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26 页
    刚才奚落她的女弟子笑了笑:“娶了妻怕什么,世上有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我看你还有机会。”

    那妖娆女弟子听了她的话居然觉得很有道理:“也是,我看那南宫夫人虽然是个清秀佳人,身上却还没有二两肉,想必总有一日南宫宗主腻了她,保不齐就会出去偷腥呢,到时候……”

    几个魅宗女弟子渐行渐远,后面的话也湮没在风中不得而知了。叶清瑶没好气的推了南宫凛一下。心中不是滋味,怎么江湖上的女人也这么八卦,还随便肖想别人的夫君,这也就罢了,她们还嘲笑她的身材,她身材哪里不好了,别说这是在书中世界叶清瑶本来就被作者塑造的前凸后翘身材极佳,就算是她在现代的身材也总是被朋友们夸赞羡慕呢。

    她脸上气鼓鼓的,南宫凛看了觉得好笑,竟然再次低声笑起来。这可让本来就在气闷的叶清瑶炸了毛,捶了他一拳,生气的说:“你还笑,笑的这么开心是想如她们说的一般出去偷腥吗?”

    南宫凛止住了笑,趁她噘嘴生气的时候霸道的黏上去,嘴上不由分说的占据了她的唇舌,他动作凶猛却只是浅尝辄止。毕竟还在外面,这里又人来人往,实在不宜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他微微退开,一只手抚上叶清瑶的唇,在那里略作停留,口中惋惜的道:“夫人瞎说什么,有你在为夫哪里还用得着出去偷腥。”

    他这话分明是说她就是他偷的那个腥……

    叶清瑶气的张嘴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在上面留下了一排牙印,她面带威胁的一扬头,心道:看你还敢欺负我。

    南宫凛神情微动,嘴上却不吭一声,他还陷在刚才那滑嫩的触感里回不过神,她的牙齿咬在他手上带来一丝微微的痛痒,却也让他更加沉迷其中。

    他看着叶清瑶的眸色逐渐加深,声音暗哑:“清清,我们回去便成亲可好?”

    51.

    叶清瑶低头,  半响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南宫凛伸出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  心中发烫,  已经等不及要迅速结束这场试炼大会回到毒宗了。

    那天以后,  南宫凛没再带叶清瑶去看比武,  倒是莫停去了几次,  然后回来给他们讲战果,  鬼域四宗的低等弟子并不是同时来到魅宗的,只在排好的比武日期前来即可,否则魅宗再大也容不下鬼域四宗那么多人。

    鬼域虽然分裂成四个宗门,但原先嗜杀好斗的风气却保留了下来。这一年一度的试炼大会就是鬼域四宗选拔精英的盛会,每一场比试的获胜者都会获得丰厚的奖励。可能是一些珍藏的邪功秘籍,  或者是金钱甚至是美人,  提供奖励的一方就是历次试炼大会的举办者。

    比如这次试炼大会由魅宗举办,  那么就是魅宗来给优胜者奖励。当然鬼域四宗内等级分明,  低等弟子就算胜了也只能得到他那一档的奖励。而堂主长老之类的等级得到的东西可就真的是世间难寻的宝贝了。至于鬼域四宗宗主是不参与比武的,  因为他们一旦打起来可能斗个几日都没有结果,  万一一方身死另一方也不好交代。

    这一次的试炼大会可以说是盛况空前,  因为魅宗宗主柳姣在大会前公开宣布过,  堂主长老级别的胜者可以得到《修罗诀》上的一种武功名叫《阎罗斩》。众所周知,《修罗诀》向来是鬼域甚至是邪道都趋之若鹜的至高功法。鬼域四位宗主手中各有一卷,其他人想学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次试炼大会,柳姣竟然能够拿自己手上那一卷《修罗诀》上的武功作奖励,  简直是下足了本钱,也难怪鬼域四宗大大小小的弟子来了这么多,有些人就算没有资格拿也想来凑凑热闹见识一下。

