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29 页
    听见崔俨叫她,柳姣顿时回过神向他走近,到了近前她才发现,这些女子或多或少都与叶清瑶长得有些像,只是不及刚才出去的那个女子像得多罢了。如此看来,崔俨是真的上了心。

    “崔宗主这日子想必快活似神仙,这么多的美人儿,看得人眼花缭乱。”

    崔俨伸手拉过她:“不过是些庸脂俗粉,哪及得上姣儿万分之一。”

    柳姣娇笑道:“你这分明就是在哄我呢。”

    她借机凑到崔俨身边,双手不经意的轻轻滑过他的脉门。

    并无异常,崔俨的身体没有出任何问题,也没有受内伤,那他那日为何匆匆离开?

    崔俨抓住她的手,两人之间的气氛逐渐暧昧起来,不一会儿,楼内的女子都被赶了出去。

    半响后,柳姣披着衣服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了一个缝隙,冷风顺着窗缝刮进来,吹走了室内的一片旖旎。崔俨倚在榻上一脸的餍足。

    柳姣今日来的目的已经达成,探查到崔俨根本没什么事,她心中喜忧参半。

    喜的是她的靠山依然很稳固,至于忧,南宫凛已经如此强大,万一她和魅宗站错了队,那后果不堪设想。

    “天快亮了,我该回去了。”

    崔俨也没留她,他们的关系不宜表露人前,这种事在彼此之间早就心照不宣了。

    柳姣离开以后,崔俨翻了个身倒在榻上,他这些日子都被胸口的疼痛折磨,南宫凛那日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脚,让他只要一催动内力,心脏就像是冻住一般。

    刚才柳姣来的时候他隐隐又感觉到那种痛苦,却碍于她在场只能忍着。

    崔俨暗金色的眼睛里满是怒气:“南宫凛,今日所受之苦,本座定会要你百倍奉还。”

    柳姣回到魅宗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早起的红影在门廊处遇见她,还以为她是早上要出门,才起得如此早。

    “宗主,您这是要出去?”

    柳姣懒懒的靠在廊柱上,如同没骨头一般。

    “不,本座出来转转而已,你去忙吧。”

    她此刻十分疲累只想赶快打发走红影,回去好好睡一觉。

    红影向她告退,刚走出两步,柳姣就喊住了她。

    “等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红影手一摊,一封请帖赫然出现在她手上,她将请帖递给柳姣。

    “宗主,这是毒宗昨日送来的请帖,说是南宫宗主要成亲了,请各宗的长老堂主前往观礼。”

    柳姣眉心蹙起,打开请帖看了一眼。

    “怎么没有本座的请帖吗?”

    红影觑着她有些生气的面色,摇了摇头。眼见柳姣的脸色更加黑了,红影心中诧异,宗主什么时候对南宫宗主的婚事这般上心了,竟然会为了没有被邀请而发怒。

    “崔宗主和沈宗主收到请帖了吗?”

    红影在接到请帖时就已经调查得清楚,此时柳姣问起这个问题也不显得慌乱。

    “回宗主,据派出去探查的弟子回报,只有沈宗主接到了请帖。”

    柳姣心中顿时明白,南宫凛已经将她归于崔俨一派,想必将来要与沈千峰联合起来对付他们了。

    她勾唇一笑,眼中快速划过一抹算计。

    “婚期定在何时?”

    红影:“就在下月初九。”

    柳姣听罢,拿着红影的请帖轻笑着回房去了。

    三月初九这一日,毒宗上下洋溢着喜气,叶清瑶一大早被婢女们簇拥着到了镜子前开始梳妆。

    毒宗这样的邪道门派还从没有办过婚礼,前两任宗主都是不近女色一心扑在练功上,到了南宫宗主这里,毒宗才终于有了女主人,这样罕有又盛大的喜事当然要竭尽全力地办好了。

    毒宗上至宗主下到普通弟子都很在乎这场婚事,连卧床多日的莫停都出来主持大局了,当然是在孟少谷主的搀扶之下。

    孟菱儿不习惯这种热闹场面,皱眉对莫停说:“你既然身体还未好,就别操心这么多了。”

