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12 页
    “恩,你也吃,这兔子好香,想不到你手艺这么好。”叶清瑶喟叹。

    见南宫凛还是没有动手的意思,叶清瑶忍不住从手里的兔子上撕下一大块肉,递到他嘴边。

    南宫凛眼神暗了暗,从叶清瑶手上一口叼住了那块肉,目光直直地看着叶清瑶口中吞咽咀嚼。那一瞬间,叶清瑶竟然隐隐有一种自己才是他口中兔肉的错觉。

    不过很快她晃晃脑袋,把这突然冒出的诡异感觉赶出了脑子,专心致志的解决手中的兔肉。

    等他们饱餐一顿之后,终于决定要离开这住了两日的山洞了。

    南宫凛既然对叶清瑶说自己已经失去武功,自然也不能再用轻功,是以他们只能步行慢慢下山了。

    叶清瑶因为南宫凛醒了心情越发的放松,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欣赏起周围的风景了。

    这山中空气清新,是一个适合旅游的好地方,放在现代还找不到景色这么好又没人打扰的旅游胜地呢。

    不过……

    “我们这是去哪里,要去找客栈住顺便等等暮起和临霜吗?”叶清瑶终于想起来这茬问道。

    南宫凛没有回答她,山路有些崎岖,叶清瑶走的不稳当,脚下总是要不时地滑一下,见此情形,南宫凛牵住她的一只手,以免她摔倒。

    叶清瑶没有想太多,倒是觉得男人的举动很贴心,他待自己果真很好呢。

    就这样,两人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下了山,不远处就是一个城镇,想必会有些食肆客栈之类的。

    叶清瑶心想,累了一天终于可以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了。

    只是她高兴地太早了,他们走向城门,离得老远就看见城门前排起了长队,都是等待进城的百姓。

    谨慎之下,他们没有贸然上前,而是躲在一旁观察。

    只见城门处有许多守军,他们拿着画像在与进城的人一一比对,挨个放行。队伍中有等的不耐烦的人抱怨道:

    “今日这是怎么了,好端端地怎么查得这么严?”

    他前面排队的人听了他的话好心提醒道:“快别说了,这是朝廷在查通缉犯呢,就是那个图谋造反的镇北王府的漏网之鱼,逆贼南宫凛啊。”

    那人听了他的话顿时吓得闭上了嘴,这节骨眼可不好触霉头,还对提醒他的人投以感激的眼神。

    叶清瑶看了一眼南宫凛,生怕他此刻沉不住气,毕竟他现在可没有武功在身了,他们还是低调一些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她刚想开口却被男人一把揽进了怀里,她的耳朵贴在男人的胸口,听到他心跳的频率似乎有些快。

    南宫凛一只手按在叶清瑶的头上,气息有些不稳的对她说:

    “别动,他们刚才向这边看过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烤兔肉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好饿……然后我就点了一份炸鸡,哦吼吼吼!

    25、心魔  ...

    叶清瑶对南宫凛的话深信不疑,以为是自己站的位置不够隐蔽,南宫凛怕被守军发现才突然抱住自己的。

    南宫凛看着已经把视线转向另一边的守军,他们此时待的地方正好是守军的视觉盲区,所以守军根本就注意不到他们,至于他为什么要那么说……

    他看着怀里的叶清瑶,满意的勾唇一笑。

    叶清瑶保持一动不动半天,还不见南宫凛出声,只得低声问他:

    "他们还在往这边看吗?”

    南宫凛从鼻间发出一声“恩。”

    叶清瑶担心:“那我们怎么办啊,他们会不会过来抓我们?”

