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10 页
    眼看距离客院越来越近了,已经听到了喊杀声,她忍不住加快速度,想尽快确定南宫凛的情况。

    就在众人觉得今日自己的性命多半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南宫凛的攻势却突然没那么强了,或者说他变弱了。

    他浑厚的内力似乎有所减弱,众人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在绝望之下生出了错觉,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并不是他们的错觉,南宫凛的内力确实是在一点一点的流失。

    南宫凛自然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对劲,他知道这是自己耗损内力太过,导致体内的修罗内力无法与血毒抗衡,它们之间一旦失去平衡,修罗内力被血毒压制,他就会再次遭受反噬,除非他能在此刻突破《修罗诀》第五层,否则今日这一劫他是躲不过的。

    他自嘲一笑,可笑他为了叶清瑶的安危明知危险还是不管不顾的回到烈火门,却得知了她厌恶自己甚至已经离开这里回京都的消息。他恨这样的自己,明明一开始带着防备的心思,只是将她当个宠物,如今却还是一步一步陷了进去。

    叶清瑶……他无声的开口念出这三个字,神情好似有一瞬间的温柔,可马上又转变为冰封般的冷酷。

    任何背弃我的人都要死,就算是你也不例外……

    他笑了,笑的有些狰狞,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两种力量在他体内互相撕扯,他的内力在流失,可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今日就算他将内力耗尽也要将这些杂碎杀个干净。

    然后……他向京都的方向望了望,嘴角上挑,笑意森寒。

    胸口疼痛加剧,可他已经忽视了所有的痛苦。双手凝结更加强横的修罗内力,一道冰刃向试图靠近他的一个江湖人削去,那人顿时飞了出去,身首异处。

    众人看出南宫凛的身体出了问题,眼见已经有了杀他的希望,怎么会轻易放弃呢,之前燕惊天找到的援手已至,更多的人加入了战局。

    叶清瑶跟在那群人之后赶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南宫凛。她捂住嘴,眼泪夺眶而出,不是因为觉得他杀了这么多人太过残忍,而是她眼中的南宫凛那么孤独,那么绝望,仿佛心如死灰,只想毁灭一切。

    穿来这书中世界这么久,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哪怕上次在客栈中发狂的他,也不像今日一般,像是沉入了无边无际的深渊,眼中只有摧毁一切的决绝。

    他到底怎么了?

    南宫凛在体内血毒的侵蚀下终于再也撑不住了,他用内力将众人震开,随即吐出一口血来。哪怕是这样,他还是傲然的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颓败之相。

    楚淮见他这般,大喜过望,鼓舞众人道:

    “他已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惧,我们合力杀了他。”

    众人第一反应却是犹豫了,他们今日已经被南宫凛的强大震慑住了,已经不再像一开始那般,为了抢功傻傻的冲上去。

    众人只敢用虚招佯攻,慢慢消耗南宫凛的气力,准备一点一点拿下他。

    叶清瑶见南宫凛突然吐血,担心极了。她这时候极其痛恨自己怎么就不会武功呢,再不济跟暮起学学如何用毒也好呀。

    听见楚淮的话她对这个小人的恨意更深了,要是她会使毒,一定先毒死他。

    被众人围攻的南宫凛几次后退,眼看着离叶清瑶躲藏的地方越来越近,叶清瑶紧张的看着他,生怕他一不小心就被那些人的刀枪剑戟所伤。

    楚淮发觉这些人只是佯装攻击南宫凛,其实都留了一手,并没有尽全力。恐怕是担心南宫凛还有后招,或者自己力气耗尽被其他人抢了功劳。

    楚淮心中对这群人唾弃不已,他心思急转,绕到了南宫凛身后,将全身内力凝聚在手上,手中长剑向南宫凛背心处刺去。

    南宫凛此刻正被血毒折磨,痛苦的甚至有些恍惚,他勉力支撑,一时竟然没有察觉楚淮已经绕到他背后,正提剑向他袭来。

    叶清瑶就在南宫凛侧身的方向,离他很近,她藏在一块巨石后面,南宫凛和那群江湖人都没有注意到她。

    也正是因为身处这个位置,她清楚地看到楚淮偷偷绕到了南宫凛身后,她一直分出精力盯着他,自然对他的动向尤为清楚。

    她看到楚淮的长剑刺向南宫凛,脑中一片空白。那一刻她什么都忘记了,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不知怎的,就那么冲上去了,等她找回意识的时候,已经挡在了南宫凛背后。

