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20 页
    莫停隐匿在寒夜中对守卫们说道:“宗主专注于练功,不喜欢被人打扰,你们此刻离得太近了。现在命令你们,立刻退出无极殿隐藏气息,切莫让宗主听见扰乱了心境。”

    侍卫们不疑有他,毕竟莫停长老是宗主的心腹,此刻代表宗主前来传达命令,也没什么奇怪的。这种事情从前时有发生,因此他们毫不犹豫的静悄悄地退出了无极殿。

    殷无极服下炼心丹之后,就在房中打坐调息,准备熬过这功力倒退的六个时辰。他自认自己所做的准备已经万无一失,只需静待六个时辰,他就再也不必畏惧走火入魔的威胁。

    连日以来的折磨,让他脸上沟壑纵横,苍老了不止十岁。头发稀疏寥落,眼神黯淡无光,一点儿也不像一个邪派的宗主,倒像是个穷困潦倒的普通老头。往日叱咤风云的气势全无。

    殷无极卧房中的铜镜通通已经被侍从搬走。自从那天殷无极在殿内大开杀戒之后。他就严令无极殿内不允许再有铜镜之类能照出面容的东西出现。殷无极看着自己满是皱纹的双手,将视线转向面前的沙漏,时间一点一点度过,六个时辰,很快的。他心想,只要天一亮,他就再也不用畏惧走火入魔的影响,练成《修罗诀》残卷上的武功,指日可待。

    “属下,拜见宗主。”

    莫停冷不防的出现,惹得殷无极一惊。他一直沉浸在畅想未来之中,竟没有察觉莫停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殷无极怒喝一声:“大胆,没有本座命令,擅自闯入无极殿,你意欲何为?”

    莫停哂笑一声,再不复往日谦卑乖顺模样。他目光中仿佛淬了毒,如毒蛇一般冰冷的看着殷无极。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殷无极,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殷无极怒目微睁,眼睛瞪向他:“你……”

    他怀疑的看向莫停:“你究竟是谁?”

    殷无极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确定,他怀疑面前这个人不是他扶植多年忠心不二的属下。而是蓄意假扮他,离间他们关系的有心人。

    莫停冷哼一声:“宗主难道不认识我了吗?我就是莫停啊,是跟在你身边十年的心腹。哈哈哈哈哈……”

    莫停放声大笑,与他平时温文尔雅的举止截然不同。殷无极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就是莫停,没有假扮,没有别人的设计。他冷下脸,再次说出口的话带上了几分杀意。

    “你不过是本座养的一条狗,莫非还想噬主不成?”

    殷无极极其自信,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此时功力倒退了一半,杀一个莫停仍不在话下。因此,他依然气定神闲,毫无恐惧。

    听了殷无极的话,莫停不怒反笑:“殷无极,你自恃武功高强,觉得就算此时受炼心丹的影响,也能轻而易举的杀了我。可你觉得我会那么蠢吗?毫无准备的来与你撕破脸。”

    殷无极眼神微眯,眉心不经意的皱起:“你的胆量突然变得这么大,难不成是找了什么靠山?”

    他目光一凛:“难道你暗中投靠了血宗?”

    殷无极对自己的猜测深信不疑,他觉得莫停跟在他身边多年,能够收买他对自己下手的,也只有鬼蜮四宗中实力最强的血宗了。

    他话音方落,莫停冷冷一笑:“呵,殷无极,你以为我要杀你,是为了什么劳什子的地位权势吗?”

    殷无极心中存疑:“难道不是吗?”

    他冷笑:“世人怎么可能不爱地位权势?”

    莫停微微一哂:“你还记得二十年前莫家庄那笔血债吗?”

    殷无极惊疑的问道:“莫家庄?”

    他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一些画面,然而年深日久,记忆早已模糊不清。

    “难道你是莫家的后人?”

