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37 页
    南宫凛见此拿过水杯又给她蓄满了水,而后同刚才一样喂她喝水。

    叶清瑶终于解了渴,把杯子推开,南宫凛这次没再起身,手指一弹水杯稳稳地落在不远处的圆桌上。

    他在叶清瑶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还难受吗?”

    叶清瑶依旧昏沉沉的,可她并没忘记晕倒之前发生的事。

    她揪住南宫凛的衣袖,耍赖般的说道:“你不许答应他们的约战,那些人一看就不安好心,我不准你去,从现在开始我就这么拽着你,你就哪也去不了。”

    南宫凛脸上没什么情绪,心里却一片滚烫。

    他不能撒谎骗她,只能说一句:“清清,别闹。”

    叶清瑶开始掉眼泪,从最初安静的掉泪到委屈的放声大哭,南宫凛抱着她不知所措,她的眼泪像决了堤,怎么哄也哄不好。

    “清清,别哭了,求你。”

    南宫凛若不是现下还抱着她,很想跪在她面前求她别再哭了。他一哭,他就什么都不想要了,权势、地位、武功、甚至是他的命。

    只要她能开开心心的,他愿意统统交出去。

    许是听出了男人声音中的无措和哀求,叶清瑶渐渐止住了哭,开始小声的抽噎,南宫凛在她背上温柔的拍哄。

    “我的清清都要做娘亲了,怎么还这般爱哭呢?万一你哭坏了身子,我们的宝贝该有多难受。”

    叶清瑶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话里的重点:“你说什么?什么娘亲?”

    南宫凛好笑的刮了刮她的鼻子:“孟菱儿刚给你诊过脉,你有身孕了,要做母亲了。”

    叶清瑶满脸的震惊还有一丝连自己也察觉不到的喜悦,可是很快她的脸色又沉下来。

    南宫凛忐忑的看着她,难道她不喜欢孩子吗?

    他感觉到叶清瑶攥着他衣袖的手更紧了,她从他怀里霍然起身。

    “既然如此,你就更不能去了,万一你出了事,我们的孩子不就没了父亲。”

    “我不管,你要是敢去,我,我就不生了。”

    她努力学着寻常妇人撒泼那一套,南宫凛看着又有了活力的她,脸上也带了笑。

    “清清,这一战我必须去。”他正色道。

    叶清瑶也收起那耍赖的样子,担忧道:“可我怕你还像对付殷无极那次一样,突然失去内力。”

    南宫凛摇头:“清清,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你觉得我的心魔来得莫名其妙对吗?其实上一世的影响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心魔之所以越来越重是因为我改变了修罗内力的修习轨迹。我这么做最开始只想规避那种内力消失的情形,可渐渐地,我发现我改了修习方法,内力反而要强于上一世数倍。”

    叶清瑶沉声问:“所以你就枉顾了心魔这个副作用,越来越难以控制的练功对不对?”

    南宫凛捻起一丝她脸庞的碎发,眼中有些发红:“不错,我不想再重复上一世的结局,我不想死。有了你,现在又有了孩子,我就更加不想死。那些人都是阻挡我的障碍,我必须将他们全都除掉,我们才能真正过上平静的日子。”

    叶清瑶理解他,可是她想起被心魔控制的下场不由得身体抖了抖。

    南宫凛突然将她紧紧地揽在怀里,“清清,不要怕我,别怕我。就算我杀尽天下人,也永远不会伤害你。”

    他的语气近乎卑微,叶清瑶心中一痛,原来就算到了现在,他还是觉得没有安全感,在她面前,南宫凛几乎让自己低进了尘埃里。

    68.

    叶清瑶回抱住他,  那一瞬间,她很想告诉他,  我不是怕你杀人,  我是怕你为心魔所控,  最终万劫不复。

    她的一只小手在南宫凛后背上轻轻拍着,  心里不由叹了口气。他什么都好,  唯独就是不肯放过他自己。她曾经无数次对他说过,  不会离开他,  可他始终还是缺乏安全感。

    叶清瑶想,大概这个问题自己每天说个千百次也不如真正陪他走完一生,爱他一辈子。她的坚定,她的承诺,经年累月。只能让他在今后的岁月中一点一点去感受,  去相信。

    良久之后,  叶清瑶抚摸着南宫凛背脊的手停下来,  她的语气似乎轻松了很多。

    “南宫凛,  你去吧,  把他们统统打败,  他们都是你心里的魔障,  刻意躲避只会让你越陷越深。”

    南宫凛还埋首在她的颈窝处,  听了她的话呼吸一滞。他抬头,两人离得极近。近到叶清瑶那双明亮灵动的眼眸中闪耀出的光亮直射入他满是阴霾又千疮百孔的心,阴暗和痛苦的情绪被驱走,他浑身都包裹在这样暖融融的光里。

    南宫凛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  他总是在要求她,他从她身上汲取爱和温暖,可他能带给她的东西却远不及她所放弃的。

    “清清,我不去了,我们退隐江湖,再也不问江湖事好不好?”

