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31 页
    叶清瑶尽量让自己藏身在角落里,免得让南宫凛分心,修罗内力隐患未除,她实在放心不下。

    南宫凛的攻势越发迅猛,崔俨且战且退,已经是穷途末路,他一晃眼扫到了角落里的叶清瑶,眼眸一闪,想到了一个主意,他虚晃一招向叶清瑶扑了过去。

    叶清瑶惊恐的瞪大眼睛,她都藏得这么隐秘了,还是被这恶心吧啦的老男人发现了。他的手掌距离自己不过寸许之间,叶清瑶躲避不及,抬起一只手挡在面前。

    然而在这样的危机时刻,南宫凛好像忽然清醒过来,几个闪身追上崔俨,从背后捞住他的一双腿,狠力一拽,将他拽离了叶清瑶面前。

    叶清瑶放下手就看见南宫凛在原地将崔俨抡了几圈,然后一股巨力将他向墙壁的方向扔过去。

    “轰隆”一声,墙壁发出巨响,南宫凛不知使了多大的力气,崔俨竟然穿透了坚硬无比的寝殿墙壁飞了出去,最后将一棵树拦腰折断才减缓了去势,滚落在地。

    一直在殿外观望的沈千峰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忽然一抖,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疼。

    南宫凛就像一个狂化的兽类,完全不给崔俨一丝喘息的机会,又追了上去。

    寝殿里只剩下叶清瑶一个人,由于墙壁毁坏,立柱倒塌,这间寝殿开始坍塌。瓦片碎石不断地往地上砸,叶清瑶护住自己的头,艰难的向殿门的方向摸索前行,就在她快要出去的时候,一块横梁在她头顶落下。

    叶清瑶听见声响抬头,吓得面色惨白。

    突然一双手伸了过来,轻飘飘地托住了下落的横梁,叶清瑶转头一看,是沈千峰。

    “南宫夫人没事吧?”

    叶清瑶轻呼一口气,对他道谢:“没事,多谢沈宗主相救,算上上一次你已经救了我两次,真是万分感谢。”

    叶清瑶这话说的很真诚,一点都不参假,不管沈千峰是出于什么目的,他救了自己,她心里还是很感激。

    沈千峰将手中的横梁随手丢开,对叶清瑶笑了笑。

    “感谢倒是不必,南宫夫人若真有心,哪一日我得罪了你夫君,你可要帮我说句话。”

    叶清瑶开始还不明所以,直到跟着沈千峰的视线看到南宫凛把崔俨拎起来一顿爆揍,她嘴角抽了抽。

    “沈宗主放心,我夫君他也不是经常这样的,只要不惹到他,他的脾气一向挺好的。”

    沈千峰心道:脾气好?叶清瑶嘴里的南宫凛和现在狂揍崔俨的也许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吧……

    正在这时,血宗大批的弟子听见这的动静往这边赶来,今夜崔俨为了享用美人特意遣开了殿内的守卫,南宫凛和沈千峰才能毫无阻挡的进来。

    “今夜注定要有一场恶战了,南宫夫人,不如我先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叶清瑶摇了摇头,南宫凛神志不清这件事只有自己知道,现在沈千峰只当他是怒到极点没有想到旁的地方,万一被他发现南宫凛此刻根本就无法自控,算计于他该怎么办?

    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走,只有她才能让南宫凛清醒,她要留下来守着他。

    沈千峰怕一会儿打起来顾不上她,就想把她强行带走,他的手刚伸过去,一枚袖箭“嗖”的一声破空而来。

    他退后一步闪避的功夫,来人已经挡在了叶清瑶身前。

    “临霜。”叶清瑶满脸欣喜。

    临霜点头:“夫人,此人心机深沉,不得不防。”

    临霜冷冷地看着沈千峰,脸上都是防备。

    沈千峰:“呵,本座好心救你家夫人,却被你说得如此不堪,临霜姑娘如此不识好歹,真叫人失望。”

    临霜:“好心?沈宗主当别人是三岁孩童,肆意戏耍欺骗吗?”

