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17 页
    一个身着青色衣服的瘦弱青年从里面走出来,他脸上还带着大病初愈的虚弱,不过这张脸……

    叶清瑶瞪大了眼睛,片刻后转过头望向南宫凛,男人眉毛微挑,似乎对眼前所见也很诧异。

    裴玉冠为什么会在这里?

    33.

    在南宫凛和叶清瑶对裴玉冠出现在这里心中震惊的时候,  裴玉冠也看到了他们。他视线扫过南宫凛的时候眼中带着一丝畏惧和怨愤。转而看到南宫凛身边的叶清瑶,他愣了一瞬,  脸上浮现出惊喜的表情。

    “清瑶妹妹,  你怎会在这里,  叶丞相一直在担心你的安危,  我也很担心你……”

    裴玉冠表情真挚的看着叶清瑶,  声音激动,  语气中的担心不似作伪。他一开口叶清瑶顿感情况不妙,  难道原身和裴玉冠早就勾搭在一起了?那她该如何作答?她瞅了瞅南宫凛那张自裴玉冠开口后就阴沉下去的脸,打了个激灵。

    裴玉冠还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诉说着对叶清瑶的担忧和思念,好像叶清瑶一直不回应他,他就会一直说下去。

    叶清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裴公子,多谢你的挂念,  我一切都好。”

    裴玉冠被她的态度弄得一头雾水,  他诧异道:“清瑶妹妹怎么如今与我这般生疏了,  你以前不是叫我玉冠哥哥的吗?”

    叶清瑶:“……”

    玉冠哥哥?呕!她就知道原身这喜欢叫人哥哥的毛病改不了,  眼见南宫凛的表情已经是阴云密布了,  叶清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该怎么办?他一定误会了吧……

    裴玉冠见她一直不说话,  又频频看向南宫凛,  心思转了一圈,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定然是这贼子胁迫你,清瑶妹妹你别怕,  待我传信给我爹,他一定会派大军来救我们的。”

    裴玉冠说得斩钉截铁,说到激动之处,双肩抖动甚至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仿佛下一刻裴太师就会带着千军万马将南宫凛绳之以法,把他和叶清瑶救走。

    叶清瑶嘴角抽动,刚想一盆冷水泼醒他。身边的南宫凛已经站了起来,脸色黑沉如铁。明明今天阳光极好,光线刺眼。周围的几个人却觉得阴气森森,冷的刺骨。

    叶清瑶紧跟着站起来一把拉住他,却不妨被南宫凛转过头看过来的眼神震得心里一紧。那一眼饱含着质问和猜疑,似乎还有一丝委屈隐藏在目光深处。

    裴玉冠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叶清瑶气得咬牙切齿,生怕南宫凛一个控制不住把人杀了。她可不是为了裴玉冠的性命着想,而是神医谷有明确规定,不准在谷内打斗伤人,否则一律驱逐出谷,不予医治。

    她捏了捏南宫凛的手臂,希望他冷静下来。转而神情冷漠地对裴玉冠说:“裴公子多虑了,我和南宫凛早有婚约,就算他沦为贼子,我也不会背弃他的。”

    裴玉冠满脸的不可置信,他疑心叶清瑶是不是被南宫凛威胁才说出这般不符合常理的话。

    “清瑶妹妹,你难道……”

    他话未说完就被叶清瑶不耐烦的打断:“不错,我对南宫凛情根深种,情愿陪他浪迹天涯了,与你何干?”

    裴玉冠张了张嘴,正欲开口劝说。冷不防的与南宫凛视线相对。被他眼中的肃杀之气震慑,身体不由往后退了几步。鞋跟撞到门槛,差点仰倒,右手堪堪扶住门框,才避免了摔一跤的下场。

    南宫凛眼神微敛,思及目前的形势,决定暂且隐忍不发。他伸手揽住叶清瑶的肩膀让她的脸面向自己,叶清瑶被迫转了身,背对着裴玉冠。

    莫停在一旁看了半天的戏此刻出来打圆场:“原来大家都是旧识,那感情好,咱们这方小院里一定热闹极了。”

    不过他这说话的时机不讨巧,接连收获了三个人的冷眼。南宫凛和叶清瑶瞪他他能理解,孟菱儿为什么瞪他他可就不清楚了。

    孟菱儿嫌弃地看了莫停一眼,觉得此人实在是虚伪至极。她也看出了几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不过神医谷的规定不能废止,她提醒了一句:“既然你们入了神医谷就要守这里的规矩,如若不愿自行出谷便是。”

