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25 页
    她在想今天早上接到的那封密信,上面说让她将南宫凛的一举一动一字不漏的汇报给他,临霜在犹豫,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这样做……

    叹了口气,她常年冰封的脸上鲜少出现了一丝不一样的情绪。

    魅宗专用于招待贵客的客房布置得十分精致,里面的每一处桌椅摆件都昭示着奢华与贵气。看得出来柳姣的确是一个品味绝佳的女人,她少了几分江湖人的洒脱不羁,更多的是小女人的细心和体贴。

    正如面前这桌色香味俱全,卖相极佳的酒菜,酒是好酒,菜也是好菜,只是人嘛……

    叶清瑶鼓着两腮,气鼓鼓的像脸蛋上长了两个圆溜溜的包子。南宫凛觉得她这样分外可爱,没忍住在外人面前伸手戳了戳她的脸,叶清瑶抗议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的菜。

    南宫凛当她是饿了,还递给她一副筷子。谁知叶清瑶嫌弃的没有接,嘴里小声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南宫凛纵容一笑:“这有什么,不过是一桌酒菜,你不喜欢撤下去就是了。”

    叶清瑶咬牙切齿道:“是啊,一桌酒菜,问题是这都大半夜了,为什么送一桌酒菜来。”

    其实叶清瑶生气的不是这桌酒菜,而是柳姣先前命人来请南宫凛,说是请他一同商议明日试炼大会的相关事宜,且已经备好薄酒,只等南宫凛前往一叙。

    南宫凛以时候太晚不便前去的理由婉拒了。本以为就此作罢,谁料柳姣随后就命人送了这桌酒菜过来,说是南宫凛不去也不能白白浪费了,特将这桌菜送过来给他们做夜宵。

    这女人对南宫凛的觊觎就差写在脸上了,她怎么能不生气。

    陪侍在一旁的魅宗弟子抬头瞧了叶清瑶一眼,南宫凛面露不悦,冷冷的命他退下。

    待那魅宗的女弟子走了以后,南宫凛到了叶清瑶身边,一把将她抱起来,两人坐在桌旁,只不过这时候叶清瑶坐在了他的腿上。

    “我猜那魅宗宗主大概是好意,深夜备上酒菜让你我夫妻小酌一番。”

    南宫凛的唇凑近叶清瑶的耳朵在她耳边轻轻呼气,叶清瑶耳朵发痒,微微的偏开了头。

    “谁跟你是夫妻了。”

    南宫凛惩罚性的张嘴咬住了她的耳朵,在口中细细碾磨。叶清瑶浑身发颤,只得不停地乱动来躲避男人那无赖的唇舌。南宫凛抱着她手紧了紧,两人顿时贴得更近了,他终于放过了叶清瑶那只被折磨的红红的泛着水光的耳朵。

    一字一句犹如烙印在她的心上:“你就是我的妻,也只能是我的妻。”

    “清清能为我吃醋,我真是开心。”他说完低低的笑着,神情温柔极了。

    49.

    柳姣是无疑是一个十分懂得享受的女人,  作为魅宗宗主,魅宗的各处布置都能体现出她这样的性情。鬼域魅宗在江湖上为正道不齿,  但柳姣却是出了名的好客,  邪道之中朋友众多。

    魅宗内有专门招待客人而设的供以饮宴玩乐的地方,  也有附庸风雅雕梁画栋的景致。因为宗内多为女子,  柳姣特意命人利用山间环境造了温泉给宗内的弟子沐浴解乏。

    她今日本想设宴请南宫凛前来,  与他举杯共饮,  再顺便好好说说话,  多了解一番。然而南宫凛却以夜深了有所不便的理由推辞了。

    其实她派人去请南宫凛之前早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所以心中并无多少失落。南宫凛和毒宗虽然这两年日益强大,可她柳姣身为一宗之主也不是就非得豁出脸面去逢迎的。

    她先前派人去请南宫凛的举动不过是为了估算一下自己能够拿下他的可能。现在看来,这条路多半是行不通了,只是……

    柳姣手中把玩着一只色泽晶莹剔透的凤血玉兀自沉思着,  这时她之前派去给南宫凛送酒菜的婢女回来了,  走到她面前把头低下。

    “宗主,  酒菜已经按您的吩咐送过去了,  只是……”

    柳姣醒过神好奇地问:“只是什么?是南宫凛说了什么?”

