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22 页
    他心中对南宫凛越发唾弃,这种为了上位连自己心爱的人都利用的人当真可恶。两人一边走一边唏嘘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这片街头。

    叶清瑶是在一阵大力的摇晃之中醒来的,刚刚睁开眼睛她的眼里还全是茫然,整个人都呆呆的,那摇晃她的人失去了耐心使劲推了她一把:“叶子快醒醒吧,马上就要上课了,这节课是要点名的,你的学分是不是不想要了?”

    被这大力的一推叶清瑶终于回过神,满眼激动地看着室友一把搂住了她的脖子:“我竟然回来了,我没死啊啊啊啊啊。”

    室友被她搞得一脸懵:“你说什么胡话呢?快点儿吧,再不起床就真的晚了。”说完把她的手拿开,将她从床上拖下来推进了洗手间。

    叶清瑶在镜子前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脸,她真的回来了?这一切到底只是一场梦还是她真的经历了呢?叶清瑶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南宫凛痛苦的脸,顿觉心中一阵揪痛,疼痛渐渐蔓延,她轻声的呢喃:“南宫凛……”

    43.

    自从那天早上醒来之后,  叶清瑶连续好几天都是恍恍惚惚的,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上课的时候一直在走神,  就连吃饭的时候都食不知味。每天晚上睡着的时候梦里全是南宫凛那张冷寂萧索的脸。

    室友们都看出了她的不对劲,  问她到底怎么了?叶清瑶每每都只能摇摇头,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说这段离奇的经历。穿进一本书里和主角共同生活了几个月,  这些话说出来不只别人不会相信,  就连她自己都难以相信。

    这样的状态仅持续了短短的几天,  叶清瑶原本有些婴儿肥的脸就渐渐地消瘦下去。她整个人没了精神,  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难以自抑的消沉下去。

    叶清瑶逃避了几天终于决定勇敢的面对现实,她给自己做了许多的心理建设之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再次拿出手机打开了那本名叫《鬼尊之路》的。点进去从第一章开始看起,看见南宫凛的名字的瞬间,  她脑中就自动浮现出他那张总是冷冰冰的俊脸。

    叶清瑶心中既甜蜜又失落,  她想起自己临死之前南宫凛的反应,  觉得他分明还是有些在意自己的。可是想起之前的种种误会叶清瑶的脸又苦了起来……

    不过她心里的这些患得患失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书中剧情的不断推进,  她好像陪着南宫凛又一次经历了他炼狱一般痛苦的前半生。从前她没有这么深刻的体会,  因为就算再喜欢主角,  那也只是一个存在于虚幻世界的角色而已,  可如今南宫凛对她而言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是她喜欢的人。

    再次看到南宫凛历经痛苦折磨叶清瑶心中疼痛难忍,只因南宫凛的遭遇让她觉得憋屈极了。她决定不再折磨自己,迅速的略过前面的几十章,想往后去看南宫凛大杀四方一统天下的剧情。叶清瑶的手指戳在屏幕上刷刷的翻着页,  终于翻到了中南宫凛打败毒宗宗主殷无极的那一章。

    这段情节她之前看过记得也清清楚楚。南宫凛是利用炼心丹设计了殷无极才将他打败的,不过他当时并没有杀掉殷无极而是将他囚禁了起来。南宫凛从殷无极手中得到了《修罗诀》的残卷并且架空了他做了毒宗的副宗主,等到地位稳固之后殷无极没有了利用价值才把他杀掉。

    思及此叶清瑶不禁黯然,定然是受了她穿越的影响,才让南宫凛杀殷无极的过程生出那么多的波折。想来自己回到现世也好,可以让南宫凛以后的路走得顺畅一些。

    她叹了一口气继续翻阅起来,这一章前面所有的情节走向和发展与她之前看的一样,不过叶清瑶还是看得很认真。看到最后南宫凛与殷无极对战的时候她甚至浑身血液沸腾,因为一代入南宫凛的形象再看作者写得非常一般的打戏顿时觉得帅炸天了。

