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36 页
    楚淮话音刚落,一阵幽香袭来,院子里传来一声娇俏的笑声:“两位公子大驾光临,小女子有失远迎,还请二位勿怪。”

    来人穿一身紫色薄纱,衣着大胆而暴露,脸上挂着魅惑众生的笑意,一双迷离多情的眸子看过来,尹子安定力不佳,先红了脸。

    他正欲偏过头去恍然间看见了女子腰间围着的暗红色长鞭,神情一凛。

    “楚兄,你这朋友来头不小啊。”

    未及楚淮解释,他先道出了女子的身份:“我就算不认识长相,也认得她身上这条鞭子,你为何带我来见鬼域的人。”

    楚淮连忙道:“误会,误会,其实柳姣姑娘早已经脱离鬼域弃暗投明了。”

    尹子安不信:“你骗我作甚,她一个魅宗宗主为何要脱离鬼域来投我正道?”

    柳姣这时突然开口,神情中满是哀愁:“楚公子,不必替我解释了,我知道我曾经做了很多错事,别人不相信我也是应该的。”

    尹子安面露孤疑:“你莫不是南宫凛派来打探消息的吧?”

    柳姣苦笑:“南宫凛,怎么可能?我与他仇深似海,不共戴天,怎么会帮他做事?”

    尹子安不解的望向楚淮,楚淮示意他听下去,稍安勿躁。

    柳姣凄然冷笑:“二位公子有所不知,我们魅宗在鬼域四宗中最不起眼,宗内都是女子,大家不喜欢争权夺利,一心只想好好过日子。”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自从南宫凛来到鬼域之后,他先是设计殷无极得到毒宗宗主之位,又与杀宗联合灭了血宗。我不想受他的摆布,本想带着弟子撤出鬼域,可他竟然带着人攻进魅宗,把宗内所有的弟子屠杀殆尽。我受了重伤,险死还生才逃出来,流落中原,辗转遇到了楚公子,与他一同到了这洛水镇安置下来。”

    她转眼之间颠倒黑白,而一向嫉恶如仇心思单纯的尹子安也相信了她的话,对她的遭遇同情不已。

    柳姣在尹子安看不见的地方对楚淮勾唇一笑,楚淮同样回以一笑,只有尹子安还在傻呵呵的替柳姣不平。

    66.

    由于尹子安对柳姣的遭遇很是同情,  在加上楚淮一直在旁边鼓动,尹子安没什么犹豫就答应把柳姣带到天一山庄英雄大会上。

    柳姣对他的善意很是感激,  这样一个美人对他盈盈美目,  千恩万谢的样子让尹子安的心中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满足感,  何况柳姣本来的身份还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魅宗宗主。

    尹子安逗留到傍晚时分才与两人分别回了天一山庄。他离开以后,  柳姣立刻收起了满目凄然,  可怜兮兮的模样,  面上带了一丝媚笑,  眼波流转望着楚淮。

    楚淮靠近一步,在她耳边呵气:“柳宗主好手段,我那兄弟被你迷得团团转,恨不能发动天一山庄的势力杀上鬼域替你报仇了。”

    柳姣伸出一只雪白光滑的玉臂搭上楚淮的脖子:“论起手段,我照楚公子差的可远呢。”

    楚淮经不住这样的诱惑,  美人近在眼前,  他的唇凑近她想要一亲芳泽,  柳姣身形一闪当即避开了,  楚淮的脸上不免浮现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楚公子,  你我之间不过各取所需,  你可不要入戏太深啊。”

    楚淮眯了眯眼,  这个女人眼里只有地位权势,  应当是看不上他这样的男人的,不过那些他迟早都会拥有的……

    楚淮笑了笑:“你放心,目前最重要的事是要想办法除掉你我共同的敌人南宫凛,至于其他的事都可以先放一放。”

    柳姣面上笑着,  眼底却闪过一丝阴寒,楚淮这样的人,野心极大难以掌控,若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选择与他这样的人联手。现在借由他的关系认识了尹子安,那个傻小子倒是好糊弄得很,以后若是将他捏在手里就等于把大半个天一山庄收入囊中,到时她又何须再怕南宫凛?