    那婢女照实回答:“南宫宗主并未说什么,  只是他那夫人似乎面露不虞,  于是他就把婢子赶出来了。”

    柳姣先是哼笑了一声接着就是一串娇笑:“我当是什么呢,  不必管了,  这女子倒是很有意思。”

    那婢女得了她的话便要退下,柳姣却忽地出声叫住了她:“你现在去温一壶今年新酿的三生醉送过来。”

    婢女连忙应诺,急走几步去给柳姣拿酒了。

    柳姣独自坐在她平时用来待客的饮宴厅中,一只手拄在桌上,  表情颇为放松。她的一举一动都自带一股妩媚之态,亏得魅宗伺候的多为女子,若是寻常男子整日面对这般美色,定然要被她勾了魂去。

    全天下的男子恐怕没有几个会不受这样的蛊惑。然而眼下就真的来了一个丝毫不为所动的人。这人正是晚上刚刚抵达魅宗带着宗内精英前来参加试炼大会的沈千峰。

    凭柳姣的内力自然在沈千峰一踏进这间饮宴厅大门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他,只是她今日兴致格外的好,懒得去与他纠缠。只希望这人能识趣一些自己离开,别到她面前来找不自在。

    不过她的希望注定是要落空了,因为沈千峰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好打发,而是极其自在的走了进来,并且一点也不客气的坐在了她的对面。

    柳姣压抑住心头的不悦,蹙了蹙眉:“沈宗主如此不请自来,未免太过失礼了吧。”

    沈千峰拿起面前的紫砂茶壶毫不见外的给自己斟了杯茶,喝了一口,闲闲地说:“这茶冷了,柳宗主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你我相识多年,又在鬼域比邻而居,何必这么生分呢。”

    柳姣今日心中风平浪静,不会像那晚一样被他几句话就挑动出愤怒的情绪来。她眼波流转眼,笑的媚色无边:“听沈宗主这话的意思,你一定不会与我见外咯?”

    沈千峰本来淡定自若的点了头,谁料柳姣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变了脸色。

    “既然沈宗主如此的大方,不如让杀宗投人到我魅宗门下,从此彻底的亲如一家,沈宗主以为如何?”

    沈千峰面色冷了冷,随即反应过来她是在故意激怒自己,于是不露声色的笑了笑:“柳宗主这玩笑可开不得啊。”

    柳姣眨了眨眼,若有所指:“也未必就是个玩笑呢,时移世易,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莫非沈宗主以为杀宗会一直长盛不衰吗?”

    沈千峰意味不明的道:“柳宗主这句话我看送给另一个人更加合适吧。”

    柳姣心如电转猜到了他话中针对的是谁,不过这话她可不打算接。

    “哦?那随便沈宗主怎么说吧。”

    她不再言语,沈千峰亦沉默以对,饮宴厅里的气氛诡异的安静下来。正在这时,先前去温酒的婢女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放着一壶酒并两个酒盅。她乍一见沈千峰坐在这里,楞了一下,怎么这片刻的功夫就多出一个人来。

    不过婢女并不敢把那丝好奇和惊讶表现在脸上,她默默地把酒放下,然后退到一边等着柳姣的吩咐。柳姣不想节外生枝,手一挥,那婢女很快就退下了。

    沈千峰这时毫无顾忌的拿起了酒,先给柳姣倒了一杯:“今日来得巧,正赶上柳宗主一人独酌,这良辰美景,又有美人好酒相伴,不知该有多少人羡慕啊。”

    柳姣倒是没有与他计较这些,喝酒而已,就算多一个人也不影响她的兴致。她捻起酒盅喝了一口,醇香的酒液滑入喉咙,柳姣微微挑了挑眉,神情十分愉悦。

    沈千峰喝过之后赞了一声:“这酒真是世间少有的香醇,想必是柳宗主的私藏吧。”

    柳姣正心情好也就不想挤兑他了:“不错,此酒名为三生醉,一醉三生,好梦酣然。”

    她说完脸上竟罕见的流露出一丝脆弱来,虽转瞬即逝,不过沈千峰还是看见了,他轻笑一声:“听闻柳宗主今日在南宫凛那里碰了壁,不知是真是假,如若是真,这南宫凛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吧,柳宗主这样的佳人邀约也敢推辞。”

    柳姣闻言眼神一凛:“沈宗主对我的事倒是极为关心。”

    沈千峰淡淡道:“你我相识一场,奉劝柳宗主一句,人不能太过贪心,否则就会得不偿失。”

    柳姣知道他这话是在影射自己与崔俨有牵扯又去与南宫凛套近乎。不过魅宗势弱,夹在血宗和毒宗两个强大宗门之间难以为继,她不左右逢源又怎么能保证魅宗不被两个庞然大物吞噬呢。