    莫停口中发出一连串儿的冷笑:“殷无极,这么多年你杀人无数,血债累累,当然记不得曾经做过的孽。可二十年前的一切,我都历历在目。”

    “二十年前,你刚刚坐上毒宗宗主之位,地位不稳。害怕保不住手中的《修罗诀》残卷,于是惦记上了江湖中举世罕有的至宝火炎玉,而火炎玉恰恰是莫家庄的祖传之物。”

    “你深夜带着一群人闯入莫家,却一无所获,因为火炎玉早已经被我父亲交给了挚友保存。你在莫家庄遍寻不至,便将莫家庄百十余口屠杀殆尽。”

    “我躲在角落里,你杀人的样子,永远刻在了我心底。幸得忠仆保护,我逃出莫家庄。用了十年,拼着先天不足气血两亏的身体,努力习武,最后潜入毒宗,隐藏在你身边,做了你十年的忠心下属,终于等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殷无极,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为我莫家上下百十余口偿命吧。”

    莫停说完眼神渐冷。抽出随身所带的黑铁长剑,指向殷无极,眼中被仇恨填满。仿佛下一刻,就要向殷无极冲过去,将他碎尸万段。

    殷无极大笑:“你要报仇,就凭你?”

    殷无极看着莫停的眼神带着一丝不屑。

    莫停勾起嘴角,讽刺一笑:“我提醒过你,今日我是有备而来的。”

    殷无极的笑意凝固在脸上,因为就在莫停话音刚落的时候,一个人走进了无极殿。以殷无极的武功竟然听不出他的内力深浅。

    殷无极防备的盯着门口,心中开始有了一丝紧张。一步一步,那人离这间卧房越来越近,终于门边露出一片黑色的衣角,来人走了进来。殷无极惊讶的瞪大眼睛。

    “南宫凛,你什么时候……”

    他咽下后半句话,南宫凛的武功何时如此高了?是他有什么奇遇,还是他一直在隐藏自己?看来莫停今日果然是有备而来。他与南宫凛早就勾结在一起,想伺机杀了自己,取而代之。

    殷无极竭力保持镇定才不至于暴露自己的那丝忧虑。他又换上了那副冷嘲的脸:“原来你找了这个丧家之犬做你的帮手,你们二人加起来,确实能给本座带来一丝小小的麻烦,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莫停目光微垂,声音幽幽道:“是吗?那就……走着瞧吧。”

    南宫凛从进入这间卧房开始就不发一言。只不过他的目光一直冷冷的锁住殷无极,像一把亟待出鞘的利刃,只等待一个时机,就要一举刺入殷无极的胸膛。

    殷无极强撑着脸上的笑意:“来的好,今日本座就将你二人一同挫骨扬灰。”

    莫停见他强装镇定,心中恶意萌发:“殷无极,方才我说过火炎玉本是我莫家世代相传的宝物,你觉得你手中那块儿……”

    他恶意的把话停在此处,殷无极脸上的镇定终于破裂了。他拿出一直随身携带的火炎玉,愤怒的看向南宫凛:“难道你早就生了反叛之心?”

    莫停的话也让南宫凛震惊不已,他派人去查莫停的底细却一无所获。想来他这么多年苦心经营,连殷无极都查不到的事,自己查不到也算正常。只是他没想到,莫停一早就认出了他给殷无极的那块玉是假的。

    见南宫凛看向自己,莫停解释道:“你那块玉仿制的与真的别无二致,只是莫家人自有辨认火炎玉的方法,却是不便告知了。”

    南宫凛点了点头,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因为此时殷无极才是他们共同的对手。莫停手中的剑,微微震颤,直指殷无极。而南宫凛手中也凝聚起修罗内力,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39.

