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33 页
    孟菱儿见此想从树后钻出来,  莫停回头正好看见,  走过去伸手给她,  孟菱儿瞪了他一眼,  最后还是搭上了莫停的手。

    老谷主在一旁眼神闪了闪,他就说他这外孙女从小不通人情,怎么会对毒宗的事这么上心,原来是为了这个臭小子啊。

    “咳,咳,  我说你这后生,  见了老夫也不行礼,  真是不懂规矩。”

    老谷主清了清嗓子,  摆起了谱。

    莫停连忙告罪:“晚辈见过谷主,  这次我家宗主的事要劳烦谷主了。”

    老谷主掀了掀眼皮:“恩,  算你识相。”

    莫停笑的真诚:“刚才的事让谷主受惊了,  是晚辈的罪过,  日后一定亲至神医谷,向您赔罪。”

    老谷主心道:这臭小子倒是蛮会说话的,不愧是他外孙女看上的人。

    “区区几个杀手,老夫还不放在眼里,  就算你不来,她们也奈何不了老夫,既然有人不想让我去毒宗,我还偏偏要去,哼。”

    老谷主说完率先往毒宗的方向走去,这次不用任何人催,走得那叫一个心甘情愿。

    孟菱儿看着莫停:“你可真有办法。”

    莫停:“多谢夸奖。”

    孟菱儿瞪他一眼:“谁夸你了,狡诈。”说着上前去追老谷主了。

    莫停看了看刚才那几个魅宗弟子离开的方向,眉心一皱,陷入了沉思。他招手对身边的一个毒宗弟子说:“这两日宗内要多加防范,免得有人借机生乱。”

    “喂,你还不走。”孟菱儿回头喊他。

    莫停应声,带着毒宗的高手跟了上去。

    魅宗的一处观景亭里,柳姣正端着一个精致的瓷碗,从中取出鱼食喂给池塘里争抢的鱼儿。

    这时几个身着黑衣面带黑纱的女弟子走进亭内,为首的女子直接跪下:“宗主,我们失败了。”

    柳姣眉头拧起,狠狠的将手里的瓷碗摔倒了池中,鱼儿先是四散奔逃,随后又回来向着食物一拥而上,争抢得十分激烈。

    女弟子连忙解释:“本来我们已经快要成功了,可那毒宗的莫长老突然带着十多个毒宗高手出现救下了神医谷的人,属下不敢硬拼,这才带着我们的人回来了。”

    柳姣冷哼:“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还不下去领罚。”

    女弟子应声,带着几个人退下了。只剩柳姣一个人留在亭内倚靠在栏杆上,眼中满是忧虑。

    那天血宗发生的事已经有弟子传信给她,只怪她押错了宝,没想到南宫凛竟然真的能杀掉崔俨,吞了血宗。现在沈千峰明摆着已经倒向了毒宗,搞不好过两天就会去向南宫凛求和。

    她帮着崔俨劫走叶清瑶,南宫凛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她的。她派弟子沿途阻拦神医谷的人只是想南宫凛一时无法恢复神智,这样她或许还会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可现在……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柳姣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老谷主和孟菱儿在莫停和毒宗高手的护送下终于顺利的到了毒宗。孟菱儿一进入修罗殿就见到了满脸疲惫的叶清瑶。

    她惊讶的问:“清瑶姐姐,你怎么变得这么憔悴了?”

    叶清瑶看见孟菱儿身后的老谷主如释重负:“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

    “老谷主,许久不见了您身体还康健吧?这次真是麻烦您了,让您大老远的跑一趟。”

    老谷主笑眯眯道:“好说好说。”他就喜欢这懂礼貌的丫头。

    “你把手伸出来,老夫先给你看看。”

    叶清瑶微愣,老谷主的手指刚要触到她的手腕,角落里平静的南宫凛突然暴起,闪身过来挡在叶清瑶面前,把老谷主吓了一跳。

    叶清瑶回过神来赶紧伸手拽住他,免得他一时发疯伤到了老谷主。

    “老谷主,我没事的,你先给他看看吧,不过他不肯让别人碰他,不知您有没有别的法子?”叶清瑶为难的问。

    老谷主盯着南宫凛的眼睛,摸着自己的胡须沉吟片刻。

    “他这样的状态持续有多久了?”

    叶清瑶回答:“已经整整两天了。”

    老谷主摇摇头:“练武之人生出心魔乃是大忌,心魔从心而生,根除不了只能压制。他现在的情况已经十分危险了,如果再不能醒过来很快就会入魔,一旦入魔再想回头就难了,他只会变成一个杀器,永远沉沦,届时别说是我们这些人,整个天下都要毁在他手上。”

    叶清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揪紧了南宫凛的衣袖,目光恳切地看着老谷主。

    “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老谷主,您见多识广,求您再想想办法吧。”

    老谷主叹气:“实不相瞒,老夫见过的被心魔控制的人都没能挺过去,不再这世上了。”

    叶清瑶听了老谷主的话,心中绝望极了,南宫凛,他真的会死吗?

    他们还没有成亲,他还要逆天改命,难道真是上天注定的事无法更改吗?