    沈千峰最后又劝了她一句:“我劝柳宗主还是择一木而栖吧,有些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沈千峰撂下这句话就走了,独留下柳姣坐在原地沉思,心中举棋不定。

    在魅宗的第一夜过得极快,不管别人如何心思各异,处处谋划,但叶清瑶这一晚倒是过得极其舒适惬意,若不是这魅宗有柳姣那个讨厌的女人在,她都想再多住些时日了。

    无他,实在是这里的环境太舒适了。尤其是对于女子来说。这里不像毒宗那样永远是黑沉沉的背景,令人心生压抑。魅宗内色彩明快,处处精巧。见之让人心里放松,少了许多阴霾。她跟南宫凛这般抱怨的时候,被他狠狠地弹了一下脑门。

    “怎么,这就嫌弃起你的夫家了?”

    叶清瑶捂着头转过身不想理他,南宫凛轻笑着把她转过来:“是我的错,让我的清清住的不舒服了,等回到毒宗我便叫他们照这样布置如何?”

    他说完话音一转:“或者等我们成了亲,你想把毒宗变成什么样子都可以,只要你喜欢。”

    叶清瑶瞬间扭过头:“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那我就把修罗殿里的黑色通通换成鲜亮的颜色。”

    她这爱娇的小模样惹得南宫凛的心都化了,凑上去吻了吻她忽闪忽闪的睫毛,口中答应的十分爽快,恨不能倾尽自己的一切来让她开怀。两人正在笑闹着,门外突然来了一个魅宗的弟子。

    “南宫宗主,试炼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两日是一些低等弟子的比试,宗主派属下来问您是否有兴趣前去观看。”

    南宫凛没有立刻回话而是看向了怀里的叶清瑶,柔声问道:“清清想不想去看?”

    叶清瑶其实有些兴趣,但她想着,既然是不重要的低等弟子比试,南宫凛一个毒宗的宗主亲自到场是不是有失颜面呢,所以她就犹豫了一下。

    她眼里的那丝兴味还是被南宫凛看出来了,怕她纠结太久,南宫凛直接对外面的魅宗女弟子说:“本座稍后会带夫人一起去,你先下去吧。”

    那魅宗弟子走了,南宫凛捏了捏叶清瑶的脸,那细腻的触感让他心头微热:“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无论什么地方你想去便去,无需顾及其他。”

    叶清瑶心里一甜,南宫凛对自己几乎从不拒绝有求必应,他这样都快将自己宠上天去了。

    两人在房中用过早膳之后,就相携着去了魅宗举办试炼大会的地点。到那一看,叶清瑶不免咂舌,只因魅宗实在是财大气粗,比武台上的地板是用当世最昂贵的赤金石打造而成的,看起来金碧辉煌耀眼极了,台上正中的牌匾上上书几个大字“比武点到即止”。

    叶清瑶原以为像鬼域这等邪派的比武就算再正式,必然也是要争个你死我活注定要有伤亡的。倒是不知居然还有这样的规矩,她扯了扯南宫凛的袖子问:“这句点到即止真的会有人遵守吗?”

    南宫凛笑着摇摇头:“这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比武中途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谁又敢真的停下来呢。”

    他这么一说叶清瑶也就懂了,原来与自己想的一样,他们的确是会拼命的。了解之后她就有些怂了,拽住南宫凛说:“不如我们回去吧,也没什么好看的。”

    虽然穿过来之后她见了不少大场面,但骨子里现代人的思维极重,并不想看别人不顾性命的厮杀。南宫凛看她的神情有些排斥,也怕她真的被吓到,就想先带她回去。

    此时突然迎面走来一群人,为首的人一袭玄色衣服,手上拿着一把折扇,身边带着几个身着劲装的男人。

    那些人一个个看上去极冷极静,走路都是冷肃无声的,就像是一群长年隐匿在黑暗中的杀手。

    其实叶清瑶想的没有错,杀宗的确经常接一些杀人的买卖,宗主沈千峰也不只是一个喊打喊杀的江湖人,他更多的还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

    沈千峰看起来三十多岁,长着一双桃花眼,面上一团和气。一看见他叶清瑶首先想起了莫停,两人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些相似的,只不过,沈千峰更像是一年前家仇未报的莫停,看起来满腹算计与心机,无一丝真心可言,而现在的莫停嘛……

