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38 页
    叶清瑶看他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心想,裴太师那么大年纪了可别被气死了。

    两天后的晚上,裴太师回到府里从下人手里接过信,只看了两眼,手往案几上狠狠一拍,嘴里还不停喘着粗气。

    下人看他胸口起伏剧烈,显然是气得狠了,连忙跪下头伏着地,大气也不敢喘。

    正在这时,府内下人来报:“太师,楚公子求见?”

    裴太师正生气,语气十分的不耐烦:“哪个楚公子?不见。”

    那下人谨慎地回答:“回禀太师,是楚淮楚公子,他说,说是您召他来的。”

    裴太师深思片刻道:“让他进来。”

    他望着案几上的信,眼神阴鸷,楚淮进来时恰好与裴太师阴冷的眼神对视,他顿了一下,行礼道:“在下楚淮,见过裴太师。”

    裴太师神色不耐:“你有何事?”

    楚淮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走上前很随意的拿起案几上的信,裴太师惊怒:“大胆。”

    楚淮忽然把信上的内容念出声:“要本座答应和谈?可以,拿裴济和狗皇帝的人头来做条件,本座或可考虑一二。”

    裴太师怒道:“你放肆,来人,给我把他拿下。”

    楚淮这时又一改刚才的无礼,向裴太师躬身行礼:“太师,方才冒犯之处万望太师海涵,南宫凛如此傲慢,不将您与朝廷放在眼里,您可不能被他唬住啊。”

    “趁他在鬼域还没有彻底站稳脚跟,我们应该把握时机除掉他。”

    太师府的下人蜂拥而上,裴太师制止了他们,命令他们退下。

    “你继续说。”

    楚淮:“南宫凛再强,一人之力也难敌千军万马,小人听说,天下兵马已尽在太师掌控之中,您不如派大军压境。届时鬼域人心散乱,又有几人愿意陪南宫凛送死?您趁机公告天下只要南宫凛的命,他必定众叛亲离。”

    “如此一来,您除了心头大患,又将整个天下握在手中,岂不快哉?”

    太师其实早有此意,他去信向南宫凛求和,不过是缓兵之计,如今楚淮说的话,正和他的心思。

    “以你的才干,混迹江湖实在是浪费,近日你便留在京中,随我办些事。”

    楚淮知道他这是答应了,脸上不禁露出几分喜色:“多谢太师。”

    他没忘记今天来的真正目的:“对了,太师,这次大军围攻鬼域我们可以联合江湖势力,只要当今圣上亲自颁下诏令,号召天下除魔,相信会有很多正义之士加入的。”

    太师摸了摸胡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裴太师密见楚淮的第二日,当今圣上便下了一道旨意:“派朝廷二十万大军讨伐鬼域,只要鬼域交出南宫凛,便可对其他人既往不咎。同时号召天下英雄共同出击,谁能取了南宫凛的首级,朝廷重重有赏。”

    旨意还未传出来的时候,南宫凛已经借由隐庄的消息渠道得知了这道圣旨的内容。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似乎对这个消息并不惊讶。

    莫停思忖片刻后道:“尊上,一旦圣旨昭告天下,鬼域中必然人心不稳,我们该早做准备了。”

    南宫凛冷笑一声:“该来的迟早会来,正好借这个机会,过滤掉那些心思不纯之人。”

    沈千峰:“尊上,鬼域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就算朝廷大军和正道武林联合起来,我们也未必会输。”

    沈千峰脸上不见害怕,大概是南宫凛那邪气又恐怖的武功给了他底气,他总觉得这次朝廷从南宫凛身上讨不了好。

    趁消息还未传开,南宫凛回到了修罗殿,这次他不准备再隐瞒她,不止这一次,以后任何事他都不会再对她隐瞒。

    叶清瑶度过了那段吃什么吐什么的艰难时期,最近又养胖了些,她小腹微微隆起,眯着眼在修罗殿旁边花园里的躺椅上晒太阳。

    南宫凛悄无声息的走近,挥退了一众婢女,叶清瑶这时突然闭着眼睛喊了一声:“绿竹,我的脚麻了,快帮我揉一揉。”

    绿竹是叶清瑶身边最信任的婢女,但此刻她被南宫凛赶出去了。

    南宫凛走到躺椅前,蹲下身动作轻柔的脱下叶清瑶脚上的鞋子:“哪一只?”

