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14 页
    不疾不徐的走出殿外,那里已经站着一个人,见他出来,恭敬地行礼:“主人。”

    这人面色黝黑,长得又高又瘦,身材极度不协调。

    莫停四下望了望,确定无人注意他们,问道:“你那日说风邪被南宫凛所杀的情形可是真的?”

    那人回答:“千真万确,属下亲眼所见。”

    莫停若有所思:“按理来说,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又在风邪身边潜伏多年,我应当相信你的话,可你说的那种武功我闻所未闻,这世间真的存在让人连尸骨都消散的武功吗?”

    黑瘦男子道:“属下也不敢相信,可风邪死于那种功法的确是属下亲眼所见,绝无虚言。”

    莫停叹息:“也罢,我便信你一次,如今只等南宫凛回来了,该与他摊牌了。”

    黑瘦男子跟在莫停身后,看着他萧瑟的背影,强忍眼中的酸意。他面上悲戚,哪里还有跟在风邪身边时的狡诈阴险。

    南宫凛与叶清瑶回毒宗这一路赶得十分急,这与他们去烈火门时的惬意对比强烈,这么多天也还是没有暮起和临霜的消息,叶清瑶每次去问南宫凛,他只是说:“只要他们活着,会回到毒宗的。”

    到后面她也懒得问了,反正问什么男人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肯好好回答。

    毒宗再远以他们这赶路的架势也很快就到了,毒宗大门依然是紧闭着的,据说是为了预防强敌,敌人来袭时,机关石门就是毒宗的第一道屏障。

    这次南宫凛已经是毒宗的祭魂堂堂主了,待遇自然不一般,多了好多人出来迎接他。江湖上消息传得快,南宫凛经历烈火门一战已经名动江湖,成为很多人敬仰的对象了,当然这“很多人”都是些正道口中的邪魔外道。

    众多人之中要属毒宗长老莫停的分量最重,叶清瑶对这位长老印象颇深,因为他整个人与这毒宗的气质极为不符,成日里带着柔和的笑,一点都不凶神恶煞。

    她看着莫停不免就走神了,可她身边的南宫凛不知道,还以为她看莫停看呆了。

    南宫凛看着莫停的眼神有些不善,他故意提高了声音:“怎敢劳动莫长老亲自来接?”

    他说是这么说,可面上一丝客气也无,反而眼中闪着寒光,好似下一刻就要化成利剑让莫停殒命当场。

    叶清瑶正走神呢不妨被南宫凛忽然提高的声音惊醒,茫然的看了他一眼,还不清楚眼前二人的机锋。

    莫停眼睛一眯,他觉得南宫凛与去烈火门之前好像不太一样了,他心里有了在乎的东西。

    他目光扫过呆愣的叶清瑶,得出了结论,看来是一个女人。

    莫停:“南宫兄弟客气了,你为宗主做事,又凯旋而归,我等同属毒宗,自然要为你接风洗尘。”

    南宫凛冷冷的与他对视:“那就有劳莫长老了。”

    路上车马劳顿,叶清瑶已经有好几日没有睡好了,此时困得睁不开眼睛。南宫凛看她一脸倦容,心中怜惜,忍不住关切道:“你且回去休息吧。”

    叶清瑶如蒙大赦,她刚才站在那里听他们说话都已经要睡着了。

    南宫凛派了两个祭魂堂的人送叶清瑶回去休息,自己跟着莫停去见殷无极了。

    本来两人也不太熟,毫无交集,南宫凛更是冷漠的性子,本不该在路上聊起来,可今天莫停不知为何转了性,一直在主动与他搭话,就算南宫凛爱答不理他也丝毫不介意。

    “南宫兄弟此次在烈火门的一战,真是令在下敬佩,与群雄对阵竟然丝毫不落下风,不知南宫兄弟在习武一事上可有什么诀窍,进境如此之快。”

    他话中的试探之意如此明显,南宫凛怎么会听不明白,他故意咳了两声,装成伤重未愈的样子:“不过是侥幸留下一条性命,当不得莫长老如此夸赞。”

    南宫凛不接他的话茬,就是不提关于武功的只字片语,莫停多次试探无果,而此时他们人已经在无极殿外,自然不可能再聊这个话题。

    侍从从里面出来说:“宗主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莫长老,南宫堂主,二位请随我来。”

    二人跟着侍从进入了无极殿,殷无极一改那天面对莫停之时的虚弱狂躁,精神烁烁,面上都泛着红光,仿佛一夜之间年轻了好几岁一般。

    二人同声道:“拜见宗主。”

    殷无极今日心情不错:“不必多礼。”

    他看了看南宫凛,眼中期待之意尽显:“火炎玉可拿回来了?”