    两个人之间虽然暗流汹涌互相提防,但因为利益而驱使的合作关系却依然稳固。在那天以后,尹子安经常过来看望柳姣,有时甚至是独自前来,不曾知会楚淮。

    柳姣面对他的时候刻意收起了自己魅惑狡诈的那一面,变得小意温柔起来。这些日子一直被父亲数落的尹子安从她这里得到了不少安慰。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天一山庄举办英雄会的日子。庄主尹寒广发英雄帖,他亲自出面,几乎请来了大半个江湖的人。这其中甚至有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各大门派隐世不出的高人,可见正道对南宫凛和鬼域有多么忌惮。

    柳姣被尹子安偷偷派人带进了天一山庄,在英雄大会正式召开之前,她被尹子安安排在一处空置的客院中休息。

    前院人来人往容易暴露,柳姣也不敢轻易现身,谁都知道这几天正道的许多高手齐聚天一山庄,她能躲则躲,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直到第二天早上,尹子安派人来告诉她可以去前院了,柳姣才稍微改扮了一下,混迹在众人之中。

    尹寒身为主人又是这次英雄会的发起人自然是坐在主位,至于他身旁两侧的十来张座椅上都坐着当今武林中响当当的大人物。

    这其中有度业寺的几位得道高僧,还有归元剑派已经隐世多年的剑道高手。更有无相门、飞鹤派、云渺宫的宗师级人物。

    燕惊天今日也来了,作为烈火门的掌门和天一山庄的亲家,他也坐了上首,这算是尹寒对他的优待了。

    本来上首还应该有两个人的位置,纯阳观观主陆潮生和明镜斋的无尘师太。可两人却不约而同的婉拒了尹寒的邀请,称病不出。这让很多江湖人暗中猜测,是不是他们在讨逆大会时受了挫因此没脸来了。

    楚淮作为正道年轻一辈的翘楚,虽然没资格坐在上位但也居于正中的位置,不少同辈都羡慕钦佩的看着他,在他们心中,楚淮就是他们学习的榜样,是正道武林的未来。

    尹寒不像一个江湖人,儒雅庄重的气度,一身矜贵之气。他简单的几句开场白,却不怒自威,在场众人都安静的听着,就连上首的十余个重量级人物也很给他的面子。

    “诸位,今日邀大家齐聚于此,是为了商议对抗鬼域的办法。南宫凛嗜杀成性,他已经统领了鬼域四宗做了鬼尊,也许很快就会统领天下邪道,危害四方。他野心勃勃又心狠手辣,不止我们,甚至天下黎民百姓都会受到他的残害。”

    “朝廷对此亦深表重视,当今圣上更在不日之前颁布了除魔令,我等身为正道决不能坐视不理。诸位有什么办法都可以说出来,大家一同商讨,最后拿出一个对策来。”

    他说完以后回到主位上落座,等着底下众人发表看法。

    云渺宫宫主落倾尘刚才一直敛目深思,这时突然开口:“鬼域四宗地势险峻,又有重重密林环绕,可以说是易守难攻。若贸然出击,只怕我们伤亡惨重。”

    其他几人点头,显然十分认同她的话。

    无相门门主易南天是个急脾气,他扭头对落倾尘道:“照落宫主的话,那我们岂不是拿鬼域毫无办法?那还商议个什么劲,不如干脆回去退隐江湖,躲几年清净自在。”

    落倾尘气的横了他一眼。飞鹤派掌门闻人鹤惯会当和事老:“二位别激动,这不是正商量着吗?落宫主的担忧没错,我们是该好好想个应对之策。”

    上首的大人物说话自然没人敢随便插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人还是讨论不出个章程来,气氛焦灼起来。

    这时楚淮突然站起来,首先向上首的众位武林前辈躬身行了一礼,年轻一辈中不少人都热切的望着他,盼他能想出一个周全的办法来。

    “诸位前辈,各路英雄,在下这里倒是有一个办法,请诸位共同商议。”

    上首的几位武林泰斗都听过这个年轻人的事迹,也想听听他的办法,都温和地点点头。

    楚淮:“在下认为,若倾正道武林之力围攻鬼域只能算是下策,正像落前辈所言,鬼域易守难攻,我们必定伤亡惨重。”

    易南天着急问道:“那上策呢?”

    楚淮回答:“我的上策就是,约战。”

    易南天:“约战?那不还是得打吗?你这算是什么上策?”

    楚淮温煦一笑:“易前辈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只约战南宫凛一个人,鬼域的势力皆因南宫凛一人才能聚拢起来,若是他死了,鬼域就会四分五裂,到时候自然好对付的多了。”

    底下有人忍不住提出质疑:“你想得好,南宫凛怎么会那么傻的答应约战?”

