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32 页
    叶清瑶再也坐不住了,她起身走到南宫凛身边看着他。男人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只胳膊揽住她的腰向上一提,像抱孩子一样把她又抱回了原地,让她坐在椅子上。

    南宫凛又回去继续擀面条了,并且只要叶清瑶稍有动作,他就会马上看过来,于是叶清瑶只能乖乖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她没等多久,南宫凛就端过一个大碗来,碗里是细腻莹白的面条,面上点缀了一排绿色鲜嫩的菜叶,正当中还放了一只圆圆的荷包蛋。

    叶清瑶对着一碗简单的清汤鸡蛋面差点不争气的流口水,也许是因为饿,也许是因为做面的人对她意义不一般。

    她用筷子挑起一根面条,轻轻吹了吹,面的口感韧劲十足,一点也不比平时大厨们做的差。

    南宫凛低垂着眸看她吃,面有些烫,热气熏在叶清瑶脸上,让她在冬日里出了汗,身上都暖了起来。

    叶清瑶嘴上喊饿,可真正吃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饿过了劲,这么大一碗面她也吃不下去,面还剩下大半碗,她发愁地看向南宫凛,怕他生气。

    南宫凛拿过她面前的碗,三两下就解决了碗里的面。他吃面的样子并不粗鄙,就是很快,叶清瑶猜测这是他行军打仗多年养成的习惯。

    他此时好像又变成了那个曾在战场上威震四方的大将军,坐得端正笔直,眼神里都透着一股锐气。

    叶清瑶真怕自己再不出声他就要在这里坐到天荒地老。

    “吃饱了,我们该走了。”叶清瑶小声提醒。

    南宫凛行动如风的站起来,叶清瑶怔愣片刻,起身拉住南宫凛的手一路回到了修罗殿。

    她不敢把南宫凛一个人留在殿内,唤了一个婢女让她去请孟菱儿过来,不多时,孟菱儿便到了。

    “清瑶姐姐,你们回来了,昨夜你被劫走,毒宗的人都出动了,我担心了一整夜。”

    孟菱儿到了近前问:“你急着找我来是不是受伤了?”

    叶清瑶把昨夜发生的事和南宫凛的情况告诉了她。

    “他从昨晚开始就是这个样子,不理人,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一样。”

    孟菱儿皱眉想要上前看看南宫凛的脉象,南宫凛本来平静微垂的眼眸顿时抬起,在孟菱儿的手即将触上他手腕的时候,眼底更是闪过了一丝嗜血的红色,叶清瑶离得近又一直紧盯着他,看见他这异常的反应立刻拉住孟菱儿退了几步。

    “小心,他现在很危险,我不该让你过来的,菱儿,你先回去吧,我怕他难以自控会伤了你。”

    孟菱儿皱起了眉,眼中满是忧虑:“清瑶姐姐,他的症状我从未见过,根本无从下手,我现在回神医谷一趟,请我外公过来,或许会有办法。”

    叶清瑶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孟菱儿:“我刚才听你说昨夜的事,南宫宗主显然还肯听你的话,你这几天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叶清瑶:“恩,我会的,你回神医谷的路上要小心,鬼域现下不太平,难免有人浑水摸鱼。”

    孟菱儿转身要走,却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踌躇着回头,别扭的问:“那个姓莫的没受伤吧?”

    叶清瑶有些意外:“没有,我回来的时候局势已经基本稳定了,崔俨死了,血宗的高手几乎都被南宫凛解决了,莫长老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孟菱儿点了点头:“那我便放心了。”随即她又立刻否认:“我可不是在担心他,他之前的伤还没好,这次万一又受伤……那我岂不是又要被这厮赖上留下来照顾他。”

    她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叶清瑶噗嗤一声笑出来,孟菱儿跺跺脚,一脸别扭的离开了。

    “你在笑什么?”

    叶清瑶没多想顺嘴回答:“我笑菱儿可爱呀。”

    南宫凛风一般的到了她面前,语气森然:“她是谁?”

    “你为何要对她笑?”

    “你为何,不对我笑?”

    他生气又委屈,叶清瑶摸不着头脑:“哈?”

    她看着南宫凛认真的样子哭笑不得。

    “我,我错了,我以后只对你一个人笑,好不好?”