    南宫凛差点忍不住嘴边的笑意:“不会的,再等片刻就好。”

    听了他的话,叶清瑶只得乖乖的任他抱着自己。

    又过了一会儿,南宫凛终于享受够了这种乐趣后,才放开她,对她道:

    “我们先离开这里,城中进不去,今夜我们找个农户家借住一晚。”

    叶清瑶点点头,她当然没有意见,此时不宜招惹是非。

    两人说罢就避开守军的视线向城外的村落走去。此时太阳落山,天色渐黑,不远处的村落只有稀稀落落的几家还偷着一点烛光。

    农户们休息得早,这时候一般早就睡了,他们挑了一家房子条件好一些的,篱笆围成的院子看着也很干净。

    南宫凛上前扣了扣门,可是二人在外面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主人出来开门。

    叶清瑶见此朝院子里喊了一声:“有人吗,我们是过路的旅人,想借宿一晚。”

    她喊罢,又等了一会儿,屋门才打开,一个长得精瘦的中年男人从门里探出头来,略带犹疑的问道:

    “你们想借宿?”

    他问话时只看见了叶清瑶,却不想微微一转头,与南宫凛凌厉的双眼对了个正着。

    男人不妨一愣,被南宫凛的气势吓得就要关门保平安。

    还是叶清瑶见他有退缩之意,叫住了他。

    “这位大哥,我和兄长路过此地,见天色已晚,实在没办法继续赶路,只能寻一户人家借住,这周围只有您家里灯还亮着,我们就冒昧前来打扰了,还请您见谅啊。”

    叶清瑶脸上带着笑,语气又很温软,男人见她确实是个无害的小姑娘,就是她那兄长实在吓人了些,两个人倒不像是什么奸恶之徒,就松了口,出来给他们开了门。

    “进来吧。”

    两人进了门,发现这农户屋子里也收拾的很干净,屋里有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抱着一个男童在哄,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想必这些就是这家里全部的成员了。

    叶清瑶跟女人打了一声招呼,亲切的称她为大嫂,女人热情的问他们从哪来,叶清瑶自然不能说出实情,就随口找了个做小生意路过这里的理由。

    女人见南宫凛自进来后就一直沉默,态度冷然。她观察二人长相,觉的他们男的英俊挺拔,气势惊人,女的甜美可爱,狡黠灵动。

    两人般配得很,不像是兄妹更像一对小夫妻。

    她对叶清瑶打趣道:“姑娘,你这兄长怎的这般冷漠,他是不是只对着你才和颜悦色啊。”

    叶清瑶被她说得不好意思,替南宫凛辩解道:“他只是不善言辞,其实人很好的。”

    南宫凛闻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世上大概也只有她才会觉得自己很好吧。

    女人爽朗一笑:“你这么维护他,我看他不像你的兄长,倒像是你的意中人啊。”

    叶清瑶满脸通红,赶紧否认:“没有没有,他真是我的兄长。”说完求救的看向南宫凛。

    南宫凛冷冰冰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他并不反驳女人的话,而是对她说道:“我们的确不是兄妹。”

    叶清瑶:“……”

    他什么时候这么诚实了!

    他这么一说,女人就明白了他们俩的关系,看叶清瑶的眼神都充满了揶揄。

    与这热情的大嫂又聊了几句之后,他们就各自休息了,这几天心力交瘁,叶清瑶很快就睡着了。而南宫凛则急于突破《修罗诀》第五层,这个小村落人口简单,不必担心露出行迹,很适合他修炼。

    农户家向来勤劳,第二日一大早,这对夫妻就起床忙活开了,女人去鸡棚里摸了两个鸡蛋,想着给远道而来的客人做点好的。

    叶清瑶早起神清气爽,这一夜睡得极好,连梦都没有做,她此时养足了精神,更显得娇憨动人了。

    女人见她已经醒了,还问道:“姑娘起的这么早啊,昨夜睡得好吗?”

