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28 页
    老头下地翻找出自己吃饭的家伙,一边倒腾着,一边好奇地问:“这是毒宗哪个大人物要成亲啊,怎么先前没有风声呢?”

    暗卫:“你听好了,是我们宗主让你算良辰吉日与夫人成婚,如若你敢不尽心……”

    暗卫隐去威胁他的话,眼中寒光一闪,老头连忙应声:“不敢不敢,老夫一定给南宫宗主算个妥帖的好日子,保证宗主与夫人百年好合,琴瑟和鸣。”

    他心中纳闷,南宫宗主那夫人不是死了吗?这是又活过来了?他一直呆在毒宗这犄角旮旯里对外面的事一概不知,每天混吃等死,就等着什么时候一年之期到了南宫凛来杀他。眼见已经过了很多天南宫凛还没来,他以为他忘了这茬这几日正高兴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他可不傻,与自由相比,留着命才是最重要的。就算在这毒宗里老死终身也比横死了强。

    不过那女娃真有造化,竟然还能回来,他这般想着手上已经准备好了,问那几个暗卫:“烦劳几位将宗主和夫人的八字告知于我,我这就开始算。”

    暗卫们互相看了看,确认宗主并没有交给他们什么生辰八字,最后一个人硬着头皮去找南宫凛要八字了。

    这一来一回又折腾了许久,老头算完天都快亮了,他瘫倒在床上,心中直呼要命。

    这其实不能怪南宫凛,上一世他心中只有仇恨和野心,哪里想过要成亲,一时之间还真没想起算吉日吉时还需要生辰八字。他自己的倒还好办,到了叶清瑶那里他却犯了难。

    叶清瑶心中好笑,南宫凛深夜找来问她八字的行为简直是反差萌。她想了想,把自己现代的生辰八字报给了南宫凛,因为家里人有信这些的,她小时候特意记过。

    南宫凛眸光微闪,忍住心中的激动:“你确定?”

    叶清瑶点头,简直不能更确定了。

    南宫凛忽然用内力聚成冰刃划破了自己的手掌,引来叶清瑶的一声惊呼,他阻止了她检查他手的动作,目光牢牢的锁住她。

    “此生我绝不负你,若违此誓,必将天诛地灭,永世不得超生。”

    叶清瑶没想到他会发下这样的重誓,重生一次的他应该知道这些玄之又玄的事情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却仍敢这样发誓。

    她上前一步,用帕子止住他手上流的血,抬起右手作发誓的动作:“那我也起誓,若是我负了南宫凛就让我……”

    她话还未说完,南宫凛的手落在她唇上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话。

    “不许再说了。”

    我怕,万一真的应验了又该如何是好?誓言只用来约束我一个人就好。

    南宫凛将一脸莫名的叶清瑶搂进怀里:“我信清清,你不必发誓。”

    那一晚之后,毒宗所有的人都知道宗主要成亲了,这么大的事让毒宗所有的人都忙碌起来,因为宗主的婚期近在眼前,就在下个月初九,算起来也就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当然要马上筹备起来了。

    孟菱儿进毒宗的时候正赶上这样的热闹景象,跟侍从一打听才知道是南宫凛和叶清瑶要成亲了,她看着这两个人一路走来十分不易,也在心里替他们开心。

    听涛苑是毒宗长老莫停的住处,孟菱儿来过多次,就算不用侍从引路她也能自己找过来。她在大门口叹了口气,实在不想进去看那厮演戏。

    自从上次趁他忙碌之时回到神医谷,莫停总要寻各种理由派人将她请过来看病。不是头疼就是心悸,各种症状编了个齐全,孟菱儿再无知也不至于看不穿他的伎俩。这次更离谱,他竟然直接派了毒宗的一个堂主来神医谷请她,未免太过张扬了。

    这次孟菱儿倒是真的错怪莫停了,南宫凛吩咐那堂主的时候只说将孟少谷主请来,那堂主见了孟菱儿也就没说多余的话,只说莫长老身体不适请她医治,这说辞跟每次莫停派来的人一样,难怪孟菱儿会如此以为了。

    孟菱儿走进莫停卧房的时候,看见他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还暗暗心惊了一下,心道这次怎么如此逼真?

    不过当她一走近,冷漠的表情变了变。莫停虚弱的样子不像是假的。她拽过一把椅子坐在床头,掀开被子把莫停的手放好,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

    这脉象?孟菱儿再细细诊过,确定了莫停是受了极重的内伤。她手上的动作不知不觉放轻了,将棉被给男人盖,。准备出去给莫停配制伤药。

    这时男人却突然伸手扯住了她的衣袖:“孟姑娘何时来的,我竟不知?”