    南宫凛上前一步:“自然,宗主请看。”

    说完从怀中拿出一块用黑布包裹着的圆形玉石,掀开罩在上面的黑布,火炎玉的光芒几乎要刺伤殷无极的眼睛。

    他立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激动地从南宫凛手中拿过火炎玉,眼中满是贪婪,这件武林至宝终于属于他殷无极了。

    “好,好,此事做得圆满,本座甚是欣慰。”

    殷无极拿着火炎玉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看了无数遍,才小心的又用黑布盖上,随身放着,谨慎极了。

    刚才火炎玉一现出真容,连殿内的侍从都看直了眼,心道天下竟有此等宝物,可莫停却只淡淡的扫了一眼,就再也没有把眼神放在那块玉上,他看向南宫凛,若有所思。

    殷无极得到了火炎玉就迫不及待想看看它的效用,他对南宫凛道:“连番赶路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你的功劳本座不会忘的,你且等着好消息就是了。”

    莫停看出了殷无极的急切,主动说道:“我正想与南宫兄弟叙叙旧,就不打扰宗主了。”

    殷无极点头,对他的反应十分满意。

    就在二人转身离开将要走出无极殿的时候,殷无极却突然出声喊住了南宫凛。

    “南宫凛,风邪失踪了,就在你出发去烈火门那日,此事你可知道?”

    27.

    南宫凛脚步一顿,  转身刚要回答殷无极的问话,身旁的莫停却突然插了一句道:“宗主,  南宫堂主今日刚刚回到毒宗,  想必对此事并不知情。”

    殷无极看他一眼:“哦?”

    莫停一笑,  接着说道:“这都是属下的不是,  昨日已经查清,  南宫堂主出发之后有侍从见过风邪,  说他当时疯疯癫癫的离开了毒宗,  侍从不敢阻拦,亦不敢将此事张扬出去,是以风邪失踪至今没有人发现,我已经罚了那个侍从,宗主可要把他召来询问?”

    殷无极其实并不关心风邪如何,  方才他只是突然想起这件事,  对南宫凛又一直有所忌惮,  所以试探了一句,  既然莫停说已经有人见过风邪,  他与南宫凛无私交,  不会刻意为他说话,  看来此事真的与南宫凛无关。

    于是殷无极摆摆手道:“不必了,  本座信得过你。”

    莫停:“多谢宗主信任。”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南宫凛一眼。

    南宫凛心中警惕,这两个人是在故意做戏还是……

    殷无极轻咳一声打断了南宫凛的思绪,他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有些咄咄逼人,南宫凛毕竟刚刚为自己取回了武林至宝火炎玉,  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风邪与他为难并不明智。

    他对南宫凛说道:“既然风邪失踪,炼药堂无人掌管,便由你暂时接管吧。”

    南宫凛知道他这是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拉拢人心的惯用手段,也不推辞,直接道:“多谢宗主。”

    二人再一次向殷无极告退,离开了无极殿。路上,南宫凛一直沉默不语,似乎对刚刚莫停的表现没有一丝好奇。走了半天,莫停看他没有说话的意思,打破沉默开口道:“南宫兄弟对风邪失踪一事有何看法。”

    南宫凛一哂:“看法?莫长老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莫停笑了笑,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又说道:“你说一个人会不会凭空消失……”他拖长语气,停住脚步看向南宫凛:“或者说死的无声无息,毫无痕迹呢?”

