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11 页
    唉,她长叹一口气,觉得活的太艰难了。

    她现在只祈祷南宫凛能度过这一劫,千万不能有事啊。她真的很怕是因为自己穿越过来才让剧情发生了变化。

    万一害了南宫凛可怎么办,本来他不用遭受这一切的,他应该顺顺利利的一统天下才对。

    可因为自己他几次涉险,甚至这一次差点就丢掉了性命。她庆幸自己当时反应够快,为他挡了那致命的一剑,可是若再有下一次呢?他们还能这么幸运吗?

    叶清瑶坐在地上又想了很多,直到她感觉到地上越来越凉,才意识到眼下的处境,她还不能丧啊!

    南宫凛现在昏迷不醒,随便来一个普通人都能杀了这么虚弱的他,而这个时候他的身边只有自己了。

    她不能颓废,她要振作起来。要好好照顾南宫凛,要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守护他。

    叶清瑶这么一想顿时又恢复了力气,直接从地上爬起来。

    她先是把自己的外衫脱下来给南宫凛盖上,想让他睡得安稳一些,别着凉了。她想出去找些水和食物,再拾一些枯枝干草。入夜之后温度会降低很多,不早做准备的话,他们可能还没被追兵抓到就先冻死了。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走出一步,衣袖就被南宫凛拽住了,叶清瑶还以为他已经醒了,满脸惊喜的望向男人。

    可是男人眼睛紧闭,并没有一点要醒过来的迹象。

    叶清瑶微微挣了一下,却发现他拽得更紧了,自己根本就挣不开。这可愁坏了她,眼看天都要黑了,山洞里越来越冷,必须想办法生火取暖,还要出去找些水和吃的,不然他们恐怕无法度过今晚。

    她试了几次发现自己还是挣脱不开,只能摇了摇南宫凛的手,语气轻柔地安抚他,像在哄孩子。

    “南宫凛,你放开我好不好?”怎料她说完这句话,男人的手拽得更加紧了。

    她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南宫凛毒发之后身体虚弱又缺乏安全感。就换了语气道:

    “南宫凛,我现在要出去给你找吃的,你先松开,我马上就回来好不好。”

    男人还是不肯放手,但叶清瑶眼见天色渐黑,都快急死了。

    “南宫凛,你再不放开我,我就不管你了,我说到做到。”叶清瑶气鼓鼓的说。

    过了片刻男人像是有意识般的,乖乖的放开了她的衣袖。

    叶清瑶孤疑,用手在南宫凛眼前晃了晃,男人毫无反应。她又去扒他的眼皮,想看他是不是真的在沉睡。

    好半天她也没有看出什么来,只当男人在昏迷中还是能听见自己说话,就急急地走出去了。

    叶清瑶走出山洞之后,躺在那里的南宫凛忽然睁开了眼睛。

    因为有着上一世的记忆,他就算昏迷之后失去意识也不会持续太久。因为他不会信任任何一个在他身边的人,曾经被最亲近的人背叛陷害,让他对这世上所有的人都产生了极度的防备。

    哪怕叶清瑶刚刚救过他,哪怕他意识到自己对她的特别,他依然无法放心的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给她。