    楚淮笑了笑:“他会答应的,南宫凛这个人自恃强大,高傲又自负,我们大大方方的送战帖,他若不接,岂非成了藏头露尾的胆小之辈。所以他就算为了自己的声名也一定会答应的。”

    他说的头头是道,这些江湖人不由得开始相信,不管怎么说,楚淮当初可是差点就拿了南宫凛的首级的,这总不会有假吧。

    度业寺的高僧们有些犹豫,苦智大师摇头:“阿弥陀佛,我们这样算计人心怎么算是正道所为,这法子不妥。”

    楚淮一脸正义凛然:“大师,若是我们正邪两道大举交战又该死伤多少人,万一我们败了,南宫凛这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可会放过天下黎民?还请大师想清楚其中利弊再做决断。”

    苦智大师皱起了眉,倒是没再说反对的话。一阵沉默之后,归元剑派的大长老最终拍板决定:“就按楚淮说的去向南宫凛下战帖吧,若他不应,我们再强攻鬼域不迟。”

    楚淮低下头,掩饰自己嘴角得意的笑。

    计策已定,就与在场众多江湖人没什么关系了,因为与南宫凛对战的只能是上首那些宗师级人物,他们能有个观战的资格就不错了。

    楚淮今天的表现十分惹眼,同辈们都频频看向他,眼神崇拜。各路英雄渐渐退场,楚淮独自走着,这时一个身材纤细的天一山庄弟子走到他身边,声音不疾不徐直接传进楚淮耳中。

    “楚公子好计谋,让南宫凛与这些老东西互相消耗,若是他们恰好同归于尽,正如了你的愿。到时正道武林还不尽在你的掌控。”

    楚淮微笑:“待他们一死,我掌控正道,你统领邪道,江湖势力全归于我二人之手,岂不美哉。”

    柳姣眼中掠过寒芒,若真有这一天,我可不敢放任你活着,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了。

    两人相视而笑,随后不经意的分开,没人察觉到他们刚刚的那段谈话。

    天一山庄英雄大会后的第三日,一封战帖被莫停一脸凝重的摆在南宫凛面前的桌案上,南宫凛指间一弹,那战帖自动翻开。

    他看完从头到尾表情变也未变,神情懒懒的往后一靠,似乎也不打算说什么。

    莫停一头雾水的看着他,无奈再怎么仔细的辨认,他也无法从这张毫无情绪的脸上找到任何答案。

    正当此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来人显然是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南宫凛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变了色,瞅准桌案上的战帖,猛地伸手去抓,他站起来四处观望也不知该把这东西藏到哪,忽然瞥见呆愣在一旁的莫停,南宫凛顿时闪身到他身旁。

    莫停眼睛瞪大,因为南宫凛突然扯开他的衣襟把那张厚重的方形战帖藏了进去,随后又拍了拍衣服的褶皱,企图“粉饰太平”。

    这一系列举动又急又快,但叶清瑶来的也十分快,她进来的时候,南宫凛的手正按在莫停胸前的地方,姿势很是怪异。

    叶清瑶孤疑:“你们在干什么呢?”

    南宫凛轻咳一声又拍了莫停胸口几下,力气有些重,莫停不禁咳嗽起来。

    “没什么,莫长老最近练武遇到了瓶颈,本座刚刚抽时间指点他几招。”

    67.

    叶清瑶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  这反应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相信南宫凛的说辞。

    南宫凛走上前揽住她,一只手藏在背后对依然傻站着的莫停摆了摆。莫停会意,  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话都不说一句的往外走,  谁知刚走过叶清瑶身边,  就被她喊住了。

    “等等,  莫长老走得这么急,  怀里藏着什么好东西呢?”

    她最近异常敏锐,  上次除魔令的事情给叶清瑶敲响了警钟,南宫凛对她千依百顺,但就是有一点,这人有什么事总喜欢藏着掖着,连对自己也不肯说。

    她瞄了一眼南宫凛微微紧张的神色,  明白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他果然又隐瞒了她什么事。

    叶清瑶的手伸向一脸尴尬的莫停,  脸上一点不客气,  难得没了笑容。

    “拿来。”叶清瑶言简意赅。

    莫停看向南宫凛,  对方已经不露声色地把头转向一边。他夹在夫妻俩之间,  拿也不是,  不拿也不是。

    看着叶清瑶越来越沉的脸色,  最终莫停把心一横,从怀里掏出那封战帖交给了叶清瑶。

    天大地大,南宫夫人最大。得罪了南宫凛也就是领个罚,万一被叶清瑶记恨,  她哪天随便吹个枕边风,自己还不死无葬身之地。

    叶清瑶打开战帖看了一眼,顿时脑中一片晕眩,一下子没站稳差点跌坐在地,幸而南宫凛一直默默观察着她的反应,及时接住了她。

    叶清瑶失神的看着战帖上的内容,正道十大高手要约战南宫凛,地点就在鬼域以东的凌云  峰上,凌云峰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周围都是悬崖峭壁,南宫凛上一世就是死在那里的。

    叶清瑶越想越急,忽然眼前一黑,她竟然就这么晕了过去。

    她这一晕不要紧,却把男人吓坏了,南宫凛抱着她的手都在颤抖,眼底血色翻涌,几乎要压抑不住那种狂暴的情绪。

    “清清。”男人的声音中全是焦急与担心。

    他一言不发看向莫停,莫停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脚步急退,嘴里应承着:“属下这就去,这就去。”

