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23 页
    她这话刚好刺痛了南宫凛的神经,狠狠地戳到了他的心里。南宫凛眼神一变,怒气爆发,莫停赶忙上前拦在孟菱儿身前:“宗主,孟姑娘心直口快,绝无恶意,还请您喜怒。”

    莫停紧张的看着南宫凛,寝殿内的气氛一时僵持住了,这时床上的叶清瑶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嘤咛:“恩……”

    南宫凛猛然看过去,冰寒的表情陡然一变,一脸柔和的走过去,凑近床上的人。叶清瑶一脸迷蒙的醒来,眨了眨眼睛那股困意才有所好转,刚刚清醒面前就出现了南宫凛那张放大的俊脸,她懵然不知所措。

    南宫凛用手指捻去她眼角的水渍:“清清,你可有哪里不舒服?”

    叶清瑶茫然的摇头:“没有啊。”

    南宫凛皱眉:“当真?”

    叶清瑶见他一脸凝重,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什么不舒服的。

    南宫凛似乎还不相信,担忧的看了她半天。叶清瑶刚想开口说自己真的没事却突然又咳嗽了起来,且又一次咳出了血。

    南宫凛面色黑沉,站起身走过来一把推开莫停,掐住了孟菱儿的脖子,狠厉的质问道:“你不是说她没有大碍吗,怎么会又吐血了。”

    叶清瑶这才注意到殿内其他的两个人,她嘴里依旧不住的咳着,冲南宫凛摆摆手,让他赶紧放开孟菱儿。可南宫凛却一直没有反应,叶清瑶只好一边咳一边说:“南宫凛,咳咳,你快放开她,咳……”

    这一连串的咳嗽让南宫凛心中绞痛,他松开了手。孟菱儿身体一软险些站不住,莫停及时的扶住了她,她平复了情绪后,没有在意南宫凛刚刚的态度:“她体内淤血未清,要咳一段时日把淤血都吐出来才会好。”

    南宫凛面色平静了些:“需要多久?”

    孟菱儿:“一个月,这一个月内她的身体要好好补养,千万不能留下病根。”

    她顿了顿道:“我给她开一副药,记得每日都要吃,不能间断,这期间她的情绪不能起伏波动太大,若是……”

    若是你二人生了什么不愉快,你最好让一让她。想到南宫凛刚才对叶清瑶紧张的样子,孟菱儿默默地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南宫凛点了点头,吩咐莫停带孟菱儿去写药方,两人走了以后,他回到了床边,怜惜的用帕子擦掉了叶清瑶嘴边的血迹:“还难受吗?”

    叶清瑶摇了摇头:“不难受,可我好困啊,好想睡觉……”

    话还没说完她身子一歪就要到下去,有了先前的经验,南宫凛不至于一下子就慌了神。他扶住她的头,然后慢慢的放在了枕头上,给她盖好了被子,望着叶清瑶依旧苍白无血色的脸,南宫凛握住了她的手,捏在手中来回抚摸,仿佛这样就可以平息自己焦躁难安的心绪。

    45.

    孟菱儿跟着莫停一起到了外间,  刷刷几笔写下了药方,然后递给了莫停,  莫停扫了一眼,  发现孟菱儿的字跟她本人的性格很像,  一样的洒脱自然,  不似一般女子的娟秀。

    他将手中的药方递给一直在旁边等着的侍从,  侍从接过,  急急忙忙的就要下去买药。毒宗一贯是以制毒为主,  虽然也有一些良性的草药,但毕竟大多数还是能夺人性命的剧毒之物,因此侍从只能快马加鞭的跑到山下药铺去买。

    侍从刚走几步,孟菱儿叫住了他:“慢着,你现在下山太晚了,  药铺都关门了。”

    侍从呆立原地,  他已经能想象得到自己买不回药来,  宗主将会如何的大发雷霆。

    孟菱儿皱眉考虑了一下,  对脸上难掩紧张的侍从说道:“这样吧,  你直接去神医谷吧,  那里近一些,  而且储备的药材也很丰富。”

