一道身影一闪而过,暮起和临霜也看见了。为防调虎离山,他们还是谨慎一些,临霜追上去看了,而暮起还留在她身边。

    等了半天也不见临霜回来,叶清瑶有些担心,对暮起说:“要不你去看看。”

    暮起摇头:“主上吩咐,不能让夫人离开我的视线。”

    叶清瑶忍不住担忧,今天的气氛太怪了,一切都不太对。

    就连那个缠人的燕红绡也不来了,也不知她昨日是否真的被打击到了。不过她不来也好,现在南宫凛不在,要是她来了他们还得找理由搪塞。

    就在她想着心事的时候,却见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她抬头一看这人竟是昨日对她百般纠缠的楚淮……

    暮起见到来人已经挡在她面前进入了防备状态。

    “来者是客,叶姑娘这是哪里的待客之道?”楚淮笑着道。

    叶清瑶心里一紧,他怎么会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赶在了10点之前,大家晚安好梦呀!

    19、心机  ...

    叶姑娘?难道他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吗?

    叶清瑶心中慌乱,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叶清瑶呢,她自认为自己的伪装没什么问题啊,装小厮不是蛮像的吗,连燕红绡同为女子都被她骗过了。

    她定了定神,一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样子,清了清嗓子:

    “阁下眼神不好吧,这里只有两个大男人,哪来的姑娘啊?”

    楚淮眼含深意地一笑:“当朝右相叶明昭之女,姓叶名清瑶,我没说错吧。”

    叶清瑶维持不住面上的淡然了,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南宫凛易容的本事那么强怎么会被识破呢?难道是自己不知不觉间漏了马脚?

    楚淮不再故弄玄虚,对叶清瑶和盘托出:

    “当日在讨逆大会上,众人提及要杀南宫凛,姑娘的表情十分有趣,竟然带着愤怒,且就在昨日我又看到姑娘的耳朵……”

    他话音一顿,叶清瑶已经猜到他是看到了自己耳朵上的耳洞,所以确定了自己是个女子。

    楚淮见她仿佛明白了,又继续道:

    “传言,叶姑娘对南宫凛情深义重,看来是真的,不然姑娘也不会一路追随一个逆贼。如今还与他一起做出偷盗火炎玉这样的恶事,想必叶丞相若是知道了也会气的不轻吧。”

    叶清瑶心里直翻白眼,叶明昭生不生气都与她没什么干系。他要是直接气死了,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人好生奸诈,专门盯着她来抓南宫凛的把柄。想到这里,她心里又觉得羞愧了,南宫凛多次救她的命,她不仅什么忙都帮不上,还只会给他惹麻烦。

    一旁的暮起已经准备动手了,他对叶清瑶说:

    “夫人不必与他多费口舌,属下这就让他彻底消失,免得他泄露了我们的身份。”

    暮起说完就抬起一掌要向楚淮的面门攻去。

    却见楚淮并不应战,而是退开一步,口中不慌不忙地喊道:

    “陆前辈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他话音方落,只见从院外闪进一个人,速度极快。叶清瑶定睛一瞧,这人正是那天在讨逆大会上声望颇重的纯阳观观主陆潮生。

    这老道刚一进入庭院已经摆开架势,对着暮起凌空就是一掌,暮起别无他法,只得迎战。二人在院中你来我往,激起一片飞花落叶。

    叶清瑶一边担心暮起不是那老道的对手,心里暗自着急。一边还要分心去想南宫凛究竟去了哪里?现在是否安全?

    楚淮和陆潮生今天来者不善,烈火门中的江湖人显然已经沆瀣一气,要联合起来一起诛杀南宫凛了。此刻他们已经计划周详,南宫凛全然不知他们的计划,不会吃亏吧。

    只是很快她就无暇顾及这些了,因为楚淮那卑鄙小人竟向她靠近了。

    叶清瑶警惕:“你别过来啊,你都说了我爹是当朝右相,位高权重,你若是伤了我一下,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楚淮嗤笑道:“  叶姑娘这说的是哪里的话,在下分明就是在保护你啊,南宫凛犯上作乱意图谋反,又投靠邪派不知悔改,已然是一个天下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了。”

    他语带惋惜:“你跟他在一起迟早会毁了自己的,相信右相也不愿意看到那样的结果,因此在下现在是在劝姑娘迷途知返,不要执迷不悟一错再错了。”

    叶清瑶怒极反笑:“听楚公子这话的意思,我还要谢谢你了?”