    孟菱儿心情复杂,她来时本想着进来就大骂他一顿,此时却是不能了,面对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莫停,她只得稍微软下语气:“你歇着吧,我去给你配药。”

    莫停虚弱一笑:“那就麻烦孟姑娘这段时日的照顾了。”

    孟菱儿一噎,她什么时候说过要留下来照顾他了,她的意思明明是去给他配药,然后就离开,这男人还真是无论什么境况都不忘占她的便宜。

    不过,他到底是个病人,自己不与他计较便是,何况毒宗最近都在忙着南宫凛的婚事,难免会轻忽了他,看着卧房中一个伺候的侍从都没有就可以想见了,她留下照看他几日也无妨,左右谷中最近没什么事。

    孟菱儿轻咳一声,点了点头,随即便出去配药了。她没见到她出门后莫停那狐狸一般狡诈的表情,否则定要气死了。

    莫停早就被侍从告知说宗主派人去请了孟少谷主,他特意在她来之前将伺候的侍从都遣出去帮南宫凛筹备婚事了,所以才会看上去像被怠慢了一样。他笑起来,牵动了身上的伤,不禁咳了几声,这才老实起来。

    莫停心满意足的闭目养神,心道:这傻瓜,还是这么好骗,还一副总是认为自己很精明的样子,殊不知从进入毒宗的那一刻就入了他的套,被他抓住了,再想逃可就难了。

    眼看婚期临近,南宫凛正紧锣密鼓的筹备着婚事,这一天却突然收到了杀宗宗主沈千峰的拜帖。拜帖上说他明日要来毒宗拜访南宫凛,顺便与他商量些事。

    南宫凛最近一心扑在婚事上压根不曾想起这个人来,沈千峰突然送上拜帖到让他想起了一件紧要的事。

    “传本座命令,派人去向其他三宗发请帖,本座的婚事要办得热闹一些。”

    拿着拜帖的侍从还在等他的回话,却没料到他竟将话茬又转到了婚事上,侍从垂下头应声:“是,宗主,不知这杀宗宗主的拜帖……”

    南宫凛冷哼:“让他来便是。”

    侍从为难的问:“就这么回?”

    南宫凛当即霸气的说:“就这么回。”

    于是当日从毒宗送出的回帖是这样的。

    南宫宗主说:让他来便是。

    杀宗弟子心中崩溃,他念出这句话已经预见到宗主会有多生气了,不知这气会不会朝自己撒。

    未料沈千峰从他手中拿过信却笑了起来:“好一个南宫凛,果真狂妄。”

    第二天晌午,沈千峰如约到了毒宗,却没见到南宫凛的面,一个毒宗侍从奉命告诉他:“我们宗主在陪夫人用膳呢,请沈宗主稍待片刻。”

    沈千峰沉下声音:“那叫你们莫长老过来。”

    那侍从为难的说:“莫长老来不了啊,他还躺在床上养伤呢。”

    沈千峰冷笑:“距离你们莫长老受伤已经大半个月了,他应该能下地迎客了吧。”

    那侍从摇摇头:“也不知为何,我们莫长老的伤越治越严重了,连神医谷的少谷主都束手无策,这不整日卧床休息,每每要孟少谷主亲自喂药才能好一些。”

    如此逻辑不通,全是推脱之言。沈千峰气的咬牙道:“那你去把临霜姑娘叫来。”

    侍从刚要习惯性的摇头,窥见沈千峰黑如锅底的脸色,顿时闭了嘴,小跑着去找临霜了。

    修罗殿里,南宫凛正在细致的给叶清瑶挑鱼刺,叶清瑶喜欢吃鱼,但经常被刺卡住,南宫凛今日特意命厨子做了全鱼宴,结果吃的时候他只顾给叶清瑶挑刺,自己根本没吃几口。

    叶清瑶吃的满意,还不忘问南宫凛:“沈千峰来了,你不去见他吗?”

    南宫凛又给叶清瑶挑了一块鱼,“你大病一场之后瘦了许多,需要好好补补,毕竟再过几天我们就要成亲了,至于沈千峰,就让他等着吧。”

    叶清瑶啊呜一口咬住了鱼,在心里默默替沈千峰点了根蜡。

    南宫凛对沈千峰的来意心中有数,他不过借机戏耍他一番,倒不是真的要与他结仇,上一世他都没杀沈千峰,何况这一世他也算间接救过叶清瑶。

    临霜到了毒宗用来待客的千秋阁,见沈千峰正背手站在窗边往外看,那方向正是修罗殿的所在。

    临霜冷冷开口:“沈宗主叫我来有何事?”

    沈千峰没有回头。

    “听说南宫凛再有几日要成亲了,你还愿意留在他身边?”

    临霜上次已经说过她与南宫凛之间没有男女之情,可沈千峰显然不相信,她也不愿多做解释,淡淡道:“与你何干?”