    沈千峰看着她皱眉。

    叶清瑶一脸惊奇,临霜什么时候也会跟别人斗嘴了?而且沈千峰好像还说不过她,只能忍让的样子。

    临霜拉过叶清瑶向南宫凛和崔俨的方向走去,看都没看沈千峰一眼。

    “临霜,只有你一个人来了吗,毒宗其他人呢?”

    “莫长老带着几个堂主先我一步到的,他们正在不远处阻拦血宗弟子,我刚才过来时正好看见他们,毒宗弟子都在血宗外待命,只等主上解决了崔俨,一声令下就会攻进来。”

    叶清瑶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临霜敏锐地察觉到了,忙问:“夫人怎么了?”

    叶清瑶拽住她,凑到她耳旁,小声道:“南宫凛现在的情形有些不妙,他好像失控了,一心只有杀戮。”

    临霜是她此时唯一可以相信的人,于是叶清瑶半真半假的把南宫凛的情况告知了她。

    临霜听罢一惊,她看向南宫凛,南宫凛果然是愤怒的失了理智的在攻击崔俨。他一拳一拳毫无章法地打在崔俨脸上,宣泄着自己暴怒的情绪。

    崔俨的脸上都是血,已经不再反抗,一动不动地任南宫凛揍。

    “崔俨已经死了,主上他不知道吗?”

    叶清瑶沉重的摇头,恐怕南宫凛现在根本就分不清活物和死物了。

    临霜想了想,从腰间摸出了一枚响箭,浓烟升上天空,没过多久,莫停赶了过来。

    临霜:“莫长老,外面情形如何了?”

    莫停有些喘:“我们的人与血宗的高手缠斗在一起,不过他们人多想必坚持不了太久,已经有不少血宗弟子向这里围过来了。”

    他看向远处的沈千峰,问道:“沈宗主,不知杀宗的强援何时可到?”

    沈千峰:“急什么,总会来的。”

    他话音刚落,血宗南面就升起了一阵狼烟。

    沈千峰笑道:“这不就来了。”

    临霜回头冷冷瞥了他一眼,对莫停说:“莫长老,此人恐怕靠不住,让毒宗的弟子不必待命了,直接攻进来吧。”

    莫停与她想到了一处,沈千峰不能完全信任,他发出自己手中的那枚响箭,毒宗弟子看见了自然会听令攻进来。

    沈千峰嗤笑:“本座真要背信弃义,今天就不会来了,有些人当真是小人之心。”

    临霜没理他,她的注意全在南宫凛身上,不时朝他那里观望,她这样的举动让沈千峰心里窝火又全无办法。

    叶清瑶看着南宫凛,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只见崔俨已经被他的拳头打得没了人形,宛如一堆烂肉。

    “啧,这南宫宗主也太残忍了些,崔俨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他还不肯停手。”

    沈千峰似乎真的以为南宫凛只是发泄怒气,没往别的地方想。

    南宫凛认准了崔俨这一个目标,手上动作不停,这种诡异的平静维持不了多久,一旦有人试图打破,就会……

    “崔宗主!”

    终于,血宗的高手杀了过来,看见崔俨的样子都叫嚷着要为他报仇,他们向南宫凛逐渐围拢,最后众人对视了一眼,一起攻了上去。

    也就是此刻,沈千峰才发现了南宫凛的不对劲,因为那么多人向他杀过去,他竟然还在狠揍崔俨,一点反应也没有。

    莫停和临霜想要上前帮忙,被叶清瑶阻止了,她担心的是,南宫凛现在不分敌我,已经认不清自己人了。

    沈千峰看着他们的样子更觉怪异,但下一秒,他的眼里全变成了惊骇。

    一个血宗弟子正在得意自己手中的刀就要砍到南宫凛的要害,却忽觉浑身一冷,他惊恐的看着刀尖一寸一寸的冻住,从他的手上蔓延至全身,最后整个人都被冰封住了,眼睛在眼眶里乱转。