    叶清瑶双手捧住他的脸,在他眉心印下一吻,她摇了摇头。

    “傻瓜,哪有那么容易,你现在退了正道不会放过我们,朝廷更不会。我明白你的处境,迎战吧。”

    “刚才是我没有想清楚,逃避不是办法,我不希望我们的孩子出生以后还要过东躲西藏的生活。”

    南宫凛的手伸向叶清瑶的肚子,由于紧张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始终停在那里,不敢往前进一步。

    叶清瑶见此,无奈的抓住他的手覆上去,男人感觉到那温软的触感手上不自在的往后缩,但叶清瑶紧抓着他的手,让他后退不能。

    “宝宝,你爹爹在同你打招呼呢,他很爱你,你也会很爱他对不对?”

    南宫凛的手不知不觉地停止了挣动,她温柔的语调让他沉溺其中,他的大手轻轻摩擦着叶清瑶的腹部,那里正孕育着他们的孩子,他们生命的延续。

    “你一定要毫发无伤的回来,我和宝宝一直在这里等你。”

    男人看着她,眼神专注,他很少开口承诺,但答应了她的事,他无论如何都会做到。

    “我会的。”

    叶清瑶看看他,欲言又止,南宫凛猜到了她想说什么。

    “你想让我放过那些老家伙?”

    叶清瑶摇头:“我想让你在保全自己的同时,尽量不伤人命。他们的性命不值一提,但却会让你的心魔加重……”

    南宫凛蓦然一吻打断了她,“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只要他们不对我穷追不舍,我不会下狠手的。”

    顶多废去他们的武功,断了他们的四肢筋脉,让他们做个终身残废。

    顾及到她还有身孕,南宫凛隐去了最后两句话,连放狠话的神情都是温柔的。

    南宫凛答应了正道十大高手的约战,这消息一经传开,天下哗然。

    正道群情激奋要早早登上凌云峰给十位武林前辈呐喊助威。邪道不甘落后,也自发地组织前往观战,江湖,朝廷都在关注着这场旷世之战。

    凌云峰一战的前一日,南宫凛没有研究什么策略,而是在修罗殿里一脸闲适淡然地给叶清瑶剥着刚出炉的糖炒栗子。

    他将一颗剥好的栗子喂给叶清瑶,看她吃的一脸满足,转瞬又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手。

    南宫凛微皱着眉:“不能再吃了,孟大夫说此物糖分过高,不宜多食。”

    叶清瑶扁扁嘴,失望的转过身。南宫凛平时愿意惯着她,但关系到她的健康,他就变得格外的不好说话。

    叶清瑶郁闷的很,现在鬼域盛传鬼尊大人平素只愿意听两个人的话,一位是他的夫人,另一位是神医谷的孟少谷主,碰到这两人意见相左,最后肯定还是要听孟少谷主的。

    她的小脾气往往只有一会儿,南宫凛只要抱着她哄一哄,再装装可怜,她就不气了。孟菱儿是个大夫,听她的话总不会有错的,她再闹腾,也想生一个健康的宝宝啊。

    修罗殿门口,沈千峰和莫停几乎化作了一左一右两尊门神,南宫凛一早把他们叫过来,这都快中午了,他还没出来。

    沈千峰忽然笑着开口:“我看尊上对这次约战是胜券在握啊。”

    莫停点头:“那是自然,全天下除了南宫夫人还没有尊上打不赢的人。”

    两人玩笑了两句,沈千峰忽然正色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凌云峰一战,以尊上的武功一定会赢,我们要防的是那些正道的伪君子下黑手。”

    莫停:“放心,尊上对此早有准备。早在收到战帖的第二日,他就已经派我秘密召集了鬼域数十高手,一旦这些人搞什么围攻的奸计,我们也不惧,大不了来一场正邪两道的大战。”

    两人同样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就等明日凌云峰那场好戏了。”