    沈千峰的一声问候打断了叶清瑶的心中所想。

    “南宫宗主的大名我是久有耳闻啊,今日终于得见了。”沈千峰率先走过来,向南宫凛含笑拱了拱手。

    南宫凛对沈千峰这个人是极为熟悉的,只因上一世这人曾经与自己联手吞并了血宗。只不过他野心极大,一心想要将自己作为踏脚石,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被他反过来阴了之后就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

    南宫凛脑中闪过了上一世的某些事,脸上却没有对沈千峰露出任何痕迹,也对他拱手淡淡的道:“沈宗主。”

    南宫凛的态度的确有些冷淡和敷衍,不过沈千峰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南宫凛这个人让他极为感兴趣。

    场上已经开始了比武,只见一个血宗弟子和一个杀宗弟子在互相搏命。那种针锋相对,一心致对方于死地的血腥比试让叶清瑶有些不适,头不自觉的转过来,往南宫凛身上靠。

    南宫凛揽住她,将她带到自己身体的另一侧,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住那血腥的场面。

    沈千峰这才将注意力转到叶清瑶身上,只因乍一看之下,叶清瑶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子。江湖中人最看中的是武功高低,而叶清瑶恰好是个真正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

    不过沈千峰仔细看过她以后得出了结论,就算叶清瑶不会武功也必然有些特别之处,能让南宫凛这样的枭雄对她死心塌地的女人定然不容小觑。

    不得不说这位杀宗宗主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生意人,喜欢用利益和好处来衡量世间的一切。

    “这位想必是南宫夫人了,夫人果然是秀外慧中,气质不凡呐。”

    50.

    叶清瑶嘴角一抽,  尴尬的笑了笑,沈千峰的这句夸奖可以说是十分诚恳了,  弄得她有些莫名。不过再看身旁南宫凛明显和缓了许多的神色,  她瞬间就明白了,  这人是真的精明啊。打着夸她的名义来让南宫凛开心,  好达成他的目的。

    至于他的目的嘛,  无非是像书里说的那样借南宫凛和毒宗的势力来对抗血宗。想到这里,  叶清瑶暗中捏了捏南宫凛的胳膊想提醒他防范面前这个人。

    南宫凛在感受到她的小动作之后,  嘴角微微勾起,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抚。他对叶清瑶露出的这丝笑却被沈千峰当做了展露善意。沈千峰心中有了成算,这南宫凛也不像传闻的那样阴晴不定么,自己只是稍微释放了善意,他就一改先前的冷漠了。

    沈千峰的脑补叶清瑶是听不见的,  若是被她听见了肯定要骂这个人脸真大了。

    台上的比武进行的如火如荼,  两个低等弟子为了给宗门争脸面和比武之后的奖励已经杀红了眼睛,  阴招狠招层出不穷,  不一会儿那个杀宗的弟子渐渐落败,  被血宗弟子一剑挑到台下,  呕了几口血,  倒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叶清瑶看见沈千峰全程都没有关注台上,  仅在那杀宗弟子落败身亡的时候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随后就一脸无所谓的转过来继续热络的跟南宫凛说话。

    她心中有些不适,这些人归根结底都是嗜血狠辣之徒,一个普通弟子的性命对他们当然是不值一提的。甚至因为这人在沈千峰这个宗主面前败了,  会害怕丢了他的面子,死前还眼神畏惧的望向他所在的方向。

    叶清瑶向来都是一个将心事摆在脸上的人,她看沈千峰的眼神不免带了些审视,这人就算装的再和善,也仍是杀人不眨眼的杀宗宗主,表象是永远骗不了人的。

    见她一直看着自己沈千峰还对她笑了笑,显得很有雍容气度。

    叶清瑶正不知作何反应,南宫凛已经将她揽到了怀里,他对刚才沈千峰的笑很介意,这男人长了一双桃花眼,一笑起来就像在勾搭人一样,真是碍眼极了。

    南宫凛的声音很冷:“沈宗主,拙荆今日身体不适,本座就先带她回去休息了,你请便。”

    叶清瑶听他忽然自称本座,不由抬头瞄了他一眼,南宫凛的态度似乎对沈千峰很不满的样子。

    沈千峰脸上的笑差点就挂不住了,他还没闹明白南宫凛的态度怎么突然就变了,不过他到底是城府颇深,很快就掩饰了面上那点不自然,笑的更为真心:“也好,那就择日再续吧。”

    他说完极有涵养的朝南宫凛拱了拱手,让开了路,让他们先行。南宫凛带着叶清瑶从这群人身边走过去,目不斜视。

    他们走过去之后,沈千峰身后的一名杀宗弟子走上来,不解的问:“宗主,您何须对南宫凛如此客气,论身份地位,您与他同为鬼域四宗之一的宗主,且资历远在他之上,属下不明白……”

