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34 页
    先时怕她受不住,他才那般隐忍,现在得到了她的首肯,南宫凛怎么还忍得下来,他的动作迅疾而猛烈。叶清瑶只觉的自己和身下的床都在摇晃,这一晃就晃了大半夜,等到南宫凛身心餍足的停下来,天都快要亮了。

    叶清瑶每每想晕过去都被他晃醒,这时才满脸疲惫的睡去,南宫凛怜惜的吻了吻她汗津津的脸颊,亲自端了温水过来轻柔的给她擦拭身体,然后又把她抱进怀里,心满意足的闭上眼与她一同入了梦。

    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叶清瑶嘤咛一声从被子里伸出了一只藕白的胳膊,南宫凛捉住那只手捏在手心里把玩。

    突然,他脸上的笑意凝固,眼里迸射出一道冷光。

    这只手上有一道浅浅的伤口,一看就是咬伤,南宫凛控制不住心中的怒气,手上的力气有些重。

    叶清瑶感觉手上一疼,才从被子里钻出来,睁开迷蒙的双眼。看见南宫凛的神色,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思。

    “哎呀,疼。”叶清瑶故意打断他的思绪,她可不想让南宫凛发怒发狂再被心魔控制。

    南宫凛心神一松,连忙放轻了手上的力气。

    “是我不好,才让你落入那般险境。”

    他失去神智这两日已经知道叶清瑶并没受什么伤害,加之昨夜又亲自检查了一番,萦绕在心头的那种痛苦和悔恨总算减轻了一些。

    可他依然是愧疚的,叶清瑶为他受了那么多苦,连婚礼都是草率简陋的,这样的委屈,想必没有一个女人是甘愿受的。

    他把叶清瑶的手放到唇边,在那伤口上珍重的一吻。

    “等我处理好鬼域的事,我们再补办一场盛大的婚礼,我要让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我南宫凛的妻子。”

    叶清瑶心中无奈又甜蜜,她点点头,头倚在南宫凛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现世安稳,她只想两个人不要再有什么波折,就这样彼此陪伴,一直走下去。

    眼看就要到正午,叶清瑶不好意思再赖在床上,就唤了婢女进来为自己梳妆,南宫凛就在一旁看着,叶清瑶下床的时候双腿一软,身形有些踉跄,南宫凛立刻闪身过去扶住她。

    不顾叶清瑶的反对一把抱起她,放到了梳妆台前,室内的婢女都在一旁捂着嘴偷笑,叶清瑶狠狠捶了南宫凛一下,让他收敛一些。

    南宫凛今日的脾气格外温和,平日里一直冷着的脸今天罕见的挂着笑意,他的视线一直黏在叶清瑶身上,叶清瑶满身的不自在,最后气恼的把他撵了出去。

    婢女们都敬畏的看着叶清瑶,毒宗上下都流传着南宫宗主惧内的传言,她们此时深有体会,夫人才是毒宗最不能招惹的人,连宗主在她们这里都要往后排。

    南宫凛刚出修罗殿的门就遇上了在殿门口徘徊的莫停,莫停见到他先是防备的退后几步,观察了许久没见南宫凛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才试探的问了一句。

    “宗主醒了?”

    南宫凛此刻心情愉悦,懒得追究他。

    “找本座何事?”

    莫停松了口气,恢复了镇定。

    “血宗势力已经尽在我们掌控之中,沈千峰送了封信过来说愿意将杀宗并入毒宗麾下,今天就要来与您谈这件事了。”

    南宫凛脸上面无表情,并没有对杀宗的归附露出什么开心的表情,沈千峰这个人向来懂得趋利避害,恐怕那天是被他的独特功法震慑住了,他是不是真心投靠尚待观察。

    “那就等他来了再说吧,魅宗有什么动静?”