    侍从一喜,  对孟菱儿连连道谢,孟菱儿从随身携带的荷包中拿出了一块墨绿色的玉佩交给了侍从:“你就拿着这个交给谷中的弟子,他们自然会给你药材的。”

    侍从欣喜的接过,再三向孟菱儿道谢,  刚要离开又被孟菱儿叫住了。

    “到谷中时,记得向我外公报个信,说我没什么事,就是给人看个病,让他老人家别担心。”

    侍从连忙答应:“姑娘放心吧,属下一定将话带到。”

    孟菱儿安了心,一转头却见莫停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她一脸不自在的说:“你看我做什么?”

    莫停朗朗一笑:“孟姑娘真是医者仁心,令人敬佩。”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起来孟菱儿就想起了下午被他偷袭强行带来毒宗的屈辱,顿时心中恼怒,横了他一眼:“用不着,我留下来全看清瑶姐姐的面子,与你可没什么干系,明日一早我便离开这里回神医谷去。”

    莫停知道刚才自己的话确实有得了便宜还卖乖之嫌,掩饰般的咳了一声:“孟姑娘误会了,在下不是那个意思,是真的对姑娘心中敬慕。”

    见他越说越放肆了,孟菱儿气急,再次拿出了藏在身上的银针就要去戳他,她下意识用这般凶蛮的举动去掩饰自己心中的那抹异样。莫停这个笑面虎,伪君子,她一看就来气,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出上百个针眼来。

    莫停一边躲避她的攻击,嘴上却不依不饶道:“孟姑娘,明天你可不能走,宗主夫人的病还没好,你再多留几天观察一下才是对病人负责嘛。”

    孟菱儿几次快要得手时都被这人奸猾的躲过,她渐渐明白了莫停就是存心在逗弄自己耍着玩。孟菱儿停下手冷哼一声,也不准备回应莫停那句明天不能走的话,直接撇下莫停独自离开了。

    莫停站在原地莫名的开心,从殷无极死了以后他虽然卸下了心头重担,但毕竟这么多年筹谋设计,着实心累得很。可今日面对孟菱儿的时候好像那种沉重感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他嘴角勾起,先是微微的浅笑,然后再控制不住放声大笑起来,不过才刚笑了两声他就想起自己此时正在修罗殿,南宫凛的寝殿之外。里面那个毒宗最最重要的人物还在养病,他的笑声戛然而止,紧闭上嘴,头也不敢回的走出了修罗殿。

    神医谷毕竟距离毒宗很近,侍从一来一回也就是一个晚上的事情,第二天一大早,侍从从神医谷取回药材,火速赶回毒宗,将带回的药材按孟菱儿嘱咐的方式熬成了药汤。

    等叶清瑶再次醒来的时候,侍从已经将温度正好的药端了上来,南宫凛接过了药,试了试温度,然后将叶清瑶扶起来,就要喂她喝药。

    叶清瑶本来心中一阵甜蜜,因为南宫凛突然变得好温柔好体贴,不过当她看到了南宫凛手中的药碗,表情顿时变了。

    这只碗里的药汤看起来黑漆漆的,闻起来还有一股酸臭的味道,令人作呕。她努力抑制住自己想吐的感觉,跟南宫凛打着商量:“能不能不喝啊?”

    南宫凛见她眉心紧蹙,脸上极为抗拒,心中无奈但也只能强硬的道:“听话,不吃药怎么会好?”

    叶清瑶还是不死心,对南宫凛声音软软的撒着娇:“可是闻起来好臭啊,我都想吐了,我实在喝不下去嘛!”