    南宫凛不为所动,等着她的行动。

    叶清瑶别无他法只得僵硬的冲南宫凛笑了笑,才让他这来得莫名其妙的情绪平静下来。

    折腾了这么久天已经大亮,叶清瑶一夜未睡,眼皮都在打架,可她不敢睡,万一她睡着了南宫凛自己跑出去,指不定要出多大的乱子。

    她和南宫凛身上都穿着昨天的喜服,南宫凛那身倒还好,只是她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又脏兮兮的,穿着这身衣服总让她想起崔俨那恶心的样子,难受极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婢女去备水,她必须得沐浴,马上换掉这件让她膈应的喜服。

    婢女们准备好以后,叶清瑶看着南宫凛犯了难。她想了想,把南宫凛拉进了浴房,用一条长长的绸带绑在了他的左手腕上,绸带的另一端则绑上了自己的右手腕。

    叶清瑶不放心地叮嘱他:“南宫凛,你在这里等我,哪也不许去,不然我就会很生气,再也不会对你笑了,你知道吗?”

    男人点头,动作很迟缓,眼神里却都是认真。

    叶清瑶呼出一口气,走到屏风后的浴桶旁,她刚开始解自己的腰带,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屏风那一面的南宫凛说:“你转过去闭上眼睛,不准回头,更不准睁眼。”

    南宫凛听话的闭上眼睛转身,叶清瑶见此快速的脱去身上的衣服,踩着脚凳跨进浴桶,她心里紧张动作就急了些,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扑进了浴桶。

    “啊——”叶清瑶惊叫一声,声音顿时被涌上来的水流淹没。

    她兀自在水里扑腾着,这时一双宽而有力的手掌将她从水里托了上来。

    叶清瑶抹了把脸,与面前的人对视,南宫凛幽暗深邃的眸不加掩饰的落在她身上,她打开南宫凛的手,身体往下沉了沉,然而清澈见底的水根本遮不住她的美好的曲线。

    叶清瑶挥手往南宫凛身上撩了一捧水,羞得说不出话来:“你,你还看,快点出去。”

    水浇了南宫凛满脸满身,他眸中情绪难辨,似乎竭力压抑着什么可怖的想法。

    他静立片刻,而后沉默的转过身,又走回叶清瑶之前让他站的地方。

    胸中灼热似火烧一般,南宫凛用身体中冰寒彻骨的修罗内力强压,也没有得到丝毫缓解,喉结滚动,他几乎要克制不住地再回到屏风的那一边了。

    南宫凛嘴角紧抿,最后将体内的修罗内力外散,在自己皮肤表层附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才勉强压下心头的火热。

    60.

    沐浴出来以后,  叶清瑶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她给南宫凛解开了绸带,  就赶紧扯着他的衣袖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她没看见南宫凛在她靠近的时候,  眼底努力压制的疯狂。

    整个白天,  除非必要,  叶清瑶几乎没有多跟南宫凛说一句话,  想起在浴房里,  南宫凛那能吞噬人心的目光,  叶清瑶就止不住的紧张。

    不过一到了晚上,叶清瑶又要面对更难过的局面了。南宫凛情绪不稳定,她不看着也许会跑出去继续杀人,两个人无可避免的要在一个房间里睡了。

    若是没有发生白天的事,叶清瑶应该会坦然的面对。可现在,  她心跳加快,  脸上也开始发烫,  真不知道要是熄了灯躺在床上她能不能睡得着。

    她紧张的在寝殿内乱走,  南宫凛虽然一动不动,  但目光一直追随者她的脚步。叶清瑶慌乱的没看脚下的路,  就要撞上桌子的一角,  南宫凛瞬间闪过去挡在她面前,  于是她一头栽到了男人怀里。

    男人的胸膛坚硬的像是铜墙铁壁一般,叶清瑶揉了揉自己撞红的额头,不明所以的看着南宫凛。

    南宫凛突然伸出双手放在她的腰上,双手一提,  叶清瑶顿时被他举起来,借着这个姿势他把叶清瑶放在了床上。

    “你累了,睡觉。”

    男人的语气中透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强硬,叶清瑶还愣着,被他一把按倒在床上。

    他将被子抖落开给她盖上,又去脱她脚上的鞋,然后把叶清瑶的一双小脚也塞进了被子里,挺直着背对她坐在床边,一看就是一副要坐到天亮的架势。

    叶清瑶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心中无比安稳。

    她揪住南宫凛的一角,男人回头望着她,眼中有些许茫然,但眼神一直都是温柔的。

    “你打算坐到天亮吗?床这么大我就分你一半好了。”

    南宫凛没动,叶清瑶坐起来,伸出一双纤瘦的手臂向把南宫凛扳倒,男人功力深厚哪里是她一个柔弱的普通女子能扳得动的,可是叶清瑶的手刚碰上他的肩膀,南宫凛没有丝毫挣扎反抗就顺势倒了下去。

    叶清瑶把自己的被子分了一半给他,微微有些不在然道:“你不许乱动,知不知道?”