    南宫凛眸色一冷,同样停下,与莫停对视:“有些人留在这世上只会脏了你的眼,死的悄无声息也许是他做过唯一的好事。”

    说完这句话,南宫凛也不再理会莫停的反应,大步向前走去。莫停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南宫凛回到小院时,天色已晚,院子里很安静,侍从们连走路的脚步声都刻意压低了,南宫凛猜测这个时候叶清瑶应该已经睡了。

    他走到叶清瑶房门前,静静地站了片刻,本打算回房间的,不知为什么竟然很想看她一眼,他轻轻地推开门,脚步放轻走了进去。

    房间里暗沉沉的,只有靠近叶清瑶床前的地方还留了一盏灯照明,他知道这个小习惯,因为叶清瑶是有些怕黑的。

    灯光映在他身上投下一个暗影,他一步一步走向叶清瑶,连呼吸都尽量放平,怕惊扰了熟睡的她。从门口到床前的短短距离,南宫凛却用了很长的时间。

    床上的叶清瑶睡得双脸泛红,还时不时的打着小呼噜,她睡着的姿势不太优雅,侧着身子,双手搭在了床边。被子被她踹到了一边,南宫凛伸手抓过被子想重新给她盖好,一拽之下却遇到了阻力,这才发现被子的一部分被她的身体压住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在不吵醒她的情况下,一点一点从她身下把被子抽出来,废了半天的力,南宫凛才又将被子盖在她身上。

    人也看过了,他正打算悄悄离开,不料叶清瑶在睡梦中不自觉地翻了个身,又把刚刚盖好的被子踹开了。

    南宫凛眉头紧皱,半响才叹了一口气,无奈的一笑,等他们这场盖被子的拉锯战结束时已经过去了许久。叶清瑶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醒过来,她一旦睡着就很难被吵醒,睡眠质量出奇的好。

    南宫凛就站在那里看着她出了神,那天他练功时被心魔所侵,差点杀了她,这么多天过去叶清瑶脖颈上的瘀伤已经淡的看不见了,她从来没有问过自己那一天为什么那么反常。

    也许她真的大度到毫不在意,可是他不可以。

    那日妙手神卦的话让他感到恐慌,他说叶清瑶会有生死之劫。南宫凛不得不将这两件事联想到一起,若他的心魔根除不了,是不是还会发生上次那样的事。若再有下一次,他还能及时收手吗?

    南宫凛攥紧了拳头,鲜血从他指缝间流出来,一滴一滴落在地上。他最后看了一眼叶清瑶熟睡的脸,然后像来时一样,轻手轻脚走出了房间。

    南宫凛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已经是午夜,院中守夜的侍从已经寻了个舒服的地方打盹,他身形一闪,隐匿在黑夜里,向无极殿的方向飞掠而去。

    片刻的功夫,南宫凛已经轻轻地落在了无极殿外,今日颇有些不寻常,殿外竟然一个守卫都没有,殷无极把殿外的人都打发走,难道是在用火炎玉修炼?

    南宫凛诡异地勾起嘴角,向无极殿深处殷无极练功的地方走去。还未到地方,他已经看见了从房中透出的红光,那是仿制的火炎玉发出的光亮。南宫凛暗道,那老头果然厉害,仿制出来的东西与真品竟然如此相似,只是就算再相似,没有了辅助练功的效果,殷无极手中的不过是一块毫无用处的石头。

    他走近一些,从窗户的缝隙往里面看去,果然如他所料,殷无极正在里面练功。

    此时的殷无极再没有白天的好脸色,他艰难的压抑着狂躁的状态,脸上青筋暴起,不停地抽动。他一只手里拿着仿制的火炎玉,全身内力与之沟通,体内的寒气却丝毫没有缓解,甚至一点一点向外蔓延,在他皮肤表层结上一层寒霜。

    修罗内力阴寒至极,若是真的火炎玉自然可以抵御寒气侵蚀,帮助殷无极早日突破,可惜……

    南宫凛对眼前看到的结果很满意,他正想离开这里,却见殷无极突然睁开了眼,眼睛里都是暗红的血丝,咋一看之下竟然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如果只是这样倒没什么可奇怪的,殷无极修炼的只是《修罗诀》残卷之一,本身就是错的,还指望能长命百岁不成。真正让南宫凛惊讶的是,房内的殷无极竟然开始自言自语了。

    殷无极得意道:“本座已经得到火炎玉,有它辅助,定能神功大成。”

    说完他脸上又换成讽刺的表情,连语气声音都变了,只听这个“殷无极”冷哼一声,嘲讽道:“神功大成,凭你也配?殷无极你会有报应的。”

    殷无极暴怒:“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本座身体里,不怕本座要了你的性命吗?”