    南宫凛闻言,凑近药碗闻了闻,味道确实有些难闻,但也不至于像叶清瑶说的臭到能吐出来的地步。他料想定是她不喜欢吃药,才想出这般推脱之词。

    他没有再劝说叶清瑶喝药,而是在她惊愕的眼神下,端起碗眉头也不皱的喝了一口,叶清瑶还以为他被自己气到,糊里糊涂的喝了给自己准备的药。谁知下一秒南宫凛的大手就扳过了她的头,在她的怔愣的注视下,嘴唇轻易地覆上了她的唇,霸道地撬开了她的嘴,将他口中的药悉数喂入她口中。

    叶清瑶此时哪里还记得那药味有多难闻,她脑海中空空的,只感受到男人的嘴在她喝下了药之后还是没有退开,灵活的舌头在她嘴里搅弄风雨,四处作乱。

    “唔。”叶清瑶觉得呼吸困难,伸手抵住男人的胸膛,想把他推远一些,然而男人却纹丝未动。直到叶清瑶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南宫凛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他无比满足的舔了舔下唇,似在回味刚才的感觉。

    南宫凛眼神幽深,声音暗哑,双目灼灼的看着她:“这药分明甜得很,清清觉得呢?”

    叶清瑶脸红得像火烧一般,双目含泪,显然一副被欺负的极惨的样子。她眼神控诉的看向南宫凛,却在他再次端起药碗准备重复刚刚的动作时,紧张的双手去碰那药碗,然后直接抢过来。不用男人催促,将那药一饮而尽,喝完后气呼呼的一抹嘴,将药碗放到一旁,瞪了南宫凛一眼,背对着他躺下去,把自己整个人从头到脚的埋在被子里。

    南宫凛看着她那气鼓鼓的模样,觉得甚是可爱,心中软成一片,凑上去隔着被子从她身后抱住了她,下巴摩擦着她漏出的那一小片头顶,声音爱怜道:“我的清清要快点好起来,好不好?”

    被子里的叶清瑶被他的举动弄得紧张不已,她闷闷的点点头希望男人能快点离开,她都快要热死了。南宫凛仿佛听到了她心中的呐喊,轻笑一声,拍了拍她的头:“你好好休息,不可以下床走动,我去处理些事情,晚点再回来陪你。”

    叶清瑶仍然一动不动,南宫凛放开她从床上起身,摇头轻笑着看了她一眼,然后大步走出了寝殿。殿内许久没有动静,叶清瑶以为男人已经走了,于是掀开被子的一角,钻了出来。她刚想偷偷爬下床,却听到一声咳嗽:“你在做什么?”

    叶清瑶反应极快,又用被子将自己再次蒙起来,南宫凛目露威胁,嘴里满含深意的道:“若是你不听话,我可是要惩罚你的。”

    叶清瑶在被子里闷闷的道:“知道了。”

    她对于南宫凛的惩罚已经有了心理阴影,实在不想再次经历了。

    南宫凛走之前顺便还提醒她让她不要把被子蒙在头上,小心呼吸不畅,叶清瑶无法,不敢再反抗他的话,只得把被子又放下来一些,南宫凛这才满意的出去了。

    一连几天,叶清瑶被南宫凛勒令躺在床上,不准随意走动,她觉得再这样躺下去,她都要变成一条咸鱼了。在多次向南宫凛撒娇耍赖之后她终于得到了可以在修罗殿中走一走的承诺。卧床静养多日,叶清瑶已经好转了许多,虽然还是不时地咳嗽几声,但吐血的症状却改善了不少,从一开始呕出一大滩触目惊心的血,到现在只是咳嗽时掺杂着一点血丝。

    就算只是在修罗殿中走动也让叶清瑶很高兴了,她从回来之后就一直躺在床上,除了南宫凛的这间寝殿,哪里都没去过,这修罗殿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她都没有仔细看过。

    叶清瑶在两个婢女的陪同下走出了寝殿,在修罗殿中四处闲逛,东摸摸西看看,很快就被婢女催促时间到了该回去休息了,叶清瑶深感自己现在的生活就跟囚犯差不多,连放风都是有时限的。