    然而她还没兴奋多久,情节忽然来了一个大转折。就在南宫凛即将战胜殷无极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出了某种状况,内力急速的消散,本来已经占据上风的南宫凛竟然渐渐不敌殷无极。叶清瑶紧张又揪心的翻着页,又感受了她在书中世界临死之前见到那一幕的心惊肉跳。

    她继续看下去直到看到南宫凛最后凭着意志勉强的战胜了殷无极,而他自己也受了重伤险死还生……叶清瑶靠在身后的墙上松了口气。怎么回事?之前的情节明明不是这样的,难道是作者大大嫌冲突不够激烈想改得跌宕起伏一些?叶清瑶在心里给作者找了一个理由,虽然觉得憋屈得很,但还是继续翻页往后看。

    这一看不要紧,叶清瑶觉得更加憋屈了。因为她发现作者把南宫凛经历的每一个重要的情节点都改了!明明最开始南宫凛的谋划和设计一直都很顺利,可一旦让他对战强敌便会从一开始的占据上风无往不胜突然变成武功内力难以为继,最后必然要吃很大的亏才能战胜对手。

    这是什么垃圾剧情?叶清瑶忍不住抱怨。作者这样改过程倒是曲折离奇了,可每次的结果都不尽如人意,实在是太憋屈了。她忍不住翻了翻底下的评论,发现很多人跟她的看法一样都觉得作者脑子有病。

    “作者这样乱改这篇还能叫复仇爽文吗?脑子简直有包,这不是存心欺骗读者吗?”

    看见类似这样的评论叶清瑶都在心里默默的给评论的人点了一个赞,然后继续往下翻直到看见这样一条:

    “从大结局过来的,就是从毒宗对付殷无极这一章开始,情节走向就渐渐不对了,每次男主要上位崛起的时候,内力就会凭空消退。作者也不说明缘由,莫名其妙的安排这样的剧情也就算了,竟然还在大结局把男主写死了,这篇文简直一言难尽,以后见到这个作者绝对要绕道走。”

    这人说的话叶清瑶也深有同感,但当她看到这人剧透说男主大结局被写死了的时候,叶清瑶心中咯噔一声。她迅速的退出了评论页面,从目录直接点进了大结局,发现原来的结局果然被改了,南宫凛的结局竟然由本来的一统天下变成了死于正道的围攻之下。

    看见南宫凛临死之前那萧瑟凄凉的场景,叶清瑶的眼睛逐渐湿润,心中绞痛不已。她强忍着心酸翻到了评论,赫然看见第一条就是作者本人的评论,这条评论底下盖起了高楼,都是骂作者心理扭曲不负责任的一些话。

    叶清瑶仔细地将作者的长篇大论看了一遍,大致意思就是作者本人因为被渣男欺骗心态崩了,加之这篇文本来也没赚到什么钱更觉得心里窝囊。于是作者把所有的气都发泄到了主角南宫凛身上,让他每一步走得顺畅的剧情全部扭转,不仅如此在大结局还把他写死了。

    作者在评论中坦言承认她就是故意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她就是想虐男主来给自己现实的不痛快找个发泄的出口。至于读者骂不骂她才不管,这篇文是她创造出来的,她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叶清瑶只觉一口恶气堵在胸口,再一看此时又是深夜室友们都睡着了只剩她一个人手机还亮着。她就算再气愤也不能吵醒别人,于是她找到回复评论的地方狠狠的戳着手机噼里啪啦的打出了一长串儿的回复:

    “作者凭什么把气都撒在主角身上,他做错了什么?明明应该一片坦途最后掌控天下却莫名其妙的被你写死了,他前半生经历诸多坎坷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切却瞬间都失去了该有多痛苦。你创造了这个角色却如此不负责任不合常理的随便改变结局。南宫凛他不该承受这一切,明明他苦心孤诣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居然最后落到这样的下场……”

    敲着敲着叶清瑶的眼前又一次模糊了,她擦了擦眼泪然后把这段话尽数删去。

    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作者冥顽不灵就算她回复了这些话作者也许根本就不会看。恐怕就算她看了也不会按照自己的设想将大结局再改回去。其他的读者可能是因为剧情的不合理或者自己受了欺骗而愤怒,可叶清瑶却是实打实的为南宫凛而感到悲哀,毕竟南宫凛是与她朝夕相处了几个月的人,并且一直保护她关心她。