    而此时楚淮的剑已至,一剑刺入她的胸口。叶清瑶那一瞬间没有感受到疼,也没有那种生命流失的感觉。她只是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量震了一下,整个人都有些晕眩。

    南宫凛在血毒发作的痛苦中,勉强保持了神智。他对身后的动静似有所感,还以为是哪个宵小之徒趁人之危偷袭他,却没想到一回身正好接住了直直向他倒过来的叶清瑶。

    起初他还些懵然,以为自己又一次因为剧痛产生了幻觉,叶清瑶怎么会在这里呢?她不是抛下他回京都了吗?这幻觉太过讽刺了,她竟然会在他的怀里。

    “南宫凛。”她微弱的低喃终于让南宫凛清醒过来。

    他一眼就注意到前方拿着剑的楚淮,再看叶清瑶一脸苍白的倒在自己怀里,顿时明白过来,她竟为自己挡了一剑。

    南宫凛目眦欲裂,那一刻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痛彻心扉。

    他的眼睛血红一片,像是入了魔障,嘴唇嗡动,说不出话来,他抱着叶清瑶,仿佛抱着什么珍宝一般,不敢用力,因为她整个人轻飘飘的,好像随时都会消散在风中一样。

    叶清瑶觉得自己越来越晕,眼睛都睁不开了,难道受了剑伤,不会疼却会这么晕吗?还是她就快死了?她很想告诉南宫凛,遇见他自己并不后悔。

    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她已经失去意识,彻底晕了过去。

    南宫凛见到怀里的叶清瑶头一歪,像是无知无觉,甚至一动不动,仿佛一个死人一般。他已经失去了去探她呼吸的勇气,他此刻只想让这些人为她陪葬。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没死哦,作者是亲妈,不会虐的(暂时)顶锅盖跑走~

    22、沦陷  ...

    南宫凛将叶清瑶轻轻地放在一边,手指温柔地拂过她的脸,带着一丝眷恋和怜惜,就像对待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他的语气极尽温柔,嘴里说着动人的情话,可在场众人听了他的话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等着我,我先解决了这些人,然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去一个永远都不会被任何人打扰的地方。”

    他说完抬首一笑,那笑带着近乎残酷的温柔,可细看下他的笑又像极了得到了糖一脸满足的孩童。

    如果不是他眼中的杀气愈来愈盛,这场景甚至缱绻的让人落下泪来。

    南宫凛缓缓地的站起身来,姿态不疾不徐,他随意地抹去嘴角残留的血渍,眼中红芒大盛,就像真正为祸世间的恶魔。

    浑身充斥的疼痛丝毫不能再影响他了,他双手凝聚了全身所剩无几的内力,周围的气氛顿时变了,不再是一片静寂而是狂风骤起,乌云遮日,南宫凛整个人如妖似魔,邪性极了。

    四周草木逐渐衰败,空气中的水汽纷纷向他聚拢而来,被他冰寒的修罗内力化为一道道有形的冰刃,渐渐地他周身聚集越来越多的冰刃,甚至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众人被眼前的景象震在当场,一时之间竟然难以动弹。

    尤其是楚淮,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击竟然会失败,叶清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替南宫凛挡了一剑。他心中暗恨,这下好了,不只没能杀掉南宫凛反而杀了右相的女儿,尚不知道会不会被右相报复呢。

    南宫凛竟然如此幸运,居然在关键时刻还能等来叶清瑶相救,躲过这一劫。

    楚淮见南宫凛似乎狂化的更加重了,一副要把这里变成人间地狱的样子,他心中顿时又害怕起来。

    不过很快他就无暇再想这些了,只见南宫凛刚刚用内力聚集起来的无数道冰刃已经成型。

    南宫凛抬掌用内力一震,那些冰刃瞬间向他们袭来,一些躲得慢或者反应不及的人已经被冰刃穿了个窟窿,还有些人勉强躲过要害,却还是受了重伤。

    只有陆潮生和无尘师太少数几个人躲过了,但也受了些轻伤,狼狈极了。

    楚淮眼看一道冰刃向自己的面门袭来,见实在躲不过去了,竟然扯过身边一个也在逃跑的烈火门弟子,用他的身体替自己挡住了这一击,然后连滚带爬的往后逃去,直至到了陆潮生身后,才停下来。

    他巴望着陆潮生拿主意:“陆前辈,我们如今该如何是好啊?”