    南宫凛直愣愣地躺着还不忘点点头,叶清瑶原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谁知一沾上枕头,困意自然而然地涌上来,她侧过身眼里最后看见的是南宫凛棱角分明的侧脸,随后就进入了黑甜的梦乡。

    夜半,南宫凛本来闭着的眼眸突然睁开,如墨一般幽黑的瞳孔渐渐染上了血一样的红色。周围传来如猫儿一般的呼吸声,他转过头看见叶清瑶熟睡的脸,眼中闪过了一瞬间的迷茫。但很快那双眼睛里又充斥了浓得化不开的阴冷和煞气。

    他起身下床,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好像在与身体里的某种力量作着斗争,他的手控制不住地伸向床上的叶清瑶,每一次在触上她的身体之前又会立刻缩回去。

    如此循环往复,南宫凛的脸色越来越吓人,胸腔里的心脏重重的跳着,他觉得身体中有什么不属于他的力量就要涌出来。

    叶清瑶在睡梦中似有所感,她觉得心慌,忽然醒过来就看见南宫凛这样骇人的神色,她立刻扑到床边,喊他的名字。

    “南宫凛。”

    南宫凛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另一种思想占据,他脑海里叫嚣着要毁灭,把一切统统毁灭。

    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冲出去杀人的,叶清瑶横下心,不管不顾地向南宫凛扑过去,搂住了他的脖子。

    南宫凛的第一反应就是催动内力把她震开,但不知怎的他心里就是不愿这样做。他挣扎犹豫的时候叶清瑶的脸已经离他越来越近,最终她温软的唇就这样落在了他的唇上。

    南宫凛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得抬起了一只手,但随着叶清瑶伸出柔软的舌在他唇上梭巡了一圈之后,他手中的修罗内力顷刻间消散了。那只手掌最后坚决地揽住了叶清瑶的后背,迫使她更加贴近他,加深了这个来得突然却美好得让他沉迷的吻。

    于是这一晚叶清瑶悲剧地发现自己的嘴成了南宫凛比杀人更感兴趣的东西。

    整整一晚,叶清瑶只要一推开他,他就会立刻情绪不对的发起狂来,直到叶清瑶再次上去堵上他的嘴,南宫凛才会又平静下来。

    如果不是他眼中的红色一直没有褪去,叶清瑶都要以为他是故意的了。

    如此折腾几次之后,叶清瑶也累了,她索性放任南宫凛把她抱在怀里亲,就亲到他满意为止。

    第二天早上,南宫凛终于恢复了正常,虽然还是什么都不记得,对一切漠不关心的样子,也总比发狂杀人要好得多。

    叶清瑶照着镜子,看着自己红肿的唇和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叹了一口气,昨天孟菱儿回了神医谷今天差不多该把老谷主带来了,再想不到办法她怕自己就要心力交瘁而死了。

    浑浑噩噩地吃完了早饭,叶清瑶靠在一张躺椅上双眼迷蒙。好困,可是不能睡。

    南宫凛依然沉默地站在寝殿的角落里,像一柄收入鞘中蓄势待发的剑,似乎下一刻就要挣脱出去大杀四方。

    这时,一个灰衣侍从走进来,一直安静的南宫凛有了反应,寒冰一般的眼眸看向他。

    侍从心里发憷,求救一样的看向叶清瑶。

    叶清瑶疲惫的摆了摆手:“没事,有什么事你先告诉我,宗主这两天心情不好,你别去打扰他。”

    侍从忐忑的应声,随后说道:“夫人,莫长老回来了,此刻正在殿外求见宗主,您看?”

    叶清瑶正想问问莫停血宗的情况,对侍从说:“请莫长老进来。”

    侍从出去,不一会儿莫停走了进来,见到与以往不太一样的南宫凛微微愣了愣。

    “夫人,宗主他……”

    叶清瑶对他摇了摇头,眼里都是无奈。

    莫停会意,将血宗的情况告诉了叶清瑶。

    “你是说,血宗已经答应归附毒宗了?”