    莫停摇头:“那怎么行,这可是我们宗主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我这个左膀右臂当然要帮他把一切都料理好。”

    孟菱儿松开手,莫停假意趔趄了一下,又无赖的往她身上靠过去,引来她鄙夷的一瞥。

    叶清瑶看着镜中脸颊微红、满眼是笑的自己有些怔忡,她就要嫁人了吗?嫁的还是一本书里的主角。

    有些不真实,也有些期待和甜蜜。

    一群婢女把她围在中间,她就像个布偶被她们摆弄着,一会儿这样,一会儿又那样。叶清瑶只觉得晕乎乎的,原来嫁人是这样的感受啊,太累了,她这辈子都不要再嫁第二次了。

    等到终于梳妆打扮完毕,叶清瑶已经累瘫了,她头上顶着几斤重的凤冠,动都不敢动一下,这要是戴久了脖子还不落下病来。

    她一时之间对南宫凛有些恼,成个亲而已,非要搞得这么麻烦,她的脖子酸死了,回头一定要他好看。

    56.

    这场婚礼其实并不像叶清瑶认为的那样繁琐,  她本身就在毒宗里,免了接亲送亲的环节,  礼节已经精简很多了。

    叶清瑶被婢女们搀扶出门,  她的裙摆有些长,  走起路来不小心踩上去,  差点绊了一跤。幸亏身边的婢女一直谨慎的扶着她,  不然就要在这么重大的日子里丢面子了。

    婢女将她扶着出了修罗殿,  殿外早就有一众毒宗侍从在等候,  一顶布置的十分奢侈的花轿坐落在殿外,叶清瑶被婢女搀着进去坐好。十二个侍从分列两侧抬起了花轿,几个婢女也跟着在花轿旁站好,一群人喜气洋洋的在毒宗里转了几圈。

    叶清瑶虽然觉得这样有些好笑,但入乡随俗,  也只能在花轿里乖乖的任他们抬来抬去。毒宗就这么大,  绕再多的圈也很快就走完了,  侍从们把花轿抬到了叶清瑶曾经住过的祭魂堂后院,  这里是供她暂时休息的地方,  等到晚间拜堂的时候,  侍从会再用花轿把她抬回修罗殿。

    其实这婚礼办得有些不伦不类的,  但也情有可原,  毕竟毒宗从未办过这种喜事,又都是些江湖人惯不爱遵那些繁琐礼仪,因此也就随着自己的心思办了。

    据说这四不像的婚礼还是莫停在南宫凛的压迫下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可见这群人有多么“不拘小节”。

    叶清瑶心里吐槽,  然后枉顾了侍女告诉她不许随便吃东西的规矩,从桌上摆放精致的糕点拼盘中捏起一块枣糕几口下肚,末了还喝了一大杯茶。

    这枣糕是按照她的喜好做的,吃起来甜香又不腻人,算是叶清瑶最喜欢的零食,明晃晃的摆在面前还不让她吃,怎么可能呢?

    折腾了一上午,她又渴又饿见侍女们都守在门外,叶清瑶又向那盘糕点伸出了魔爪。不过她也不敢吃的太多,过后怕被侍女发现她还将糕点重新摆了摆,妄图抹去自己偷吃的痕迹。

    太阳西斜,前来毒宗道贺观礼的人越来越多,毒宗的长老和堂主纷纷出动在门口招待客人,这场婚礼来了许多邪派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莫停站在大门口,含笑的跟到来的客人致谢。

    沈千峰身为杀宗宗主却没有托大,反而来的很早。他在门口看见莫停,问了一句:“怎么,南宫宗主如此瞧不起沈某,竟然不亲自迎接?”