    多次反抗南宫凛遭遇的惩罚让她长了记性,叶清瑶正要乖乖的跟婢女回去。只听一声翅膀扇动扑棱棱的声音传过来,她回头一看,见到一只全身绿色嘴巴一点红的鹦鹉向她飞过来,落在不远处的架子上,歪了歪头,好奇的看着她。

    叶清瑶认出了这只鹦鹉正是之前南宫凛派人送给自己的那只,她当时还随口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叶子。

    叶清瑶冲它伸出手:“小叶子,过来,你还记得我吗?”

    鹦鹉犹豫了一下,面前这个女人好像很熟悉的感觉,它挪动了一下双脚,慢悠悠的飞落在叶清瑶的手上,用它的嘴轻轻啄了啄叶清瑶的手,然后抬起了头,嘴里叫道:“姑娘回来啦,姑娘回来啦。”

    叶清瑶伸出手摸了摸鹦鹉光滑的羽毛,赞叹道:“小叶子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嘛。”

    她亲切的态度让鹦鹉变得大胆了起来,翅膀一扇,在殿内放肆的飞来飞去,绒毛到处飞落。叶清瑶无奈一笑,问身旁的婢女:“它每天都这么活泼吗?难道你们都不管管?”

    婢女对她笑了笑回答道:“这只鹦鹉是夫人留下来的,宗主奉若珍宝,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管它呀。”

    叶清瑶听她这样一说,脸上微红,又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好生别扭。

    正在这时孟菱儿从殿外走进来,见叶清瑶脸色不对,还以为她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上前关心的问:“清瑶姐姐你怎么了,莫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叶清瑶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的说:“没有,我好多了,你开的药太有效了。”

    孟菱儿见她确实不像有什么事的样子,于是放心道:“既然你已经无大碍了,神医谷中事务繁多,我打算与你告个别就回去了。”

    叶清瑶赶紧说:“也好,耽误了你这么久,我心里过意不去,等以后有机会我再去谷中探望你和老谷主。”

    孟菱儿点点头,刚要跟叶清瑶告辞离去,这时斜刺里突然传来一声懒洋洋的说话声:“孟姑娘这就要走了,我们宗主夫人身子还没好全,那日你不是还答应说等夫人好了再走吗?”

    莫停声音含笑,走到孟菱儿身边,不顾她的瞪视,微微靠近,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在她耳边幽幽地道:“莫非孟姑娘是为了躲着我,才突然提出要走的?”

    莫停温热的呼吸喷在了孟菱儿耳朵上,带来一阵麻痒,她伸手就要去打他,却被他灵巧的躲过。

    “你……”孟菱儿气的说不出话来,这几日莫停几乎天天来骚扰她,她研究医书时他在一旁观看还将书里的句子念出来。她叫他住嘴不要念了,他转头就掏出了一本街市上买来的最新话本,在她耳边继续念那些痴男怨女的爱情故事。孟菱儿每每被他气的要爆炸,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收起医书,拿金针练习人体穴位,她就不信这厮还敢过来。

    不过她显然低估了莫停的厚脸皮,他冠冕堂皇的说要跟她学习一些针法,然后强行找理由在一旁观摩,孟菱儿多次想把手里的针飞出去,扎死这个难缠的臭男人。

    两人不经意间在这修罗殿里打闹起来,叶清瑶一脸兴奋的看热闹,一副看八卦兴味盎然的样子,想不到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搅合到一起去了,不过这对欢喜冤家看起来还蛮般配的嘛。

    她想起当初自己误解了南宫凛对孟菱儿的感情,心中不免有些涩然。不善于掩饰内心的她前几天还是没忍住问了南宫凛对于孟菱儿的看法,南宫凛当时先是一脸莫名,仿佛将自己做过的好事忘到了九霄云外,但随即他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喟叹道:“想不到我的清清还会吃醋?”