    刚才叶清瑶靠近他给他盖衣服的时候,他就醒了,听到叶清瑶似乎要走,他下意识的拽住了她,那一刻他怕的是叶清瑶真的要离开自己。

    当听到她用那般温柔的语气哄自己,他其实是有些开心的,恶作剧般的抓的更紧,不让她走。

    谁知道她竟然那么容易就生气了,南宫凛怕惹她怀疑只得放开了手。

    她来扒他的眼皮,他就只好装出一副昏迷很深的样子。

    可惜,他最终还是放开了她的手。

    他现在内力尽失,几乎无法动弹,形同一个废人。在血毒的侵蚀下,他的内力一时无法恢复,他没办法保证她的安全,所以就算她真的离开自己也是无可厚非。

    只是他不会真的放她走,不管她走到哪里,一旦自己恢复过来就立刻去把她抓回身边。

    若是她还能回来……南宫凛自嘲一笑,觉得自己又在做梦了。

    叶清瑶自然不知道自己暂时出来寻找食物和水的行为又被南宫凛误会成自己要抛弃他了。

    她在山洞附近小心的走着,这里是荒山野岭,人迹罕至,万一她不小心出了什么事,南宫凛又在昏迷,还有谁能来救她呢?所以只能更加谨慎了。

    不过也许是运气好,在距离山洞不远的地方,她发现了一方山泉。这下好了,他们的喝水问题可以解决了。奔波了许久,她也是渴了,赶紧用双手捧了水喝了几口。

    然后她沿着山泉下的小溪往前走,又找到了一些野果和许多落在地上的枯树枝,如此也算是满载而归了。

    这也算是体会到野游的乐趣了,她乐观的想。叶清瑶本身就是一个乐观的人,不会整天愁眉苦脸的。尤其是在找到食物和水之后,她觉得至少这几日自己和南宫凛的生存可以保证了,自然也就少了一丝忧虑。

    当她带着一堆的东西回到山洞里,看见男人依然没有醒,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

    她走上前,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还好没有发烧啊,否则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她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找药。

    山洞里的温度有些低,叶清瑶抖了抖,去研究怎么生火了。

    在几次试图钻木取火失败后,她精疲力尽的叹气:“唉,书上说的就是这种方法啊,怎么会生不起来呢。”

    她焦躁地在山洞中走了几圈,突然看到了躺着的南宫凛,灵机一动。

    他行走江湖那么久,身上应该带着些必要的东西吧。

    叶清瑶走上前,在南宫凛怀中摸索,果不其然,她找到了火石。

    于是心满意足的又去生火了,这次她终于成功了,虽然这古人的火石对她来说依然不好用,不过好歹也能生起火来了,山洞里终于暖和了一些。

    南宫凛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刚才见叶清瑶回来了,他赶紧又闭上眼睛。想到她不是独自逃了而是留下来照顾自己,南宫凛心中百味杂陈,是自己又误解了她。

    只是她真的愿意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吗?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她还会吗?南宫凛不得不这么怀疑。

    叶清瑶竟然把手伸进他怀里拿东西,南宫凛着实很震惊,又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涩意。

    她怎的如此随意?她会不会也这样对待其他男人?想到这里,他心中那一点难以言明的愉悦又转变为了愤怒。

    还在忙着的叶清瑶怎么也不会想到南宫凛的心思居然如此百转千回。要是她知道了,只怕会忍不住笑出来。

    她生完火就坐在一旁安静的发着呆,想着心事。

    南宫凛此刻颇有些踌躇,他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叶清瑶,满心疑问。

    她在那里做什么,她心中又在想什么,难道是想家了,或者后悔了……她为何不离自己近一些,她坐的地方离火堆有些远,会不会被寒风一吹就着凉了?

    南宫凛实在难以忍受,假装咳了几声,果然引起了叶清瑶的注意。

    叶清瑶忙回过头来,见南宫凛竟然咳了起来,她赶紧走到他身边想看看他是不是醒了。只是男人并没有醒,他只是在睡梦中嘴里模糊的说着什么,叶清瑶听不清,把耳朵凑到他嘴边。

    感受到她的靠近,南宫凛微微眯起了眼,正看到她近在眼前的耳垂。他心想,自己果然中毒不轻,竟然觉得她的耳垂看起来如此小巧可爱。

    他用虚弱的语气道:“水。”,并且故意吐字不清晰的重复了好几声。

    叶清瑶终于听明白了,他这是渴了要喝水,她找到自己捡来的一个竹筒,步履匆匆地向外走去。

    南宫凛看着她走的着急的背影,笑的很是开心。

    叶清瑶盛了一些水回来,用火稍微烤了烤,这样水的温度会高一些,喝着没那么凉。

    她对自己粗心大意不上心,但照顾起南宫凛算得上是细致入微了。

    她拿着温过的水走到南宫凛身边,把他的头稍微托了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又拿起竹筒,喂到他嘴边。