    四宗相比较之下,毒宗来的弟子算是最少的。不是他们都不想要奖励而是毒宗主要是以毒功来立身的,《阎罗斩》是一种刀法,给了他们也用处不大。

    莫停将这几天毒宗弟子的战果告诉了南宫凛,他们来的人虽少,但武功资质都不差,所以到现在没有什么伤亡,只有几个低等弟子受了些伤。叶清瑶听到这里,放心了些。她这几天一直为这事忧心,还被南宫凛笑,说她不愧是宗主夫人,这么关心毒宗的情况。

    莫停只待了一会就急匆匆的告辞了,因为明天就是试炼大会的重头戏,最后几场鬼域四宗精英之间的较量都安排在明天,他要提前去准备一番。

    他走了没多久,叶清瑶正在问南宫凛关于试炼大会的一些详情,这时候一个毒宗侍从进来了。

    “宗主,临霜到了,她说有隐庄的信要交给您。”

    南宫凛想了想:“让她进来。”

    叶清瑶听见“临霜”的名字很惊讶,她已经好久没听到她和暮起的消息了,现在临霜来了,那暮起呢?

    不过,隐庄又是什么?

    她兀自疑惑,临霜已经走了进来,她看起来风尘仆仆,似乎赶了很远的路。

    “参见主上。”

    她向来话不多,把一封信取出来交给南宫凛然后沉默的等待他的命令。

    南宫凛接过信打开,叶清瑶恰好在他附近,她没仔细看只是一眼扫过,上面好像有“皇宫”“新皇”“美人”这样的字眼,信的落款是隐庄暮起。

    叶清瑶顿时明白,看来暮起和临霜这么久没有出现在毒宗应该是被南宫凛安排了某些任务,现在看来这个任务很可能是监视皇宫,传递消息,甚至是更加绝密的事情。

    她不记得书里有隐庄这样一个神秘组织,是什么原因让南宫凛暗中部署了这么多呢,他会不会是像自己一样有着穿越的秘密,或是……

    叶清瑶眸光一闪,许多她以前想不通的关窍豁然开朗,南宫凛定然是有着一些奇遇。从他的性格和言语之中,叶清瑶排除了他与自己一样是个穿越人士的可能,那就只剩一种,他重活了一世,所以是在有意的改变所走的每一步路,乃至最后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也就能解释得通他为什么会提前出现在叶府,为什么早早就把暮起和临霜收到手下,为什么会用《修罗诀》的武功,以及神不知鬼不觉地建立了隐庄这样的神秘组织。

    她想着想着,看南宫凛的眼神带了一丝审视和怀疑,要不要问?问的话他又会说吗?

    南宫凛若有所觉的抬起头,叶清瑶连忙低下头躲避他的视线,她这种异常的举动让南宫凛皱起了眉,他说出的话带了几丝凉意:“你先下去吧。”

    临霜抬眸看了看南宫凛,嘴唇微动,但最终咬紧牙关退下去了。

    此时已经是傍晚,南宫凛的脸在夕阳的余光下忽明忽暗,叶清瑶站在他身边愣愣地盯着桌上的信封,沉默不语。

    两个人一座一站,连姿势都没变过,夕阳垂落,那抹余光终于从南宫凛脸上消失。此时房中没有点灯,叶清瑶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觉得这样的南宫凛好像又回到了叶府初见的那一晚,冷气森森,煞气凛然。

    她叹了一口气,走上前从背后双手环抱住他,下颌搭在他的肩膀上。

    她柔弱的身躯带来的暖意却是无穷无尽的,南宫凛的眼眶有些热,他握住叶清瑶的手,嘴上却冷冰冰的说:“清清想问什么?只要你开口,我就全都告诉你。”