    莫停将柳姣昨日派人偷袭老谷主和孟菱儿的事告诉了南宫凛,南宫凛沉下脸。

    “柳姣,本座那日给了你机会,你既不想活,那本座就成全你。”

    他眼中聚起了风暴,声音冷寒无比。

    “你即刻安排人手,本座要将魅宗屠个干净,一个不留。”

    南宫凛话音未落,殿门吱呀一声打开,叶清瑶探出头来。

    “你们在聊什么呢?厨房送来了午饭,莫长老进来一起吃吧。”

    莫停就看见南宫凛的脸色忽然变得如春风化雨一般,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他轻咳一声,对莫停说:“算了,明日再去吧。”

    “你刚才说有急事要去办,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莫停一个激灵,秒懂了南宫凛的意思,对叶清瑶道:“多谢夫人,只是属下有要事在身,就不打扰您和宗主用膳了。”

    说完不等叶清瑶反应脚下如风的离开了。

    南宫凛转身走到门边,揽住叶清瑶的肩膀,命令侍从紧闭殿门,并吩咐不许任何人来打扰他,全然忘了沈千峰今天要来拜访的事。

    63.

    沈千峰得了南宫凛昨日成亲的消息,  令属下备上了厚礼,刚过晌午就来到了毒宗。

    侍从还像上次一样把他带到了千秋阁,  并推脱说宗主事忙,  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  未必有时间来见他。

    然而沈千峰却没有像上次一样发怒,  他很客气的对侍从说:“你们宗主想必是和夫人在一起吧,  你进去通报一声,  没准你家宗主会愿意见我呢。”

    侍从有些不信,  谁都知道宗主新婚正欢喜着,下了严令,任何人不得打扰,他进去通传那不是找死吗?

    沈千峰见他不肯通融,想了想,  让人从带来的贺礼中拿出了一块质地通透的千年血玉。

    “听闻南宫夫人身体不太好,  曾经病了许久,  只怕血气两亏,  此物长期佩戴可以养神补气,  对夫人的身体有益,  你进去不说通传,  就说是沈宗主特意来给南宫夫人送礼了。”

    侍从考虑了一下,  觉得可行,于是拿着包装精致的礼盒去了修罗殿。

    饶是被沈千峰说动了,可当他到了内殿外的时候,心中还是不免忐忑,  侍从深呼一口气。

    “宗主,夫人,沈宗主来了,他给夫人准备了礼物,让小的拿来请夫人看一看。”

    南宫凛正在给躺在软榻上的叶清瑶揉腰,闻言就是一句:“不见。”

    叶清瑶听到沈千峰的名字,想起这人救过自己两次,总不好拒之不见,唤住本来要退下的侍从。

    “等等,你把礼物拿进来我看看。”

    她在男人不满的盯视下坐起身,理了理衣服。侍从小心翼翼地走进来,连头都不敢抬得太高。

    他躬身把礼盒拿到叶清瑶面前,南宫凛冷哼一声,挡在叶清瑶身前掀开了盒盖,也许沈千峰没有这个胆子搞鬼,但也不得不防……

    盒盖打开以后,并没有什么异常,叶清瑶从南宫凛身后看过来,见里面有一块红得像血一样的玉石。

    “这是什么?”

    侍从把刚才沈千峰的话对她复述了一遍。

    叶清瑶不懂,但南宫凛十分清楚这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好物,沈千峰这是下了血本啊。

    “他还说了什么?”

    侍从摇头:“没了,沈宗主就说要让夫人看看这玉,没再说其他的话。”

    南宫凛从礼盒中拿起血玉戴在叶清瑶的脖子上,手里把玩着玉石,语气懒懒的。

    “他倒是精明得很,知道本座最在乎什么。”

    叶清瑶没懂他的意思,问道:“你去不去见沈千峰啊,不去不太好吧,那天你和崔俨打起来的时候,寝殿塌了,他还救了我一命呢。”

    南宫凛表情凝重,握住叶清瑶的手:“怎么不早与我说,你可有哪里受伤?”

    男人的视线紧盯着她,把她从上到下看了一遍。

    叶清瑶嗔道:“我受没受伤,你还不知道吗?”