    “水来了,快喝吧  。”她柔声道。

    南宫凛微微张开嘴,小口小口的喝着水。他只希望她喂水的时间能长一些,再长一些。

    见他如此,叶清瑶心中想,他是真的渴了吗,看着不像啊。

    南宫凛怕自己的伪装被她看出来,不好一直拖延,假装自己一不小心被水呛到了,剧烈地咳了起来。

    叶清瑶看他咳的厉害,顿时无心做他想,把竹筒放到一边,仔细的用手帕给他擦着洒在身上的水渍。

    山洞里明明冷的很,叶清瑶却出了一头热汗。唉,南宫凛实在是太磨人了,她如是想。

    南宫凛心中像吃了蜜糖一般的甜,他甚至有些庆幸自己毒发了导致功力全失。能享受到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可以假装虚弱博取她的同情。

    他这两世,从没有被任何一个人这样珍惜的对待过,他太贪恋这种感觉了,只想一直拥有。

    作者有话要说:  叶清瑶:我不走!

    南宫凛:我不相信!

    叶清瑶:……你还要我怎样?

    宝贝们晚安呀,么么哒~

    24、宠溺  ...

    如此在这山洞里又度过两日后,叶清瑶的心中渐渐蒙上了一层阴霾,南宫凛迟迟未醒,暮起和临霜更是没有找过来。她每天只能用野果果腹,那日她好不容易碰上一只受伤落地的鸟儿,只可惜她不会料理,烤的焦糊,根本难以入口。

    这可真是难住了她,天天吃野果,胃里都是酸气,动不动就要往上反酸水,她是真的要坚持不住了。她心里很慌,万一南宫凛就这样睡下去了她该怎么办。

    叶清瑶想着这几日经历的种种,再乐观的性格也挡不住从心里涌上的那种无助,她一时难过极了,竟然哭了起来。

    南宫凛本来还在回味叶清瑶这两天对他的温柔细致,谁知道醒过神来竟然听到叶清瑶在哭,他心中惊讶,两人相处这么多天,他还没见过她哭的这么伤心,当然那种糊弄人的假哭不能算在内。

    她怎么了?南宫凛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

    大脑懵了一瞬之后,他才想起,这两日他装作毒发昏迷,一直是叶清瑶在照顾自己。而暮起和临霜也没有如约赶过来,想必她一个人必然害怕无助极了。

    南宫凛心中后悔,他竟然因为一时的贪婪,让她这般辛苦,看来他不能再装下去了。

    叶清瑶正把头埋到双膝上一抽一抽的哭着,却突然感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头。她的抽泣声停了,这里只有她和南宫凛。

    南宫凛?

    她惊喜的抬头一看,果然看见男人就站在她身侧,正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

    她用衣袖抹掉脸上的泪痕,激动的起身双手抓住他的胳膊:“你真的醒啦,太好啦。”

    她嘴里不停道:“你感觉怎么样,你的毒还在发作吗?”

    南宫凛对她的关心明明心里熨帖极了,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摆出一副镇定的模样,对她道:

    “毒暂时不会发作了,不过我现在内力全失……”

    南宫凛表情凝重,一边说一边观察叶清瑶的反应。

    他以为叶清瑶听见自己武功全失会很失望,甚至会生出离开自己的心思。

    没想到叶清瑶听到以后竟然满脸的愧疚,很难过的样子。

    南宫凛沉思,是不是自己装的太过了?

    叶清瑶其实是在想,果然她的穿越改变了南宫凛本来的轨迹,竟然害他失去武功,南宫凛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失去了武功该有多难受,她想到这些,更加难以原谅自己。

    南宫凛见她苦着一张脸,终于决定不再继续试探她了。

    “也许只是一时的,过几日就可以恢复了。”

    叶清瑶一下生出了希望,对,南宫凛那么厉害怎么会如此轻易被打倒,她还要抱他的大腿呢。

    她又开心起来,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现在南宫凛失去武功心情一定很难受,而自己竟然只顾着自己的情绪,还让他来安慰自己,明明应该是自己多安慰他才对。