    叶清瑶迟疑了,不是因为他略显冷漠的语气,凭着这么久的心灵相通她也知道南宫凛是在用冷漠来掩饰真正的情绪,她不问只是不想再次揭开南宫凛的伤疤。

    她迟迟不开口,南宫凛最终妥协了,叹了一口气,拽着叶清瑶的胳膊,让她坐在自己怀里,在她头顶重重呼出一口气,他的声音很近又似乎极远。

    “当有一日,你发现这一生所受的所有痛苦都不是生来就该受的,而是被人刻意安排,你脚下的每一步路,你取得的所有成就,甚至是你的情绪都被一个人操控着,这个人强大的像个神,也许是你根本反抗不了的……”

    “若是让你重活一世,你会不会选择逆天改命?”

    叶清瑶在他怀里点点头,她原先以为南宫凛只是重生了。原来他是知道了自己是一本书里的主角这个事实,那他知道自己的结局,并且很有可能无法改变,一定每天都很绝望吧。

    南宫凛的声音继续响起:“与我在一起,未来可能会面临一个必死的结局,清清害怕吗?”

    南宫凛按在她手臂上的手有些抖,他屏息着,等着叶清瑶的回答。叶清瑶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怕,但我愿意陪你度过所有的难关。”

    南宫凛在听到一个“怕”字时脸上有些沉郁,但叶清瑶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心脏狂跳,一双大手将她抱得更紧。

    叶清瑶决定向他坦白:“其实我并不是……”

    “嘘。”南宫凛打断了她的话。

    “我知道你不是她,我不在乎你真正的身份,从始至终你都只是我的清清,”

    我从不信天下人,但我信你,我愿意将我的后背我的弱点通通交给你,如果有一日连你也不想我活着,那么我只能选择死在你手里。

    南宫凛心思百转却都埋在了心里,他凑近叶清瑶,缓缓地印上她的唇,蜻蜓点水的一吻,却胜过了极致的缠绵。

    临霜走在魅宗的一条长廊上,四周寂静无人,她显得尤为孤冷。她习惯了,生来就是独自一人,那些苦苦奢求的温暖也不过是利用和欺骗。

    她眉头紧皱,心事重重,转弯处突然走来一个人,是个手上拿着托盘的婢女。她迎面走来,就在两个人错身而过的时候,那婢女突然说了一句话,声音极轻,但临霜还是听见了。

    她侧过头,正想唤住那婢女,那婢女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走远了。

    临霜站在原地沉思片刻,转了方向,施展轻功向魅宗外的一片密林中掠去。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临霜赶到了婢女说的地点,由于赶得急,她本来束紧的头发微微有些松散。临霜抬手正想去整理,一阵微风拂过,有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身后,解开了她的发带,临霜如墨一般的长发随风而舞。

    她心生怒气,回身对着来人的面门就是一掌,那人身法极快不仅躲开了她这一掌,甚至颇为悠闲地将她的发带缠在指间把玩,他闪到了临霜身后,动作快的看不清。

    临霜再一次转过身,这一次她腿上带着千钧之力扫过去,那人眉毛一挑,很是震惊。不过他只是身体后撤,毫不费力的躲过了这一招。

    临霜本来也没想这一招能对面前的人产生什么作用,她只是厌恶他的气息,不想让他靠自己那么近罢了。

    那人笑了笑:“小丫头武功很有长进嘛。”

    临霜冷哼一声,没搭理他。

    那人似不在意她的态度,继续说:“只是脾气更大了些,看来是做了南宫宗主的左膀右臂,更让你有狂傲的资本了?”