    南宫凛笑起来,觉得自己确实傻了,昨夜那样的情形,她身上有没有伤自己最清楚不过了。

    他凑到叶清瑶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微弱声音说道:“昨夜太黑了,为夫没有看清,不若等下再看一次……”

    叶清瑶满面通红的把他赶走:“去去去,人家沈宗主还等着呢,你就别总赖在修罗殿里打扰我休息了。”

    南宫凛不再逗她,怕真把她惹急了自己得不偿失。

    他没有一丝怨言地离开了修罗殿,侍从一脸敬佩的看着叶清瑶,心道:夫人真是太厉害了,传言不虚,南宫宗主果然惧内啊。

    沈千峰背着手站在窗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自从上次叶清瑶夸过魅宗的精巧布置以后,南宫凛就命人把毒宗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现在的毒宗早已经不再是到处漆黑冷厉,而是生机焕发令人耳目一新。

    跟他一起来的杀宗弟子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有些不解:“宗主,您当初不是说等血宗和毒宗斗个鱼死网破之时,我们就能从中获利吗?怎么现在将血宗拱手相让不说,还要让杀宗也归附在毒宗手下。”

    沈千峰笑了笑:“此一时彼一时,南宫凛的武功有多恐怖你应该已经听说过,更何况毒宗现在吸收了血宗的势力越发强大,别说是鬼域,有朝一日他统领天下邪道也不是什么难事。”

    杀宗弟子想起了宗内一些弟子传来的消息,不禁脸色发白。

    “方才那侍从去了许久也不见回来,南宫宗主真的会来见您吗?”

    沈千峰笑而不语,那晚在血宗的经历让他明白叶清瑶在南宫凛心中的重要程度,若是哪一日南宫凛再发狂,想必全天下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会比躲在南宫夫人的身后安全。

    他正想着,南宫凛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踏进了千秋阁。

    沈千峰脸上带笑,迎了上去。

    “南宫宗主,恭喜恭喜,沈某听说了您昨日已经与夫人完婚了,真是可喜可贺,不知在下的贺礼夫人可喜欢?”

    南宫凛从前对他没什么好脸色皆因为上一世的恩恩怨怨,既然他救过叶清瑶那自然另当别论,是以他的态度还算不错。

    “沈宗主有心了,我替拙荆在此谢过。”

    沈千峰笑得真诚:“应该的,南宫宗主就别与在下客气了。”

    他一开始没有把来意挂在嘴上也是怕摸不清南宫凛的态度,现在看他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沈千峰趁机开口:

    “其实今日沈某来此是有一事与南宫宗主商议。”

    南宫凛午间听莫停说起过,对沈千峰的来意十分清楚,他一挥手,千秋阁内侍奉的婢女和侍从纷纷退下,杀宗弟子看了沈千峰一眼,沈千峰对他点点头,他也跟着退下了。

    南宫凛走过去坐在主位上,神情有些漫不经心。

    沈千峰接着刚才的话说道:“鬼域四宗本来就是由鬼门分化而来,如今南宫宗主既然已经收服了血宗,不如就一并把杀宗和魅宗收入囊中,沈某不才,愿为南宗宗主驱使。”

    他为表诚意,从怀里掏出一卷《修罗诀》残卷交给了南宫凛,南宫凛接过来一看,是真的。

    他审视着沈千峰:“沈宗主当真舍得这么多年的心血就此白费?你交出《修罗诀》,本座却未必肯留下你的性命,你也不怕?”

    沈千峰苦笑:“怕,但是沈某也没什么旁的办法了,以南宫宗主的为人,应当不至于要我的命,您说呢?”

    南宫凛将手里的《修罗诀》残卷又扔给了他,沈千峰一脸莫名的接过,难道天下间还有人不想要这部至尊功法?

    南宫凛忽然站起身,手掌对着沈千峰虚虚一抓,沈千峰只觉自己从头到脚都冷了下来,仿佛自己的心脏正被南宫凛捏在手里。他满脸的冷汗,惊恐的发现自己根本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心思,身体中的力量都在向南宫凛臣服,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凛勾起嘴角:“本座不怕告诉你,你,崔俨,柳姣,还有死了的殷无极,你们手里的《修罗诀》残卷本座统统练过,并且早已融会贯通,掌控了真正的修罗内力。”

    “就算你们联手,也不是本座的对手。”

