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30 页
    沈千峰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人人都知道这位南宗宗主曾是皇亲贵胄,世家子弟。也许战场历练和家族遭遇巨变让他流落于邪道,沾染了邪门歪道的煞气。可他那份气度是骨子里带来的,轻易难以改变,  如今只是换了一身红衣,气质就改变了很多。

    今日的南宫凛也许是最好说话的时候,平日里周身嗖嗖地冒冷气,现在却罕见的温和了许多,沈千峰今天并不是来道贺的,也许应该说并不仅为了道贺而来。

    沈千峰今日能来不出南宫凛所料,那天他故意施压就是为了让沈千峰慌乱,改变之前的条件。

    南宫凛:“沈宗主今日特地赶来观礼,南宫凛承情了。”

    沈千峰:“好说好说。”

    这时刚才去祭魂堂后院通知的人脸色煞白一脸惶急的跑过来。

    “宗主,夫人,夫人被人劫走了。”

    那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跪在南宫凛面前不停发抖。

    南宫凛伸手将他扯起来:“本座安排的暗卫呢?”

    那人哆哆嗦嗦,话都说不利索了。

    “暗卫,暗卫,有两个人,他们都死了,一个在院子里,另一个在院外不远的石阶上。”

    南宫凛眼眸猩红,戾气丛生。

    轻功一跃向祭魂堂后院赶去,这场惊变所有人都看到了。沈千峰就在南宫凛身边甚至连他眼底的血色都看的清清楚楚,想了想,他也向南宫凛走的方向追赶过去。

    莫停和殿内的人出来的有些迟,问清楚那侍从内情之后,赶紧也跟了过去。

    沈千峰到的时候看见南宫凛看着院内七倒八歪的侍从思索,他走上前,眼睛眯起。

    “这些人中的应该是血宗的独门武功,这件事显然是崔俨派人做的。”

    南宫凛皱眉走到石阶处暗卫的尸体旁,只见尸体胸口处不知被什么兵器穿胸而过,形成了一个血窟窿。

    暗卫都是他精挑细选培养而成,就算说不上武功极高也不该无一丝还手之力。从刚才院内的那个暗卫身上的打斗痕迹可以判断,血宗来的人里并没有这样的顶级高手。

    “咦,这招式很眼熟啊。”

    沈千峰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他也不嫌弃尸体上的血污,扒开那暗卫胸口一看,就猜了个大概。

    “想不到柳宗主出手还是这般狠辣,啧啧。”

    南宫凛胸中沉郁,恨不得回到当时将柳姣大卸八块,是他太大意了,若是刚才杀了柳姣,就算血宗派人前来,暗卫也能及时赶过来通知他。

    说到底还是他太自负,得意忘形了。

    “那天你说的条件,本座答应了。”

    沈千峰一愣:“南宫宗主不再考虑考虑——”

    看着南宫凛那冷得渗人的眼神,沈千峰自觉地闭了嘴。

    这时莫停和一众人都已经赶到,看到面前场景都一致的选择闭上嘴,大气也不敢出。

    “莫停,你去传令毒宗弟子,即刻围攻血宗,违抗者杀无赦。”

    众人心中齐齐抖了抖,不只因为南宫凛的语气太过冰寒,更因为他要倾整个毒宗之力去围攻血宗,这样疯狂的决定,只是为了一个女人。

    莫停没有丝毫犹豫,从一年前他就知道叶清瑶对于南宫凛来说究竟有多重要。

    “属下遵命。”他雷厉风行的下去集结毒宗弟子了。

    沈千峰知晓自己的机会来了,无论如何毒宗与血宗一定会斗得不可开交,南宫凛既然答应了他的条件,那么此时参一脚正是时候。

    “南宫宗主,刚才你我也算达成了同盟,今日围攻血宗的计划,杀宗也会一并执行。”

    沈千峰冲人群中勾勾手指,一个杀宗弟子走出来。

    “你立刻赶回杀宗,传本座命令,与毒宗联合攻上血宗。”