    叶清瑶显然有些迷糊,男人的问话也没让她反应过来。

    “右边,对就是那只。”南宫凛的大手包裹住她的右脚,任劳任怨的揉了起来。

    半响,叶清瑶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她睁开眼睛,然后就开始把脚往回缩。

    男人却强势的制住了她的动作:“别动。”

    又揉了一会儿,他问:“还麻吗?”

    叶清瑶头摇的拨浪鼓似的:“不麻了。”

    男人眼中浮现一丝笑意,做了一个令她震惊的举动,他居然微笑着在她脚背上亲了一口,叶清瑶羞红了脸,恼羞成怒的踢了他一脚。

    谁料武功天下第一的鬼尊南宫凛竟然被她一脚踢开,顺势坐在了地上。

    叶清瑶呆了一秒连忙起身问他:“你,你没事吧。”

    她的语气有些不敢置信,还有些涩然。

    南宫凛坐在地上也不起来,就那样满眼笑意地看着她:“夫人这一脚当真厉害,为夫自叹弗如。”

    叶清瑶有些不好意思,她急了:“别闹了,快点起来。”

    南宫凛见她要怒,忙道:“遵命。”说完身形一动,从地上弹了起来。

    叶清瑶没好气的问:“你故意逗我开心,是不是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要告诉我了?”

    南宫凛叹了口气,都说女子一孕傻三年,怎么她自从怀孕后却越发不好糊弄了。

    “朝廷欲派大军进攻鬼域,战局凶险,我打算先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他说话的同时小心观察着她的脸色,无奈叶清瑶养气的功夫与他学了个十足,一时半会南宫凛竟然难以从她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恩,什么时候?”叶清瑶点点头,平静地问。

    南宫凛惊讶得忘了回答。叶清瑶难得见到他不淡定的样子,噗的一声笑出来。

    “怎么?难道你以为我会闹着要留下来?”

    70.

    她认真的看着南宫凛的眼睛:“我知道这一战至关重要,  我留下会让你分心。”

    南宫凛重新蹲下身,面对着她,  这让叶清瑶有一种男人在仰望着她的感觉,  仿佛她就是他的一切。

    “清清,  我向你保证,  这一战我们一定会赢。”

    叶清瑶目光柔柔的看着他:“我相信你,  可你要答应我,  一定要控制自己的心魔,  不要再被它影响。”

    南宫凛将她的双手握在掌心,虽说杀戮会让心魔加重,可真正能触动它的只有面前这个对他来说比身家性命还要重要的女人。

    “清清,只要你平平安安的,我的心魔就不会发作。”

    “我已经安排好了,  暗卫会将你送到隐庄,  那里有我暗藏起来监视朝廷的势力,  暮起和临霜都在那里,  他们会保护你。”

    叶清瑶点头,  男人柔和的眼神落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部,  久久不曾移开目光。

    当夜,  叶清瑶轻装简出,  由南宫凛手下数十个暗卫连夜护送去隐庄。为了减少路上的颠簸加快速度,暗卫们分拨抬轿以轻功飞速前行,因而叶清瑶在路上并没有受什么苦,顾及到带的人多了不利于掩人耳目,  随行的婢女只有一个绿竹。

    南宫凛没有亲自去送,甚至鬼域这些有头有脸的人一个都没有动用,朝廷和江湖都关注着他们的动向,这个时候,他们留下,叶清瑶和暗卫一行人才能安全不受打扰的到达隐庄。

    夜色浓重,唯有一点星辉闪烁。南宫凛独自站在毒宗的角楼上,天气闷热,恐有一场雷雨将至。明明是炎热的夏天,但南宫凛的周围却像寒冬一样冷,莫停和沈千峰远远的看着他,谁都不敢上前打扰。

    沈千峰:“尊上看的方向好像是京都吧。”

    莫停:“夫人身怀六甲,那些阴险小人却要这时候来找事,恐怕尊上这一次要大开杀戒了。”

    沈千峰叹气;“你说,尊上会不会又像血宗那一日……”

    莫停摇摇头:“难说啊,不过这次尊上再发疯,夫人远在京都,还有谁能阻止他?