    莫停:“宗主这时候恐怕忙着呢,一时没顾上,还望沈宗主海涵。”

    沈千峰当然不是在这大喜之日来找晦气的,他今天来一是前来观礼,二是要趁机在和南宫凛再商议一下那天的事。是以刚才的话多是玩笑之言,并没有什么恶意。

    莫停向来精明怎么会看不出,给了沈千峰一个台阶下。

    “沈宗主里面请,我们宗主忙过之后定会亲自去见您的。”

    沈千峰点了点头,这个莫停果然聪明,在众人面前没有拂他的面子,否则被这么多人看着,他这个杀宗宗主的颜面该往哪里搁。这般想着,他也没有过多为难莫停,进去之后,找了个闲处,自己待着了。

    左右凭他的身份地位,也没有哪个乐意找死敢来招惹他。

    南宫凛其实真的如莫停说的那样在忙着,他忙着在修罗殿中踱步呢。无他,两世头一回成亲,就算他是叱咤武林的鬼域之主也不由紧张起来。他在殿内来回走着,想要停下来喝口茶缓解一下焦躁的心情。

    可当他一伸出手,却发现手心里都是汗。呆立片刻,南宫凛不禁扶额一笑。

    她此刻在做什么呢?会不会也如自己这般紧张?

    想的太入神,脑子里都是叶清瑶的身影,或嗔或笑,一静一动,都让他克制不住的想念。

    一双柔美纤细的双手突然从南宫凛身后伸出来,那双手在主人的精心呵护下柔若无骨,滑腻异常。她一点一点的接近,就在要触上南宫凛劲瘦有力的腰时,被南宫凛一只手捏住腕骨,堪堪停在他腰侧寸许之处。

    南宫凛转过身,手上却还捏着女子的脉门,让他意外的是,面前出现一张不甚熟悉没什么交集的脸。

    “红影?”

    红影被南宫凛捏住脉门,痛得冷汗涔涔。她脸色苍白,眸中含泪甚至有一丝楚楚可怜的味道。

    “南宫宗主,你弄得奴家好疼啊。”

    红影的声音带着媚意,若是普通男人被她这么一喊,只怕心都酥了。

    然而南宫凛丝毫不为所动,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

    红影那张艳丽妩媚的脸紧皱成一团,全无美感。

    南宫凛嗤笑一声:“柳宗主看来对自己本来的面目并不满意,不如本座替你毁了它可好?”

    南宫凛另一只手在“红影”脸上轻飘飘的挥了一下,那张属于红影的脸迅速的从柳姣脸上剥落。

    “南宫宗主好眼力,竟然被你认出来了。”

    柳姣脸上半是痛苦半是笑意,整张脸显得有些扭曲。

    “你来毒宗做什么,本座记得并未邀请你。”

    柳姣的眼神落在南宫凛扼住她手腕的那只修长的手上,神情中有些落寞。

    “南宫宗主成亲这样大的喜事也不让奴家来恭贺一番吗?”

    “奴家今日来实在是因为放不下南宫宗主,自从见到南宫宗主,奴家,奴家就觉得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英伟的男子了?”

    南宫凛心中膈应,松开她的手退远了几步。

    他面上带着一丝嘲讽:“这话你又对崔俨说过几次?”

    柳姣并不意外南宫凛会知道她和崔俨的关系,她揉了揉手腕,再度向南宫凛靠近。

    她今日身着一身红色薄纱衣,随着她走路的动作,勾勒出曼妙的身形。

    “你该知道,我那都是被逼无奈啊。”

    “不过现在好了,有南宫宗主在,奴家以后定不会被崔俨那厮欺辱了。”

    她走到南宫凛身旁,刚要把头倚在他肩膀上,这时南宫凛突然迅疾地出手,捏上了她的脖颈。

    “今天是本座的大喜之日,本座不想开杀戒。”

    “你若现在离开,本座饶你一命,如何?”

    南宫凛的声音冷如冰封,柳姣心中一寒,知道这个男人是自己无论如何也俘获不了的了,可她不甘心。

    “叶清瑶那样愚蠢天真的女人只会拖你的后腿,对你毫无助益,你野心勃勃,想要做鬼域的主人,我能帮你,无论是鬼域还是这天下——呃。”

    柳姣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南宫凛捏住她脖颈的力道收紧,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是我的妻子,辱她如同辱我,看来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

    南宫凛将柳姣提起,毫无怜惜的丢在一边。

    “我的野心还不需要一个女人来帮我实现,你的承诺该去对崔俨说。”

    “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滚出去。”