    她一想到南宫凛孤独一人的走到尽头,一心以为能够实现自己的野心和抱负却最终一无所有不甘的死去。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这一晚叶清瑶抱着手机哭着哭着最后心力交瘁的睡着了。

    睡梦中的叶清瑶觉得浑身发冷,冷得像置身于冰窖之中。她习惯性的伸手去扯一旁的被子想把自己裹上来抵御这种寒冷,谁知道一伸手却摸了个空。

    叶清瑶惊讶的睁开眼,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怎么宿舍突然变得这么黑了?她疑惑的去摸索一直习惯放在枕旁的手机,却发现那里空无一物。

    难道我做梦了?还是说遇到了传说中的鬼压床?

    叶清瑶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顿时吃痛。“嘶”了一声,身下的冰冷触感让她意识到自己的确不在宿舍里。她伸手摸了摸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十分狭窄被四壁包围的地方,顶上还盖着一个盖子。

    “这是哪儿啊?”

    叶清瑶咕哝一句,伸手摸了摸墙壁被冻得缩回了手。这地方也太冷了,再呆下去她就要冻死了。叶清瑶尝试着去推周围的墙壁,发现自己推不动她又坐起身去推上面的盖子,那盖子微微松动了一下又合上了。不过这一下也够叶清瑶惊喜了,因为她从盖子开启的缝隙里看见了外面的光。

    这个发现让叶清瑶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逃出去的希望近在眼前,她调动全身的力气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奋力一推盖子竟然被她掀开了。暖融融的光照到她的身上驱走了那股寒冷,叶清瑶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憋闷的感觉顿时消失。

    近日负责打扫冰宫的侍从正在擦拭殿内的摆件儿,忽然听到宫殿深处传来了一声闷响,他浑身抖了抖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放置着宗主夫人灵柩的地方。侍从不想沾惹麻烦本想尽快离开这里,但到底还是没能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壮着胆子向内殿走了过去,偷偷扒开一条门缝眼睛往里探去。

    这一看就看到了极其惊悚的一幕,只见放置着宗主夫人遗体的棺材盖子被掀开了落在地上。他心惊胆战地向那棺材看去,见一红衣女子脸色苍白的坐起身,嘴唇殷红似血,她似乎发现了自己的窥探,冲自己咧嘴一笑。侍从吓得直抽冷气,一连气倒退数步,惊叫一声:“鬼呀,诈尸了,夫人诈尸了。”

    侍从一边大喊一边逃也似的跑了出去,叶清瑶的笑僵在了脸上:“诈尸?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嘴里嘟囔着从棺材中爬了出来,双脚落地之后感觉舒适了许多,她四下打量着这间装饰豪华的大殿:“嗯,还蛮好看的呢,就是冷了些。”

    叶清瑶搓了搓手臂打了个哆嗦,后知后觉的回过头看了看刚刚困住自己的地方,惊得退后一步:“这是……棺材吗?”

    叶清瑶嘴角直抽一脸莫名的看着这具棺材,发现这具棺材不只设计巧妙,而且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花草和楼阁还有她喜欢的各种东西,甚至还有吃的。她原本想吐槽的话憋了回去,心中十分感动,这想必都是南宫凛为自己准备的吧。

    棺材上覆着一层冰霜,棺盖的边缘十分光滑一看就是有人经常抚摸所致。叶清瑶觉得自己一定是傻了竟然从这诡异的场景中觉出一丝甜蜜来。

    南宫凛大多时候都待在这座新建的冰宫里,偏偏今日莫停来找他看看炼药堂最新制成的毒。身为一宗之主也不能总是不理事,所以他临走之时去见过了叶清瑶与她说了几句话,最后才不舍的来到了炼药堂。然而他在炼药堂待了没多久,一个侍从忽然慌忙地跑来,哆哆嗦嗦的道:“禀告宗主,冰宫里有动静,是夫人她……”

    侍从话未说完再看南宫凛已经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知晓些内情的莫停差点惊掉了下巴,连忙仔细地询问侍从因由。