    那人语气闲散,声音却透着凉意。

    “沈千峰,需要我提醒你吗?你曾说过,此生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临霜的声音冷得彻骨。她向来无波无澜的双眸浸染了一丝不一样的情绪。

    沈千峰不置可否:“不错,我的确说过,可你别忘了还欠我一条命。”

    临霜眼睛微红:“你想让我拿主上的秘密来还?不可能。”

    临霜的斩钉截铁刺激到了沈千峰,他脸上浮现一丝怒气:“主上?才跟了南宫凛一年多,你就把旧主忘得一干二净,莫非他与你的关系……”

    沈千峰就此停住,话中的意思却不言而喻。临霜攥紧了手,竭力忍住心中的颤抖。

    “沈千峰,你以为人人都如你一般卑劣吗?我不会背叛南宫凛,欠你的这条命你随时可以拿去。”

    临霜说完也不管沈千峰作何反应,披散着长发沿原路往回走。沈千峰没有阻拦她,只是在她身影已经看不见的时候,拿起了手中的发带,在鼻尖轻轻嗅了嗅,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卑劣吗?我在你眼里大抵就是如此了吧。”

    他叹息一声,这句意味不明的话飘散在风里,不留一丝痕迹。

    第二天晨起,一场试炼大会即将落下帷幕,今日都是重头戏,南宫凛是必然要在场的。莫停一大早赶过来带来了一个消息,血宗宗主崔俨似乎还没有到。

    叶清瑶惊疑的问:“这么重要的场合他总不会不来了吧?”

    南宫凛冷笑:“他会来的,纵然不为了试炼大会的结果,他也一定会来试探我的。”

    52.

    试炼大会围绕比武台的四周添了很多桌椅,  均匀的按照东西南北的方向划分出了四块,毒宗的位置就在比武台西侧,  左边挨着的是血宗,  对面是魅宗,  而右边是杀宗。

    柳姣在安排的时候怕得罪任何一方特意采取了抓阄的方式,  毒宗这个位置就是莫停代替南宫凛去抽出来的。

    南宫凛带着一行人到比武场的时候,  魅宗和杀宗几乎已经坐满了人,  血宗还有零星的几个人没到,  其中就包括血宗宗主崔俨。

    南宫凛坐在前排正中,叶清瑶与莫停分坐于他的左右,临霜自然而然的挨着叶清瑶就坐。至于几个堂主和宗内的精英弟子都按身份坐了后排。其余三宗的坐法也大抵如此。叶清瑶侧过头看血宗的前排依然没有人就坐,此时比武很快就要开始了,崔俨真的还会来吗?

    她把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忽然觉得临霜的表情有些不对,  好像很烦躁。而她刚才一直看的方向似乎是……

    叶清瑶把头转向另一边,  正与看过来的沈千峰视线对了个正着,  沈千峰见她看过去,  先是愣了愣,  随后反应过来,  朝她风度翩翩的一笑。叶清瑶看得直皱眉,  这时南宫凛突然挠了挠她的手心,  她感到一丝痒,收回目光看向男人。

    南宫凛微微有些不悦:“夫人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叶清瑶知道这个大醋桶又想多了,不禁笑了笑,坏心眼的凑到他耳边:“我看看那沈宗主是不是真像江湖上形容的那样气度非凡,  风采斐然呐。”

    叶清瑶眼睁睁看着南宫凛的脸瞬间变得乌云密布,阴郁无比。她笑着转了语气:“结果看过之后发现他比起南宫宗主来实在是太普通了,可能是我的眼睛被南宫宗主养叼了吧。”

    南宫凛面上顿时又晴空万里了,他轻笑出声:“夫人真是有眼光,为夫着实欣慰。”

    临霜在一旁听见两个人的话,眉目间的忧色淡了许多,嘴角罕见的出现了一丝笑。这一丝笑恰好被一直关注她的沈千峰捕捉到了,他突然直愣愣的看着她出了神。临霜感受到他的视线,眼神幽冷的看了他一眼,场上已经有人在宣读今日比武的顺序了,临霜很快把视线从沈千峰身上转回了台上。