    想到这里,叶清瑶冲南宫凛甜甜一笑。

    “恩,一定会恢复的。”她满脸坚定。

    南宫凛看见这样的她,心情变得十分好,连面前这荒凉的山洞看着都格外顺眼。

    叶清瑶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她一拍脑袋,才想起来男人这两日什么都没吃,她只喂了他几次水。忙问道:

    “你饿不饿,我这里只有野果……”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敢把自己还烧焦一只鸟的事情告诉他。

    南宫凛心中觉得好笑,这两日她做了什么,他都看在眼里,怎么会不知道她惊人的“厨艺”。

    他摇摇头,正想说他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就听到叶清瑶的肚子发出咕噜一声。

    气氛顿时尴尬到极点,叶清瑶很想藏到一个没人能看见自己的地方,好好地肚子叫什么,让南宫凛听见,他此刻一定心里嘲笑自己呢。

    出乎她意料的是,南宫凛竟然表情很平静,一点忍笑的痕迹都没有,他听见她肚子响,也没有问她什么,只是径直朝山洞外走去。

    叶清瑶见他走了还不明所以,他这是怕自己尴尬吗?

    可是他为什么一言不发就走了,还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她追出去,发现南宫凛居然一个人向密林中走去了,并没有想等自己的样子。

    “南宫凛……”她还没来得及说完口中的话,南宫凛的身影居然已经不见了。

    他到底去做什么了,不肯带着自己就算了,竟然连说一声都不肯就这么走了。

    叶清瑶满目孤疑,疑心他是不是因为失去功力心情不好一个人发泄去了。

    不过不一会儿,南宫凛就回来了,他手里还拿着两只肥呼呼的灰毛大兔子。

    叶清瑶眼睛都瞪直了,从前看见兔子她只会说好可爱。而现在,她对着兔子眼睛都放出了饥饿的光,想想这两天吃的酸溜溜的野果子,胃里现在还在反酸水,她就更加眼馋了。

    南宫凛回来就见到叶清瑶看着自己一副感动得要哭出来的样子,他忽然有些难为情,这两日是他贪图她的温柔不肯“醒过来”,害得她只能用野果果腹。此刻竟然被她用这样真诚地目光看着,他不免觉得自己有些卑劣。

    叶清瑶才不知道他这复杂难言的心思,她只是觉得南宫凛实在是一个大大的好人呀,刚刚醒转,看到自己饿了就不顾身体状况出去给自己找吃的,他怎么这么好呢,自已哪天要是离开这里了,一定会十分想念他的。

    南宫凛丝毫不知道她早就做好了离开的打算,若是知道……

    只见他熟练地给兔子剥了皮,掏出内脏洗干净,然后用干净的树枝分别穿透两只兔子,将它们架在火上烤。

    一会儿的功夫,空气中就传来了滋滋的烤肉声,那两只兔子冒着油,一股肉香味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扑鼻而来,叶清瑶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充满肉香的空气,差点流口水了。

    南宫凛不紧不慢的从怀中掏出一包盐,洒在即将烤好的兔肉上,叶清瑶则不停地咽口水,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南宫凛手中的兔子。

    终于在叶清瑶一刻不停的盯视中兔子烤好了,南宫凛将一只兔腿撕下来,用洗干净的树叶包好,递给了叶清瑶。

    叶清瑶手里拿着兔腿,迫不及待地想咬一口。南宫凛却在这时伸出一只手按住她的额头阻止了她。

    “当心烫。”男人的声音说不出的低沉。

    叶清瑶胡乱地点了点头,并没看见男人眼中一闪而逝的深情。

    她吹了吹兔腿,然后大口咬下去,顿时唇齿留香,兔肉鲜香无比,吃着一点都没有土腥味,叶清瑶一边吃着,还一边惦记南宫凛手里的剩下的那一整只。

    南宫凛见她吃的着急,差点噎着了,不由关心道:“慢点吃,这里还有。”

    说完把手里的整只兔子都给了叶清瑶。

    叶清瑶不好意思起来,南宫凛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刚刚醒就出去打猎,又忙着给自己烤兔子,现在更是一口都没来得及吃,全程都在照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