    在场众人看见那杀宗弟子真的回去传信了,知道沈千峰此举绝不是做戏,而是真的要跟毒宗结盟了。他们刚才还觉得南宫凛赌上整个毒宗为了一个女人跟血宗撕破脸是不明智之举,现在心里却开始动摇,杀宗和毒宗联合在一起,血宗只怕是抵挡不住的。

    也许鬼域就要变天了,邪道势力也要重新洗牌了。

    集结人马需要时间,但南宫凛显然等不及了,叶清瑶不知道境况如何,他此刻心急如焚。

    那种痛失所爱的感觉他不敢再承受了,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将这个世界和自己一起毁灭。

    南宫凛不再犹豫,没有叫侍从备马,而是以运起轻功,瞬息之间掠出百米之外,几个起落,腾挪跌宕,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沈千峰眼中闪过一丝惊艳,这手漂亮的轻功,江湖上恐怕没几个人使得出来。

    他不紧不慢的跟着南宫凛的方向也走了,比起南宫凛的焦急,他显得气定神闲,毕竟他只是一个看客,更多的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

    莫停正在集合毒宗弟子,这时却有侍从来告诉他南宫凛已经独自赶去血宗了、

    莫停一惊,南宫凛的武功有多高他自然知道,只是以一人之力对抗血宗那么多高手未免太冒险了。

    他想了想,对身旁的杜昆说:“杜长老,这里的事交给你,我带几个堂主马上赶去血宗,不能让宗主一个人涉险。”

    杜昆平时不管事,但关键时刻是靠得住的。

    “莫长老只管放心去吧。”

    莫停颔首,带着几个堂主骑上快马赶去了血宗。

    自从南宫凛做了毒宗的宗主,毒宗在他的把控下已经由从前的人心散乱,变成了如今的齐心协力。

    不敢说彼此之间没一点私心,但遇到这种外敌的时候绝对是一致对外的。

    杜昆召集好人马之后,并不用多言,毒宗弟子听说宗主夫人被血宗劫走之后已经怒火难平,根本不用再去鼓舞士气。

    “杜长老,且慢。”

    杜昆正要带领这些弟子杀上血宗,临霜突然出现叫住了他。

    “临霜姑娘可是有事?”

    杜昆态度很客气,毕竟临霜和暮起一样都是南宫凛真正的心腹。

    “今日来的宾客背景复杂,很可能也有血宗的人混迹其中,你留下来稳定局势,我带他们去血宗。”

    杜昆沉思片刻,觉得临霜的话有道理。

    “也好,那就辛苦临霜姑娘了。”

    临霜点点头,毒宗弟子气势汹汹地跟着她走了。

    叶清瑶揉着自己的后颈从一张柔软的床上爬起来,这间卧房布置的极尽奢华,可以看出主人的品味十分庸俗。

    其实南宫凛给她特意建造的修罗殿中也是这种风格的,不过她选择性的遗忘了,在心里不停地吐槽房间的主人。

    她在被打晕之前已经知道了,那些抓她的人都是血宗宗主崔俨派来的,有两个她在试炼大会上还见过。

    一想起崔俨那露骨而黏腻的视线她就直犯恶心,叶清瑶想到自己可能会面临的境遇,心不住地往下沉。

    冷静,必须冷静,南宫凛一旦知道她被劫一定会找过来的,她现在要做的是尽可能地拖延时间,不让自己受到伤害。

    只是崔俨是个武功高强的大男人,她到底该如何保全自己呢?

