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9 页
    “燕掌门说的哪里话,逆贼南宫凛不杀不足以慰天下,火炎玉这样的珍宝怎能落在此等心术不正的人手中。晚辈不过是做了些分内之事,当不得燕掌门如此重谢。”

    叶清瑶听着他们虚伪的话心中作呕:心术不正?我看这个词正适合形容你们。

    她心中冷哼,此刻你们心心念念的火炎玉就在我身上呢。

    燕红绡因为前几日的事看见叶清瑶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凶蛮地问道:“说,南宫凛把火炎玉藏在哪了?”

    燕惊天可比她理智多了,他还记得眼前这个是右相的女儿,右相虽说依附于太师不如太师有权势,可也不是他们得罪得起的人。

    他安抚燕红绡道:“南宫凛独自一人离开烈火门一定是偷偷将火炎玉转移到别处去了,你问她她也不会知道。我们当务之急是要制定计划,待那逆贼出现,就一道杀了他。”

    楚淮赞同道:“燕掌门说的是,燕姑娘切莫冲动。”

    几人一番谋划之后,就都出去为围杀南宫凛做准备了,唯独燕红绡被留下来看着叶清瑶。

    叶清瑶的穴道已经被解开了,她毕竟身份不一般,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她假装一副身心俱疲的样子,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着燕红绡,思考着脱身之法。

    她心中忧虑,也不知南宫凛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南宫凛在黄昏时分终于结束了《修罗诀》的修炼,他发觉此时天昏暗,一时之间以为天还未亮。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又过了一个白天了。

    他本来不应该现在停下来,不过他心中挂念叶清瑶,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端,所以强行停止了向《修罗诀》第五层突破。

    他向烈火门的方向飞掠而去,却在距离烈火门不远的地方遇上了暮起和临霜。

    暮起见到他,不发一言直接跪在地上,满脸的愧疚。

    南宫凛此时没心情理会他的情绪,直接问:“她出事了?”

    暮起沉声道:“属下办事不力,没有保护好夫人。”

    南宫凛暂且不想与他计较,示意他道出原委。

    于是暮起便将今天楚淮突然到来,识破叶清瑶身份又将她带走的事告诉了南宫凛。

    他说完看了看南宫凛阴沉的脸色,忐忑的劝道:

    “主上,如今那些人已经有所准备,布下了天罗地网来对付您,您不能自投罗网啊。”

    南宫凛哂笑:“就凭他们那群废物。”

    他心中已然做了决定,除非他不管叶清瑶,否则这个圈套他就入定了。

    “我进去看看,你们暂且等在这里。”

    暮起还要多言,却被临霜拉住了,临霜冲他摇摇头,南宫凛已经做了决定,他们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

    暮起万分无奈,只能看着南宫凛独自一人满身冰寒地向烈火门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些晚了,我争取明天早一点儿,小天使们晚安呀!

    20、扰乱心神  ...

    烈火门此刻异常的宁静,就像巨浪未至之时江面都是平静无波的,只是这样的表象终究会被打破。

    聚集在烈火门中的那些所谓江湖正道已经在烈火门各个关口严防死守,尤其是那处南宫凛和叶清瑶所居住的客院,此时更是有无数人埋伏在这里,只等着南宫凛出现,将其一招擒获。

    不过关于这个围杀计划,还是有不少人心中存疑的,这其中就有烈火门掌门燕惊天。

    火炎玉被南宫凛盗走,他自然最着急,而且也是他耳目昏聩一时不查将一个逆贼引为座上宾,这传出去少不得要为江湖人耻笑了。

    不仅如此,他怕的是遭到裴太师的记恨,南宫凛假冒了太师的儿子裴玉冠,导致燕惊天没发现他逆贼的身份不说还弄丢了火炎玉。

    这话传到太师耳朵里,他会认为自己将丢玉的事怪在他头上,更何况真正的裴玉冠下落不明,他已经向太师去信秉明事情原委了,希望裴公子没有事,否则自己这次真的要栽了。

    燕惊天焦心不已,且他对于南宫凛是否会来自投罗网一直存有疑问,南宫凛已经偷走了火炎玉,并且成功从烈火门脱身,怎么还会回来呢?

    楚淮一直信誓旦旦地说他为了叶清瑶肯定会回来,可燕惊天还是有些不信,他真的会为了一个女子将自己置于险境,不顾自身安危也要来救她吗?