    沈千峰意味不明的道:“四宗,恐怕很快就不再有四宗了,崔俨野心日益高涨,血宗已经明里暗里朝我们下手了,眼下只有毒宗日渐强盛,与血宗渐渐能够抗衡,杀宗和魅宗式微,如若一定要找一个人投靠,南宫凛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年轻气盛比老奸巨猾的崔俨要好对付得多。等他和崔俨斗得不可开交,到时候……”

    沈千峰眼中精光乍现,嘴角露出一丝奸诈的冷笑,那杀宗弟子看到,心中抖了抖,暗道果然他们宗主才是真正的老谋深算。

    南宫凛带叶清瑶一路往回走,叶清瑶一边走心里一边纠结,沈千峰这个人算计人心的能力极强,又善于伪装。在书里差点就让南宫凛吃了亏,幸亏南宫凛最后看破了他的阴谋先发制人才收拾掉他。在作者改了许多剧情之后,叶清瑶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走才能避免那些不好的结果。她想提醒南宫凛,又怕他追问自己缘由不知道怎么解释。

    不过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告诉他。叶清瑶突然停下了,南宫凛的眉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她的情绪有些不对,他早就察觉到了,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那个沈千峰……

    南宫凛心里忽然生出怒意,差点就想回转去把那碍眼的沈千峰解决掉。叶清瑶突然在此时开口:“南宫凛,那个沈千峰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们要防着他在背后搞事。”

    南宫凛心里的怒气顿时一扫而空,原来她的确是受了沈千峰的影响,却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他定定的看着叶清瑶,看了许久。

    叶清瑶被他看得心里紧张不已,他会不会问她为什么这么说,要是问的话,自己该怎么回答啊,不然就告诉他是女人的直觉好了……

    她心里乱七八糟想了一大堆,南宫凛却突然笑了,那张总是冷冰冰的脸上挂了一个充满暖意的笑,叶清瑶看得呆了,被他捏住鼻尖,轻轻的晃了晃才回了神。

    她口中呼痛,脸上覆上一层薄薄的粉红色,一把拍掉他的手。

    “你笑什么,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

    叶清瑶气呼呼地质问,但显然一点也不凶,连语调都是软软的。

    南宫凛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直到叶清瑶真的脸上挂不住要生气了,他才收起笑,一脸郑重的向她保证:“夫人说得有理,为夫哪里敢不听。”

    叶清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原来这厮只是表情装的认真,说出的话还是在与她戏耍,真真是太可恨了。她看左右无人,在南宫凛的手臂上狠狠拧了一把,然后负气的往前走,也不等他。

    南宫凛假意吃痛,“嘶”了一声,无奈叶清瑶走得快根本就没听见。他身形一闪,瞬间又出现在她身侧指尖戳了戳她的侧腰,惹得叶清瑶身子一抖,差点跳起来。

    叶清瑶气急,软绵无力的手握成拳头往他身上招呼,这时前方不远突然传来了说话声,叶清瑶没有听见还在继续挥拳头,南宫凛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带。

    “嘘,有人来了。”

    叶清瑶还在愣神,南宫凛搂住她的腰纵身一跃,轻盈的落在旁边的一座阁楼上,还不等她站定又是几步让她靠在阁楼的圆柱上,他自己则借着柱子的遮掩往下看。

    不一会儿,几个魅宗的女弟子走过,一边走一边说话,语气中带着兴奋,叶清瑶仔细听才知道她们谈论的竟然是她和南宫凛,不,她只是顺带的,南宫凛才是他们真正感兴趣的人。

    一个衣着暴露,长得十分妖娆的女弟子满眼放光的说:“昨日我见到传说中的新任毒宗宗主了,想不到世间竟有这样伟岸的男子,真是令人动心不已。”

    她身旁走着的一个女弟子撇了撇嘴:“世上男人还不都一个样儿,偏你没见过世面才觉得那南宫宗主千好万好。”

    妖娆女弟子不服气:“昨日我远远的见了一眼,那南宫宗主长得极其俊美,武功气度放眼整个江湖都是拔尖的,绝非你口中的那些凡夫俗子。”

    她身后有个女弟子插嘴道:“姐姐这般在意,想必是看上那南宫宗主了吧,不如打探一下他住在哪里,前去偶遇好了。”

    妖娆女弟子轻叹一声:“可惜啊,南宫宗主已经娶妻了,就连对我们柳宗主那样的大美人都不假辞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