    老谷主见叶清瑶满脸的难过和颓然,也有些替她难过,多好的姑娘啊,就是命不好看上这么一个人……

    他目光看向南宫凛,又瞅了瞅叶清瑶毫无顾忌的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他还一脸平静,眼里没有一丝杀气,这……

    他想了想,对叶清瑶说:“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救他,那个人只可能是你。”

    “老夫见过的被心魔所控的人根本就是六亲不认,他却还肯听你的话,要唤醒他,只有你才能做到。”

    叶清瑶心里生出一丝希冀:“我该怎么做?”

    老谷主:“解铃还须系铃人,世上之事,有因才有果,他是因为什么事变成这样你总该知道。”

    叶清瑶脑海里忽然闪过南宫凛在冲进崔俨寝殿时看着她痛苦而愧疚的脸。她恍然大悟,南宫凛误以为她真的被崔俨侮辱了才会那样疯狂震怒,从而被心魔钻了空子,那么是不是让他知道自己根本没事,他就会清醒过来?

    不管了,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再不唤醒南宫凛,也许他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叶清瑶有了决断:“我知道老谷主的意思了,莫长老,你去传令毒宗上下,我们重新办一场婚事,不必邀请外人,简单布置一下就好。”

    “也不需要选什么吉时吉日了,就今晚吧。”

    莫停震惊:“这,宗主醒了万一怪罪下来——”

    孟菱儿推了他一下,莫停顿时闭上了嘴。

    叶清瑶笑笑:“没关系,到时候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就好。”

    话已至此,莫停也不再多问,下去准备了。

    老谷主兴奋:“那感情好,这一来就喝上了喜酒,看来这趟没白来。”

    孟菱儿无奈:“外公,你怎么——”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老谷主拉出去了。

    “让人家小两口独处吧,你带外公去看看毒宗有什么好玩的,最好带我去他们的药库转转,我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我没见过的奇毒。”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叶清瑶从南宫凛身后抱住他。

    “南宫凛,你一定要醒过来,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长夜当空,毒宗修罗殿里布置的一片喜气,入目之处皆是暖融融的红色。

    这场婚礼十分的不合礼法,叶清瑶穿着新娘喜服,亲自给南宫凛换衣服,束发,然后递给他一只红色缎带的一端,拽着他走向了修罗殿正殿。

    待他们准备好以后,老谷主临时担任了这场婚礼的证婚人,至于宾客,就是毒宗的几个长老管事和堂主,还有孟菱儿。

    莫停还兼任了主婚人,他见叶清瑶和南宫凛已经站好,就高喊一声:“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

    “一拜天地。”

    随着莫停的喊声,叶清瑶拉着南宫凛叩首,男人虽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还是很听话,任她摆弄。

    “二拜高堂。”

    叶清瑶带着南宫凛拜向了老谷主,南宫凛全家覆灭,她的父母又都在现代,老谷主愿意做这个证婚人她觉得很开心。

    “夫妻对拜。”

    叶清瑶先低首,见南宫凛还傻站着不动,她伸手拽了拽他,男人学着她的动作,也把头低下。

    “礼成,送入洞房。”

    随着这一句尘埃落定的话,叶清瑶总算松了口气,在侍女的跟随下拉着南宫凛到了修罗殿后殿,这里是她平时住的地方,今天却变成两个人的新房。

    侍女收拾好床铺以后,叶清瑶就让她们退下了。她走到桌边,亲自倒了两杯酒,又拿到了南宫凛面前,递给他一杯。

    南宫凛接过来就要往嘴里倒,幸好被叶清瑶眼疾手快的拦下了。

    她心酸又无奈:“这个不能这样喝,你学着我的动作,这样……”

    用了半天叶清瑶才教会南宫凛如何喝交杯酒,她想起一会儿要经历的洞房,心里只觉得更加疲惫了。

    她大概是这世界上最主动的新娘了,南宫凛看起来懵懵懂懂的,会不会连洞房也要她来教,然而她也不会啊。

    两个人在床前一左一右的立着,场面颇有几分喜感。僵持了许久,叶清瑶把心一横,上前把南宫凛按倒在床上,动手去解他的腰带。

    正在这时,南宫凛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两人四目相对,叶清瑶看着南宫凛一身红衣,俊美的脸上一片绯红,头害羞的偏向一边。

    她怎么都有一种自己在强迫良家妇女……不对,是良家妇男的既视感。

    她的想法逗乐了自己,嬉笑着向南宫凛的脸摸去,嘴上调戏般的说道:“嘿嘿,美人,你就从了我吧。”

    62.

    只是她的手还未碰到男人的脸,  就对上了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南宫凛脸上哪里还有刚刚的不自在和害羞,  他现在面上一片冷静,  眼神幽暗,  嘴角微勾,  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我的清清从哪里学来这般不正经的话,  恩?”

    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叶清瑶耳边回荡,  她忘记了自己此时身在何处,  手脚都僵住了动弹不得,只是心里那种雀跃欢喜怎么也压抑不住。

    南宫凛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眸中情绪翻滚。

    “清清,你怎么不说话?”