    比武顺序是那天接待他们的魅宗弟子红影宣布的,参与比试的各位堂主长老事先抽签决定对手,几轮之后,谁胜到最后谁就是这次试炼的魁首,可以拿到柳姣的奖励《阎罗斩》。

    叶清瑶问过莫停,他说过这次最大的对手是血宗的一个长老,至于其他人他并未放在眼里。虽然从未交过手,但莫停这两年进境神速,南宫凛也教授了他一些调节内息的方法,让他的内力更加凝实浑厚,因此莫停对于能胜到最后还是很有信心的。

    红影宣读过顺序后,第一组魅宗和杀宗的堂主走上了台,柳姣和沈千峰对视了一眼,冲对方客气的点头,随即比武就开始了,魅宗的堂主是个年逾三十的女子,她手中没有拿兵器,而杀宗的堂主手持双刀,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

    两人先是试探数招,随后都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局势转变奇快,一开始杀宗堂主因为内力和气势上占了上风,但魅宗堂主一直很稳,慢慢与他周旋,最终逼得杀宗堂主心智大乱,才一掌打败了他。

    叶清瑶看得目不转睛,今日的比武可比上一次低等弟子之间的争斗要好看的多。那魅宗堂主胜利后,沈千峰率先鼓起了掌,面上极为从容。杀宗堂主回去之后,他也没有丝毫责怪之意。若是不了解沈千峰的人定会以为他身为一宗之主,态度竟然如此和善,连手下丢了他的脸面都不予责备。

    临霜看了沈千峰的做派,轻哼了一声,眼里带着鄙夷和不屑。沈千峰收起了笑,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台上又进行了好几轮比试,叶清瑶看到精彩之处不时摇晃南宫凛的胳膊,南宫凛抓住她兴奋地一直作乱的手,用他的大手包裹住,捏在手中细细把玩。两个人的亲昵之态都被对面的柳姣收进了眼底,她打量着叶清瑶。

    她长得不算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却独有一番韵味,身材娇小,容貌清秀,最吸引人的是那双大眼睛,眼神里永远藏着一团孩子气,南宫凛这样复杂的男人爱上她仿佛命中注定一般。

    她的窥探引来了南宫凛警告的一眼,柳姣低下头,天真,叶清瑶身上独有的那种天真是她们这样的女人永远也不会有的,她侧过头看了看留给血宗宗主崔俨的座位,那里还没有人,显得很空。

    叶清瑶这样的女人无论性格还是相貌几乎处处都合上了崔俨的喜好,想必今日会有一场好戏看吧,她看着崔俨的空座若有所思,脸上的笑意渐浓。

    此时一个魅宗弟子飞快跑上来,在柳姣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话。柳姣听罢,不禁感慨,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血宗宗主崔俨到了,此刻正往这比武场走过来。

    果然,弟子刚传完话不久,崔俨带着几个血宗长老和堂主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叶清瑶第一次见这位传说中的血宗宗主,崔俨看起来大概四十来岁,外身罩了一件暗红披风,从披风掀起的一角可以看见他里面还是穿着同色的衣服,这个人果然如书里说的那样喜欢红色。

    他走近以后,叶清瑶看清了他的相貌,不由极为吃惊,崔俨的两个瞳孔竟然是暗金色的,难道这位崔宗主是个异族人?

    在她打量崔俨的时候,崔俨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正想看看是谁如此大胆,目光一瞥看见叶清瑶的脸,眼中添了一丝兴味。视线在她脸上梭巡了一圈然后满意的落座了。

    南宫凛将叶清瑶的头扣在自己的胸膛上,紧揽住她挡住了崔俨不坏好意的视线,他冷冷的回视,眼神冰寒如有实质,崔俨与他对视,有几分诧异,更多的是一种忌惮和兴奋,这个人让他生出了战意。

    柳姣冷眼瞧着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终于,有人开口打破了僵持的气氛。

    沈千峰脸上挂着笑:“崔宗主真是贵人事忙,眼看试炼大会要结束了才到……”

    他的话成功的让崔俨的注意力从南宫凛身上转移,目光不善的盯着他。

    “沈宗主今天底气这么足,难道料定杀宗会赢了?”