    叶清瑶怎么说也是右相之女,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些江湖人并不敢把她怎么样。

    跟燕惊天同样想法的人还有很多,比如飞鹰帮的帮主左飞鹰,从那天在讨逆大会上被楚淮抢了风头之后,他就一直看楚淮这人不顺眼的很,今日得着这个机会,他自然要挤兑楚淮几句。

    “你说南宫凛会来,可我等已经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南宫凛连个影子都没有,你不会是在说大话诓我们吧。”左飞鹰语气凉凉的说道。

    “左帮主急什么,此刻夜还未深,南宫凛就算孤身闯进来,也得挑个不引人注目的时辰吧。”

    他这话的意思有些嫌弃左飞鹰愚蠢,竟然觉得南宫凛会大大方方的走进来。

    左飞鹰气的咬牙切齿,却不好在此时发作。只待一会儿南宫凛没有如楚淮料想般前来,自己定当好好嘲笑他。

    若是南宫凛当真前来……哼,他在心里冷哼一声,若是真的来了也好,他定要拿到他的首级,去向朝廷请功,决不能让楚淮这小子越过他。

    楚淮心中也知道左飞鹰这是在故意挤兑自己。他心道:走着瞧,今日诛杀南宫凛他一定要独占鳌头,此事一成,以后在朝廷和江湖之中他都会有脸面。等回到流云派,几个师弟再也不会对他继任掌门之位有微词。

    众人心思各异,等他们回过神来,却发现气氛好像有些不对了。四周的风渐渐停了,周身越来越冷,天气好像一下就到了寒冬腊月一般,冻的人直打哆嗦。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惊诧:“这时节本不该如此寒冷啊。”

    正说着,他们发现空气中的水汽纷纷开始凝结,连附近的树枝上都凝了一层霜。

    众人心下惶恐不安,此时他们突然听见寒夜里出现一声阴森的冷笑声,那声音听着仿佛在他们耳边一般。好像有什么人就隐匿在这夜色里。

    左飞鹰壮着胆子骂了一句:“是谁在装神弄鬼?”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只是周围的空气更加安静了,安静的有一丝诡异。

    楚淮心下惊疑不定,他高呼一声:“南宫凛,你终于来了。”

    他并没有想到南宫凛的武功居然如此之高,居然能用内力隔空传音,让他们连他的所在都寻不到。

    那隐藏在暗中的人终于有了回应,他的语气带着一丝睥睨天下的不屑:“无耻鼠辈,怎配提我的姓名。”

    楚淮心道不妙,看来今天这个围杀逆贼的行动恐怕不会那么顺利,因为南宫凛在回答他这句话的时候用了很高深的内力,在场武功不佳跑来浑水摸鱼的一些人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亏得今日前来的高手也很多,他们混在其中并不显眼,才不至于露怯。

    他预计一会儿会有一场苦战,甚至很有可能会以失败告终。楚淮不想前功尽弃,他眼睛一转,心生一计。

    “南宫凛,你猜叶清瑶此刻在哪里?”

    那人话中终于漏出一丝急切:“她在哪?”

    楚淮一副得逞的表情:“叶清瑶就在我手里,你若束手就擒,我便让你见她。”

    南宫凛冷笑一声:“好一个束手就擒,你若有能耐,就使出来吧。”

    左飞鹰此时已经很不耐烦,他暗笑,这楚淮叽叽歪歪真是胆小如鼠。

    “南宫凛,你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你出来,爷爷给你个痛快。”

    左飞鹰心中得意,这里有这么多人,先让那南宫凛现身,他再躲到后边,等这群人耗损的差不多了,正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只是他此刻还在做着他的千秋大梦,并不知道自己很快就真的一睡不醒,可以永远沉入梦中了。

    只听他话音方落,一道冰刃急速向他的咽喉处袭来,左飞鹰虽然眼睛看得到,可他却躲不过这么快的速度,被那冰刃刺穿了喉咙,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当场气绝身亡。

    众人被南宫凛这一手功夫震在当场,再无人敢轻举妄动。

    楚淮见此,愈加确定南宫凛不好对付,他转变计策。

    “南宫凛,你真是可怜。”他语带同情。

    暗处的南宫凛闻言眼神一厉,杀机显现。

    楚淮见对方没有反应,不打算现身的样子,继续说道:

    “你叛出朝廷,遭天下人唾骂,如今更为正道不容,已经很惨了,本来你还有叶清瑶这等痴情女子追随,聊以慰藉,不过你猜猜她今日是如何对我说的?”

    南宫凛双手攥紧,半响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她说了什么?”