    陆潮生虽然也是为了捉拿南宫凛才来到烈火门参加讨逆大会,在此次除逆计划中出了许多力。可他毕竟还是一个出家人,此次前来只是为了让纯阳观名气更盛,并不是真的就丧失了所有慈悲心肠。

    本来先前楚淮偷袭南宫凛的那一剑他已经觉得不妥,不过南宫凛毕竟是个逆贼,楚淮的做法也不为过。

    可他竟然杀了一个无辜的姑娘,这让陆潮生难以忍受。直到刚才,他又看见楚淮没有一丝侠义之心,居然利用别人的性命为自己摆脱险境。

    楚淮此人,实在不值得与之为伍。他心里得出这样的结论。

    是以他冷漠道:“还能如何,大不了就一起死在这里,除魔卫道自当有所牺牲。”

    楚淮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的确算不得光明磊落,他讪讪地住了口,现在他只想尽快逃离这里。

    眼见南宫凛的第一波攻势众人已经招架不住,没想到紧接着他又开始准备第二波。

    南宫凛势必不会善罢甘休了,众人心有戚戚焉,看来这烈火门真的要变成他们的埋骨之地了。

    “主上。”就在这些人狼狈之时,竟见南宫凛身边一直跟着的两个护卫赶来了。

    众人心中一凛,看来这南宫凛又来了帮手,他们今天真的无一丝生还的可能了吗?

    只是他们想错了,暮起和临霜是见到烈火门附近有朝廷兵马赶来向南宫凛报告的。只是当他们看见南宫凛满身煞气,而叶清瑶竟然躺在地上,两个人顿时都懵了。

    暮起终于明白为什么南宫凛这样的反应了,原来是叶清瑶出事了,见南宫凛嘴角带血,一看就是受了伤在勉力支撑。

    暮起怎么能让他为了这些武林败类丢了性命呢?他看见倒在一边的叶清瑶,焦急地对南宫凛说:

    “主上不要再打了,快些带夫人走吧,说不定她还有救。”

    南宫凛闻言终于从狂化状态清醒了,他身形巨震,竟然又生出了希冀。

    就在此时朝廷兵马已至,不能再拖了。暮起着急道:

    “主上别再犹豫了,你带夫人先行离开,我和临霜为你断后。”

    南宫凛看着不断涌向这里的人马,终于不再恋战。

    他抱起叶清瑶,眼睛冷冷的看着这群人,像是要把他们的样子通通记下来。

    众人只觉得自己被恶鬼盯上了,好像随时会来向他们索命。

    “今日所受种种,他日我南宫凛必将向诸位一一讨还。”

    南宫凛留下这句话,就轻轻一跃飞身离去了。

    他先前已经耗费了很多的内力,此时已经难以为继。轻功跃出一段距离之后,觉得再无力支撑。

    他胸中的疼痛已经麻木,又勉强走了一段路,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走了,需要赶紧找一个地方疗伤,否则一旦再遇上什么强敌就只能引颈就戮了。

    他给暮起和临霜留下了标记,朝一片密林之中走去,此时他怀中的叶清瑶好像微微地动了一下。南宫凛还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叶清瑶在楚淮那用尽全力的一击下,存活的几率微乎其微。

    不过片刻后,他疑惑的表情转变为惊喜,叶清瑶竟然真的在动,南宫凛停下来,靠在一棵树上,微微喘息,他用颤抖的手去查看叶清瑶的鼻息,发现她真的还有呼吸。

    她还活着,南宫凛高兴极了,想要用自己仅存的一点内力替她疗伤,谁知刚一碰到她肩膀准备把她扶起来,就看见叶清瑶睁开了眼睛,眼中全是茫然。

    “南宫凛,我这是死了吗?还是你也死了?”叶清瑶懵然的问道。

    “不,你还活着,你别怕,我这就给你疗伤。”南宫凛满心欢喜,哪还顾得上自己此刻的身体状况。

    又过了一瞬叶清瑶终于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自己真的没死?这是怎么回事?她没有感觉到哪里疼,只不过脑子还有些晕。

    她想起楚淮那一剑刺在了自己胸口……

    胸口?