    叶清瑶摸了摸衣袖,袖子里有她每天都放在身上的一梦散,自从经历了烈火门被楚淮算计一事,她身上就常备着这种迷药,时间一久已经成为了她的小习惯,就算整日在毒宗里也要带上这药。

    不知道一梦散对崔俨这种武功极高的人有没有作用,不管了,眼下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叶清瑶满身戒备的靠在床边等待着,如果有可能她希望崔俨不会来,可是这种想法太天真了些。崔俨选在今天对她动手,就是为了打击南宫凛,她若是受辱,南宫凛一定会痛不欲生的。

    叶清瑶捏紧了衣袖,手上微微发抖。

    崔俨正坐在欢情搂里一人独酌,他兴致十分好,神情中都是得意,不多时竟有些醉了。

    “恭喜崔宗主今夜抱得美人归了。”

    柳姣忽然出现,崔俨似乎并不意外她会知情,依旧漫不经心的喝着酒。

    “唉,男人皆是喜新厌旧,这位新到的美人一来就住上了崔宗主的寝殿,真是令人羡慕呢。”

    崔俨大笑出声:“姣儿难不成是吃醋了?”

    柳姣娇嗔:“哪有,崔宗主这美人能到手,我还尽了些绵薄之力呢,你可不要忘了我的功劳。”

    崔俨抬眸,听柳姣说了她阻止暗卫报信的事,点了点头。

    “好,本座一定给你记一大功。”

    他站起身,酒意微醺,脚步有些凌乱。

    柳姣的目的已经达到,再留下就是不识趣了。

    “崔宗主今夜得偿所愿定然十分欢喜,我就不在这里讨嫌了,告辞。”

    崔俨走近调笑着捏了一把柳姣的纤腰,“姣儿说什么呢?本座心里最疼的永远都是你啊。”

    柳姣假意捶打他的胸口,“崔宗主可要记得今日这句话。”

    两人黏糊了几句,柳姣离开以后,崔俨立刻向自己的寝殿走去。

    想到叶清瑶那张天真又娇憨的脸,他就觉得心痒难耐,何况她还是南宫凛的妻子,崔俨加快了脚步,很快就到了寝殿外。

    叶清瑶从没觉得自己这么敏锐过,她听到门外的动静,反应极快的从床上跳起来,身体靠在房间中的立柱上,房门被推开,她犹如炸了毛的猫,全身都是警惕和防备。

    崔俨走进来恰看到了这样的她,眼神热切,心头的痒意越发难耐。

    “小瑶儿躲什么,本座如此喜爱你怎么舍得伤害你呢,快过来。”崔俨对她伸出了一只手。

    叶清瑶身体紧绷,明明情势危急,可她听见“小瑶儿”这三个字,胃里翻滚,差点忍不住吐出来。

    “崔宗主的好意我心领了,今天时辰已晚,宗主一身酒气,不如明日再来看我如何?”

    叶清瑶强挤出一丝笑,试图拖延时间。

    崔俨岂会看不穿这点小伎俩,他向叶清瑶靠近,叶清瑶如惊弓之鸟般的离开立柱向后退去。

    “自从那天在魅宗见到你,本座心里就一直惦记着,今天终于能够一尝所愿,只要你愿意,本座会让你过上所有女子都羡慕的日子。”

    叶清瑶心里:呵呵,不必了,你又老又丑长相武功不及南宫凛万分之一,我眼睛又不瞎,怎么可能看上你。

    她竭力镇定,声音中还是有一丝抖动,不过已经醉醺醺的崔俨并没发现。

    “崔宗主这样未免太不重视我了,你若是喜欢我,就该明媒正娶。难道你要承认自己不如南宫凛吗?”

    崔俨怒声道:“住口,本座岂会不如南宫小儿,待明日本座就迎娶你为宗主夫人。”

    叶清瑶:“那宗主还是等明日成亲过后再来吧,我总不能不明不白的跟着你。”

    崔俨突然笑了:“你当本座不知你打的什么主意吗?怎么,想拖延到南宫凛来救你,别说他未必会来,就算真来了本座也不会怕。”

    他说完瞬间来到叶清瑶面前,在她惊恐的眼神下将她甩到了床上,叶清瑶脑中轰鸣,在这样紧张的时刻竟然一反常态的镇定下来。

    她没有丝毫挣扎,任崔俨那充满酒气的身体覆上来,崔俨看她的神情以为她是接受了现实,一双手放肆的在叶清瑶的腰上揉捏。

    叶清瑶心里无比膈应,但只能忍耐,崔俨凑上来嗅她的脖颈,她趁崔俨迷乱之时将袖中的一梦散倒了一些在手心里,就在崔俨要上来吻她的时候,叶清瑶反手捂住了她的嘴,用撒娇的语气说:“崔宗主,别这么着急嘛。”