    他绝口不提自己当初的试探而是向叶清瑶一本正经地保证道:“此生唯你一人可入我的心。”

    叶清瑶听得心中欢喜,还是回嘴道:“万一你有一日又看上了哪个漂亮姑娘呢,说这话不过是故意哄我的。”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南宫凛咬住唇舌狠狠地惩罚了一通,直到叶清瑶向他再三保证再也不胡说八道了,南宫凛才喘息着放开她,面带压抑道:“清清,快些好起来吧,我等不及要娶你做我真正的夫人了。”

    叶清瑶羞涩的点头,哪里还有心思想什么别的,只能浑身软绵绵的倚在他怀里了。

    叶清瑶明明在看面前的两个人打闹却忽然想起了几天前的这一出,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在婢女疑惑的目光中,捂着脸跑向了寝殿。

    婢女在后面不明所以的追着她:“夫人,慢一些,您身体还没好呢!”

    叶清瑶脚步停了停,旋即却走得越发快了,就好像身后有猛兽在追她一般。

    46.

    毒宗近日的气氛与以往大相径庭,  所有人都知道宗主夫人醒过来了,所以宗主的心情变得十分好,  平日里阴暗诡谲的毒宗都变得焕然一新,  和乐融融起来,  侍从们私下猜测是宗主怕夫人会不喜欢,  才收敛了自己身上的煞气。

    叶清瑶对现在的生活可谓是极其满意了,  毒宗不再像以前一样处处暗含危险,  在南宫凛的把控下,  毒宗上下井井有条,谁都不敢再有什么小心思。她觉得十分安心,去到哪里都不必再担心安全问题,何况南宫凛基本一天到晚都陪在她身边,鲜少有离开的时候。

    叶清瑶的身体也好的十分快,  已经很少再咳血了,  因此南宫凛也不再拘着她让她只能待在修罗殿了。她开始在毒宗中到处闲逛,  反正现在她才是最大的,  侍从们对她毕恭毕敬,  有问必答,  恨不得把她供起来。毕竟他们心里都很清楚,  这位姑娘是宗主放在心尖上的人,  是毒宗未来的女主人,谁敢稍有差池,岂不是不要命了。

    叶清瑶对这一切都很满足,只除了一样。那就是南宫凛实在是太过缠人了,  先前她身体不大好时,他借着不放心她身体状况的缘由,经常在修罗殿里陪着她。叶清瑶觉得无聊,南宫凛在她的央求之下,命人寻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给她。一开始还好,叶清瑶独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南宫凛则在一边打坐调息运功,或者处理一些宗内的重要事务。

    莫停和几个毒宗的堂主经常会来修罗殿向南宫凛禀报一些事情,他们每天多次往返于修罗殿,让叶清瑶不胜烦扰。她开始与南宫凛建议,让南宫凛别整日待在修罗殿里陪着她,不如出去安静的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

    谁知南宫凛听了她的话,以为她是嫌弃他整日忙着毒宗的事没有顾及到她的感受,让她心中生出了不满。南宫凛当时并未说什么,甚至是痛快的答应了。但随后他转头就对一干堂主和管事下了命令,让他们不准再来修罗殿打扰,有什么事先去找莫停商量,莫停也决定不了的再来找他。

    南宫凛的命令一出,莫停对此苦不堪言,再也没有闲暇的时间去骚扰孟菱儿,不仅如此,还在他繁忙之时被那丫头偷跑回神医谷。莫停心中憋气,却不敢找南宫凛抗议,只能多番让侍从给叶清瑶递话,让她劝劝南宫凛对毒宗内的事务上心一些。