    殷无极看着面前二人一副要联手对敌的架势。心下骇然,  但他这么多年身为毒宗宗主的尊严,不允许他后退或逃跑。他借着打坐的姿势,  右手向床榻上一撑,  身体顺势而起,  抢先向南宫凛和莫停飞扑过去。

    殷无极这一掌如有千钧之势,  房中的四扇墙壁,  门窗都微微震颤了起来。这一掌显然是冲南宫凛去的。南宫凛就站在那里,  身形一动不动,  甚至连手掌都没有抬起来。因为他看出了,殷无极这一掌乃是虚招。

    果然,就在殷无极的掌风快要迫近南宫凛的时候,殷无极在空中整个人忽然停滞了一下,随后,  身形一转,  那带着强大内力的一掌,  转向了莫停。

    这本来就是殷无极算计好的。南宫凛和莫停两人之间,  明显是莫停的武功要弱一些。他如今内力几乎倒退了一半,  不能同时迎战两个敌人,  所以预备用这一掌先解决了莫停,  好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  全力对付南宫凛。

    他这想法本身是没错的,不过,他却低估了莫停的反应速度,殷无极强大的内力扑面而来,  莫停虽然冷不防没有准备,但也不会就此坐以待毙。他转换剑势,横剑去挡殷无极这一掌。用了全身十成的内力,竟然在一时之间与殷无极的内力不相上下。短短数息之内,殷无极竟然奈何不了他。

    不过莫停心中知道,自己此刻只是勉力支撑,其实撑不了多久。他余光瞅见另一边一片淡然,气定神闲的南宫凛。开口道:“南宫兄,你今日总不是来观战的吧,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南宫凛轻笑一声,他对所谓的约定其实没什么兴趣。不过既然莫停如此说了,他也不能真的作壁上观,于是他神色怡然的抬起一掌,向殷无极的背心处攻去。

    此时的殷无极腹背受敌,不敢拿命去赌,因为他对南宫凛的武功深浅,一点儿也不了解。他只能放过了莫停,抽身避开南宫凛这一掌。殷无极的掌力一离开,莫停顺势倒退了几步。

    他与殷无极比拼内力,损伤了身体,觉得胸中一阵闷痛。轻轻一咳,竟带出了几滴鲜血。莫停用衣袖,轻轻擦拭着自己的嘴角,并不打算放弃。

    眼见殷无极对上了南宫凛。两人起初招招试探,并没有动真功夫,显然都在防备对方留有后手。殷无极的性命近在眼前,莫停心动的仇恨几乎要冲脱出来。他不顾自己胸口的疼痛,再次提起手中的黑铁长剑,向殷无极攻了过去。

    三人之间的形势瞬间变化,殷无极左支右绌,一边要抵挡南宫凛的杀招,一边还要防备莫停的故意扰乱,渐渐落入下风,变得狼狈起来。

    南宫凛在最初的试探之后,开始展露出真正的修罗内力。每一掌都带着力拔千钧,摧枯拉朽的气势,将殷无极逼的无力招架,步步后退。殷无极逐渐退到了角落,眼见再无可退,他掌风横向一扫,使得南宫凛和莫停微微向后一躲。

    就是这片刻之间,给了殷无极喘息的机会。他双脚向后方墙壁一蹬。借力飞身而起,脱离了南宫凛和莫停的围攻。然而只是片刻,南宫凛就回转过来继续攻向他。

    殷无极站在原地,微微喘息。他意识到此时不是逞强的时候。于是对即将攻过来的南宫凛说:“南宫凛,莫停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这般尽心尽力的帮他?”

    他朗声一笑,颇有几分豪迈:”本座可以给你更多,只要你现在替本座清理门户,杀了这犯上做乱的小人。“

    南宫凛停下来,莫停紧张的看着他。有那么一瞬,他是害怕的,他怕南宫凛,真的会考虑殷无极的条件,倒戈相向。然而南宫凛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安了他的心。

    ”好处?“南宫凛哼笑一声,”那倒也不必,我只要你的命。“

    殷无极皱起了眉:”南宫凛,我与你无怨无仇,当初你被朝廷与正道通缉,是我力排众议接纳了你,如今你却要恩将仇报了吗?”