    一只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伸向他的胸膛,他瞪大眼睛看着这只手从他的胸口处掏出一颗寒冰包裹的心脏。

    南宫凛的脸上带着一丝残酷地笑,手上不轻不重的一捏,那心脏化为了一堆冰屑,他摊开手任夜风将手上残留的碎屑吹走。

    那血宗弟子还睁着眼睛,只是那双眼睛已经不再动了。

    围在南宫凛身边的血宗高手不住地胆寒,他们从没见过这种可怕的武功,也许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武功。

    亲眼看见刚才那人毫无征兆的冻成冰,随即就被南宫凛捏碎了心脏,离他最近的的人吓破了胆,他一边抱头往回跑,一边崩溃地大喊:“他不是人,是邪魔,是邪魔,快跑,快跑啊。”

    一个、两个,最后是一群,恐慌的情绪会传染。他们都跟着第一个人往回跑,只可惜死神来得太快,他们没跑出多远,也重复了那个血宗弟子的下场。

    南宫凛不知用什么手法将他们全都冻上以后,竟然很有兴致有耐心的一个个将他们的心脏掏出来,然后再捏碎。

    他好像从中得到了某种乐趣,只是这乐趣令人毛骨悚然。

    终于最后一个血宗弟子的心脏在他手里变成了冰屑,他不满的扬扬手,在周围四处搜寻。

    叶清瑶木愣着看着眼前的南宫凛,他最终将视线锁定在了他们几人身上,并且一步一步的向他们接近。

    临霜挡在叶清瑶身前,对莫停说:“莫长老,你带夫人先走,我留下来拖住主上。”

    她说完就要向南宫凛靠近,突然一双手牢牢地钳制住她的双手,将她困在怀里。

    “你疯了吗?这个时候逞什么能!”

    临霜挣不开他的控制,泄气道:“那你说该怎么办,难道一起死在这里?”

    “嘘。”沈千峰示意她去看叶清瑶,原来叶清瑶已经趁他们争执的时候慢慢走近了南宫凛。

    再看旁边莫停怔愣的神色,显然也没反应过来事情的发展。

    南宫凛饶有兴味的看着他的猎物壮着胆子慢慢靠近,她看起来小巧玲珑,身体里那颗心脏会不会也如人一般可爱?

    “南宫凛,我们回家吧。”叶清瑶走到他面前才停下来。

    她不确信南宫凛会不会像前两次那样认出她来,只是很神奇的,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害怕,反而很平静。

    南宫凛歪歪头,眼神里都是思索,似乎在奇怪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叶清瑶再次开口:“南宫凛,我都一天没吃饭了,快饿死了,我想回家了。”

    她说完大胆地去牵南宫凛的手,另外三人被她的举动惊住,就在他们以为下一刻叶清瑶也逃脱不了被冻住的命运时,却见南宫凛竟然乖乖的任她牵着走了。

    他眼中有一丝困惑,不知道为什么要听她的话,想不明白,他干脆就不想了,被她牵着似乎比捏心脏的游戏要开心许多。

    叶清瑶心中很忐忑,她将南宫凛慢慢牵到三人身边,看着三人诡异僵硬的神情,莫名就有一丝自己纵容熊孩子犯错的尴尬。

    就在这时,身后的南宫凛突然甩开她的手,闪身到前面。

    三人倒抽一口冷气,以为南宫凛就要向他们下手了,就连叶清瑶也担心不已。

    谁知南宫凛只是打横抱起叶清瑶,口中幽幽道:“你饿了,我们快点走。”

    他几个闪身飞跃就消失在三人面前。

    沈千峰过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原来南宫夫人才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啊。”

    临霜半响无语,莫停赞同的点头。

    沈千峰决定收回自己过河拆桥的计划,再多的权势富贵也得有命享啊,他还不想死的太快。

    59.

