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39 页
    柳姣意味不明道:“比起原来你倒是长进了不少。”

    她话音刚落,有一个人快步走来,待那人到了近前,  叶清瑶的视线在两个人脸上转了一圈。

    楚淮,  柳姣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勾结在一起的,  倒真是应了那句狼狈为奸呢。

    “叶姑娘,  我们又见面了。”楚淮笑得得意。

    叶清瑶抬起眼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纠正道:“叫我南宫夫人,  还有,  本夫人并不是那么想见到你。”

    当她高傲的不拿正眼看人的时候,  那神情与南宫凛简直如出一辙,楚淮气的咬牙也只能忍了,毕竟叶清瑶有大用处,把她逼急了他们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然而他能忍,  柳姣可忍不了,叶清瑶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一个普通的弱女子,若不是恰好被南宫凛看中,做了鬼尊夫人,怎么敢如此嚣张。

    她尖利的指甲从叶清瑶的脖颈上移到她的腹部,目光中隐含威胁,杀机毕露。

    “你就不怕我一个不小心伤了你肚子里的这块肉。”

    叶清瑶心中慌乱,脸上依然不动声色:“你敢吗?你们废了那么大的力气来抓我,不过是想用我来威胁南宫凛,我猜,你们想用我的命来让南宫凛引颈就戮吧。”

    叶清瑶越说越镇定,似乎提起那个男人的名字都让她有了底气。

    “即使有朝廷的二十万大军,你们依然害怕南宫凛,所以才会打我的主意。你现在逞一时之快伤我不要紧,万一我真有个好歹,以南宫凛的性格又岂会任你们摆布?”

    柳姣想起当初崔俨和血宗高手的死法,心中打了个哆嗦,不禁移开了自己的手。楚淮虽然没有见过南宫凛诡异的武功,但当初烈火门一战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就像叶清瑶所说的,他们害怕南宫凛,除掉他为了权势地位不假,但也是为了保命,因为南宫凛不可能放过他们。

    “南宫夫人,跟我们走吧,你若执意顽抗,那我们也只能……”楚淮假意为难着。

    叶清瑶知道反抗无用,现在隐庄中的人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她刚才那么强势就是想吓住他们,让他们不敢伤害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万一她真的蠢得去反抗,谁知道这些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要我乖乖跟你们走可以,你只需回答我一个问题,隐庄的人去了哪?”叶清瑶必须弄清楚她现在的处境。

    “阿弥陀佛,施主放心,我等绝不是滥杀人命之人,那些人只是暂时被控制起来。”一个老和尚走进来,手里还捻着一串佛珠。

    叶清瑶抑制不住的冷笑:“你们佛门中人竟也行此卑鄙无耻之事?”

    苦智大师绷起脸:“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只要南宫施主愿意改邪归正,老衲可以保证绝不伤害他的性命。”

    叶清瑶笑的愈加讽刺:“哦?那你预备怎么处置他?”

    苦智大师正义凛然的回答:“南宫施主虽然杀人无数,但如果他肯悔改,便只需废去他的一身武功,让他从此做个一心向善的普通人。”

    叶清瑶努力的维持着平静的表情,要不是顾及到自己有孕在身,她早已经气得全身发抖。南宫凛那样骄傲的人若是失去了武功,她不敢想象他会有多么难受。更何况,正道、朝廷纷纷盯着他,他没了武功,没了邪道至尊的地位,他们又岂会放过他?

    多说无益,这些道貌岸然的正道让她直犯恶心,如今知道了隐庄的人都没什么事,她也放心了许多。

    她被柳姣催促着走出去,很快就来到了隐庄正院前的空地上,那里围了一圈的江湖人,而隐庄的所有下人,保护她的暗卫,还有暮起和临霜都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按理来说这么多人都被放倒总不可能没有一点声音,叶清瑶的目光落在云渺宫宫主落倾尘手上那把七弦琴上。

    南宫凛给她讲过,这把七弦琴是音攻的绝佳武器,可以用来迷乱心智,操控人的意志。

    这些正道泰斗也许是受了楚淮的蛊惑,也许是自发地想要除魔卫道。但在叶清瑶看来,他们都是自诩正义,其实伪善至极。

    她漠然的看着这些人,耳边却听见楚淮对几个武林前辈说:“事不宜迟,必须尽快把她带过去,大军已经快到鬼域了。”