    叶清瑶点点头,感激道:“睡得很好,多谢大哥大嫂的照顾了。”

    昨夜给他们开门的精瘦男人老实地朝她笑笑,而女人则是很热情的跟叶清瑶说:“姑娘快别客气了,家里条件不好,委屈姑娘了。”

    叶清瑶哪里会这么想,连忙说道:“不委屈,不委屈,你们深夜让我兄妹二人借宿,已经是感激不尽了,哪里会挑剔那么多,再说您这小院干净整洁,比一些客栈舒服多了。”

    大嫂见叶清瑶嘴这般甜,笑的更真心了,还说要去隔壁借点肉来给她们做早饭。

    叶清瑶费了很大的劲才拉住她,不由感叹,看来这对夫妇当真好客呀。

    她见南宫凛一直没有出来,还当他是连续几日劳累,精神不济,想要多睡一会儿。就没有去管,转身去帮大嫂一起忙和做早饭了。

    南宫凛此时正在屋里打坐调息,他的脸在背光处看不清表情,整个人看起来很平静,却又有一种风暴将至的紧迫感。

    正是突破的紧要关头,他脑海里却突然浮现了上一世临死之时的场景,刚开始他还分得清幻境和现实,可渐渐,他却有一种身处其间的错觉。

    他耳边传来嘈杂的人声,是谁?

    “南宫凛,你祸乱天下,死不足惜,老夫今日要为黎民苍生除了你这个魔头。”

    “南宫凛,今日就算同归于尽,以身殉道,也决不能放过你。”

    “你这魔头,做了鬼尊又如何,如今你众叛亲离,你身边的人只会畏惧你,他们根本不是真心臣服于你。”

    ……

    男人双目间是吞噬人心的血红色,他看着这些叫嚣着要杀自己的人,纵声狂笑,极为讽刺:

    “你们口口声声唤我邪魔,说我为祸天下,既然如此,那就一起上吧,本座何惧?”

    他一甩袖,周身气势大盛,眼中全是对这些乌合之众的不屑。

    霎时间,这方天地里浓云密布,遮天蔽日,不见一丝光亮,气氛肃杀。不一会儿竟然起了风,风中似有恶鬼哭嚎,渗人至极。

    南宫凛孤绝傲然的站在那里,根本没有把眼前的这些人放在眼里。面对众人的合围,他本想一掌用上十层的修罗内力解决掉他们。

    怎料他刚刚催动内力,却感受到体内的内力急速的流失,不过眨眼的功夫,丹田里竟然空空如也。

    这是为何?他被那群人合力杀死之前满心的不甘和困惑。

    可终归,他还是死了。逆贼南宫凛,魔头南宫凛,武功天下第一无人能及的南宫凛就这么死了。

    直到他变成一个孤魂,才惊觉自己竟然只是一个书中人物,所要走的路,一步一步都是被计划安排好的。

    他这一世,都在按照别人的意志而活,被人操控,直至死去。

    南宫凛崩溃的留下了血泪,原来他经历的种种悲惨,一切磨难都是被设计好的。

    他不受控制的看着那本书自动翻页,看着自己一步步登上顶峰,本来已经夺得了天下,却要被迫走向既定的结局。

    死!

    不,他怎能甘心,他受了这么多苦才拥有一切,他不能死!

    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以至于他竟然突破了魂体的限制,向面前那本书融了进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只想改变自己的结局,他绝不想再做任人控制的提线木偶……

    叶清瑶在屋外陪着大嫂干农活,当然她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只是好奇心重,想看看古人如何务农。

    这家的两个孩子淳朴可爱,她本身就很喜欢小孩,小时候还是个孩子王,就陪他们在院子里做起了游戏。

    正玩得高兴的时候,她却听见了不远处乱糟糟的声音,像是有很多人朝这个小村落走过来。

    难道是追兵来了?

    叶清瑶心中一惊,走出院子,躲在一堵土墙后面往人声处张望。这一看之下她大惊失色,竟然真的是朝廷兵马来了。

    此时南宫凛功力尚未恢复,他们得赶紧逃才是!