    叶清瑶听了侍从的传话,窘的面红耳赤,她气不打一处来,南宫凛这样的作态,倒把她衬托成那话本里常写的魅惑主上的红颜祸水了。

    她委婉的去劝南宫凛,奈何男人嘴里却念念有词,说什么毒宗最近没什么大事比较清闲,江湖上也一派风平浪静,他这才腾出时间能够多陪陪她。等过一段时日事情多了忙起来了,他也就没有这么多空闲了。南宫凛说这些话时的语气十分可怜,叶清瑶拿他他没有办法,只能选择相信他的话。

    若只是这般也就罢了,南宫凛自从将宗内的事务都交给了莫停之后,竟然连练武都不怎么勤了。看叶清瑶更是看的紧,几乎是寸步不离,每天不遗余力的缠着叶清瑶,无论她做什么都要与她挤在一处。

    他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对叶清瑶上下其手,叶清瑶每每气喘吁吁的躲开他,不过片刻他就又缠上来,乐此不疲。叶清瑶时常怀疑,南宫凛有现代人常说的那种皮肤饥渴症,必须怀里抱着她才能安心,她有时甚至觉得自己变成了为他特制的娃娃……

    这一天明明上午还是一片晴空,下午却变得阴云密布,天气变化无常,外面乌云笼罩似乎马上就要有一场急雨到来。叶清瑶在这样的阴天里惫懒得不想出门,窝在榻上翻着前几日从莫停那里倒腾来的时新话本。

    她正被男女主人公之间的爱恨纠缠雷的外焦里嫩时,南宫凛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她身后,一把拿走她手里的书,脸色冷冷的皱眉道:“不是与你说过了吗,不许这么躺着看书,坏了眼睛怎么办?”

    叶清瑶委屈的瘪瘪嘴,揪着自己的衣角,像个犯错误的孩子:“我知道了,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南宫凛每天把她管的死死地,尤其在她生病之后,事无巨细都要过问一下,刚开始时她还觉得甜滋滋的,因为这都是他关心她的表现。可时日一长她渐渐的就有些难受起来,干什么都要向他报备,自由自在都变成了天边的浮云……

    叶清瑶心中叹息:唉,当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见她缩在那里久久不说话,南宫凛以为是自己态度过于强横,话说的太重了。他上前微微坐在榻上,一把搂住了她,让她整个人都靠在他怀里。

    “清清,刚刚是我态度不好,你别生气,只是你身体才刚刚好转,我实在忍不住要挂心一些。”

    叶清瑶其实知道自己无知无觉如同死去的那一年,南宫凛心中有多难受。从她回来之后,南宫凛就变得紧张兮兮的,总怕自己在他一不注意的时候就会再次离开,他整日里患得患失,甚至推开了所有的事只专心陪着她。

    她自然明白他在忧心什么,不由得双手握住他筋骨分明的大手:“你放心吧,我真的没事了,也不会再离开你的。”

    南宫凛听到她坚定地保证,将她抱得更加紧了,恨不得要将她勒进自己的骨血之中,好能将她时时藏着,处处保护。他怕极了她会突然离开,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办法留住她。

    南宫凛知道自己对她的控制欲越来越强,甚至已经到了可怕的程度,可是他改变不了自己,当然他也并不想改变。

    抱的久了,南宫凛的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在她背上轻轻摩擦,他的手似乎带有某种魔力,每抚过一处,叶清瑶都觉得那处热烫无比,她轻呼一声,却引来了男人更加放肆的举动,他竟然趁她慌乱之时张嘴去啜她的耳朵,叶清瑶身体一软,再也无力去思考其他。

    殿内此时有一种暧昧难明的气氛流转,这时一个婢女突然来到门外,冲里面小声的道:“宗主,莫长老有要事求见。”

    婢女说话的声音十分注意,不敢太大声打扰到里面的人,南宫凛闻言嘴上停止了舔吻叶清瑶耳垂的动作,稍微放开了她,叶清瑶找准时机使劲推开了他,从榻上站起身走到了一边。

    南宫凛顿了顿对外面的婢女说:“让他去前殿等本座。”