    第二日,正道十大高手早早齐聚在凌云峰,他们屏气凝神,等着约战的另一方——鬼尊南宫凛的到来。

    凌云峰周围大大小小的山峰上都站满了人,两侧泾渭分明,左边是正道武林,右边是邪道武林。另有一些不站队的江湖人混迹在各个角落,鬼域的高手就隐匿在其中。

    太阳升上来,正道有些人开始讥讽:“南宫凛不会是不敢来了吧,毕竟他要面对的可是我们正道武林的宗师级人物。”

    邪道这方气得牙痒,正在这时,山顶的风刮的剧烈起来,冷寒彻骨的气息萦绕在这方天地里,一人从风中悠然踏来,墨黑色嵌着暗红底纹的衣摆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他轻飘飘的落地,袍袖一挥,对面前的十余人说道:“你们一起上吧,本座没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

    邪道众人顿时气焰嚣张起来,本来的规则是南宫凛与正道十大高手逐一交战,看哪方赢到最后。这规则已经是正道无耻的占便宜了,现在南宫凛要他们一起上,无疑是将他们的脸面放到地上踩,来日说出去,就算他们赢了也面上无光。

    何况他们真的会赢吗?

    “阿弥陀佛,南宫施主,这与讲定的规矩不符,我们还是——”苦智大师的话被南宫凛不耐的打断。

    “少废话,再多说一句,本座就大开杀戒把这里所有的正道全杀了。”南宫凛神情乖戾。

    对面的十余人彼此看了看,都觉得南宫凛的确干得出来这种事,于是他们不再犹豫齐齐向南宫凛攻了过去。

    众人本以为会看到一场势均力敌,精彩绝伦的比武。谁知最后,却看到这些武林前辈如同下饺子一般的一个一个被南宫凛扔出了战局,形势一边倒,坚持了几个回合,那些高手纷纷倒在地上,神情萎靡。

    南宫凛练成了《修罗诀》上所有的武功,修罗内力已经精进到十层,功力不可同日而语。这些武林泰斗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现在的南宫凛,纵然面对朝廷的千军万马,也有一拼之力,何况他的身后还有整个鬼域的支持。

    十大高手不住在心里念叨:正道完了,武林完了。这魔头他竟如此厉害,试问整个天下还有谁能阻挡他?

    南宫凛正欲离开,不知是谁在人群中高喊了一句:“不能让他走,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匡扶正道,冲啊。”

    南宫凛哂笑一声,眼底冰寒。这时委顿在地的苦智大师突然开口:“不可,按照约定,是我们输了,决不能行这背信毁约之事。”

    其他人也纷纷劝着自己的门下弟子,在场的正道逐渐平静下来。南宫凛回头看了苦智大师一眼。

    “老和尚,你还算是个明白人。”

    苦智大师苦笑一声,若真让那些人冲上去,只怕正道武林就再没有将来了。

    这场正邪之战结束的奇快无比,并且毫无波折。但整个江湖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南宫凛的实力有多恐怖,战正道十大高手全身而退不说,还赢得那么轻松。邪道的声势为之大振,对南宫凛愈发推崇,鬼域的势力急剧扩大,俨然是一个江湖人闻之色变的地方了。

    被这么多人或崇拜,或记恨,南宫凛依旧在修罗殿里整日围着叶清瑶打转。她咳嗽一声他都要紧张好久。

    投靠鬼域的人这些日子连鬼尊的面都没见过,从头至尾,只有沈千峰和莫停到处奔忙着,他们再三询问只能得到一句:“尊上正在闭关,谁也不见。”之言

    凌云峰一战的详细情形也传到了朝廷,皇上除了每日不顺气的掀桌子其实也做不了什么,因为他的权力早就被裴太师架空了。

    这一日,大臣们刚刚上过早朝,叶丞相从宣政殿中走出来的时候突然被太师叫住了。

    “叶大人,近来你可是得意得很啊。”

    叶明昭小心的问:“太师何出此言?”

    太师笑道:“你可有一位好女婿啊,鬼域再壮大下去,可就不是江湖势力那么简单了,待有一日南宫凛一统天下,你可就要飞黄腾达了。”

    叶明昭心头一凛:“微臣不敢,那乱臣贼子哄骗了我的女儿,我可不承认他。”

    谁料太师并未生气,依然笑呵呵道:“唉,叶大人这说的哪里话,毕竟是你的女婿,也不能太生分了,今后可要多多联系啊。”

    太师说完就走了,留下叶明昭一个人站在原地沉思,他想了又想,忽然一拍后脑勺,领会了太师的意思。

    当天夜里,叶丞相洋洋洒洒写了一封信遣人急速送往鬼域,信中感情真挚的追忆了一番父女之情,生养之恩。本以为那不孝女看了多少会有些动容,给他回信,然而这封信根本就没有落到叶清瑶手里。

    南宫凛读完那封信,表情有些微妙,他挥退暗卫,手指轻轻一捻,信纸迅速的燃烧起来,最终化为了飞灰。

    回望床榻上睡得香甜的女人,他脚步放轻走上前给她压了压被角,而后在她身旁满足的倒下。身体不敢往里挨,只是搭了个边,直愣愣的望着她的睡颜,不想这一看就是一整夜。直到晨光微起,他才惊觉自己竟然一夜都没有合眼。

    69.