    她捂着崔俨嘴的那只手沾上了一梦散,她的手滑腻而温软,还带着一丝香甜的气息,崔俨忍不住深深地嗅闻着。

    他半天没有反应,叶清瑶急出了一身冷汗,难道真的没有用吗?

    崔俨把玩着这只手爱不释手,他饥渴难耐的咬上去,叶清瑶只觉得手上一疼,崔俨把她那只手咬出了血,还舔舔唇一脸回味。

    就在叶清瑶已经绝望的时候,崔俨的动作突然停住,睁着眼睛直直地向她砸了下来,叶清瑶赶紧把头偏过去。

    等了许久崔俨依然没有动静,她终于放松下来,满脸后怕的喘着气,看来一梦散还是有用的,只不过崔俨内力高深,药力发挥的时间慢了些。

    她平静过后,想赶紧把崔俨从自己身上掀开。推了一下,发现自己推不动,她心里发愁,动作太重又怕把他弄醒,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房门“砰”地一声从外面推开了。

    那震动的声音极大,叶清瑶觉得自己身下的这张床连同殿内的桌椅摆设都在抖动。

    南宫凛一进门看到的场景令他目眦欲裂,他双眼发红的走上前,一把将崔俨拎起来扔到一边。

    看着叶清瑶身上凌乱的衣服和散乱着的头发,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声音有些发抖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恐惧,直到他触上叶清瑶手臂的时候,忽然狠吸了一口气,嘴角温柔的勾起,在叶清瑶的额头印上了一个珍视而轻柔的吻。

    “清清,是我来晚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你别怕,我……”

    他似乎有些说不下去了,声音里有一丝哽咽。

    他眼眶通红的看着叶清瑶,最后眼里的悲伤和愧疚全化作了愤怒和杀意,他忽的起身,手握成拳走向倒在地上的崔俨。

    叶清瑶从怔愣中回过神。

    等一下,南宫凛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58.

    叶清瑶后知后觉从床上坐起来,  看了一眼自己的狼狈样,也就明白了南宫凛的盛怒究竟是为什么。

    “南宫凛。”她想告诉男人自己其实没什么事,  就是手上被崔俨那疯狗咬了一口,  可是南宫凛恍若未闻。

    他似乎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根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叶清瑶担忧的望着他的背影,  他身体紧绷向崔俨走去,  犹如蓄势待发要将人一击致命的野兽。

    这时,  她眼尖的看见崔俨的手好像微微动了一下,  他似乎醒了,是什么时候?

    “小心,南宫凛。”叶清瑶大喊出声。

    此刻南宫凛已经离崔俨很近,正要弯下身将他揪起来,崔俨听到叶清瑶的示警,  只得改变计划,  一掌偷袭向南宫凛的胸口。

    南宫凛虽然陷入了魔障,  但他的身体还是下意识地一偏躲过了崔俨这一击。

    叶清瑶看得心惊胆战,  南宫凛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对,  会不会又像书里写的那样内力倒退呢?

    崔俨一击未中,  十分不甘心,  南宫凛的武功他上次已经见识过了。硬抗下去恐怕没什么胜算,  且他今天似乎比上次要强大得多。

    南宫凛一拳捣向崔俨的头,他抛弃了所谓的招式,出手蛮横又简单粗暴。不过再简单的招式如果裹挟着庞大的内力,那也是一个大杀器。

    崔俨急忙侧身,  他身侧的立柱上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窟窿,立柱受到外力的摧毁,开始震颤,似乎马上就要倒下。

    这间寝殿由四柱掌控平衡,现在一根立柱已经被破坏,整个寝殿都摇摇欲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