    叶清瑶看了那具棺材许久,直到腿上传来一阵酸麻她才惊觉自己竟然站了这么久。她刚弯下身准备揉揉麻掉的腿,这时殿门突然被一股大力震了开来,叶静瑶吓了一跳,一只手还按在腿上。她抬起头嘴唇微张,只见南宫凛一袭黑衣冰寒冷肃地站在门口,叶清瑶与他四目相对竟然一时失去了言语。

    南宫凛大步向她走过来,待要走近她时速度却渐渐放缓了。离得近了叶清瑶才发现男人英俊的脸较之从前似乎添了一丝沧桑,眼角眉梢的那丝傲气沉淀了下来。然而这对他的气势并无一丝减损,反而让南宫凛整个人都充满了上位者的强大与自信。

    直到她的脸被一双冰凉的手触碰,叶清瑶才惊觉自己刚才竟然看南宫凛看呆了。如此近的距离,南宫凛脸上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她都看得十分清晰。他眼中充斥着红色的血丝看起来有些疲惫,眉心微皱满身的冷厉之气。

    南宫凛嘴唇紧抿似乎对眼前看到的一切不敢相信,直到他颤抖的手感受到了叶清瑶温热的脸。南宫凛的眼神陡然一变,眼睛亮了起来。

    叶清瑶觉得嗓子有些干涩,咳了一声正要开口却不妨被南宫凛一把抱进了怀里。南宫凛抱得很紧,叶清瑶在他的怀里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抗议的挣动了一下,这样的举动却被南宫凛当成了她在拒绝自己还想再次离开。

    南宫凛一只手按住她的头让她整个人贴向自己的胸口,在她耳边低沉的控诉:“叶清瑶你终于回来了,你休想再离开我,若你下次再不听话,我就将你锁起来关到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南宫凛嘴里发着狠,手上却不自觉地轻轻抚摸着叶清瑶的头发,那动作仿佛对她珍视到了极点。见叶清瑶迟迟没有回应他,他脸色变了变:“你是不是叶清瑶都好,无论你是谁我通通都不在乎,只要你不再离开我,永远陪在我身边。”

    他说道最后一句时语气中竟然带上了一丝卑微的祈求。叶清瑶瞬间动容,她从没见过南宫凛这么脆弱受伤的样子,他明明那么不可一世那么高傲,偏偏此时在自己面前表露出来最脆弱最无力的样子。这让叶清瑶觉得自己成了牵动南宫凛所有情绪的一根线,自己的一喜一怒和随意的一个决定便能让他患得患失,惶恐不安。

    她决定不再向南宫凛解释她到底是谁,又从哪里而来。更确切的说她在这一瞬间把曾经的自己忘了个干净,她只想做真正的叶清瑶,然后永远陪着这个佯装强大其实脆弱的像个孩子一样的男人。叶清瑶在南宫凛怀中声音闷闷地开口:“你说什么呢,我不是叶清瑶还能是谁?”

    南宫凛眸光一闪,身体微微离开了叶清瑶,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领会错了她的意思。那温暖又安稳的怀抱一离开,叶清瑶居然微微觉得有些失落。就在这时南宫凛双手捧起了她的脸,见她眼角含泪脸上却满是坚定,霎时间明白了她的选择。她竟真的愿意吗?

    南宫凛目光沉沉一点一点凑近她的脸,叶清瑶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仿佛马上就要蹦出胸膛一般。南宫凛那张俊脸离得越来越近,她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紧张的闭上了眼睛。片刻后她忽觉自己的眼角一片温热,是南宫凛的唇吮去了她眼角的泪。

    男人的唇离开后,叶清瑶脸上泛红,睁开眼佯装怒意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

    谁料她抱怨的话还未说完,南宫凛就在此时毫无预警的靠近,霸道的堵上了她的嘴,将她未说完的话尽数吞没在口中。叶清瑶惊呼一声想偏开头躲避,然而她这一张嘴正给了南宫凛可乘之机。南宫凛的舌头强横的突破了叶清瑶的齿关在她的嘴里攻城掠地,他的吻极具暴烈极尽痴缠,叶清瑶被迫步步沦陷,想要后退却被南宫凛察觉到了意图,一只手不容拒绝的按住了叶清瑶的头迫使她越发的靠近自己。