    看来他们想在战场上用她来胁迫南宫凛就范。叶清瑶视线一转,忽然看见不远处倒在地上的暮起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叶清瑶起先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暮起对她挤了挤眼睛,又迅速的在旁边的江湖人发现之前把眼睛闭上。

    叶清瑶垂眸,暮起没事,他是故意装的。她恍然想起,书里曾经提过一句,暮起是个音盲,根本听不懂任何音乐。

    叶清瑶嘴角一抽,抿紧了嘴唇,才没让自己突兀的笑出来。

    那些人商量过后,决定由楚淮和柳姣带上一群江湖后辈将叶清瑶送到战场上,只因那些老家伙实在抹不开脸面亲自去做这件事。

    叶清瑶被柳姣带上马车,为防有变,由柳姣亲自看着她。这群人急着赶路也不会照顾到她是一个孕妇,路上十分颠簸,短短几天,叶清瑶瘦了一大圈,脸色苍白,只能用意志来支撑自己不要倒下去。

    南宫凛还等着她,她和孩子绝对不能有事,她一定要好好地出现在他面前。

    她怕的是,自己万一有任何闪失,会触动他的心魔,老谷主对她说过,若是南宫凛再次被心魔所控,也许就真的回不来了。

    “停车,我需要休息。”这天夜里,他们已经行了大半的路,再走两日就要到达大军驻扎的地方。

    柳姣上前捏住她的下颚:“想在我面前耍花招?你还嫩了点。”

    叶清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烫,很可能是连日赶路体质下降染了风寒。

    她不住喘息:“我需要休息,马上停车,你总不想带过去一具尸体,让南宫凛见到我死了,你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

    柳姣一哆嗦,松开了手,她见叶清瑶脸色苍白如纸,虚弱的冒冷汗,确实不像有假。她拍了拍手,对外面赶车的人道:“停车。”

    马车停下,不一会儿楚淮走过来问:“发生了何事?”

    柳姣将叶清瑶的状况告知了他,楚淮皱眉看着她,考虑再三终于决定:“罢了,就休息一晚,我去买些药来,她现在可不能死。”

    楚淮走后,柳姣依然严密地看守着她,叶清瑶靠在车壁上看她,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柳宗主什么时候做起了正道的狗腿子,楚淮那阴险小人如今不过是在利用你,等你没了用处,还不被他一脚踢开。”

    柳姣:“哼,别费劲了,别说你根本过不了我这关,就算我现在放了你,你又不会武功,这里是荒郊野外,你身体不便逃也逃不远的。”

    她肆意的笑起来,不过片刻之后,她的笑却戛然而止,胸口处突然传来一阵绞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啃噬着她的心脏。

    “你——”柳姣扭曲着一张脸向她扑过去,叶清瑶险险地躲开,对着她摇了摇头。

    “我身为鬼尊的夫人,怎么可能没一点鬼魅伎俩?”

    “要怪只能怪柳宗主身娇体贵吃不得苦,总要跟我一个孕妇换吃食。”

    他们急着赶路每日只能啃干粮,只有叶清瑶这个孕妇待遇特殊,可以吃的好一些,两人同车进食,久而久之,柳姣自然看不下去。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柳姣瘫在那里爬不起来,咬牙切齿地问叶清瑶。

    叶清瑶脸上几乎没了血色,但还是强撑着朝她狡黠一笑:“也没什么,就是一种叫做食心虫的蛊毒。不用我说,柳宗主也该知道它的作用吧。”

    柳姣脸色枯败,她当然知道,只是想不到这个脸上依然一派天真的女子竟然真的会对她下杀手,她目光怨毒起来:“我活不成,你也别想活。”

    柳姣说完用尽全身的气力再度向叶清瑶扑过来,这时有两道身影同时翻上了马车,一人挡在叶清瑶面前,另一人则制住柳姣在她肩上一点,柳姣顿时一动不动。

    暮起随手一推,柳姣倒在马车上神情痛苦却动弹不得。

    临霜听见身后沉重的呼吸声,连忙回过头紧张的问:“夫人,你没事吧?”