    沈千峰眸光一闪,刚才的十多场比武,杀宗败多胜少,崔俨说这话分明是在讽刺他。崔俨刚刚赶到却对比武的情况了如指掌,看来是早有算计了。

    柳姣看了半天的戏才出来打圆场:“瞧我这记性,崔宗主曾传信于我,说近日繁忙,抽不出时间来,会晚一些到。我一时忙碌,竟把这茬给忘了。”

    她话里处处为崔俨解释显然是站在了崔俨那一边,沈千峰哂笑一声:“这样啊,既然是二位之间的约定,那恕沈某多管闲事了。”

    柳姣眼睛微眯,掩住了眼中的厉色。崔俨倒是对沈千峰的暗示没什么反应,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眼神不时往南宫凛怀里的叶清瑶身上瞟。

    刚才南宫凛的动作太突然,叶清瑶只顾震惊,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她的脸埋在南宫凛胸口,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不明所以的用额头蹭了蹭他。

    南宫凛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无事,魅宗的苍蝇多了些,清清躲着些,别脏了你的眼。”

    叶清瑶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在他怀里点点头,南宫凛这才微微放开她,让叶清瑶侧过身,脸朝向自己这一边。

    虽然背对着崔俨,但叶清瑶还是感受到了那种如蛇类一般,黏腻恶心的视线。她皱起了眉,让自己更加紧靠南宫凛,同时希望这场试炼大会赶快结束。

    前面的几轮已经筛掉了四宗不少的精英,就在刚才,最后一组比武已经结束,魅宗负责记录的弟子向柳姣耳语了几句话,柳姣听罢眉毛一挑,心中直呼精彩。

    她摆了摆手,那弟子退下。柳姣的视线在南宫凛和崔俨的脸上转了一圈,然后语气犹疑的说:“今日参与比试的都是各宗的精英,你们的表现都十分精彩。本来的规定是在你们之中按照胜率来选择最高的一位作为本次试炼的魁首,然而今天有两个人的胜率是一样的,这倒是难办了。”

    她顿了顿接着说:“这两位正是血宗长老冯岳和毒宗长老莫停,《阎罗斩》只有一个,却不知该给谁了,三位宗主的意见如何?”

    柳姣一脸的为难,眼中却都是兴味。血宗宗主崔俨冷哼一声:“既然如此,让他们二人比一场,谁胜了那功法就是谁的。”

    柳姣闻言点了点头,又看向一直沉默的南宫凛:“南宫宗主也同意吗?”

    南宫凛眸色微冷,这两个人到底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真以为他看不出来吗?不过,此事没有转圜的余地,只能答应下来。

    他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了柳姣的问话,那一边血宗的冯岳已经走上比武台,莫停站起身,南宫凛在他上台之前轻声道:“当心暗招。”

    莫停面色凝重的点头,转眼又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走上台去,对冯岳拱手:“冯长老,久仰。”

    冯岳桀骜的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把莫停这种一看上去就像个病弱书生的人放在眼里。莫停无所谓的笑笑,对他的轻视恍若未见。

    高手之间的对招更看重的是内力的对拼,这时候招式反而没那么必要。去繁从简,两人都是起手一掌向对方挥去,气浪四散,但周围都是一群高手自然没什么影响。

    叶清瑶被南宫凛牢牢护在怀里,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受到波及。她躲在南宫凛怀里,紧张的盯着场上的形势,连呼吸都放轻了。

    这一掌让冯岳了解了莫停的实力,惊讶过后,他惊觉莫停的内力竟然比他还要高出几分,想起来之前崔俨给他下的命令,冯岳有些担忧,实在不行他只能……

    在他分神的时候,莫停的第二掌已经迎面而来,这一掌比刚才更加惊人,冯岳不敢硬抗,以轻功躲过,两人这样过了数十招以后,莫停的状态越来越好,冯岳却似乎力有不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