    沈千峰愤怒的转过身向她走过来,他生平喜怒不形于色,偏偏这冷冰冰的丫头总能牵动他的情绪,让他怒不可遏。

    他双手抓住临霜的手臂,下意识的收紧力道,让她无法摆脱。

    “你就那么喜欢他?哪怕他已经有了心爱的人,成了亲,你还是愿意跟着他?”

    临霜内力一震,挣脱了他的手。

    “沈宗主管的真宽,别说我对主上只是主仆之谊,就算我真的喜欢他也不关你的事吧?你做出这样的反应,不过是又想骗我为你传递消息罢了,无耻之极。”

    临霜转身要走,却听沈千峰痛苦的道:“丫头,当日那番话并非出自我的真心,我对你……”

    “住口。”

    临霜回过头眼神决然地看着他:“沈千峰,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再相信了。”

    她走得很快,沈千峰抚摸着手腕上那条还沾染着女子发间冷香的发带,苦笑不已。

    “沈宗主什么时候喜欢睹物思人了?”

    南宫凛无声无息的走进来,沈千峰这才惊觉,竟然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南宫凛的武功究竟该到何种地步?看样子那天与崔俨比试,他并未尽全力。

    “还未恭喜南宫宗主不日就要成婚了,那日见南宫宗主与夫人十分恩爱,想必成了亲必然不会有负于她,与别的女子牵扯不清吧。”

    他想到刚才临霜的态度,话中难免带刺。

    他嫉妒的情绪流于表面,南宫凛有些惊讶,沈千峰这样的人竟也会在意一个人,真是稀奇。他恍然想起上一世,临霜曾经求过他,希望他放过沈千峰。暮起和临霜从他式微之时就跟在他左右,念及这份情谊,他答应了临霜的请求,放沈千峰离开,从此江湖上就再也没有沈千峰的消息。

    “这就不劳沈宗主操心了,本座与夫人之间,再容不下任何人。”

    沈千峰嗤笑:“最好如此。”他显然并不相信南宫凛的话。

    南宫凛撩起衣摆坐在一旁的座椅上,端起侍从备好的茶,抿了一口。

    “沈宗主今日不会是来与本座聊这些情爱之事的吧。”

    沈千峰稳了稳情绪,他刚才的确是乱了方寸,竟然在南宫凛面前露出那么大的破绽,情之一字,果然害人不浅。

    沈千峰坐在南宫凛对面,端起茶盏:“适才沈某有些唐突了,以茶代酒向南宫宗主赔罪。”

    他说完喝了一口手中的茶,将茶盏重新放好,脸上挂着沉稳的笑,一幅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沈某今日前来是想与南宫宗主谈个条件。”

    南宫凛将后背靠上身后的椅背,不甚感兴趣的问:“哦?说来听听。”

    沈千峰摸不准他的态度,但拉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决定的事,就算有什么变数也应该敢于承担这份风险。

    “杀宗与毒宗结成联盟一同对抗血宗,你觉得我的提议如何?”

    南宫凛笑了笑:“沈宗主都说了是条件,这句话却分明只提了对我的要求,那么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沈千峰暗叹南宫凛这样的聪明人果然不好糊弄,他再次开口,许下了承诺。

    “事成之后,毒宗和杀宗可以平分血宗的势力,而我愿意与南宫宗主共享崔俨手里的那卷《修罗诀》。”

    55.

    撇去沈千峰精明的眼神,  他的话竟真有那么一丝诚恳的味道。

    不过《修罗诀》残卷是他南宫凛最不需要的东西,至于平分血宗?更是不可能,  他从来想要的都是将鬼域四宗一并收入囊中。

    南宫凛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千峰,  眼中是洞察一切的敏锐。

    “沈宗主这条件可不太诱人,  你有求于本座,  还想跟本座谈一个对等的条件,  未免太不把本座放在眼里。”

    他语气渐冷,  声音中更是带上了浑厚的内力,  尾音一落,真气震荡开来。沈千峰坐在他对面,只觉一阵压迫袭来,胸口仿佛压上了一块巨石,脑中晕眩了片刻。等他恢复过来,  额头上冰凉,  他伸手一摸,  才发现自己额头上都是冷汗。

    “南宫宗主这是要用武力震慑沈某?”