    她突然反应过来,从怀里掏出一块黑布包裹着的圆形物体,那黑布上已经有了一道豁口,火炎玉的光从豁口处透了出来。打开一看,依然没有一丝瑕疵。

    原来楚淮那一剑正好刺在了叶清瑶胸口的火炎玉上,叶清瑶当时应该只是被楚淮的内力震了一下,直接晕了过去,他还以为她已经……

    南宫凛心中高兴,居然会有这样幸运的事。

    本以为她已经背弃了自己,谁料她却突然冲出来为自己挡了一剑,自己本来心如死灰,甚至想杀尽天下人为她陪葬了,谁知道却又有这样的意外之喜,她竟然还活着,甚至毫发无损。

    叶清瑶就看到南宫凛脸上的神色从凝重转变为欣喜,最后竟然温柔地朝自己一笑。

    叶清瑶孤疑:他这莫不是傻了吧?

    “你没事吧,南宫凛。”叶清瑶担心的问。

    南宫凛只是摇头,看着叶清瑶的眼神深沉地几乎要将她溺毙其中。

    他目光中似有千言万语,最后却只化作了一声叹息,他认了,也不想在挣扎,他就是沦陷了。

    这一世他不只想要这天下,他还想要叶清瑶。

    他深深地看着叶清瑶,目光中有着灼人的炙热和势在必得。不管她从哪里来,也不管她究竟是不是上一世的叶清瑶,他心中在乎的都只有眼前这个人,他要这个人永远陪着自己。

    叶清瑶见南宫凛竟然不发一言,好像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加上被他异常灼人的眼神看着,总觉得心里毛毛的,很不自在。于是她打破了这异样的气氛。

    “我们这是去哪里?”

    “我们找个地方先躲藏几日。”南宫凛被她打断思绪却并不恼。

    “那暮起和临霜他们呢?”好像一直没看到这两个人,叶清瑶充满了疑惑。

    “刚才情况紧急,我先带你离开了,他们留下断后。”南宫凛回答道。

    “他们不会有事吧?”叶清瑶担心。

    南宫凛皱眉道:“不会。”

    他私心里并不想让叶清瑶关心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那这里安全吗?他们会不会追上来?”叶清瑶问题多多。

    南宫凛只得安抚她:“暂时还不会,不过要委屈你与我过几天苦日子了。”

    他见叶清瑶鬓边的一缕发丝乱了,细心地帮她别到耳后。

    叶清瑶尴尬的咳了声,怎么南宫凛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了,她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她把脸别过去,不敢再看南宫凛,因为他的眼睛太深沉了,自己一不留神就容易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南宫凛轻笑一声,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喉间却突然涌上一股血腥之气,他张嘴就吐出一口黑血来。

    叶清瑶听到动静转过脸看到南宫凛又吐血了,她不安的问:

    “你怎么了,是上次的毒又发作了吗?还是刚才对阵那些人受了伤?”

    南宫凛伸出一只手似乎想要摸她的脸,他还未来得及回答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雷和留言的小天使们,爱你们mu~

    23、百转千回  ...

    “南宫凛,你怎么了?”叶清瑶伸手扶住倒向一边的南宫凛,看着他虚弱苍白的脸觉得手足无措。

    “南宫凛,你别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她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害怕极了。

    直到摸到他温热的呼吸,叶清瑶心里才定下来。他武功那么高,一定不会有事的,更何况他可是男主啊,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死了呢。

    她环顾四周,想找一个地方让南宫凛好好休息,此处显然是在群山之中,周围都是密林,叶清瑶看了一圈,发现不远处似乎有一个山洞。

    她把南宫凛暂时先放下,自己跑过去看了看,发现这山洞不大,但看着很干净的样子。此时刚好是正午时分,这时节太阳落得快,她得赶紧把南宫凛弄进来,然后为他们这两日的生存做些准备。

    暮起和临霜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找过来,南宫凛昏迷不醒,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叶清瑶走到南宫凛身边,准备把他背起来。在尝试过无数次之后,她不得已放弃了,南宫凛看着身形修长,可他依然是个大男人,以叶清瑶的力气还真是背不起他来。

    她暗自发愁,看了南宫凛一会儿,口中念叨:“这可不能怪我啊,是你太重啦。”

    她双手伸入南宫凛腋下,准备将他直接拖进去,拖几步她就要停下来歇一会儿。

    等叶清瑶成功的把南宫凛安置在山洞里的时候,她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差点虚脱了。

    她瘫在那里,一瞬间觉得心里很慌,万一南宫凛一直不醒过来该怎么办,他们从烈火门逃出来,朝廷的追兵此刻会不会在到处搜查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