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16 页
    莫停眸光一闪,应道:“属下遵命。”

    说着就向殷无极告辞走出了无极殿,他差点要忍不住自己嘴边的讥笑,殷无极,是你自己急于求成钻了别人的套子,如今又正中下怀,果然蠢不可及。

    无极殿内的暗流涌动是影响不到叶清瑶的,昨日与南宫凛学了几招功夫,让她对在这武侠世界里生存有了一点点信心,刚来的时候,她茫然无助,把南宫凛当成救命稻草。现如今他是她极为珍视的朋友,不能总是在遇到事情时拖他的后腿。她要慢慢成长起来,因为南宫凛未来还要面临无数的危机与变故。

    为了感谢南宫凛愿意抽出时间教她这样一个资质极差的徒弟,她决定为他下厨做几样拿手的小菜。起了个大早的叶清瑶在厨房里忙了整个上午。

    不知不觉就到了午膳时分,当南宫凛走进院子的时候,院中的石桌上已经摆满了叶清瑶做的菜,还有一道她极为拿手的鸽子汤。别看那日在山洞里她烤焦了食物,可在这毒宗里有人替她掌控火候,她做菜的手艺还是拿的出手的。

    “南宫凛,你回来啦,快来尝尝我做的菜。”

    叶清瑶热情地把南宫凛拉到石桌旁,给他看自己忙活一上午的成果,等着南宫凛的夸奖。可是等了许久男人都没有动静。她不由奇怪的看向他。

    南宫凛垂眸看着面前这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心中滋味难言。上一世挣扎在一次又一次的权谋诡计中,他最终踏着尸山血海走向顶峰,却又被命运之手狠狠一推跌入地狱。重来一世的他,心中有浓重的不甘,有对命运的惶恐,有许许多多的阴暗想法。可是面对这桌菜的时候,他惊觉自己竟然瞬间将所有的野心抛诸脑后。

    也许没有冥冥之中的命运之手,他会甘愿放弃一切找一个世外桃源与叶清瑶度过一生。他看向叶清瑶充满疑问的脸,问道:“这是你特意为我准备的?”

    叶清瑶点点头,看来南宫凛刚才只是一时之间愣住了,并不是不喜欢自己做的菜。她把准备好的碗筷递给南宫凛,无声地催促他快些尝尝看。

    南宫凛在叶清瑶满含期待的目光中坐下,先喝了一口汤,嘴角含笑赞道:“不错,很好喝。”

    叶清瑶笑得眉眼弯弯,给他夹了些菜,看着南宫凛一口一口地吃下去,心里极为满足。

    只是两人之间温馨的气氛很快就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断了,莫停笑着走进来,口中道:“南宫兄弟真是好福气啊,能得到叶姑娘这样一位才貌双全又体贴入微的女子相伴,实在令人羡慕不已。”

    叶清瑶:她怎么不觉得自己有这人说的那样好。

    31.

    南宫凛专注地吃着面前的菜,  对莫停的调侃视若无睹,眼皮抬也不抬,  连一个眼神都吝于给他。莫停对南宫凛的反应早就心中有数,  他挑了挑眉,  对着叶清瑶温和一笑:“叶姑娘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他说罢看了眼面前的石凳,  一副温和无害又守礼的样子,  似乎叶清瑶说出一个拒绝的字眼,  他就要一直站在那里。

    叶清瑶说不出拒绝的话,  总不能把他赶走,何况他这个时候来找南宫凛,许是有重要的事情吧。于是她客气道:“不介意不介意,莫长老请坐吧。”

    她盛了一碗饭放到莫停面前,对他一笑:“莫长老不嫌弃的话就尝尝我的手艺吧。”

    莫停道了声谢,  刚要动筷子,  却发觉自己好似被什么猛兽盯上了。那目光阴冷无比,  如有实质。他朝对方看去,  只见南宫凛刚才还对他的到来不闻不问,  现在却已经换了一副面孔。他停下了吃饭的动作,  一字一句暗含深意:“莫长老想必看不上这桌粗茶淡饭,  是不是?”