    叶清瑶笑着对她点点头:“菱儿妹妹,我们知道规矩,不会生事的。”

    孟菱儿微微颔首,又看向西侧厢房门边的裴玉冠。裴玉冠强自镇定的对她笑了笑,而后慌乱的退回房间里,砰地一声合上了门。孟菱儿舒了口气,与他们告辞后,转身去忙了。

    院中只剩三人坐着,莫停看了一眼神色苦恼的叶清瑶,又看了看她旁边冒着冷气的南宫凛。凝眉深思片刻:“南宫兄弟可要顾全大局啊,此时冲冠一怒,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

    他话中深意南宫凛自然懂,若非如此,早在裴玉冠开口时他就会杀了他。

    叶清瑶满心纠结,她总觉得原来的叶清瑶和裴玉冠之间的关系不简单,却又毫无头绪,她刚才那般应答只想先稳住南宫凛的情绪。可是裴玉冠的事该怎么解决呢?

    她完全没料到自己这神思不属的样子被南宫凛误解了,以为她在担心裴玉冠的安危,怕自己出手伤他。毕竟从刚刚裴玉冠的话中可以听出,两人关系匪浅。南宫凛搭在石桌上的手忍不住用力,手下那处被他的内力挤压得微微凹陷。

    对面的莫停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今天的天气不错,可就是太冷了。

    他们等了不久,有神医谷弟子端来了热茶和点心,请他们稍事休息。神医谷中微风不疾不徐,阳光充足,到处都散发着药草的清新香气。他们索性就坐在院子里一边喝茶一边等着神医谷谷主到来了。

    不过他们的等待注定要落空了。将近傍晚的时候,孟菱儿遣了一个年纪不大的神医谷弟子来传话,告诉他们谷主今日来不了了,让他们再等一日。三人虽然心中焦急,但也没有旁的办法,只能再多等一日了。

    叶清瑶回到房间脑子里还是在想着裴玉冠的事,她心中烦闷,推开窗子闻到空气中的药香,平静了几分。神医谷中夜色不错,她决定出去走走,给自己换换心情。

    走出房门她看见南宫凛房中一片漆黑,还在奇怪他怎么这么早就睡下了?她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去打扰他了。

    此时才刚刚入夜不久,神医谷中人来人往,显得极为热闹。叶清瑶想着心事不知不觉走到一个池塘附近,刚才的热闹好像还在眼前,这里却是一片宁静。远处的灯光照到这里,所以池塘周围也不显得昏暗。她顺着池塘边往前走着,没走多远看到不远处的池塘中心有一座亭子,亭子里好像坐着两个人。

    深夜坐在一起还是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总不会是在闲聊,叶清瑶本来不想往前走了,毕竟再往前就能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了。不过她怎么看这两个人这么像孟菱儿和南宫凛呢?南宫凛不是早早就睡下了吗?

    叶清瑶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同时心里也有一丝异样的感觉,说不上来就是有些不舒服。她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刚好听见了两个人说话。

    声音隔得远她有些听不清,犹豫了许久她还是没有继续往前走,只站在那里眼也不眨的看着。

    南宫凛深夜出来恰好遇到了孟菱儿,他对这个女人毫无恶感,因为她上一世帮了他很多。在他看来,孟菱儿是心中存有大道的人,真正的医者仁心,在她眼里众生万物皆平等。若说南宫凛上一世利用了她,不如说是看穿了她的道,才会多次成功。

    既然碰上了,南宫凛有心找她问问关于心魔的事。这一世较上一世要走得平坦多了,可心魔却一直在他的心中盘旋不去,心魔一日不除,他武功进境越发困难。甚至还会像上次一样,控制不住伤了他最珍视的人。

    两人特意寻了这处不易被打扰的地方,孟菱儿起先还以为他是为身上的毒来找自己查看。却不料自己想错了。

    南宫凛犹豫片刻,开口道:“孟姑娘可知道心魔的解法?”

    孟菱儿震惊:“心魔?我只在外公书房中的藏书中看到过关于心魔的记载,想不到竟真的有?”