    逃脱不了只能被动承受,直到叶清瑶被他吻得天旋地转呼吸不畅,南宫凛才大发慈悲地放过了她微微有些红肿的唇,男人低笑一声胸腔震动在她唇边亲昵的道:“傻丫头。”

    见她还一副迷迷糊糊回不过神儿来的样子,南宫凛再一次把她抱进了怀里,下颌抵着她的头无比温柔的说:“清清,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叶清瑶的脸彻底烧了起来,她还没从他那汹涌的一吻里挣脱出来,就听他竟然这么自然亲密的叫自己清清。她在他怀里甜甜的翘起嘴角,然后微微点了点头,就当是在回答他的话了。

    南宫凛感受到她点头的动作,心中泛上了一丝甜意,不由将她抱得更加紧了。

    44.

    叶清瑶把头埋在南宫凛怀里,  两人静静的依偎了一会儿,有几个负责打扫的侍从来到了门口,  见到南宫凛立刻惶恐的跪在地上。

    叶清瑶从南宫凛怀里探出头来,  看见侍从们反应的极快,  都把头低下去不敢四处乱看。她抬头看了看南宫凛,  心中微微羞窘手上轻轻推了推南宫凛,  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南宫凛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她会有如此反应,  也不理门口跪着的侍从,  手中的力道更加收紧将叶清瑶整个人严丝合缝的笼罩在怀里,在她耳畔低声的道:“别动。”

    叶清瑶恼怒不已,心道怎么短短几日不见南宫凛就这般霸道粘人了,他从前分明冷漠的很。她在南宫凛怀中扭了扭,男人的手却纹丝不动。在这么多侍从面前如此亲密,  叶清瑶羞恼之下就要用自己的额头去撞南宫凛的胸口。

    可当她撞上去之后却觉得触感不对,  那感觉就像是……

    果然她一抬头就发现是南宫凛用手掌抵住了她的额头,  南宫凛笑得一脸温柔:“清清,  乖一点,  撞疼了你,  我会心疼的。”

    他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嗓音让叶清瑶从耳朵酥麻到了心里,  顿时失去了力气不再反抗任南宫凛抱得越来越紧。

    南宫凛一边爱怜的抚着她的头发一边对侍从说:“将此处收拾干净,  动作轻些。”

    侍从们低头伏地恭敬地道:“是,宗主。”

    叶清瑶疑惑的抬头:“宗主?”

    被她那双亮晶晶的眸子盯着,南宫凛顿时觉得心中连日的阴霾被驱散了不少,他心情十分好的捏捏她的脸:“怎么,  你有异议?”

    叶清瑶侧首躲开他的手摇了摇头:“没有,没有,只是想不到短短几日你就做了毒宗宗主。”

    南宫凛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叹了一声:“傻丫头,你已经睡了整整一年了。”

    叶清瑶惊讶的瞪大了眼,一年?怎么会呢?她在现代明明只待了不到半个月,可南宫凛说话的样子又不像是在骗她……

    南宫凛一直一直看着她自然发现了她的心不在焉,不由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在想什么?”

    叶清瑶再一次看向南宫凛的脸,怪不得南宫凛看起来变了那么多,原来已经过去一年了吗?那这一年他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在等着自己呢?

    她忽然觉得胸口一阵窒息憋闷,不禁咳嗽一声想让自己好受一些。不曾想她这一咳竟然咳出了一口血来。

    南宫凛时刻关注着她的状况,见到那触目惊心的血迹,目光一沉,抬起叶清瑶有些苍白的脸问道:“清清,你到底怎么了,哪里难受?”