    莫停很想说不是,  可他觑了觑南宫凛的表情,觉得自己如果真的这么说了绝对会被他一掌拍死。他识时务地放下了筷子,微笑道:“这桌菜看起来真的美味至极,不过我方才已经吃过了,  如今实在是吃不下了。”

    叶清瑶一脸诧异,他刚刚不是还向她道谢准备拿起筷子开吃了吗?莫停心中苦涩,他方才说那句话的时候想起自己为了尽快找南宫凛商量出一个结果,连午饭都忘记吃了。此刻腹内空空,还要面对这一桌美食的诱惑。看着南宫凛吃得满足的样子,他暗暗摸了摸自己的胃,觉得好饿。

    南宫凛慢斯条理地吃着,一点儿也不着急。莫停等得心焦再加上胃里空空如也,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等到南宫凛终于把叶清瑶做的菜一扫而空已经又过了大半个时辰,莫停脸上的笑逐渐僵硬,差一点就要维持不住了。

    “莫长老有何事?”南宫凛饮了一口清茶后,似乎终于想起了莫停,淡淡的问道。

    莫停干笑一声,语焉不详:“那日的计划我们只讨论了个开头,今日我来找你确定一下具体该如何实施。”

    南宫凛:“想必你心中已经有了成算。”

    叶清瑶在一旁看着两人打哑谜,也不知道两人那天都说了什么,怎么短短的时日竟然变得这般熟稔了。

    莫停看了看叶清瑶,对南宫凛说道:“南宫兄弟,可否借一步说话。”

    南宫凛点点头,与他一同去了书房。

    书房里两人分别落座,莫停四下看了看,夸赞道:“这间书房倒是收拾的别有意趣,不过看起来与南宫兄弟的性情颇为不搭。”

    南宫凛的书房其实早已经是叶清瑶的地盘。外面阳光不好时,她经常躲在这里看最新的话本儿。她看书的时候嫌弃书房里的布置不够舒服,特意在书房里放了一张躺椅和一个食盒,里面装着各种糕点零食,躺椅上还铺了一层柔软暖绒的垫子,看着舒适极了。

    南宫凛没有回答莫停这个问题,而是切入正题道:“莫长老今日不会是来跟我讨教如何布置书房的吧。”

    莫停被他噎了一下,终于不再谈论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将自己今日在无极殿所见的一切详细地告知了南宫凛。

    南宫凛:“你是说殷无极练功走火入魔的症状加重了?”

    莫停:“不错,他神色癫狂,精神不济,看着像个老迈之人。而你我都知道,以殷无极的功力,他怎么会老的这般快?”

    南宫凛沉吟片刻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莫停狡诈一笑:“我向他建议了一种药——炼心丹。”

    南宫凛心下微惊,因为上一世他杀殷无极也利用了炼心丹。炼心丹是一种可以克制走火入魔的奇药,由神医谷谷主所创,每年只制作一枚。

    这种药虽然对走火入魔有奇效,但它有一个最大的缺陷,那就是服用之后功力在一夜之间会急速倒退,六个时辰后才会自行恢复。他就是利用殷无极那几个时辰的虚弱才将他制住,彻底架空他宗主的地位。如今莫停要用的是与他上一世一样的办法。

    南宫凛故作不知:“你要杀他,怎么不趁他走火入魔之时,为何还要告诉他对症之药。”

    莫停神秘一笑:“你有所不知,炼心丹虽然能治走火入魔,但有一个致命的副作用,那就是让殷无极的功力只能达到平时的一半,这个状态要持续六个时辰。”

    “他如今虽然走火入魔可是功力却照原来提升了数倍,我们要杀这样的殷无极太困难了,炼心丹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一定要拿到,六个时辰足够我们杀他了。”

    南宫凛:“你今日不只想告诉我这些吧。”

    莫停:“不错,殷无极派我去神医谷取药,神医谷谷主性格怪异,我怕他不会那么轻易的把炼心丹给我,想让你与我一同去想想办法,实在不行……”

    南宫凛想了想,决定答应:“何时出发?”

    “事情紧急,就明日吧,你若不放心叶姑娘,可以将她带上。神医谷距离毒宗不远,我们快马来回,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南宫凛点了点头,叶清瑶他是一定会带上的。上一次的事他还心有余悸,毒宗尚在殷无极的掌控下,不能掉以轻心。

    莫停走后,南宫凛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手中把玩着叶清瑶放在桌案上的小荷包。里面是各种颜色漂亮的糖,她喜欢零食,尤其嗜甜,身上总带着一些,这一袋应该是她落在书房里的。

    他目光中有些隐忧,他重生后有些事看上去发生了改变,可一些对他影响很大的重要人物却遵循着上一世同样的命运轨迹。就好比殷无极,他上一世的结局是被自己用炼心丹算计,这一世自己还未行动,可莫停却依然用了这个方法。

    所以他在怀疑是不是改变了一些事情的过程却还是改变不了结果,那么他……

    满怀心事的南宫凛甚至没注意到叶清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身边,一把抢下了他手中的糖包,关切的问道:“怎么了,你今日不开心吗?”