    沈千峰苦笑:“呵,那你我只能自求多福了。”

    他苦涩的同时又庆幸着临霜那傻丫头不在这乱局之中,否则,他的心情只怕要比现在难受数倍。

    暗卫们日夜兼程,叶清瑶只用一天一夜就到了京郊那所隐秘的山庄之中,这里与她想的并不一样,很像是一个寻常的富庶人家,里面没有重重防卫,只有一群看起来很普通的家丁仆役。

    暮起笑着给她介绍:“夫人,庄里的下人都是经过筛选的,他们都会武功,若无特殊情况,他们就扮作家仆,做些杂活。”

    叶清瑶随着他在隐庄里转悠着,听了他的话仔细去看这些人,发现他们身形骨架果然一看就是练武之人。她调侃道:“暮起,你这隐庄庄主做的不错嘛。”

    暮起憨厚的挠挠头:“夫人,当初是我没保护好您,才让您受了重伤昏迷了那么久,主上没有要我的命,只是让我在这隐庄传递消息已经是极大的宽容了。”

    叶清瑶见他满脸愧疚,也不好意思起来:“你别这么说,我的昏迷与你无关,当时的情形那样紧急也不能怪在你头上,南宫凛不过是一时想不通,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了,我就让他把你调回鬼域,到时我们还在一处。”

    暮起和临霜是她在这个世界里为数不多的两个好朋友,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关系让他们受罪。

    暮起听了她的话十分激动,脸色张红却不知该如何说话了,叶清瑶怕他说一大堆感谢的话让自己尴尬,连忙说自己累了想去休息,这大块头才反应过来把她送到了住处。

    叶清瑶在绿竹的帮助下洗漱了一番就倒在床上,离开南宫凛一个人睡让她有些不适应,明明隐庄之中一片静谧,几十个暗卫轮流守着她房间外,庄里的下人也都藏龙卧虎。她明明不需要害怕什么,可不知为什么就是心里慌,睡不着觉。

    圣旨真正下达的第二日,朝廷大军整装待发,集结在城外,二十万大军,让人看了都忍不住胆寒,鬼域再强不过就是一个江湖势力,真能与这么多兵马相抗衡吗?

    随着太师在城门上一声令下,大军听令开拔,战马嘶鸣,声势浩瀚,围观的百姓自发的往后退,给大军让路。其中一个人左右看了看,随后彻底隐入人群之中。

    叶清瑶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忍不住担心南宫凛能不能对付这么多朝廷兵马,她这两天时常心头发慌,觉也睡得不甚好,抚了抚肚子,她焦躁的心才稍微安定下来。

    隐庄中一切如常,因为不敢让夫人忧心太过伤了身体,庄中下人一律禁止谈论这件事。

    只是皇宫里的一些消息依然接连不断的传进来,无非是宫里的耳目探听到的一些关于皇上和太师的秘辛,这倒不妨碍叶清瑶什么,有时她听着下人的汇报,还能当个乐子一笑。

    皇宫里,太师刚从皇上行乐的妙音阁里走出来,那昏庸又好色的皇上还敢跟他颐指气使,等他除掉南宫凛这个心头大患,就送他去地府快活。

    太师这般想着,露出了阴狠的笑。楚淮这时走上前,在他耳旁悄声说了一句话,太师神情一凛,眯起眼睛问道:“这消息可准确。”

    楚淮点头:“回禀太师,千真万确。”

    太师目露凶光:“此事不宜声张,你暗中下手,把人抓起来,老夫要仔细审问一番。”

    贵妃宫里的小太监刚刚从净房出来,打算趁夜去妙音阁周围转一圈探听一下皇上的情况,谁知他刚走出两步忽觉旁片有人影闪过,小太监警惕地停下来四下观察,四周很安静,并没有什么人经过。

    他皱了皱眉继续往前走,就在这时一道鬼魅般的影子袭来,小太监回头却对上了一双冷魅的眼睛,然而他还来不及分清对方的身份就被她一掌击晕了过去。

    一座暗牢里,小太监被一桶冷水泼醒,他醒来看见周围的情况,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这些人抓他,很可能是发现了他与隐庄的联系。

    他身体中早就种下了毒蛊,一旦说出隐庄的秘密就是个死,所以他想也没想就要咬断舌根自尽。

    可就在他下了狠心的时候,一阵令人眩晕沉迷的冷香扑面而来,小太监顿时变得晕乎乎的,一双呆滞的眼睛没了聚焦。

    有一个声音诱惑着他说出秘密:“告诉我,你替谁办事?”

    小太监不受控制一字一顿的说道:“隐庄。”

    那神秘的声音又问:“隐庄背后的主人是谁?”