    另一个殷无极听了这话竟然狂笑起来:“杀我?你怎么杀我,我们早已经融为一体,我就是你,除非你杀了自己,否则我就会永远存在。”

    殷无极听了他的话狂怒而起,开始在房中胡乱施掌,一时之间将房里的东西毁了个精光。

    另一个殷无极怨毒的声音响起:“没用的,殷无极,你永远也休想摆脱我。”

    殷无极大吼一声,举止更加疯狂了。

    南宫凛还要再看,却耳朵一动,听到了什么声音,好像有人来了。他闪身离开窗边,躲在暗处,想看看这深夜来窥探殷无极的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没过一会儿,有一个细瘦的身影来到了窗边,就站在南宫凛刚才所在的位置往里面偷看,看过之后,那人脸上露出快意的表情,似乎对殷无极落到如此下场十分满意,想来定然与他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这人是谁呢,南宫凛借着一丝窗缝中透出的亮光看清了他的脸,竟然是毒宗三长老之一的莫停。他是殷无极最忠心的属下,殷无极对他也是信赖有加,他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

    正思索间,莫停窥探了殷无极的状况之后,又悄悄地离开了,南宫凛等他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才从暗处走出来,离开了无极殿。而房内的殷无极在大闹一场之后,又恢复了平日的状态,只是他脸上似乎又苍老了些。

    这一夜几人各怀心事,也只有没心没肺的叶清瑶睡了一个好觉,她昨晚睡得早,早上不用人叫自己就起床了,掀开被子打着哈欠下了床,不自觉的抻了个懒腰。

    她正要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一杯水,眼神一晃,却看见自己床边的地上有些许暗红色的东西,她蹲在地上仔细一瞧,这东西怎么看着像干涸的血啊?

    她还当是自己看错了,凑近又看了看,好像确实是血啊。她惊住了,先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想知道是不是昨晚自己睡着之后留了鼻血,检查了好几遍,确定不是她的血之后,叶清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脑中开始闪现各种吓人的场景,不由大喊一声:“啊!”

    南宫凛听到她的喊声急急推门而入,就看见叶清瑶蹲在地上,指着地上的几滴血,满脸惊恐的对他说:“南宫凛,这毒宗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28.

    南宫凛顿觉昨日夜里的自己做了蠢事,  他将那只捏破的手掩饰般地藏到了背后,脸上一板,  对叶清瑶道:“胡说什么,  你定是睡糊涂了还没清醒过来。”

    他说着走向叶清瑶,  到了近前把她从地上拉起来,  趁她一时不注意,  手下一挥,  将昨晚自己留下的血迹用内力抹了个干干净净。

    叶清瑶辩解道:“不是啊,  我看这地上明明就是血迹嘛!”

    她低头往刚才的地方一瞧,只见那里只有青石地板的颜色,哪里还有什么暗红色血迹。叶清瑶愣住,又揉了揉眼睛,眼前的景象跟刚刚一模一样,  毫无变化。

    她心中孤疑:难道自己真的一时眼花看错了不成。

    南宫凛还立在一旁等着她的下文,  叶清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概是我大早上昏了头出现幻觉了。”

    南宫凛心下微松,  幸好方才他动作快,  否则真不知该如何与她解释为何自己深更半夜不睡觉跑来她房间里自虐。

    两人同时选择忘记这段小插曲,  在院子里愉快地用了早餐。只是吃饭的时候,  南宫凛不得不坐得远了些,  生怕叶清瑶看到自己手上的伤口。

    回毒宗的这几日就在一片宁静祥和的氛围中度过了,  他们久违的过了几天平静日子,另一边却有人陷入了风波之中。

    右相叶明昭这些日子过得苦不堪言,女儿跟着逆贼南宫凛私奔了他还要对外宣称是为了大义不得不假意接近、监视逆贼。自从烈火门一事后,这么多天过去了,  南宫凛和叶清瑶没有一丝消息传来,新皇因为此事已经几次将他召到宫里训斥,面对新皇那张暴怒的脸,叶明昭觉得自己脖颈发凉,距离自己脑袋分家的那天怕是不远了。

    今日新皇不知为何又急召他过来,叶明昭满面愁容,连步伐都不由得拖慢了些。让他大感意外的是当他到了宣政殿外的时候,里面走出一个小公公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对他说:“圣上此时正在侧殿等着您,还请右相莫要声张,独自前去。”