    她看着南宫凛快要皱到一起的眉头,不知道为什么总想伸手抚平。心里这般想着,她手上也就下意识的做了。回过神后,才惊觉自己的举动有失分寸。

    她收回手,假装不经意的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说道:“莫长老与你说了什么,你怎么心事重重的?”

    南宫凛还在回味她刚刚抚过他眉梢的手,很柔软还带着一丝凉意,那细腻的触感让他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不够,他还想要更多,可是……他目光微闪,他不能吓坏了她。

    南宫凛努力压下心头的狂热,说道:“莫停邀我一起去神医谷为宗主寻炼心丹。”

    “炼心丹!”叶清瑶惊呼。她脑中快速闪过原书《鬼尊之路》的剧情,毒宗宗主殷无极不正是因为南宫凛用炼心丹算计才就此溃败的吗?

    她这过于激动的反应让南宫凛产生了好奇,不由问道:“你知道炼心丹的效用?”

    叶清瑶:“不知道……只是听着蛮厉害的样子。”

    南宫凛看她不想说,也不打算追问,来日方长,总会等到她愿意对自己敞开心扉,无话不说的。

    “明日启程,你与我一同去。”

    南宫凛以为她定然十分欢喜,以她跳脱的性子这次在毒宗待了这么多时日一定闷坏了,可是这次他却想错了。

    “我……我不想去。”叶清瑶支吾道。

    南宫凛讶然:“为何?”

    叶清瑶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说出原因:“那天暮起说右相也去了神医谷,万一碰上……”

    南宫凛知道她的意思,可是他不能将她留在毒宗。殷无极最近太危险了,若不用炼心丹的法子,他与殷无极对战是五五开,胜负难定,终是不如前一种方法稳妥。

    他想了想,对叶清瑶道:“神医谷距离毒宗很近,快马加鞭只有半日的路程,我们应该会赶在右相之前到达神医谷。”

    其实根据叶明昭启程的时间来算,南宫凛也不确定两方会不会碰上,不过为了宽慰叶清瑶他只能如此说。

    “那好,我跟你一起去。”

    听了他的话叶清瑶果然放宽了心,兴冲冲地做准备去了。

    第二天清晨,叶清瑶早早地起床,将自己收拾妥当后,走出卧房看见南宫凛已经在院中等她。他今日穿了一身黑色劲装,没了宽袍大袖的遮掩,一身气势更是惊人了。

    南宫凛仔细地打量着叶清瑶,她改掉平日里的淑女打扮,将头发梳成了马尾,脸上不施粉黛,身着一身红色骑装,脚上穿着一双长靴,颇有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

    莫停这时也到了,打断了院中两个人的互相对视。他轻咳一声,提醒两人:“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

    南宫凛唤来侍从:“马备好了吗?”

    侍从答道:“回堂主,快马昨夜早已备好。”

    南宫凛满意地点点头,侍从牵马过来,他先将叶清瑶扶上了马,随后纵身一跃落在她身后,叶清瑶整个人就像嵌入了他怀里。

    叶清瑶偏了偏头,略有些不自然的问:“暮起和临霜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南宫凛攥紧缰绳,这举动更像是紧紧搂住她,在她耳边道:“他们被我留下处理一些事情。”

    前方已经等了许久的莫停催促道:“二位,不如我们先启程,你们有话可以在路上聊。”

    南宫凛手握缰绳轻轻甩在马背上:“驾。”

    骏马急速飞驰,将莫停甩在了身后,莫停抚了抚身下骏马的脖子,叹道:“人家成双成对,我也就只有你聊以慰藉了。”

    说完驱策着马儿向前方已经奔出很远的两人追去。

    32.

    神医谷位于鬼域四宗再向西行的几十里之外。与鬼域四宗周围遍布密林的险恶环境有所不同,  神医谷处于一个光线极好,草木繁茂的山谷之中。神医谷再往西就要与邻国接壤,  东面的鬼域四宗又是它极佳的屏障,  所以这里环境安逸,  除非寻医问药之人,  少有人至。

    这也是右相叶明昭一行人早早出发却行进缓慢的原因,  因为他们只能绕过鬼域四宗从南面进入神医谷。这条路多崎岖山路,  复杂难行。就算是再好的马匹,  也要耽搁不少时间。