    自她有孕后,  他几乎没睡过什么整觉,经常盯着她的肚子发呆一整夜,  她整个人都散发着柔光,  他根本就不舍得闭上眼睛。

    南宫凛的脸埋进她的发间,  那是一种让他从心底里想要安定下来的味道。

    快了,  再过不久,  他们就可以过上由衷期盼的日子了。

    叶丞相那封信如同石沉大海,  半个月过去还是毫无回音。他又把头发愁白了不少,  心里不停地骂着叶清瑶这个不孝女。

    耐着性子又送了两封信,依然是同样的结果,叶丞相别无他法,最终不得不舔着脸去向太师求教。

    “太师,我那逆女不肯回我的消息,  您看这可怎么是好?”太师府里,  叶丞相小心翼翼的问太师。

    太师一想,  看来让你女儿吹枕边风这条路走不通了,  那就只能直接向南宫凛明言了,  可是这信依旧不能直接给南宫凛。

    他沉思片刻,  对叶明昭道:“叶大人,  老夫修书一封,  以你的名义送给南宫夫人。”

    叶明昭不明就里,只习惯性的恭维太师:“太师太抬举她了,什么南宫夫人,那个孽障哪值得您如此费心?”

    裴太师冷冷瞧了他一眼,  叶明昭心里打了个突,不敢再说废话。

    当日从太师府带回太师的密信后,他也没敢打开看,就命人直接送到了鬼域。

    暗卫又一次来送信的时候正赶上南宫凛在修罗殿里给叶清瑶剥蜜桔,一瓣一瓣的喂到她嘴边。叶清瑶最近孕期反应大了些,吃什么吐什么,也就是水果还能接受一些。

    这信是叶明昭送来的,前几次夫人都不在场,尊上直接把信毁尸灭迹了。暗卫拿不准能不能让夫人看见,正在那里踌躇,然而叶清瑶眼尖,已经看见了他。

    “是有事找你吧?让他进来?”叶清瑶吃着蜜桔嘴里含糊不清,扯了扯南宫凛的衣角向他示意。

    南宫凛偏头一看,也没什么顾虑,随口道:“进来吧。”

    那暗卫犹豫的走进来,面露为难。

    他这样的表情让叶清瑶提起了心,还以为又有人要来找南宫凛决斗了。她咽下嘴里的蜜桔,语气严肃的问:“到底什么事,吞吞吐吐的。”

    南宫凛怕她动气,忙吩咐暗卫:“说。”

    暗卫深吸一口气,从怀里拿出了右相那封信,这信到他们手里的时候已经验过,无毒。

    他瞅了瞅眼前二人,极有眼色地把信递给了叶清瑶,南宫凛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叶清瑶接过信的时候有些愣,叶明昭的信?他为什么突然给自己写信?难道是有什么阴谋,想到那张与自己现代的亲爹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叶清瑶皱了皱眉头。

    她一脸凝重的展开了那封信,越读越觉得不对劲,这哪里是叶明昭写给她的信,一看落款,是当朝太师裴济的名字。

    有了前几次的事,南宫凛以为这封信又是叶明昭写给女儿回忆亲情的,因此暗卫拿给叶清瑶看看也没什么,全当逗个趣。怎料叶清瑶的表情越来越严肃,眉头也越皱越紧。

    南宫凛关心的问:“怎么了,可是他说了什么难听的话?”

    叶清瑶看完信表情微妙,她把信递给南宫凛:“喏,你自己看。”

    南宫凛接过迅速扫了两眼,接着嗤笑一声:“裴济这个老狐狸,见鬼域势大,想与我求和,他打得一手好算盘啊,别说我南宫家的覆灭他也掺了一脚,就算与他无关,我若真答应了他,只怕哪天他腾出手来,就要来对付我了。”

    叶清瑶懵然的问:“那我们还回信吗?”

    南宫凛用一只大手揉了揉她的头,似乎心情颇好,他笑了笑:“回,当然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