    南宫凛用手指抹掉了她唇边的血渍,忧心忡忡的看着她。叶清瑶对他笑了笑,她想说自己没事就是胸口有些闷,哪知她一开口嘴里霎时涌出了更多的血。

    那血红的刺目,南宫凛只觉自己的眼睛都被刺得生疼,叶清瑶在吐出一摊血之后,脑中忽然一片眩晕,看眼前的男人似乎都带了重影,她勉力睁了睁眼,却觉得一阵疲惫袭来,叶清瑶顿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南宫凛抱着叶清瑶,一年前的记忆浮上心头,那时的叶清瑶也如现在一般口吐鲜血,面色惨白。他刚刚失而复得就要再次面临失去她的痛苦,想到这里南宫凛一时之间竟然胆怯的不敢去试探她的鼻息。他眼中的血色愈来愈浓,神情骇人,周围的侍从看见他发狂的样子,顿时跪倒一片,颤抖的伏在地上,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莫停由炼药堂赶来正看到了这一幕,他路上特意走得慢了些,想给两个人更多的独处时间,哪知道一来就看见这样惊心动魄的场面,莫停惊声叫道:“宗主。”

    南宫凛全无反应好像陷入了某种魔障,莫停焦急的上前,想看看叶清瑶的情况。然而南宫凛此时却反应强烈,在他刚要触及叶清瑶手腕的时候,南宫凛强势的一掌向他袭来。莫停惊恐的向后躲,废了极大的劲才躲开了南宫凛的杀招,却还是不免被南宫凛的掌风刮到,内息不稳之下,呕出一口血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莫停运起内力对南宫凛大吼一声:“宗主,叶姑娘她还活着。”

    这一声起了作用,南宫凛疯狂的面色霎时间平静下来,眼中的血红逐渐褪去。他低头看向怀里的叶清瑶,见她胸口微微起伏,果然还有呼吸。他抱着她几乎整个人瘫在地上,用手指去碰她的鼻息,感受到那丝温热的呼吸,南宫凛才终于急喘一口气,仿佛整个人又活了过来。

    “清清。”他低叹一声,把叶清瑶紧紧地抱在怀里,对惊魂未定的莫停道:“听闻莫长老懂医术?”

    莫停不敢托大谦虚道:“只是略通一些。”

    他在南宫凛的示意下走上前,手指触上叶清瑶的手腕,凝神静息片刻,他对南宫凛实话实说道:“叶姑娘的脉象并不像是将死之人,不过以我这点浅薄的医术也看不出什么来,不如去神医谷请人来看。”

    南宫凛的神色缓和了一些点了点头:“此事交给你,速去速回。”

    莫停一想到神医谷,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孟菱儿那张总是不假辞色的脸,他目光闪了闪,应道:“宗主放心,属下这就去。”

    莫停走后,南宫凛把叶清瑶抱起来,大步走向自己的修罗殿,命令婢女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将她轻柔的放在床上,而南宫凛就坐在一旁,寸步不离的守着她,生怕自己稍一分神,这人就彻底消失不见。

    莫停独自一人骑着快马仅用了不到半日就赶到了神医谷,他进神医谷大门的时候,是由一个小弟子接待的。莫停向他道明了来意,说要见谷主。那小弟子却说:“谷主今日闭关,有天大的事也不好去打扰他。”

    莫停着急:“可否通融一下?”

    小弟子摊了摊手无奈道:“你与我说也没用啊,老谷主真的在闭关,而且说了谁也不见。”

    莫停想了想只好作罢:“既然如此,就不勉强了,不知你们少谷主在不在?”

    小弟子乐呵呵的一指他身后,莫停诧异地回过头,见孟菱儿皱着眉脸色难看的走过来:“你找我有何事?”

    莫停一看她冷若冰霜的脸,心头一凛:“在下今日是来请少谷主救命的?”

    孟菱儿嗤笑一声:“哦?你确定是救命不是夺命吗?”

    一年前莫停和南宫凛拿走炼心丹之后,殷无极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孟菱儿和老谷主对此很是气愤,觉得他们竟然利用神医谷的药去伤人性命,实在可恨,所以她才对莫停没个好脸色。

    莫停赔笑道:“少谷主开什么玩笑,来神医谷当然是找您救命了。”

    孟菱儿冷哼一声:“那可未必,之前的事你还没有说清楚,休想……”

    莫停心道坏了,她这是要翻旧账长篇大论了,时间不等人,南宫凛还等着自己回去复命,万一在这里耽搁了太久,让叶清瑶出了什么意外,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想起南宫凛骇人的神情,后背发凉,心中横了横。

    孟菱儿此刻还在喋喋不休,莫停突然出手,在她毫无防备之下点了她的穴道。

    “孟姑娘,得罪了,家中有人等着您救命呢,还请您多担待。”

    莫停一边扛起她一边说道:“等这件事解决了,我任你处置如何?”