    沈千峰从袖中掏出一块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重新审视着面前的南宫凛。他意识到自己也许一开始就想错了,  南宫凛的确年轻气盛,  可他并不好对付。这一次杀宗与毒宗的合作,  无异于与虎谋皮。

    可他似乎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你曾在试炼大会上狠狠地下过崔俨的面子,  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是不会放过你的,更别说坐视你和毒宗在鬼域做大。”

    “虽然你的武功在崔俨之上,可血宗叱咤鬼域这么多年,实力强大。毒宗近两年的确壮大起来,  但想要与血宗抗衡还差得远,你需要另一股势力的帮助,你我都知道,柳姣与崔俨的关系非比寻常,所以与杀宗结盟是你唯一的选择。”

    南宫凛并不否认他说的很有道理,只是他这话里全心全意为别人着想的态度太过冠冕堂皇了,虚伪的很。

    他手边的茶早已冷了下来,南宫凛的手扶上杯沿,杯中的水顿时又冒出滚滚热气来。他端起来吹了吹,不知怎的,他竟突然想起叶清瑶刚才鼓起腮帮子奋力吃鱼的模样,她有时吃的急了还会不小心噎住,然后端起手边的雪茶喝一口,心满意足的继续吃。

    他晃了晃茶杯,杯底洁白如雪的茶叶浮浮沉沉。这是叶清瑶最喜欢的一种茶,毒宗上下因此都换了口味改饮雪茶。他曾问过她缘由,她当时粲然一笑,说这茶就像他一样,凛冽,初尝苦涩,过后再品却越觉清甜甘美,表面上看起来总是冷冰冰的,内里却温暖炽热。

    南宫凛忽然笑了,这个小傻瓜竟会认为他温暖,他这辈子所有的暖都只会给她,她是他在这世上仅存的善念。至于其他人……

    南宫凛收起笑,忽然换了话题:“下月初九是我的大喜之日,相信此时请帖已经送去杀宗了,到时欢迎沈宗主来喝喜酒。”

    “今天沈宗主的条件我不太满意,希望沈宗主再回去好好想一想,到时再来与我谈新的条件。”

    南宫凛站起身走到门口,顿了顿:“沈宗主刚才说错了,我与崔俨的确势不两立,可眼下最着急的却不该是我和毒宗,你以为呢?”

    南宫凛走了以后,沈千峰的手放在桌面上紧握成拳,不错,此时最着急的确实是他和杀宗。崔俨已经暗中收拢了一些杀宗的势力,他野心极大,早已经想把其他三宗收入麾下。杀宗最为弱势,势必会沦为崔俨第一个下手的对象。

    看来南宫凛并不想与他达成一个对等的合作关系,他莫非是想……

    沈千峰面上带着犹豫,迟迟无法下决定。在千秋阁中逗留一会儿,他就心事重重的离开了毒宗。

    血宗地处鬼域密林北面,与毒宗惯用各种机关巨石作掩护这一点极为不同,血宗的风格就像崔俨的性格一样狂妄自大,在一片密林之间毫无遮挡,似乎根本不怕任何人来偷袭。

    崔俨的自大来自于他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就将血宗变成了鬼域四宗最强的存在,未来不久他还要一统鬼域,一统江湖邪道。

    柳姣又是在深夜时分来到了血宗,那天崔俨在魅宗疗伤过后,突然急匆匆的回了血宗。之后连续大半个月都没有再找过她。她心中难安,才会来到此地,不过她可不是对崔俨真的有什么深厚情谊。

    柳姣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崔俨那天与南宫凛比试过后就不太对劲,她猜测崔俨极有可能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怕被她看出来,才那么着急离开魅宗,她特意选在这个时候,就是为了避开耳目来试探他的。

    虽然是深夜,血宗门口依然有很多弟子把守,柳姣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将整个脸都遮住了,血宗弟子认不出她,对她喝道:“何人竟敢深夜靠近血宗?”

    柳姣将斗篷解下,对那弟子傲然道:“怎么,本座不能来吗?”

    那弟子认出她的身份,连忙赔礼:“在下眼拙,见过柳宗主。宗主说过,若是您来可以直接进去,请。”

    柳姣冷哼一声,快步走进去。

    她也不需侍从引路,径直走向了崔俨平时长待的欢情搂,崔俨纵情纵欲,爱好美色,这欢情搂就是他特地打造用来享乐的地方。

    柳姣走在楼梯上,听到楼上不时有喧闹嬉戏之声传出来,她顿了一下,脸上挂上了魅惑众生的笑脚步轻缓的上了楼。

    只见崔俨正被一群美人围拢在中间,他倚在软榻上,一只手撑着头,对近处的一个美人勾了勾手指。那女子慌忙上前,姿态有些畏缩。

    “你,对本座笑一下。”

    那女子颤抖着勉强挤出了一个笑,看上去却比哭还难看。

    崔俨沉下脸,怒喝道:“滚出去。”

    女子被吓得身体瘫软,却还是踉跄着连忙退下了。她走到柳姣身边的时候抬头看了柳姣一眼,她这一抬头,柳姣挑了挑眉,这女子的身形轮廓还有面貌气质都像极了一个人。

    柳姣侧身让她过去,心道:这崔俨竟真的如她所想看上了南宫凛的女人,有意思。

    “姣儿来了,怎么不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