    楚淮:“那倒不必,在下也是不忍心看到姑娘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想要拯救姑娘于水火之中啊。”

    叶清瑶心里骂道:真是好不要脸,这话他竟然也能说得出口。

    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愤怒的情绪,眼下临霜被神秘人引开,暮起与那道士正在缠斗,她身边没有人保护,是以还不能激怒这个无耻小人。

    她温婉一笑,做出一副明悟的样子。

    “听了公子的话,我觉得甚是有理,我身份高贵,前途无量,实在不必为了一个南宫凛放弃这么多。”

    唉……她长叹一声“更何况南宫凛盗走火炎玉之后已经不见踪影,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怕不是要让我来吸引你们的视线,好顺利回到毒宗呢。”

    叶清瑶酝酿着情绪,准备演一场一腔深情错付,被负心人抛弃的大戏。

    她泫然欲泣,一副我也是受害者,你们不能拿我开刀的样子。

    楚淮将信将疑地问道:“姑娘当真是后悔了吗?”

    叶清瑶抹泪道:“自然啊,不瞒楚公子,离家数日了,我也想念得紧呢。”

    叶清瑶一边嘤嘤哭泣还一边观察楚淮的表情,见他好像有些相信了,于是演的更加卖力了。

    她泪眼模糊地说:“只是碍于南宫凛我才不敢提及,那日也不是我要跟他走的,是他威胁于我,我一时心中害怕,犯了糊涂才与他走的。这次能在烈火门遇见楚公子真是太好了,还望楚公子助我脱离苦海啊。”

    本来叶清瑶演的好好的,楚淮几乎都要相信了。不过那边有打斗声传来,她余光瞥见暮起和那老道陆潮生越战越远,已经距离这个庭院很远了。

    她心中着急,还不得不与楚淮这个阴险的伪君子虚与委蛇,脸上不免就漏出一丝焦急的神色来。

    也就是这一点点的破绽被楚淮捕捉到了。

    他夸奖道:“姑娘真是聪慧过人,我差一点就被你骗了呢。”

    叶清瑶颓然,完了,前功尽弃了。她垂死挣扎道:“我说的可都是真话呀。”

    楚淮摇头笑着:“姑娘是真的与南宫凛决裂也好,是蓄意哄骗于我也罢,以如今的形势,难道姑娘以为还能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不成。”

    他笃定道:“只要你在这里,南宫凛一定会回来的。”

    叶清瑶暗道不妙,他这是要利用自己布下圈套让南宫凛自投罗网了吗?

    她转身想逃,却在一瞬间被楚淮追上点了穴。

    楚淮在她耳边得意道:“这次诛灭南宫凛,姑娘可谓是功不可没啊,相信右相知道了,也会心怀安慰的。”

    叶清瑶咬紧牙关,才忍住喷他一脸唾沫的冲动。

    另一边暮起与陆潮生已经过了几百招,二人几乎难分胜负。暮起仗着毒宗凶残的毒功甚至还能略胜一筹,他心里记挂着叶清瑶,不欲恋战。可这老道步步紧逼,分毫不让,着实让他快要失去理智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虚晃一招,甩出一直藏于袖中的暗器,向老道袭去。老道害怕被剧毒所侵,这才急急退出一段距离。暮起趁机遁走,方得以脱身。

    他回到庭院时,叶清瑶已经不见了,定然是被那楚淮带走了。

    他刚想去寻,却见一群人向这里赶过来,想来烈火门中的江湖人已经得知裴玉冠是南宫凛假扮的,要来围剿他了。

    暮起心想,叶清瑶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有事,此刻必须赶快找到主上,通知他烈火门生了变数才是重中之重。

    没有时间犹疑了,他一路向大门的方向奔去。

    暮起一路到了大门附近,与刚才被引开的临霜碰了头,二人商量过后,决定在烈火门周围等着南宫凛,未免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贸然回去,落入了那些人的圈套。

    叶清瑶被楚淮带到了一个精致华美的房间,很显然是个姑娘家的闺房,在这烈火门里也只能是属于燕红绡的了。

    她默默地等着,果不其然,不出一刻燕红绡就出现了,跟她一同出现的还有满脸怒气的燕惊天。

    楚淮见到燕惊天对他抱拳施礼:“见过燕掌门。”

    燕惊天心中虽然愤怒,不过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

    “楚公子此番识破了南宫凛的真面目,若此次能杀了南宫凛拿回火炎玉,以后我烈火门可是欠了楚公子一个大人情啊,必当好好报答。”

    楚淮心里颇有些志得意满,不过燕惊天的地位不低,他谦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