    他心中还抱有一丝期待,期待不是他想的那样。

    楚淮知道他已经被迷惑,更加得意了。

    “叶清瑶说她当日与你走不过是权宜之计,想要活命罢了,其实她心里视你为毒蛇猛兽,躲还来不及,怎么会凑上去。”

    南宫凛不想相信他的鬼话,只是叶清瑶的态度确实前后变化很大,他还记得她畏惧自己的样子,他怕她近日所有欢喜的情绪都是装出来的。说到底他对自己并不自信,也不认为她真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与全天下为敌。

    楚淮看他一直沉默,料定自己这七寸是抓对了。

    “我见她说的诚恳,已经让燕掌门派人护送她回京了。”

    听见这句话,南宫凛终于再难以忍受心中的的怒气,他无心再伪装,一步一步从暗处走到他们面前,脚步似有千钧之重。

    杀了吧,把他们都杀了,然后追上去,问她是否真的在骗自己?只是问了又能如何呢?她若回答是,自己只会一掌杀了她,从此再不信任何人。她若说不是,自己又真的会相信吗?

    看见南宫凛如同恶鬼修罗一般的向他们走过来,眼中渐渐充斥了浓郁的血色,楚淮心中虽然有一丝忐忑,但更多的却是马上就要取了他的首级名扬天下的贪婪和兴奋。

    这一边杀机重重,而燕红绡这一方小院却显得格外祥和,因为大批人马都被调集起来去围堵南宫凛了,只有这里空落落的,好像与整个严阵以待的烈火门割裂开来。

    燕红绡坐在那里打量着叶清瑶,不时出言对她冷嘲热讽,哪想到她根本不理自己,还惬意的躺在她的床上睡觉。

    她心中憋气又不敢真的把她怎么样,只能嘴上骂几声,毕竟叶清瑶的身份摆在那里。不过她转念一想,她是右相千金又如何,与一个逆贼厮混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名声?她就算回了京都,也没有人敢要的,这么一想,燕红绡又开心起来。

    她看叶清瑶一副睡得很香的样子,觉得看着她也太无聊了。这时候外面一定很热闹,她想了想实在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于是叫门外守着的烈火门弟子进来,替她看着。

    她心里想,叶清瑶睡得那么死,让一个小弟子看着也不打紧。她自己出去看热闹了。

    躺在床上的叶清瑶听见燕红绡走出去,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燕红绡武功虽然不高,看住一个自己却是绰绰有余,她只能等她忍受不了离开了才能实施自己的逃跑计划。

    此刻烈火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南宫凛身上,自己这里想必守卫并不严。

    又等待了一会儿,她确定燕红绡是真的走了,此刻看守自己的只有外间那个烈火门的小弟子。

    她将手伸入袖中,拿出一个小瓶。这瓶子里装的是毒宗秘制的一梦散,只要一点点就能让人睡上一天,醒来就像做了一场大梦,什么都不记得。

    这是她在经历被风邪抓走一事之后,向暮起要来防身的。不过只能对付一些武功低微的人,今天她没有敢拿来对付楚淮,也是怕弄巧成拙,反倒害了自己。

    不过眼下用来对付烈火门的小弟子倒是正合适。

    叶清瑶打算先将他骗进来,于是倒在床上来回翻滚假装自己腹痛难忍的样子,嘴里还直哼哼。

    小弟子听见声音进来后,看见叶清瑶满脸痛苦的样子,顿时有些慌了,这个人大小姐临走时说了让自己看好了,很重要,此刻却出了事,这可怎么好。

    此时师兄们都去除逆了,他因为功夫最弱被留下来了,也没有人可以商量。他只得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想查看一下叶清瑶的状况。

    谁知他刚走到近前,就见那女子忽的起身向他一扬手。小弟子顿时眼冒金星,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叶清瑶抚了抚自己跳的有些快的心脏,却摸到一片坚硬。

    是火炎玉,一直被她放在胸口,她苦中作乐的想,一会再有状况或许可以扔出去救急。

    她蹑手蹑脚地走出去,发现果然如她所料,燕红绡的院子里几乎没有防范。

    那么自己现在应该去哪呢?南宫凛不知道有没有来,他要是来了会不会回到他们居住的小院寻自己呢?她想了想,趁着夜色向那方庭院摸索着走过去。

    烈火门她不熟悉,七拐八绕的还要想方设法躲开守卫,差点迷失了方向。

    就在她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的时候,突然听见一群人嘈杂的声音,她隐在一个角落里,听见其中一个人说:“快,南宫凛出现了,燕掌门要我等速速赶往支援。”

    他们走出一段距离后,叶清瑶从角落里钻出来,她决定跟着这群人去找南宫凛。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最近降温啦,大家注意防寒保暖,别感冒啦,爱你们哟,mu~

    21、挡剑  ...