    叶明昭摸不着头脑刚想问问清楚,小公公已经一溜烟地走出了很远。他心中惊疑:圣上传召为何如此神秘,难不成是要追究自己的罪责,暗中解决了他。但随即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那位要杀人用得着偷偷摸摸的吗?随便找个由头就能要他全家老小的性命了。

    叶明昭浑身抖了抖,往侧殿的方向大步走去,都走到这里了再拖下去恐会令新皇猜疑。

    叶明昭到了侧殿门前,只见殿门外有几个侍卫驻守,圣上身边的总管太监也在门外候着。侧殿的门紧闭着不留一丝缝隙,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平白多了这些改变,让叶明昭的心里也跟着七上八下的,打起了擂鼓。

    叶明昭满脸堆笑,对已经来到他面前的总管太监恭敬道:“严公公,今日这是怎的了?怎么圣上这般神秘,召我来此处议事。”

    严公公轻蔑地瞟了他一眼:“右相大人应当知道不该问的别问这个道理。”

    说罢意味深长地冲他笑了笑:“大人请吧,圣上还在里面等着呢。”

    叶明昭心中恼火,脸上却不得不赔笑道:“公公说的是,那我这就进去了。”

    门前两边守卫的侍卫给他打开了殿门,里面一片昏暗。青天白日里殿内门窗紧闭也就罢了,竟然连多余的灯也不肯点。眼前所有的不同寻常之处,增添了叶明昭心中的紧张感,他步子迈的小心翼翼,大气也不敢出,低着头走到了新皇所在的地方,那张游龙雕花的龙床。

    只见厚重的床帘将面前的龙床遮的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声音传出来。叶明昭忐忑地下跪行礼道:“臣叶明昭奉召前来,陛下万安。”

    说完这句话,叶明昭跪在那里等了半响也没等到新皇开口。就在他已经疑心里面没人的时候,床帘微动,竟从中伸出一只手来,那手上生着几颗红色的浓疮,有些已经发炎溃烂,散发出阵阵恶臭,令人作呕。

    床上的人有气无力道:“爱卿,你来了。”

    叶明昭强忍住胃里的翻滚,颤声道:“陛下,您这是?”

    新皇虚弱道:“朕近日身体不适,今日召爱卿来,是想让你替朕去找个人。”

    叶明昭愁眉苦脸,难道又要让自己去找南宫凛?他正忧愁的时候,却听新皇说道:“爱卿可知道神医谷?朕让你去找的正是神医谷的谷主。”

    叶明昭微愣,脑中转了转,神医谷他自然知晓,他只是对新皇这个命令颇为不解:“陛下若想找那神医谷谷主看诊,一纸诏书把他传来就是,哪用如此大费周章。”

    他话还未说完就被新皇一声充满怒意的斥责打断了:“住口,谁给你的胆子竟敢质疑朕的决定。”

    叶明昭见新皇突然发难,连忙叩拜道:“臣不敢,但请陛下吩咐,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新皇终于平息了怒气,让他走到床榻前,附耳过去,在他耳边轻声道出了一句话。

    叶明昭在新皇开口的那一刹那恨不得自己的耳朵就此聋了,这秘密若是泄露出去他怕是要被新皇千刀万剐了,新皇他居然得了那种病……

    毒宗炼药堂,叶清瑶再次来到这个差点让她丢掉性命的地方,心中已经一派镇定。因为目前这里已经由南宫凛接管了,她决定狐假虎威一把,带着一个长相讨喜的侍从把这里逛了个遍。

    闲逛的间隙,她跟着侍从认识了几种简单的毒,是毒宗之中药性比较平和的毒,不会要人性命。上次从暮起那里得来的一梦散就是其中之一,她又跟掌管藏药阁的管事讨要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这几日南宫凛行踪成谜,动不动就不知去向了,不过这种事情除了她还没有旁人知道。正当叶清瑶捏着手中的药瓶,想着心事的时候,有侍从来报,暮起和临霜回来了。叶清瑶醒过神,惊喜的扔下药瓶跑了出去。

    叶清瑶一出藏药阁恰逢暮起和临霜走进来,双方正好碰上。暮起对她抱拳施礼道:“夫人今日看起来气色很好,那日您倒在地上人事不知,可把我们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