    南宫凛回忆起上一世,被殷无极利用,为他出生入死的种种,眼神逐渐变冷。他口中幽幽的道:”无他,只怪你,挡了我的路。”

    他说完再不留手,招招狠厉,步步杀机,将殷无极逼的惨状连连,心智大乱。终于,殷无极在混乱之下没有躲开南宫凛的一掌,整个人飞了出去,直到撞到殿中的柱子上才被迫停下来,跌落在地,喷出一口鲜血。

    殷无极明白此时大势已去,今日无论如何怕是不能善了。只是……他目露不甘,想他殷无极一世英名,绝不能死得如此窝囊。就算要死,也要拉上他们共赴黄泉。

    他这般想着南宫凛和莫停已经又攻了过来,殷无极遂不再犹豫,从怀中掏出一个青绿色的瓷瓶,打开盖子,将瓷瓶中的粉末,尽数向扑过来的两个人撒去。随后又从衣襟中拿出一枚红色的药丸放入自己口中。

    南宫凛和莫停在看到殷无极撒出那瓶粉末的时候,已经以袖挡脸屏住了呼吸。不过他们没有防备之下,还是吸入了少许。

    殷无极看着他们的动作,狂乱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没用的,这是我用了数十余年精心研制的婆娑散。只要吸入一丁点儿,就会立刻坠入幻境之中,难以自拔。除非你们心中全然没有弱点,否则就一定会中招。“

    殷无极得意的大笑,沟壑纵横的脸上显得有些狰狞。

    南宫凛眼神一闪,弱点?他想到自己这一世心中始终挥之不散的心魔。

    南宫凛因为内力高深面对婆娑散尚能抵挡一些。然而他身边的莫停显然已经陷入了幻觉之中,眼中迷蒙不清,似乎想到了什么痛苦的回忆。他眉头紧皱,口中被自己咬出了鲜血,一滴一滴落在衣襟上。

    对莫停来说,心中最沉痛的回忆正是莫家庄被屠那一日。如今那一幕再次在他的眼前上演,莫停目呲欲裂,抬起手中的剑,向空中胡乱劈砍。

    南宫凛躲开一些,口中呼喝:”莫停。“

    然而莫停此时却根本无法回答他,还是沉迷在幻境里,状如疯魔。南宫凛皱眉,隔空点了他的穴道。莫停顿时安静下来,萎糜在地上,手中的长剑,也丢出了很远。

    婆娑散的作用不断地在加强,南宫凛感觉自己快要抵御不了它的侵袭。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杀了殷无极,否则……

    南宫凛不再顾忌,使出了《修罗诀》的功法。手中凝聚起一道道冰刃,殿内的温度顿时下降,如坠冰窖,寒凉无比。

    殷无极惊愕的看着他:“这是《修罗诀》,你怎么会……“

    他一时甚至疑心南宫凛偷偷潜入他的密室,偷走了自己所藏的《修罗诀》残卷。然而,当他细看南宫凛所出招数和他的内力之精纯,眼中一片骇然。为什么南宫凛使出的《修罗诀》与自己所掌握的不一样,好像他使出来的更加强横,力量也更为恐怖。

    南宫凛的冰刃已经向他袭来,殷无极此时再无暇多想,就地一滚狼狈地躲开了这一击。刚刚松了口气直起身来,却见南宫凛眨眼之间就到了他的面前,一掌拍向他。

    殷无极大骇,抬掌调动全身的内力来抵抗南宫凛这一掌。二人僵持在一起,谁也不曾后退半分。南宫凛本想速战速决,再次加强了内力,想要一举杀了殷无极。不料就在此时,他感受到了体内修罗内力急速的流失,这感觉就像上一世自己临死之前一模一样。他心下一惊,为何会这样?