    婢女应了一声是,又悄无声息的下去了,连脚步声都放的极轻。

    南宫凛看看满脸通红躲在一边的叶清瑶,笑着道:“清清若是无聊的话,就与我一起去吧。”

    叶清瑶回头瞪了他一眼,却没有拒绝,因为再待在这个让她羞窘不已的地方她就要立刻升天了。她对南宫凛点了点头,也不等他,率先走出去了。

    修罗殿前殿是南宫凛平日处理毒宗事务的地方,最近这几日,因为要照顾陪伴叶清瑶,这里已经荒废许久。莫停经常来这里,对这里极为熟悉,一个婢女上来给他奉了一杯茶,语气恭敬地让他稍待片刻,说宗主一会儿就过来。

    他素来对下人的态度很好,和煦的对面前的婢女一笑,一脸温和道:“好,你下去忙吧。”

    修罗殿自建成之日起只有南宫凛独自住在这里,所以殿中的侍从大多都是男的。直到叶清瑶醒过来,南宫凛才命人选了许多婢女过来,只为了叶清瑶的起居有人服侍,能够方便一些。

    婢女走了以后,莫停悠悠然的坐下,轻抿了一口茶,顿觉唇齿留香,他颇为意外的看了这茶一眼,眼中满是不敢相信:“最近宗主的品味提升了很多嘛。”

    从前他来这里喝的左不过是泡了茶叶的水,而今居然正正经经的喝到了精心泡制的上等名茶。莫停不禁心中感叹,果然南宫凛这样的冷情冷性之人遇到了真心喜爱的人也会变得像个正常人了。自从叶清瑶醒来之后,修罗殿的生活质量真是直线上升啊。

    他正叹着,南宫凛和叶清瑶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叶清瑶面色红润,唇角含笑,看起来恢复得不错。而南宫凛一改在其他人面前的冷漠与强势,面对叶清瑶的时候眼神温柔似水,时时带着笑意,一点也不像世人所说的大魔头。

    莫停挑了挑眉,收起想要调侃他们的心思,面前的二人让他也有几分羡慕。他轻叹一声,想起了前几天别别扭扭回了神医谷的孟菱儿……等莫停再回过神来,两个人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叶清瑶在他眼前挥了挥手然后一脸惊奇的看着莫停:“莫长老,你这是走神了吗?”

    莫停尴尬一笑,只能找了个说辞:“这几日事情多了些,大概是一时分了神。”

    听他这样说叶清瑶有些不好意思,南宫凛为了陪她把事情都交到了莫停手上,才让他这么忙。

    她正想跟莫停说一声抱歉,南宫凛却在此时开了口:“你有何事?”

    莫停在南宫凛隐含威胁的眼神中反应过来,连忙拉开与叶清瑶的距离,对南宫凛道:“宗主,再过几日就是鬼域四宗的试炼大会,届时需要各宗宗主出席。”

    南宫凛皱了皱眉,冷哼一声:“他们去年不是拒不承认本座毒宗宗主的地位吗?怎么态度变得这么快?”

    莫停微微一笑,像个狐狸一般:“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毒宗实力强大,与血宗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也不惶多让,更何况这次试炼大会是在魅宗举办的,魅宗宗主柳姣想要请宗主前去,其他人也不会多说半句。”

    “柳姣?”叶清瑶对这个名字很有印象,魅宗宗主柳姣传闻长得花容月貌,身段风流,声音自带一股魅惑之意,令无数江湖人为之倾倒。这位魅宗宗主善使一条长鞭,招式变化多端,出神入化。武功在江湖上的女子当中算得上是数一数二,在原书中也是南宫凛的众多爱慕者之一。

    叶清瑶想到这里,脸上不免露出一丝在意。南宫凛似乎看出了她的不喜,有些开心,捏住了她的手,语气狂傲道:“她来请又如何,我对试炼大会没什么兴趣,对这个女人更加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