    杜昆把到来的宾客查了一遍,  发现没有什么异常的人,或许之前有,  只是在他们有所反应之前已经偷偷溜了。

    处理完这些烂摊子一夜已经过去了,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很快天就要亮了。杜昆打了个哈欠,  眼下这个时候他也不可能去补眠,  只得派人守着毒宗的大门,  一旦有什么突发事件赶紧回报,  也让他早做准备。

    他刚刚转过身想进内堂休息一会儿,却听身后忽然有风声响起,四周的温度骤然降低。

    他心中警铃大作,来的是个绝世高手,难道有人趁机偷袭毒宗?

    他猛然回过身,  见到面前的人,  提起来的心又放下了。

    “宗主,  夫人,  你们回来了,  昨日——”杜昆想向南宫凛探听一声昨夜的情况,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吃的拿来。”

    南宫凛面无表情,  声音冷漠。

    杜昆懵了:“啊?”

    叶清瑶闷在南宫凛怀里露出了一个脑袋,  对杜昆使了个眼色,也不管他看不看得明白。

    “杜长老,我有些饿了,你让下厨备些吃食送到修罗殿。”

    杜昆没看懂叶清瑶眼神里的含义,  他只听到夫人说饿了,连忙应了一声,去吩咐侍从了。

    叶清瑶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把人支开了就好,她真怕杜昆不小心说了什么又刺激到状态不对的南宫凛,让他继续发狂。

    南宫凛站在原地没有动,叶清瑶无奈地伸手指了一个方向他才像得了指令一般走起来。

    先时从血宗出来的时候,叶清瑶还以为他已经恢复了神智,结果这人路上几次走错方向,在密林里穿梭了好几个来回。最后叶清瑶实在受不了,开始给他往西面指,靠着他的轻功,两人才能在这个时候回来。

    其实还有一件糟心的事,叶清瑶没来得及跟杜昆说,他们进来的时候机关石门处于防卫状态,根本没有开启,指望这样的南宫凛叫门根本没可能,他只是在门上轻轻拍了一掌,门就裂开了……

    紧接着他们就到了杜昆面前,叶清瑶长叹一口气,寻思着南宫凛要是一直不好,那这毒宗遍地的机关可就危险了。

    “为何叹气?”南宫凛即使辨别方向走路的时候也没有忽视她的细微反应。

    叶清瑶不知道怎么回答,干脆说:“没事,饿的。”

    南宫凛忽然停下来,抱着她向四周观望了片刻,恰逢一个提着灯笼的侍女向这边走来,南宫凛抱着叶清瑶飞身过去,瞬间出现在那侍女面前,侍女吓得差点跌坐在地。

    “宗,宗主有,何吩咐?”

    “厨房在哪?”

    侍女楞了一下,但好歹还是凭本能回答了:“在那边,就冒热气那个地方。”

    她情急之下哪里顾得上自己的态度对不对,不过南宫凛显然是不在乎的,因为她话音刚落,他就已经嗖的一下不见人影了。

    几个呼吸起落的功夫他们就到了厨房门口,叶清瑶早已经放弃了让南宫凛把她放下的想法,反正她刚才在杜昆和很多侍从面前已经丢过脸了。

    她伸出手指戳了戳南宫凛的胸口:“你来厨房干什么?”

    南宫凛没回答,直接抱着她进去了,厨房管事惊得下巴都掉了。

    “小人拜见宗主。”厨房的下人跟着他跪了一地。

    南宫凛直奔主题:“有吃的吗?”

    管事擦擦面上的冷汗,小心地观察南宫凛的神色:“回宗主,米刚刚蒸上,菜还在清洗,您看这?”

    南宫凛神色不耐:“出去。”

    叶清瑶悄悄地对管事摆了摆手,管事连忙带着所有的下人退下了。

    南宫凛把叶清瑶放在旁边供厨房管事休息的椅子上,他自己挽了袖子洗了手走到一口闲置的大锅旁,烧火添柴,动作十分麻利。

    叶清瑶看得目瞪口呆:“南宫凛,你不会要做饭吧?”

    南宫凛继续沉默从厨房储物的地方翻找出一袋白面,十分熟练的和面,然后擀面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