    南宫凛目光微闪,她既这么说,看来真的是无药可解了。

    孟菱儿想了想:“神医谷中有一味药叫炼心丹可解走火入魔之症,不过心魔与走火入魔差别很大,恐怕炼心丹也无用,我年纪轻对心魔知之甚少,倒是可以问一问我外公,看看他有没有办法。”

    南宫凛听罢点了点头,只得如此了。

    他本想跟孟菱儿告辞回去休息,孟菱儿却突然对他上次所中之毒关心了起来。她伸出手对南宫凛道:“既然遇到了,我为你诊诊脉,看看你体内的毒如何了?”

    南宫凛体内的血毒早已在上次突破《修罗诀》第五层时被体内的修罗内力化解,不管如何看,脉象肯定与正常人无异。他不愿多做解释,想直接拒绝:“不必……”

    他刚要推辞,耳边却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南宫凛挑了挑眉,话音一顿道:“那就劳烦孟姑娘了。”

    孟菱儿对他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并不奇怪,因为她此刻全副心神都在行医治病上,哪里会管那么多。她指尖轻触南宫凛的手腕,专心致志的研究脉象。

    两人这番动作并无一丝暧昧,可是落到叶清瑶眼里却变了味道。她隔得远,视线又被遮挡。是以在她眼中的场景就变成了南宫凛把手伸向了孟菱儿,而孟菱儿竟然深情的握住了他的手。

    34.

    叶清瑶心中的滋味难以言明,  她清楚的记得在书中南宫凛多次得到孟菱儿的帮助。虽然书里说南宫凛对孟菱儿只有利用,可是以她穿越过来这么多天对南宫凛的了解,  他并不是一个心中只有算计的人,  所以他在书里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儿喜欢孟菱儿呢?

    那现在呢?他既然牵着孟菱儿的手,  想必是真情流露了吧。也是,  像孟菱儿这样长得好看又心地善良的姑娘有谁会不喜欢呢?她勾起嘴角,  苦涩一笑。南宫凛于她而言是个极为重要的朋友,  他有了心仪的女子,  自己应该替他高兴。可是为什么她觉得此时心中酸涩异常,甚至讨厌起了南宫凛……

    叶清瑶不愿再看眼前这一幕,转身往一个更加僻静的方向走去。她想自己冷静一下,平复一下胸中过于反常的情绪。

    南宫凛听力绝佳,偷听的人离开他自然知晓。不知想到了什么,  他忽而一笑,  这一笑如春风拂面,  好看极了。连专心为他诊脉的孟菱儿也忍不住抬头多瞧了他一眼,  想知道他为何笑的这么开心。

    “你体内的毒竟然全无踪迹,  这不应该啊?”

    孟菱儿满心疑问,  生怕自己诊错了脉,  想再次去查看南宫凛的脉象。南宫凛却淡然的收回了手,  语气轻缓:“想必是我前些日子误打误撞练了一种功夫,恰好排出了毒素吧。”

    孟菱儿惊疑地问道:“是什么样的功夫?”

    南宫凛敛了敛眉:“这就不方便与姑娘细说了。”

    孟菱儿觉得自己是有些唐突了,修习何种功法对于江湖中人来说极为隐秘,南宫凛不告诉自己也实属平常。

    “也罢,  是我唐突了,你的毒解了就好。不过既然你已经解了毒,又是为什么来神医谷找我外公呢?”

    南宫凛沉思片刻,他们此行的目的早晚要让孟菱儿知晓,瞒着她也没有必要。

    “此次前来,是为毒宗宗主殷无极求取炼心丹的。神医谷医治病人无分正邪,想必不会在意所救之人的身份吧。”

    孟菱儿为难道:“若是别的药自然好办,可这炼心丹每年只有一枚。今年那枚的确还没用掉,却要看外公肯不肯给你们了。”

    南宫凛颔首,神医谷谷主性格怪异广为人知,他自然也很清楚,但事关重大必须试一试。

    两人交谈之后就分别离开了,南宫凛回去后,本想看看叶清瑶有没有回来。他突然很想试探一下她看见刚才那般情景的反应。谁料走到她房门前却没听到任何呼吸声,南宫凛直接打开了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还未回来?南宫凛站在原地思来想去,决定去寻一寻她。

    叶清瑶百无聊赖地走在神医谷中,全然不顾这时候夜已深了。她走走停停,似乎想要把这谷中的风景看个遍。不知不觉她已经走得离那片池塘越来越远,周围树影环绕,一片漆黑。

    她心事重重,觉得极为委屈,靠在树上揪住一片树叶使劲揉搓。根本无暇顾及此时自己身处的环境,正气闷之时却忽然听到有人叫她。

    “清瑶妹妹,你怎么大半夜一个人在这里?”