    孟菱儿生气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由着莫停把她扛走。神医谷的小弟子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莫停。莫停对他温和一笑,礼貌有加,与他随意掳人的行径截然相反。

    “烦劳小兄弟告知你家谷主一声,少谷主被我请去毒宗做客了,事情解决之后定然把她毫发无伤的送回来。”

    小弟子听得一愣,来不及喊住他,莫停已经带着孟菱儿骑上马飞驰着离开了。他惊叫一声,往里跑去,嘴里大喊着:“不好了,不好了,少谷主被毒宗的魔头劫走了。”

    神医谷中霎时乱做了一团,连闭关中的老谷主都被惊动了,得知是莫停带走了孟菱儿后他气的胡子都歪了:“岂有此理,毒宗简直欺人太甚……”

    莫停带着孟菱儿一路疾驰,紧赶慢赶在天黑之前抵达了毒宗。他不顾孟菱儿的瞪视,又把她一路扛着带进了修罗殿,气喘吁吁的停在南宫凛的寝殿门口。这才解开了孟菱儿的穴道,孟菱儿刚一获得自由,手中银光一闪向莫停袭去,莫停急急的躲过,发现她手里拿的乃是一枚银针。

    莫停干笑道:“孟姑娘不愧是神医谷的传人,随身带的武器都这么有特色。”

    孟菱儿火起,还要再拿银针去刺他,这时南宫凛寝殿的门却猛地打开,一阵狂风呼啸而来,莫停扯住反应不及的孟菱儿将她拉到一边,再不复嬉皮笑脸的模样而是正色道:“宗主,孟少谷主请来了。”

    孟菱儿气的还要还嘴,莫停却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神情严肃的冲她摇了摇头:“嘘。”

    孟菱儿意识到事情严重,凝重的点了点头,莫停这才松了一口气放开了她。

    “带她进来。”寝殿内传来了一声低沉冰冷的说话声,孟菱儿吓了一跳,莫停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安抚的拍了拍,像是在对她说,别怕。

    孟菱儿推开他的手,一脸不自在的赶在莫停之前先行进去了,莫停在原地无奈一笑,随后跟了进去。

    孟菱儿一进去见南宫凛正侧坐在一张雕刻繁复,色调冰冷的大床上,眼神专注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连他们进来也不曾转换视线看过来。就在她打量南宫凛时,他却突然转过了头,孟菱儿心中一惊,在他寒意逼人的视线下向后退了半步。

    面前的男人与一年之前相比变化极大,一双染血的眸子凌厉异常,周身阴寒的气势不再收敛,令人胆寒。

    南宫凛站起身来,走到一边给孟菱儿腾出了地方,他声音沉沉的道:“孟姑娘,拙荆今日突然吐血晕倒,不知何故,还请你为她看看。”

    孟菱儿点了点头,走上前却见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她心头疑惑,转头看了南宫凛一眼,倒是没有多问,为叶清瑶诊过脉之后,孟菱儿惊讶的“咦”了一声。

    南宫凛被她的反应弄得心中一沉:“如何?”

    孟菱儿收回了多余的表情,对南宫凛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她先前受过内伤,体内有淤血,吐出来就好了。”

    南宫凛怀疑:“只是这样?那她为何脸色苍白昏迷不醒。”

    孟菱儿遇到别的事还好,却最忌有人怀疑她的医术,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你若是吐了那么多血,失血过多,不晕倒才怪。”

    南宫凛脸色一变,莫停在一旁连忙给孟菱儿使眼色,让她别再说。谁知孟菱儿被激出了反骨,不管不顾道:“现在做出一副关心的样子作甚,她这般还不是你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