    小太监继续呆呆的开口:“是,是南宫凛。”

    他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那人还想继续问的时候,却见小太监已经抽搐着七孔流血而死了。

    柳姣愤怒道:“可恶,就这么死了,我还没问他隐庄的具体位置。”

    裴太师和楚淮一道走进来,楚淮见太师脸色阴沉,连忙出主意:“太师放心,我前日发现他和一个哑巴太监接头,如今我可以易容成他的样子去见那哑巴太监,然后跟着他找到隐庄的位置。”

    裴太师脸色稍缓:“恩,此法可行。”

    于是楚淮在柳姣的帮助下易容成了小太监的样子,带着关于太师半真半假的消息去见了哑巴太监,由于刻意模仿,哑巴太监并未识破他的身份。

    跟着哑巴太监传递消息的路子,楚淮和柳姣一路到了京郊的隐庄外。楚淮想进去一探究竟,却被柳姣拉住了。

    “里面有很多高手,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

    楚淮点头,柳姣一个人隐匿身形潜进山庄,当她在一处防卫最严的小院里看见叶清瑶挺着肚子的身影,眼中划过一抹算计。

    这一趟来的可太值了,本想探查隐庄的秘密却机缘巧合发现了南宫凛最大的弱点,她唇角勾起,又如来时一般无声无息的退出了山庄。

    “里面情形如何?”楚淮急切地问道。

    柳姣冷冷一笑:“你绝对想不到,我在里面发现了谁?”

    “连老天爷都在帮我们,这一次南宫凛输定了,因为他最大的弱点即将捏在我们手里。”

    楚淮眼前一亮:“你是说……”

    柳姣:“不错,里面的人正是叶清瑶。”

    当夜,楚淮将这个消息告知了裴太师,太师当即决定,派人去抓叶清瑶,用她来威胁南宫凛,让他束手就擒。

    只是想到隐庄的布置还有那么多高手,他又犯了难。楚淮这时突然开口:“太师,这件事就交给小人来办,小人保证将叶清瑶抓回来。”

    裴太师最近很是信任他,因此没什么犹豫就答应了。

    大军已经动身好几日,再耽误下去就会错过最好的时机,楚淮请天一山庄庄主尹寒帮忙又一次聚集了与南宫凛决战凌云峰的十大高手。

    想说动他们一起去隐庄劫走叶清瑶,几个老前辈面色不虞,云渺宫宫主落倾尘更是一个女子,她反对道:“此事万万不可,传出去我等还如何面对世人,祸不及家人,南宫凛就算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也与他的妻儿无关。”

    楚淮见他们都不肯答应,于是急中生智道:“前辈此言差矣,鬼域对上朝廷二十万大军,两方势必死伤无数。如果叶清瑶在我们手里,就可以让她劝说南宫凛停战,让他束手就擒,这样既避免了生灵涂炭,又能将那魔头一举拿下,永绝后患。”

    “这……也不无道理。”几个人面上有些松动,楚淮见此,继续卖力的劝说,终于劝动了这群武林前辈。

    别看他们对上南宫凛三招两式就被打败,遇上寻常高手,这些武林泰斗可是不虚的。

    这一日晨起叶清瑶觉得胸口闷闷地不舒服,她朝外喊了一声:“绿竹。”

    外面无人应答,又喊了两句依然是这样的情况,她忽的坐起身,不对劲儿,发生了什么?

    她谨慎的贴着墙根走到门边,深吸一口气,将门猛地拉开,门外空无一人,分外冷寂。

    一只冰凉的手覆上她的脖颈,纤长的指甲在她的脖颈上轻轻划动,叶清瑶僵了僵,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还跟在她身后,难道她早就隐藏在她房中。

    经历的事情多了,叶清瑶很快冷静下来:“你是谁?这庄里的人呢?”

    71.

    身后那人缓缓地转到她面前,  叶清瑶看着对方那张勾魂摄魄魅惑丛生的脸,眼里闪过一丝震惊:“是你。”

    柳姣冷魅的眸子看向她,  嘴角勾起,  浮现一抹恶意的笑:“没想到吧,  你终归还是落到了我的手里。”

    柳姣不怀好意地盯住她隆起的小腹,  眼中都是算计。

    叶清瑶努力的平稳着呼吸,  她不希望自己反应过大,  吓坏了她的宝贝。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隐庄里的人都去了哪?”她神情平静,只是捏的苍白的指尖泄露了她真实的情绪,那些人会不会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