    神医谷不参合正邪两派之间的斗争,谷中只遵循救死扶伤,治病救人这一条原则。求医之人只要进入神医谷,无论是正是邪神医谷都会救。这也是神医谷离鬼域四宗这么近却能保证自身安全的原因,因为就算是邪派之人,  也总会生病或中毒,  没有人愿意得罪一群医术高明的大夫。

    考虑到入谷之人多为江湖人士,  且门派属性不同,  容易产生纷争。神医谷谷主定下一条规则,  神医谷内不许打斗,  否则两方无论谁对谁错都会被驱逐出去。被驱逐后再想进谷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为了医治自身的病,  大多数人都会忍耐不发,等出了神医谷再行解决。

    孟菱儿今日带着几名弟子在神医谷东面的药田采集草药。最近西南的一个小村镇发生了瘟疫,朝廷不管不顾,竟然想直接焚毁整个村子,  以防止瘟疫传播。瘟疫发生地村民多为老弱妇孺,他们的命朝廷自然不看在眼里。

    但神医谷得知此事后,决不能置之不理任事态发展。神医谷谷主给京中去了信,信上表示,将由神医谷制作防疫的药来给那些村民治病。所以最近孟菱儿常带着弟子在谷中采药来赶制治疗瘟疫的药丸。

    少女一身粉衣飘逸灵动,脸上覆着一层薄薄细纱,指挥者弟子将采好的药分好种类,放置在不同的药篓之中。在此期间还帮着弟子们一起采药,她直起身,用衣袖擦了擦额角的汗珠,正打算继续投入采药中,却在此时听到了由远及近的马蹄声。

    从马蹄声可以判断出只有两骑,应该是有人来神医谷求医的。孟菱儿收回视线,看着几个药篓之中已经满满登登,今天制药需要的分量已经够了。她吩咐弟子停下,把采好的药拿到药卢,按照药方制成药丸。

    等弟子陆陆续续离开以后,孟菱儿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望着。今日神医谷中的医者都忙着赶制治瘟疫的药丸,没时间接待来访的病人。外公又把自己关起来琢磨新的药方,只有她尚能抽出一些时间来接待。

    她将身上采药粘上的浮灰抖落下去,向神医谷大门的方向走去。随着孟菱儿走到大门口,马蹄声也越来越近,终于前方出现了两匹马的影子。孟菱儿在门口站定,放眼望去,只见一匹马上乘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另一匹马上则只有一人独乘。

    骏马飞驰很快就到了近前,孟菱儿这才看清楚三人的样貌。共乘一骑的两人她见过,正是在京都附近遇到的那对小夫妻。那男子身上所中之毒颇为怪异,她回到神医谷后本以为两人不久就会前来看诊,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过了这么多时日才来,且男子并不像身中剧毒,命不久矣的样子。而那天还面带愁容的女子眼下表情更是一派轻松,无忧无虑。

    在孟菱儿观察他们之时,三人已经下马向她走来。她将视线转到另一个没见过的人身上,观察了片刻,孟菱儿眉心拧起,这个人……

    “这位姑娘想必是神医谷的弟子,我等三人为求药而来,敢问谷主可在?”

    莫停不知眼前这位女子的身份,只是猜测她也许是神医谷的小弟子,便试探一问。

    孟菱儿被他一声问话打断了思绪,她看着眼前这个人,见他笑得如沐春风,一身儒雅的气质,更显得平易近人。可不知为何,一向脾气好的她竟然看此人极为不顺眼,于是她忽略这个人的问话,眼睛转向另外两个人,朝他们问了声好。

    “上次京郊一别已有数日,公子的毒可有再次发作?”

    莫停摸了摸鼻子,看着面前女子故意装作看不见自己转头与南宫凛和叶清瑶寒暄。他怎么觉得自己不受这位神医谷弟子的待见呢?他回顾了一下方才自己的言行举止,又浑身上下看了看衣着,并无什么不妥之处,于是他就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南宫凛还未开口,叶清瑶已经抢先道:“孟姑娘上次赠药时说可以压制三个月,可是他已经发作了两次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南宫凛对上孟菱儿一脸怀疑的神情,无奈的点了点头。他暗道,这傻丫头想必把自己上次误伤她也当做是毒发的症状了。

    孟菱儿:“照理说我给你的药应该是能压制体内剧毒的,怎么会失效了呢?”