    叶清瑶急速回身向屋内走去,想叫醒南宫凛,哪怕先躲躲也好。

    南宫凛还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上一世的结局,他眉心紧皱,面上全是痛苦之色,内息混乱,游走在他身体中,带来针刺一般的痛楚。

    叶青遥就在这时推开了门,一见到南宫凛还没来得及搞清状况,焦急的开口道:“南宫凛,追兵找来了,我们……”

    只是她还没说完想说的话,就被南宫凛猝然睁开的一双血色红眸慑住了。

    男人身形一晃瞬息之间逼近她,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捏住她脆弱的脖颈,嘴角带着残酷的笑意,他暗沉的红眸似乎要将她吞噬殆尽。

    那一瞬间,叶清瑶觉得南宫凛是真的想杀了她。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男主上一世的结局是称霸天下,不过因为一些原因,原书改了结局,后续剧情会有提及。

    26、三更合一  ...

    男人手中的力道逐渐收紧,  叶清瑶恐惧的感受着那种窒息感越发地强烈,有一种生命被死神攥在手中的感觉。

    她想开口说话,  可是被扼住的喉咙偏偏发不出一丝声音来。她想挣扎,  却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难道自己就要死了吗?叶清瑶心中被绝望填满,  死后能不能回家呢?

    奇怪的是,  她却并不恨即将要杀死自己的南宫凛,  想到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  她是真的很珍惜这个朋友,  叶清瑶眼中不自觉的蓄满了泪。

    她的泪一滴一滴滚落下来,眼前模糊一片,却忽然感觉到掐住自己脖颈的手松了一些,那只手一点一点的离开了她的脖子,只是那绝望的窒息感依然笼罩着她,  她控制不住的捂住脖子呛咳起来,  狼狈不已。

    南宫凛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盯着手上的那滴泪,  他双眼中的红色还未褪去,  盯了半响,  他才恍然大悟。

    这滴泪,  是她的。不只滴落在他手上更是落进了他心里。他刚刚差点就杀了她,  南宫凛像是终于回过神来,  满目萧索地看着自己的手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仿佛自己离她远一点就能少给她带来些伤害。

    叶清瑶咳了半天才缓解了一些痛苦,她直起身就看见南宫凛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她可没忘记自己来找南宫凛的缘由,  情况如此紧急,也顾不上男人又是因为什么发狂了。叶清瑶靠近他身边,一拽他的手,惶然道:“南宫凛,追兵来了,我们快走!”

    男人被她一拽终于从自己的思绪中脱离出来,他听到叶清瑶的声音因为脖子受了伤有些沙哑,南宫凛眼神黯然,抬手轻触她脖颈上的瘀伤,问了一声:“痛吗?”

    叶清瑶着急:“哎呀,都火烧眉毛了,你还问这些。”

    南宫凛执拗的又问了一遍:“痛不痛?”

    叶清瑶见他如此固执,只得回答道:“只有一点点,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说罢又去拽他的胳膊。

    南宫凛又检查了一下才确认她说的不是假话,任由叶清瑶拽着自己离开了这户人家,他们临走时只说自己着急赶路,就不留下吃饭了。农户大嫂还一脸惋惜的留他们,被叶清瑶以生意那边催得紧的理由婉拒了。

    这小村落里不算四通八达,要想出村只有一条路,却势必要跟那些官兵撞上了。叶清瑶看向南宫凛,等着他做出决定。

    南宫凛的功力其实在昨夜就已经恢复了,只不过他还来不及告诉叶清瑶,何况刚刚他又堪堪突破了《修罗诀》第五层,虽然过程艰险了些,甚至险些闹出了人命,可他此时毕竟已有绝世武功在身,不会畏惧这些虾兵蟹将。

    所以他也不需做那藏头露尾的举动,带着叶清瑶径直往村中唯一通向外界的那条路走去,叶清瑶掩饰不住心中的震惊,他们就这么毫不伪装的与那群人面对面吗?南宫凛别是刚才练功走火入魔疯了吧。

    她的迟疑南宫凛都看在眼里,眼下他无法对她细细解释,唯有沉默不语的向前走。

    刚走到距离村口不远处,就看见一群官兵正在挨家挨户的搜查,手中拿的显然就是南宫凛的通缉令,上面还有他的画像。不仅如此,他们还堵在村口,一看就是防止有人趁乱逃出去。

    他们是如何得知二人去向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