    莫停点头:“血宗那天的高手连同崔俨在内都被宗主灭了个干净,经此一战,他们损失惨重,根本无法在鬼域立足,就算不归附我们,也会被杀宗和魅宗分而食之的。”

    叶清瑶心里还有疑问:“那沈千峰也同意了吗?”

    莫停笑了笑:“沈宗主那天看见我们宗主的武功,想必早已经被震慑住了,别说血宗的归附他欣然同意,恐怕过不了几天就会带着杀宗的势力来投靠了。”

    叶清瑶有些不相信沈千峰会这样做,可莫停说得笃定,他又向来聪明对时势判断极准,沈千峰也许真会如他说的一般让杀宗投靠毒宗也说不定。

    她忽然想起孟菱儿昨天临走时的话,打趣的对莫停说:“昨天菱儿回神医谷的时候可还问起了你,我看她十分关心你,你可不能辜负她呀。”

    莫停眼睛亮了亮:“当真?她回神医谷了,是为了宗主的病症吗?”

    叶清瑶:“不错,昨天我让她看过南宫凛的情况,她也束手无策,所以回去请老谷主了。”

    莫停有些待不住了,向叶清瑶告辞:“既然她昨天就走了,那今天也该回来了,这两天难保有人不怀好意,我这就去接她。”

    叶清瑶也有这个担心,只是昨天毒宗实在抽不出人手,才只让几个弟子护送,今天莫停亲自去接,那当然要稳妥得多了。

    “好,那你快去吧。”

    莫停神色匆匆的走了。

    鬼域毒宗西面的密林小道上,一辆经过特殊方法改制的马车在路上疾行,马车里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

    “哎呦,慢点慢点,你外公这把老骨头都要被折腾散架了。”

    孟菱儿着急道:“外公,你就别装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忘了你一个月前还骑着快马去天一山庄蹭吃蹭喝了吗?”

    老谷主瞪眼:“胡说,我那是去给人看病顺便吃了一顿而已。”

    孟菱儿:“好,随便您怎么说吧。”她冲马车外又催了一声:“再快点。”

    老谷主不满:“南宫凛那厮出事了你这么着急作甚?难道你也看上了他?”

    孟菱儿把脸撇向一边,懒得搭理他。

    正在这时,老谷主玩笑的神情一厉,一支箭嗖的一声穿过了车壁射进了马车里,老谷主发现得早,拽过孟菱儿把她护在身后。

    赶车的毒宗弟子已经没了呼吸,周围护送的人也纷纷倒下,老谷主一只手抱住孟菱儿,一只手拍向车壁,马车顿时四分五裂飞散开来。

    老谷主带着孟菱儿冲天而起,最后落在一旁隐秘的丛林中,戒备的观察着四周。

    林中隐隐有破空之声传来,若是普通的人根本就听不见。只是老谷主虽然这几年不大与人动手,但功夫还是不错的。他随手脱下自己的外衫,待那一只只手掌般长度的箭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的时候,他甩起外衫挥舞了一圈,身形灵巧的接住了所有的箭,而后瞅准一个方向,将外衫里裹着的箭又还了回去。

    与此同时,林中传来了一声闷哼,似乎有人中箭了。

    “丫头,找个地方藏起来,他们要过来了。”

    孟菱儿有些担心,但还是听话的蹲下身藏到了树后,刚刚躲在远处放箭的人转瞬就翩翩飞落到老谷主面前,呈包围之势。她们都是黑纱遮面,但看身形,显然都是女子。

    这些人手里都拿着长鞭,僵持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为首的黑衣女子眼神一冷,手中的鞭子迅疾如风地向老谷主甩了过来。

    老谷主凝神准备徒手去挡,这时一柄黑铁长剑带着千钧之势从天而降,剑尖直指那女子的天灵,女子仓皇躲避,长鞭也因此改了方向。

    莫停踏空而来接住下落的剑,眼神中不再是往日的平和。

    他冷笑一声:“你们柳宗主当真想好了要与我毒宗为敌吗?”

    61.

    莫停随手一挥,  身后立时出现了十余个毒宗高手,形势瞬间逆转,  那几个魅宗的女弟子忌惮地看着莫停和毒宗高手,  最后为首的女子不甘心的下了命令。

    “我们走。”

    说完所有人一起后撤,  最后轻功翻越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