    叶清瑶正在院中百无聊赖的散着步,手上还提着今早周群送来的那只鹦鹉。她今日就与这鹦鹉玩耍了一天,还给它起了一个亲切的名字叫小叶子。门口的侍从听她这样喊了一天,对这名字早已经耳熟于心。偶尔鹦鹉飞过来时,他们还跟着逗弄一声。

    叶清瑶长吁短叹,手中的鹦鹉叽叽喳喳叫道:“想他了,想他了。”

    这叫声让叶清瑶更加烦躁,哼了一声,将手中挂着鹦鹉的笼子重重地放在了地上。

    自己走到一边生闷气去了,只是她这气没能生多久。不一会儿门口进来了一个人,手中拿着许多稀罕物事,一看就是特意寻来给叶清瑶玩耍解闷儿的。这人正是日前被南宫凛派出去做事的暮起,他今天刚刚回到毒宗。

    暮起从南宫凛那里得知叶清瑶一个人呆在祭魂堂后院里。在南宫凛的示意下,寻了很多有趣的东西来讨叶清瑶欢喜。其实暮起接到的更深一层的命令是来保护她,不过这一点南宫凛严令他不许说,暮起只好守口如瓶,绝口不提。

    叶清瑶见来人是多日未见的暮起,眼神一亮扬起一抹笑容:“暮起,你回来了?”

    暮起憨憨一笑,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叶清瑶面前:“夫人,属下特意给您找了这许多新奇好玩的东西,您快来看。”

    叶清瑶兴致勃勃的去看,随手翻弄着,哪知高兴了片刻,她的脸又苦了起来。

    暮起一愣:“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叶清瑶苦着脸道:“南宫凛无论如何都不肯来见我,有误会也不肯让我解释清楚,只知道一味的躲着我,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她说着说着伤心了起来,好像要哭了。暮起吓得连连摆手,安慰她道:“夫人别多想,主上不会这般对你的。也许他是太忙顾不上你而已。”

    叶清瑶委屈道:“不可能的,他就是在怀疑我,不肯相信我,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说到伤心处,她竟真的哭了起来。

    她这般可把暮起吓得够呛,这大块头在她面前来回踱步,急得直挠头,显然对叶清瑶毫无办法。

    忽然,暮起似乎下定了决心:“夫人别哭了,属下这就带您去找主上,您跟他说清楚不就完了。”

    听到暮起这么说,叶清瑶止住了哭声:“你说真的吗?”

    暮起点点头,叶清瑶忙擦了擦眼泪:“那好,我们这就去吧。”

    40.

    暮起带着叶清瑶走到门口,  三言两语向侍从们解释了缘由。说南宫凛要自己带叶清瑶去见他,暮起是南宫凛的得力手下,  此话一出他们不敢不信,  于是欣然放行了。叶清瑶长出一口气,  跟暮起走了出去,  院中的鹦鹉被她忘在那里,  孤零零的直叫道:“姑娘坏,  姑娘坏。”

    暮起带着叶清瑶来到了祭魂堂前院,  两人一同走到了南宫凛平时理事的地方,却被门口的守卫告知堂主不在。暮起摸不着头脑:“不在?没听说主上今日出去了?”

    他对满脸失望的叶清瑶安慰道:“夫人,想来主上今日不在祭魂堂,不如我们再去炼药堂找找。”

    叶清瑶重新燃起了希望对暮起点了点头,两人再一次向炼药堂走去。行至半路,  他们发现许多守卫散落在无极殿外各处。这件事很奇怪,  因为平时这些守卫都是雷打不动的守在无极殿内的,  鲜少有被调出来的时候,  还是在离无极殿这么远的地方。

    看他们的样子并不紧张,  显然是没什么特殊任务。暮起走向其中一个守卫,  似乎与他认识,  客气的问道:“罗兄弟,  今日这是忙什么呢?”

    那守卫笑了笑:“没什么忙的,宗主近日勤于练功,嫌我等碍事,刚才派莫停长老出来传话,  让我们离无极殿远一些,别打扰到宗主。”

    暮起心中奇怪,却只能道:“哦,原来如此。”

    他本想带叶清瑶去炼药堂,却听那守卫又继续说:“无极殿内有莫停长老和南宫堂主守着,哪还用得着我们?”

    他话音刚落,叶清瑶急急问道:“南宫堂主也在?”