    说完用上了轻功,几个呼吸间人就不见了。

    南宫凛把叶清瑶抱起来,怕她觉得难受连轻功也不敢用,就一路抱着她走回了修罗殿后殿。到了寝殿之中,南宫凛屏退了所有婢女,将她轻轻放在床上。

    他没想到她看了那封战帖反应会这么大,南宫凛思绪驳杂,抚着叶清瑶那张苍白的脸,眼里满是心疼。

    她最近情绪起伏大,食欲也有些不振,今天更是急的昏了过去。这些日子她的异常南宫凛看在眼里,本打算这两天请孟菱儿过来为她诊脉的,谁知今日又来了这封要命的战帖。

    南宫凛握住她的一只小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清清,你怕什么呢?有你在我总不会心甘情愿去赴死的。”

    男人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除了你,这世上没有人可以……”

    没有人可以杀我,更没有人可以让我心甘情愿的赴死。

    莫停的脚程非常快,两个时辰不到就把孟菱儿带到了修罗殿,孟菱儿在路上问清了叶清瑶的症状,倒是不怎么担心了。无奈莫停连拖带拽的催着她,因此她站在殿外的时候还在喘着。

    “你那么着急作甚?清瑶姐姐应当没什么事。”

    莫停擦着额头上的汗,他这汗一半是赶的,一半却是吓出来的。毫无疑问,要是叶清瑶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一定会被那恐怖的男人拿来开刀的。

    “我能不急吗?万一真有什么事,我的小命可就难保了,还请孟少谷主心疼一下我吧,一会儿小心说话。”

    莫停不放心的告诫,孟菱儿嘴直又不通世情,他真怕她又胡说八道。南宫凛那邪门的武功几乎随时会暴走,叶清瑶又晕着,现在可没有人能救他们。

    孟菱儿横了他一眼:“本姑娘心疼你作甚?不要脸。”

    说完就不理身后的莫停,快步走了进去。

    莫停小声的嘟囔:“我这都是为你好啊,不心疼我,那你还想心疼谁?”他气闷的跟进去,一进内殿,立刻摆正了脸色,不敢泄露丝毫情绪。

    孟菱儿凝思片刻,收回了搭在叶清瑶手腕上的手,站起来深呼一口气,面色凝重的对南宫凛说:“清瑶姐姐她……”

    南宫凛满脸的紧张,一点也不像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域之主。

    “她怎么样?”他拢在袖中的手有些发抖。

    孟菱儿知道现下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她没什么事。”

    她清楚地看见南宫凛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就是有身孕了,要好好养养身子。”

    南宫凛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他有些忐忑的问:“你,说什么?”

    孟菱儿声音提高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她就看见南宫凛突然闪到了床前,伸出手激动地想要碰触叶清瑶的腹部,却在即将碰到她身上被子的时候猛地缩回了手。

    他想起这只手曾在血宗大开杀戒,甚至就在她的面前。

    南宫凛默默地将伸出去的手藏到了身后,情绪难辨的对孟菱儿说:“劳烦孟少谷主在这里多留些时日,拙荆身体不好,还请你多费心了。”

    孟菱儿点点头:“清瑶姐姐刚才应该是急火攻心,晚间就会醒过来,我去开一些安胎药给她。”

    她刚刚说完,没想到南宫凛竟然转过身,极为郑重地向她躬身道谢。

    “有劳了。”

    孟菱儿再次点头,顺便扯了一下傻掉的莫停,两人一起离开了内殿。

    出了内殿的门,莫停不再顾忌,对孟菱儿满脸钦佩:“孟少谷主可真有面子,要知道刚才向你行礼的可是我们邪道至高无上的鬼尊啊。”

    孟菱儿不以为意:“鬼尊又怎么了,无论他身份如何,他首先是清瑶姐姐的丈夫,是她腹中孩子的父亲。”

    莫停摇头:“那是你没见过真正的他。”

    真正的南宫凛,不在叶清瑶身边的南宫凛,随时会入魔的南宫凛。

    他想起南宫凛那只猛然缩回去的手,不安地皱起了眉头,就怕有朝一日连他最爱的女人也无法阻止他入魔。

    叶清瑶醒过来觉得口干舌燥,她舔了舔发干的唇,声音微弱的道:“我想喝水。”

    一直站在床头发愣的南宫凛听见她的声音如同得了指令一般,迅速的端了一杯水过来,怕她躺着不舒服,南宫凛让她靠在自己的臂弯里。

    水喂到嘴边,叶清瑶抱着杯子喝了几口,杯中的水见了底,她仍旧不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