    莫停听他们对话才知道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了,叶清瑶称少女为孟姑娘,难道她是……

    莫停反应过来少女的身份并非什么神医谷小弟子,而是神医谷少谷主孟菱儿。他想可能是刚才自己的态度不够尊重,让这位少谷主生气了,待会定要想个法子讨好讨好她。他们此行是为了拿到炼心丹,万万不能得罪了她。于是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真切了,完全没把孟菱儿的态度放在心上。

    孟菱儿正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给南宫凛的药会失效,余光一撇看见莫停的笑她更觉得碍眼,把头转到一边,客气的对南宫凛和叶清瑶说道:“二位请吧,近日谷中事务繁忙,我外公还在研制新药方,恐怕不能及时为你们看诊,你们可以在谷中稍待半日,等外公出来了,我再通知你们。”

    叶清瑶自从上次之事后对孟菱儿很有好感,觉得她人美又心地善良,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她感激道:“劳烦孟姑娘了。”

    孟菱儿:“夫人别客气,叫我的名字就好。”

    叶清瑶:“那好啊,我就叫你菱儿了,你也别总夫人夫人的叫我了,我姓叶名为清瑶,你也叫我的名字吧。”

    孟菱儿:“也好,那我就叫你清瑶姐姐吧。”

    ……

    两人聊着聊着竟然一见如故,她们彼此年龄差不多,性格又都不错,共同话题自然多了起来。她们说话时,南宫凛陪在一旁,而莫停早已退到最后。他发现了,那位少谷主就是很讨厌自己,没有缘由。他索性离开她的视线范围,免得平白无故更惹怒了她。

    神医谷中到处都是奇花异草,空气中掺杂着药草的气味。人在这里生活,闻久了身体也会慢慢变得健康多了。叶清瑶好奇的往四周打量,孟菱儿为她解释了几种药草的习性,她认真的听着,觉得很有意思。

    突然一朵色泽艳丽,开得极为好看的粉色花朵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越看这朵花越觉得身心放松,心情愉快,忍不住朝它走过去,想凑到近前去闻一闻它的香气。

    南宫凛本来一直在听着叶清瑶跟孟菱儿说话,两个姑娘开口他不好插嘴,索性一直沉默着。却见叶清瑶刚刚还与孟菱儿有说有笑,下一刻就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魂不守舍的看着一个方向,南宫凛跟随她的视线望过去,也看到了那朵粉色的花。

    仅仅片刻他就感受到了那花的诡异之处,他内力高深不易受到影响,可叶清瑶毕竟只是个普通人,被那花蛊惑着,竟然朝它走了几步。南宫凛伸手拉住她,将她的脸转向自己,轻声叫她的名字:“叶清瑶。”

    只是叶清瑶依然陷入幻觉之中,毫无回应。南宫凛面色难看地对站在一旁的孟菱儿道:“神医谷不是行医治病的地方吗?怎么也会养这种邪门的东西?”

    孟菱儿本来被他这话中的语气激怒,不过看在叶清瑶的面上决定不与他计较。她从随身所带的药包中抽出一枚细细的银针,抬起叶清瑶的手,对着她的食指扎了一下。叶清瑶感受到一丝刺痛,瞬间从幻象中脱离出来。

    看见几人都围着她,她还有些奇怪,直到南宫凛将刚才的变故告诉她,她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中招了。

    孟菱儿愧疚道:“清瑶姐姐,我方才忘了提醒你,神医谷中除了治病救人的药材也种了一些带毒的花草,是用来炼制一些特定的解药的。”

    叶清瑶:“原来是这样,我可不能再四处乱看了。”

    经历了刚才的小插曲,叶清瑶已经学会了管住自己的好奇心,想不到在神医谷这样的地方也暗藏着危险。

    孟菱儿把他们带到一个闲置的客院,这里不愧是神医谷,就连招待客人的院子里也摆放着许多晒干的药材。

    “你们先在这里休息吧,等外公出来了,我让他来为你们看诊。”

    孟菱儿说罢,吩咐附近的小弟子去拿些茶点来,她等会儿还要去督促弟子制作治疗瘟疫的药丸,正打算向叶清瑶他们告辞。院中西侧的厢房中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异响。

    叶清瑶诧异道:“什么声音?”

    孟菱儿对她解释道:“哦,最近神医谷客房闲置的不多,里面是我前些天带回来医治的病人,我把他安排在这里了,这几日他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应该快要离开了,你们若是介意……”

    她言下之意有些为难,想来神医谷是真的没有那么多闲置的客房了。三人本来也没想在神医谷多待,等神医谷谷主出来,他们向他讨来炼心丹就打算走了,因此也不在意这院子里都有些什么人。

    莫停笑了笑:“无妨,我们有个地方歇脚就好。”

    孟菱儿难得正眼看了他一眼,对他点了点头,正打算离开,西侧厢房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孟姑娘,又有病人上门求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