    守卫对她的态度有些困惑,但还是好声好气的回答。毕竟这位的身份他们惹不起:“在呀,南宫堂主刚进无极殿没多久。”

    叶清瑶身形一震,她心中有一个猜测,今日无极殿这般反常,守卫们都被支开,里面又只有莫停和南宫凛,再联想到他们一同去神医谷取了炼心丹。

    他们要在今日除掉殷无极!叶清瑶想清楚之后,告别了那些守卫。拉上暮起,小声的对他道:“我们去无极殿。”

    暮起还当她是等不及了,觉得只是进去寻找南宫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两人避过耳目,走进无极殿发现里面果然如侍卫所说,空无一人。他们再往里走了一段,暮起突然停下,他是习武之人耳力不同寻常。他似乎听到了不太清晰的打斗声。暮起拦住叶清瑶:“夫人,您且等在这里,里面似乎有打斗声,属下先去看看。”

    叶清瑶冲他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的猜测已经八九不离十,着急道:“我与你一起去。”

    说完也不再管暮起向无极殿深处跑了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心慌意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

    暮起别无他法只得跟着她,小心的护在她旁边。两人循着声音到了殷无极的寝殿门口。叶清瑶先行进去,暮起紧随其后。他们刚一进去,一股宜人的香气就扑鼻而来。叶清瑶闻了闻没什么反应,但身后的暮起,已经直愣在原地,傻了一般。

    叶清瑶回头惊诧的看着暮起的反应,上前晃了晃他,可暮起一点醒转的迹象都没有。隐隐约约叶清瑶似乎听到了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心中着急只得丢下暮起一个人向内走去。

    转过内殿的门,叶清瑶顿时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只见寝殿内凌乱一片,莫停呆坐在地,好像失去了一切反应。而南宫凛和殷无极正在寝殿中心处对掌,似乎在拼内力。

    叶清瑶不敢出声怕打扰了南宫凛,可是她细看之下,发现南宫凛嘴唇紧抿,眼中时而冷漠,时而不甘,面上覆着薄薄的一层冷汗。这绝不是正常的状态,看莫停和刚刚暮起的反应,就像是中了什么魔障。

    是那香味儿!叶清瑶顿时反应过来,摸着脖子上的檀木珠子。看来这就是自己没有中招的原因,那南宫凛……

    南宫凛体内的修罗内力流失的越来越快,他不得已催动了全身的内力来和殷无极抗衡。这一点似乎被与他对掌的殷无极发现了,他嘴角勾起一丝残佞的冷笑:“南宫凛,今日我死了你也休想逃掉哈哈哈哈哈哈,黄泉路上有你作陪,我殷无极也算无憾。”

    南宫凛脸上流下了更多的冷汗,力有不殆似乎很快就要支撑不住了。叶清瑶见此心急不已,不行,不能就这样看着。她慌乱的看向周围,眼睛落在脚边儿一把黑铁长剑上。趁两个人没有发现自己,她拾起那把剑,咬了咬牙,心下一横,举剑向殷无极刺了过去。

    殷无极心中正在得意忽觉背后有疾风扑来,他心觉不妙背上却突然一凉。叶清瑶的剑,已经刺进了他的后心。虽然她不会武功力气有限,但黑铁长剑也算上等兵器,刺进殷无极的皮肤轻而易举。

    殷无极痛嘶一声,身上内力迸发将叶清瑶直接震开。叶清瑶感受到这一股强大的力量入侵了她的五脏六腑。她摔倒在地浑身疼痛不已,却依然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因为殷无极受她那一击的影响,一时之间分了神,让南宫凛找到了机会。一掌拍向他胸口。

    这一掌强横如斯,殷无极七经八脉俱断,毙命当场。南宫凛收回手后,觉得周身的内力似乎开始缓慢的恢复。原本因为虚弱难以压制的婆娑散已经渐渐消除了影响,他混乱的神智得以慢慢恢复,目光渐渐清明。

    他看见倒在地上的叶清瑶,一时竟觉得还在幻境里。他身体不由自主地朝她走过去,想确认自己是不是还没有解除婆娑散的药性。只是,这幻境为何这般真切?他行至叶清瑶身前,看见她满脸煞白,浑身是血。身体不禁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