    南宫凛放开对他的控制,沈千峰瘫在地上不住喘息。

    “那天你救叶清瑶的举动为你自己换了一条命,否则就算你带着杀宗前来投诚,本座也不会对你心慈手软,因为你这样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反咬一口倒戈相向,本座不信你心里没有别的打算,不过你最好收一收……”

    南宫凛的未竟之言他心里明白,救命之恩只能利用一次,他这次换了自己的命,下一次就不会这么幸运了,毕竟南宫凛想杀他很容易,只要动动手指而已。

    沈千峰从刚才那种濒死的状态里挣扎出来,狼狈地站起身。

    “南宫宗主的话,在下记住了,不敢有违。”

    南宫凛走到门口脚步顿住:“沈宗主既然真心投靠,那明日攻占魅宗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沈千峰一愣,南宫凛这是同意了自己的提议,那自己这杀宗宗主的位置也不会被收回了?

    “怎么,沈宗主有异议?”

    沈千峰忙道:“并无,在下只是想到,杀宗内还有一颗千年雪参,今日来的匆忙没带过来,否则给夫人用来补气养颜最合适不过。”

    南宫凛满意地点点头:“下次来的时候记得带上。”

    沈千峰满脸笑意的应声,直到南宫凛走后,他假惺惺的一叹:

    “柳姣啊柳姣,你可真是自己作死啊,招惹谁不好,偏要招惹南宫凛心尖上的人,这回你可要栽一个大跟头了。”

    杀宗弟子走进来看见沈千峰脸上的冷汗还没消,一张苍白的脸再配上幸灾乐祸的笑,怎么看都有些诡异。

    “宗主,您没事吧?”

    沈千峰摇头:“没事,好得很,你回去告诉宗内弟子,日后要对南宫夫人恭恭敬敬的,最好把她供起来,我们才会有好日子过。”

    杀宗弟子一脸莫名,他怀疑沈千峰是不是说错了话,要态度恭敬也该是对着南宫宗主,跟南宫夫人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话他没敢问出口,因为沈千峰的表情很正经,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第二天一早,南宫凛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生怕弄出一丝一毫的动静吵醒熟睡中的女子。

    他无声无息的来到殿外,听着侍从的汇报。

    “你说柳姣不在魅宗?”

    侍从:“天还未亮时沈宗主和莫长老就带人攻进了魅宗,他们派人里里外外查过了,魅宗内根本就没有柳姣的影子。”

    64.

    南宫凛的脸色沉下去,  山雨欲来,侍从不禁缩了缩脖子。

    正在这时,  寝殿内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  南宫凛暗沉的脸色陡然变了,  眼神一紧,  他快步走回殿内。

    叶清瑶起床的时候忽然觉得口渴,  爬起来给自己倒水,  由于刚醒时一片茫然,  她也没有去想南宫凛为什么大早上的不在身边。

    只是她迷糊起来,喝过水随手把杯子一放,这一下没放稳,杯子摔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把叶清瑶的瞌睡都吓跑了。她蹲下正要把摔得四分五裂的杯子捡起来,  然而手刚一伸向碎瓷片就被赶回来的南宫凛捏住了。

    叶清瑶睁着一双水眸看着他,  好像才意识到他怎么不在寝殿里。

    “你刚才出去了?”

    南宫凛把她软软的手捏在手心里,  提起的心这才放下。

    不顾叶清瑶的惊呼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几步就放到了床榻上。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而是点了点她的额头:“这种事让婢女来做,  你已经是宗主夫人了,  未来还要做……”

    他的话停在这里,  叶清瑶随口接到:“未来还要做鬼尊的夫人。”

    她打了个哈欠:“那我不是要被供起来了,会不会到时候我吃个饭都有人喂呀?”

    南宫凛爱怜地揽住她,情不自禁的在她红润温软的嘴唇上吮吻,碾压,  辗转流连。

    他在吻着她的间隙里回答:“自然,本座亲自喂夫人吃饭可好?”他眸色深暗,声音有些哑。

    叶清瑶气喘吁吁的推了他一下,嗔道:“不正经。”

    引来南宫凛发自胸腔的一阵低笑,长臂收紧,将她牢牢地困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