    叶清瑶如梦初醒,眼中含着泪,  声音微颤:“南宫凛,  你终于醒了,  吓死我了。”

    她带着哭腔扑到南宫凛怀里,  渐渐地,  眼泪濡湿了南宫凛的胸口,  他伸手拍着她的背,  嘴里不时地小声哄着,  只是越哄,叶清瑶就哭的越凶。她这样哭,他的心也跟着疼。

    南宫凛忽然换了个姿势将叶清瑶压在了身下,看着满脸泪痕的叶清瑶,  他的声音里有一丝无奈,更多的是心疼。

    “我的清清怎么成了个小泪包,别再哭了,我这里疼。”

    男人抓住她绵软的手放在了他的胸口,叶清瑶从小到大也没有过这种感受,哭的时候有人不厌其烦的哄着她,这让她的委屈不停地从心里冒出来,眼泪就是止不住。

    南宫凛皱眉看着她更加汹涌而出的眼泪,叹了口气,而后猛然俯下身,吻住了哭个不停的叶清瑶。

    他霸道的唇舌长驱直入,在叶清瑶嘴里不停地扫荡掠夺,叶清瑶在他这样的攻势下终于止住了哭声,与他一同沉沦在这个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吻里。

    一个绵长的吻过后,南宫凛的唇微微离开寸许,满眼疼惜的将叶清瑶脸上的泪舔舐干净,唇齿间的苦涩令他动容,这世上除了他面前的这个女人不会再有人为他哭了。

    他清醒之时正看到房间里满目的红色,失去神智这几天发生的所有的事他都记得,他忽然觉得有些无颜面对叶清瑶。

    南宫凛霍然起身,一丝涩意浮现在他脸上。

    “太晚了,你先休息吧,我去处理些事情。”

    他刚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一看,只见他的衣摆被叶清瑶揪住了。

    她小声说道:“你去哪?今晚,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啊。”

    叶清瑶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见南宫凛要走,竟然什么也不顾的拉住他,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南宫凛想起刚才那场简陋的婚礼顿觉心中愧疚,她是他最珍视的宝贝,怎么可以受这种委屈,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

    “清清,刚才的婚礼不作数,等我让人重新看过良辰吉日,将一切准备妥当,我们再……”

    叶清瑶忽然放开了他的衣摆,心中恼怒,语气也不由冷了下来。

    “随便你,既然这次不作数那就算了吧,也不需要再重新准备了,下一次我嫁不嫁你还不一定呢?”

    她一激动就有些口不择言,尤其是最后一句犹如一把刀扎在了南宫凛的心上,他向来最受不得叶清瑶想离开他的想法,如今她却连不嫁他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南宫凛越想越怒,袖摆一动,房间里的灯顿时全熄灭了,一片黑暗中,他抱住叶清瑶,双臂如铁钳一般将她勒紧。

    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边:“不嫁我,那你想嫁给谁?”

    叶清瑶刚才的气势瞬间不见了,可她还没有消气,微弱的反抗道:“这世上这么多男人,我就随便挑一个,不要你管。”

    南宫凛笑的危险:“好啊,你嫁一个我就杀一个,直到把全天下的男人都杀光,这样你就只能嫁给我了。”

    叶清瑶轻呼:“才不会,那我就谁都不嫁了,自己一个人逍遥快活去。”

    南宫凛冷声道:“休想,除了我怀里,你哪里都别想去。”

    他说完一把将叶清瑶按倒在床上,压制了她所有的反抗挣扎。

    他的吻如他的人一般凛冽,霸道,有种毁天灭地的气势。叶清瑶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任由南宫凛蛮横地剥落她的衣衫,等她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遮挡。

    她忽然觉的有些冷,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南宫凛除去了两人之间所有的障碍,肌肤相贴,让他心里油然生出一种满足感,哪怕是将全天下摆在他面前,他也不想换。

    细密的吻从额头开始,然后是脸颊,耳朵……慢慢的席卷至全身。

    叶清瑶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一股麻痒之意由四肢百骸蔓延至全身的每个毛孔,她想挣扎,嘴里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像小猫在叫。

    她抬起一只手捂住脸,南宫凛凑到她耳边声音微哑:“清清躲什么?你故意激怒我就该承受这样的后果。”

    他咬住叶清瑶的耳朵,叶清瑶全身发颤,心里的渴求之意加深,南宫凛轻笑出声:“清清,不许离开我,永远都不许,知道吗?”

    叶清瑶点点头,只求快点结束这样的折磨。

    南宫凛最后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我的清清真乖,别怕,为夫疼你。”

    他说完身体猛地一沉,叶清瑶身体中的痒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酸胀的疼痛。她不禁伸手推拒,想要推开男人。

    南宫凛抓住她的手,不容抗拒的开疆扩土,直至完全占领叶清瑶固守的阵地,才停下来吻着她脸上的泪。

    叶清瑶感觉男人在那里不轻不重地磨着,她的疼痛缓解不少,转而先前退去的酥麻感又来了。

    她有些羞恼,生气的捶打着男人的肩膀,引来男人畅快的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