    裴玉冠从树影中走出来,看见叶清瑶一个人在那里发泄情绪,忍不住走上前关切她。

    叶清瑶蓦然惊醒,环顾四周才发觉自己竟然心神恍惚之下走到了这样偏僻的地方。眼前又是裴玉冠,她躲之不及,唯恐被他缠上。

    她敷衍道:“哦,我出来转转,这就回去了。”

    说完也不打算再理会裴玉冠就要从他身边走过去,不过她显然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她刚走到他身边,裴玉冠身体一转就拦住了她的去路。

    叶清瑶心中着急,口中不客气道:“裴公子这是做什么,深更半夜拦住一个女子未免有失礼数吧。”

    裴玉冠看她发怒却依然不躲开:“清瑶妹妹,你白天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叶清瑶心中一凛,她总觉得他这话说的颇有些意味深长,难道原来的叶清瑶真的与他……

    叶清瑶正在胡思乱想,裴玉冠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呆立当场。

    “你曾与我说过,南宫凛一介武夫根本就配不上你,你不过是在与他虚与委蛇罢了。镇北王府覆灭之时,你还说过等抓到南宫凛就要与他解除婚约,与我成亲,这些总是你亲口所说,做不得假吧。”

    叶清瑶心中思绪纷乱,原来原身真的早就跟裴玉冠勾搭在一起了。那她该怎么回答,不若暂时稳住他,免得他在南宫凛面前胡说。

    她暗暗掐了自己一下,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忍住心中的恶寒:“玉冠哥哥,我当然还记得与你的承诺,其实我跟在南宫凛身边是有原因的……”

    看她态度转变,裴玉冠激动道:“果然,我就知道清瑶妹妹不会变心的。”

    南宫凛一路找过来,却看见了让他心如刀绞的场景。他听到了他们这番对话,他看清楚两个人的动作,裴玉冠并没有对叶清瑶做出什么胁迫的举动。也就是说,叶清瑶所说的话都是出自她自己的意愿。

    他攥紧了手,想听听她跟在自己身边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叶清瑶见裴玉冠相信了自己,于是继续说道:“玉冠哥哥有所不知,那天南宫凛突然来到叶府。他武功高强,府内预先埋伏好的杀手通通不敌。为了家人的安危,我才说出要与他私奔那般大逆不道的话,实在是情非得已啊。”

    裴玉冠听得动容,神情更加温柔了:“清瑶妹妹你放心,我爹手握重兵,我向他修书一封,他一定会赶过来救我们的,我绝不能再让你落入那贼子手中。”

    叶清瑶才不管他给不给太师修书呢,别说太师不一定会来,就算他真的来了又如何?京都距离神医谷路途遥远,快马加鞭也要半月有余。届时她早就跟南宫凛回到毒宗了,还怕什么太师。

    于是她欣然一笑:“玉冠哥哥待我真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南宫凛眸色猩红,只觉自己的一颗真心犹如被掷入冰水之中,寒冷至极。他沉沉一笑,眼中的光亮全部寂灭了。

    再不愿听两个人之间的情意绵绵互诉衷肠。他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一身孤影,分外寥落。从头至尾,这条荆棘丛生的路,他注定只能一个人走。

    叶清瑶与裴玉冠周旋许久终于将他哄了过去,她心下松了口气,终于摆脱了裴玉冠这个大麻烦。她观察着周边的环境,很不凑巧的竟然记不住回去的路该往哪边走了。叶清瑶叹了口气,只好试探着往前走了。

    在一条岔路上走了一会儿,她看见前方有一个小木屋里灯还亮着,想来里面的人还没睡。她加快脚步想上前敲问问路。

    还没等她走过去,木屋里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好像什么东西炸了。木头四散飞落,叶清瑶惊叫一声,往身旁一棵粗壮的树后躲去。又等了一会儿,见那木屋四周已经平静下来,叶清瑶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只见刚才的小木屋已经沦为一片废墟。

    “这小屋刚才还亮着灯,里面应该是有人的,也不知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叶清瑶觉得既然这件事被自己碰上了,总不能坐视不理。她跑向那片废墟,希望被压在底下的人还有生还的希望。

    “咳咳,噗,咳咳咳……”