    柳姣倒在地上难以抑制的咳嗽着,她的手抚在自己的脖颈上,触及南宫凛刚才留在上面的指痕,痛的打了个哆嗦。

    她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南宫凛一步一步退出了殿外。

    随后她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这里,直到跑出很远才喘息着停下来。

    南宫凛刚才不是在放狠话,他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蝼蚁,可以随时杀了她。

    柳姣自诩魅力无边,万万没想到在南宫凛这里屡次碰壁。她本想今日若是能顺利的让南宫凛成为她的入幕之宾,那就可以趁机摆脱崔俨的控制,谁料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南宫凛和崔俨,是个女人都知道如何选,只可惜他竟真的对自己不屑一顾。

    柳姣咬了咬牙,与南宫凛已经闹僵,她不能再失去崔俨这个靠山,否则她和魅宗注定是死路一条。

    她正在心中权衡利弊,前方却突然闪过几个鬼祟的身影,这是在毒宗里,谁敢如此大胆?

    不用问,他们肯定不是毒宗的人,也不像是今日来观礼的人。

    柳姣好奇的跟上去,想要一探究竟。

    跟着这些人到了一方小院里,眼见他们翻过院墙进去了,柳姣紧随其后也跟进去。

    院中间放置着一顶花轿,侍从们整齐的站在院子里,还有几个侍女守在一个房门前。

    柳姣顿时猜到这屋里的人应当是今晚的新娘子叶清瑶。她隐在暗处看得清楚,那几个黑衣人有两个溜进了屋里,剩下的则悄无声息的把院中的侍从和婢女放倒。

    不一会儿屋里的两个黑衣人出来,其中一个身上扛着一个穿喜服的女子,那女子不停地挣扎,另一个显然是带头的黑衣人不耐道。

    “愣着干什么,还不将她打晕,万一弄出声响,我们今天的任务就完不成了,到时宗主那里可不好交代。”

    说这话的人柳姣很熟,是崔俨的心腹下属之一。崔俨选在今日动手,绝对是在为上一次的事报复南宫凛。

    柳姣忽然笑了起来,怎的如此巧就被她碰上了这样的好机会。南宫凛,看来你这场婚事注定得不到好结果了。

    那扛着叶清瑶的男子听话的一敲她的后颈,叶清瑶终于不再挣扎了。他们正要离开,有两个一直跟在叶清瑶身边的暗卫闪了出来,一人动作极快的去向南宫凛报信,另一个则出现在黑衣人面前与他们缠斗起来。

    暗卫的武功虽然很高,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落败了,他撑着一口气,想等着南宫凛过来。那些黑衣人发现了他的意图,顿时攻击的更加猛烈,最终暗卫生死不知的倒下,黑衣人不敢再耽搁,急速的撤退。

    那个去报信的暗卫正向修罗殿的方向急奔,突然背心一凉,一只银钩穿胸而过,他挣扎片刻还是不甘地闭上了眼睛。

    柳姣从他身后走出来,轻轻拍了拍手望向修罗殿的方向冷笑一声,而后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毒宗。

    57.

    虽然经历了刚才的小插曲,  但南宫凛并没有被破坏心情,他看着渐渐西斜的日光逐渐变暗,  勾了勾唇,  眼中全是热切。

    “宗主,  吉时已到,  您该去拜堂了,  属下已经让人去通知夫人那边了,  想必这个时候该在来修罗殿的路上了。”

    南宫凛颔首,  勉强压抑住自己激动地心情,和侍从一起走到修罗殿前殿。

    今天的修罗殿格外热闹。满堂宾客,欢声笑语,不过谁又敢在毒宗宗主大婚的时候哭丧着脸呢?

    大家心里不管怎么想,与在座的人是不是有什么不睦,  都装得一派和气,  生怕惹了南宫凛的不快。

    南宫凛走到前殿之时,  正好在门口遇上了出来透风的沈千峰,  他眉峰一挑。

    “人逢喜事精神爽,  南宫宗主做了新郎官风采更胜从前了。”

    南宫凛今日换上了一身新郎喜服,  隐去了平时身上那股煞气,  倒有一种矜贵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