    这是一个注定不会平静的夜晚,众人看见煞神一样向他们走过来的南宫凛,眼中虽然有着惧意,可更多的却是一种跃跃欲试。

    他们觉得纵然南宫凛武功再高也终究难以抵挡这么多高手,就算他们用车轮战,也能拖死他。

    南宫凛的眼中已经被血色填满,面前这些人在他眼里已经不能算是活物。他们只是移动着的物体。他心中弥漫着愈加强烈的杀意,只想一个一个将他们通通毁灭。

    他已经无法再去思考了,为什么要杀?杀了会怎么样?这些他都不去想。他只是机械的朝他们走过去,仿佛一个已经被暴虐控制的傀儡。

    他掌心运起修罗内力,仿若真的从地狱深处而来的修罗恶鬼,要向这些惹怒他的人索命了。

    距离南宫凛最近的几个人忍不住心生退意,可是这个时候他们不能退。一旦退了,他们在江湖上这么多年努力经营来的名声就毁了,因此他们咬牙硬挺,脸上依然是一副悍然无畏的表情。

    周遭的气氛就像冻住了,众人都不愿意第一个出手,刚才左飞鹰的下场他们看在眼里,自然知道面前这个人有多么恐怖。

    这样不行,还未战就已经畏惧如斯,那这场围杀岂不注定要失败了。

    楚淮不甘心,他刚才在言语上已经占尽上风,南宫凛的心智已经被扰乱了。只因为南宫凛此时的狂乱状态就此罢手,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更何况,他做这么多事已经激怒了南宫凛,以他的个性就算放过这群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楚淮瞥见身旁的青峰派弟子,若有所思。他伸出手,暗中使力向前推了他一下,那人拿着手中的剑就这样向南宫凛攻了过去。

    青峰派弟子还来不及深究是谁将自己推出来,就见到南宫凛一双嗜血的红眸已经锁定了他,伸出右手催动内力一吸,就将他的脖子抓在手上,微微一使力,捏断了他的胫骨。

    直到断气的那一刻他还是双目圆睁,眼中充满了恐惧和不甘心。

    南宫凛随手将尸体丢向一边,明明是杀人的举动却被他诠释出一种随性和优雅来。他周身的气势看着像是癫狂肆意的邪魔,可表情却又无动于衷平静得很,仿佛面前的这些人不过是些可以随手捏死的蝼蚁。

    众人见此情景齐齐向后退了几步,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在他们面前带来的的冲击几乎可以摧垮他们的心神。他们心中惊惧,绝不敢再轻易出手,否则这趟烈火门之行就真的有来无回了。

    楚淮咽了一口唾沫,仿佛终于下定决心般的大喊一声:

    “大家一起上啊,杀了此人就可以名震天下,我们这么多人,就算拖也能拖死他。”

    众人怎么说也是江湖上有些名气的高手,畏惧是有一些,却也不至于被吓破胆。绝不会做出逃跑这种丢面子的举动。

    心下一横,陆潮生和无尘师太几个自恃功力高深的人先出了手,他们已经是武林中成名多年的前辈了,这一出手,自然就带动了很多举棋不定的人。

    楚淮见此放心了许多,他心想,有人肯出头就好。

    在几人的带领下,众人都抱着一种豁出去的态度向南宫凛一拥而上。

    南宫凛狷狂大笑,全身弥漫着凛冽的杀气,对众人的围攻毫不畏惧。

    修罗内力至阴至寒,众人一靠近他只觉得窒息般的冷,必须一边用内力抵挡这股彻骨的冷意,一边向南宫凛攻击。许多功力不济的人都觉得极为痛苦,就连功力高深如陆潮生等人也渐渐皱起了眉头,再这样下去可能是他们这边先抵抗不住。

    叶清瑶一路跟着那群人,也不敢跟的太紧,因为他们都会武功,听力不弱,所以只得隔了很远一段距离偷偷尾随。

    走了一段路之后她认出了这就是在向客院的方向走,看来她猜得没错,南宫凛就在那里。

    一想到南宫凛正被那么多江湖人围攻,她就心急不已,不过她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南宫凛此刻孤立无援,她要快点赶到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