    叶清瑶还没跑到近前就听见一连串的咳嗽声传来,她心下定了定,看来人还活着。等她走到近前,见废墟中间鼓起一块,还在那里一动一动的,底下应该是刚才发出声音的那个人。

    叶清瑶急忙走过去想帮助他把压在身上的横木移开,奈何她力气太小,横木分毫不动。忙了半天叶清瑶擦擦额上的细汗,微微喘息。她试着跟底下的人说话:“你还好吗?我一个人搬不动这些木头,你再坚持一下,我去找人来帮忙。”

    那人许久没有回答她的话,叶清瑶怕他在里面憋闷太久会失去意识晕过去,忍不住一直喊他。又喊了半天,才终于得到了回应。

    “哎,小姑娘,你别吵了,我头都痛了。”

    听这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是一个老者,年纪很大的样子。叶清瑶关心道:“老人家,你没事吧,我这就去叫人来。”

    “无事,你且离远一些。”老人说道。

    叶清瑶不明所以,但还是照老人说的做了,她离开了废墟几步远。老人好似能看见她所在的位置一般,不满道:“再远点,快。”

    叶清瑶皱了皱眉,又跑出很远一段距离。她刚刚站定,就听见废墟里传来了一声轻响。回头一看,刚才自己无论如何也搬不动的横木竟然飞起来落到一旁,把地都砸了一个大坑。

    叶清瑶惊愕地看着这一幕,想不到这老人还是一个高手。

    老人从木堆中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哎呦,起了一个大包,好好的怎么就炸了呢?”

    这老人长得胖乎乎的,满头白发竟然编了许多条小辫子,可爱得紧。他脸上慈眉善目,很和蔼的样子,不过就是说话怪异了些。

    叶清瑶回过神急步走向他,伸出一只手对老人道:“老伯,你还好吧,我扶你起来去看大夫吧。”

    老人抬头看了她一眼,借着她手的力道慢慢站起来,四下看看:“咦?都这个时辰啦。”

    叶清瑶扶着他到一旁的树下,让他靠在树干上坐着。

    “老伯,这里地处偏僻恐怕一时还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动静,我去找人来接你吧。”

    叶清瑶说完这句话就想去找人,老人此时却又开口了:“小姑娘,老头儿我突然觉得背上有些酸痛,喘不上气来,你来替我敲一敲可好?”

    叶清瑶只得停住脚步,按了按老人的背,问道:“老伯,是这里吗?”

    老头乐呵呵一笑:“没错没错,就是那。”

    叶清瑶手上使了几分力道给他捶着背,老人很享受,一副快睡着的样子。夜里湿气重,总不能让老人在这里睡着,叶清瑶轻轻推了推他,“老伯,你别在这里睡呀,要是你困的话,我给你找个地方休息吧。”

    老人眯了眯眼,不理叶清瑶的话,说道:“小姑娘,我忽然觉得口有些渴,你去那边的水井帮我打点水来吧。”

    叶清瑶无奈,只好跑向水井那里去给老头打水。这方水井离木屋尚有些距离,所以在木屋爆炸的时候才没有受到波及,里面的水依然干净清澈。叶清瑶打水的时候自己也喝了一口,果然这神医谷的水喝起来都要比外面清甜几分。

    她拿着一个水瓢舀了一些水回来,动作仔细地喂到老人嘴边,老人喝了一口,嘴里夸赞道:“你这姑娘不错,脾气好又细心,以后不知要便宜了哪家的小子。”

    叶清瑶不好意思道:“我哪有您说的那么好,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老人见她听了夸奖却依然这么谦虚,当下对她的印象越发好了。他在身上炸的破破烂烂的衣服中摸索了片刻,拿出一条挂着一颗檀木珠子的红绳递给了叶清瑶。

    “不是什么好东西,送与你做个见面礼吧。”

    叶清瑶见这珠子的确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也就不再拒绝直接收下了,她对老人谢道:“多谢老伯,那我就收下啦。”

    老人欣慰一笑,似乎对叶清瑶的反应非常满意。

    叶清瑶正想问他住在哪里想要送他回去,却听见远处似乎有密集的脚步声向这边过来了。她心中一喜,看来这里的动静被人发现了,这下终于可以找到人问问回去的路了。

    她想跟老人说这个好消息,一回头却发现眼前竟然空无一人,老人不知何时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叶清瑶揉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眼花。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老人就不见了呢?他刚刚不是还说自己背痛喘不上气的吗?

    在她疑惑的时候,一群神医谷弟子已经赶到了。为首的一人看见眼前的情景嘴里不住抱怨:“怎么又炸了,这个月已经是第五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