    叶清瑶浑身滚烫,她虚弱的靠在临霜身上,几乎要虚脱了:“我,没事,我们快走。”

    暮起和临霜对视一眼,怕伤到叶清瑶的肚子,他们不敢背她,只能由暮起将她打横抱起来,临霜在前开路。此时正是深夜,同行的正道众人已经被他们用迷药悄悄放倒,楚淮去买药尚未回来,因此他们毫无阻拦的离开了这里。

    楚淮买药回来的时候,见马车周围众人倒了一片,他急忙向马车冲过去。结果一掀车帘,被面前柳姣的惨状吓了一跳。

    她神色狰狞,心口有一个从内向外破开的血洞,那血洞周围还有一条一条蠕动的蛊虫,不停的啃噬柳姣胸口的血肉,他头皮发麻,差点哇的一声吐出来。

    柳姣显然已经气绝多时了,并且死得极为痛苦。

    72.

    蛊虫,  柳姣到底是怎么中毒的?难道叶清瑶一个孕妇竟然随身带着毒蛊?

    楚淮忍着恶心查探马车里的情况,最终却摸索着从座位底下找到一块红得剔透的玉坠,  玉坠上的红绳断了一截,  这玉坠显然不是柳姣的,  那就只能是……

    楚淮心头一喜,  他万分小心的收好,  这东西可有大用处。

    捂着嘴从马车里退出来,  楚淮费了大力弄醒了马车旁的一个年轻人,  那人初醒来,还有些懵。

    “曹兄,叶清瑶被人救走了,你可清楚是谁对你们下的手?”楚淮见他迟钝,急得拍了他一巴掌。

    那人晃晃脑袋,  终于有了反应:“楚兄,  这,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只是晚间吃了饭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楚淮:“是谁准备的晚饭?”

    那人一拍头:“我想起来了,  是两个飞鹤派的弟子,  他们最近一直负责做饭,  因此大家也不曾怀疑。”

    楚淮立刻明白过来,  那两个人定是一直潜藏在他们这一队人之中,与叶清瑶暗中联络,借着做饭送饭的功夫,给她提供了杀死柳姣的毒蛊,  又将这些人通通放倒,趁自己买药的时候救走了人。

    楚淮咬牙,此时后悔已晚,他得赶在他们之前先一步到达鬼域。

    他将那年轻人一推,着急道:“你弄醒其他人,我们要马上赶路。”

    曹姓年轻人虽然不明就里,但他们这些人已经习惯了路上一切都听楚淮的,所以没有任何疑问地去叫醒同行的人。

    荒野之中,不见人烟,暮起抱着叶清瑶飞快地往前跑,他步伐很稳,又有临霜在前开路,因此三个人很快就跑出了不远的距离,其实若是用上轻功,会更快一些,可叶清瑶现在的状况给暮起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用啊。

    她头上都是细密的冷汗,皮肤滚烫,似乎马上就要烧起来,只有一双眼睛倔强的睁着,在夜色里显得极亮。

    “夫人,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吧,我们马上就到镇上了,到时就可以带你找大夫。”暮起忧心的说。

    叶清瑶点点头,她隐隐觉得肚子也有些不舒服,就算不为了她自己也得马上去看大夫。闭上眼睛,由于身子太虚,她很快就沉沉地睡过去。

    见她终于熟睡,暮起和临霜同时松了口气,两人加快脚程,急速向距离最远的镇上跑去。

    叶清瑶悠悠转醒,身上舒适干燥,那身汗湿的衣服似乎已经被换下去了。她打量着周围,发觉自己躺在一个简陋的木床上,房间里斑驳陈旧,只有一张木头桌椅,再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洗得发白的蓝色布衣,门口处并没有遮挡的门,只有一条半新不旧的粗布帘子。

    门外有刻意压低的说话声,叶清瑶侧耳去听,听见似乎是暮起在问她的情况,原来这里竟是一家医馆吗?

    “大夫,不知我家夫人的病症如何?”

    “这位夫人只是染了风寒,其实吃点药发发汗就好了,不过她怀着身孕,这药我可不敢随便开。”

    叶清瑶听着他们说话忽然觉得脖子上有些痒,想是被这粗糙的寝具刮的,她伸手去抓,惊讶的发现脖子上一直戴着的千年血玉不见了。

    “暮起,临霜。”叶清瑶虚弱地喊着两人的名字。

    听到她的声音,暮起和临霜顾不上再与大夫说话连忙掀开门帘走进来。

    “夫人,你醒了。”两人高兴道。

    “临霜,你为我换衣服的时候可有见到我脖子上的千年血玉。”叶清瑶焦急地问。

    临霜摇摇头,她并未看见叶清瑶脖子上有什么血玉。

    叶清瑶心中发凉,她想到了一种可能,会不会是在马车上与柳姣周旋的时候,玉坠不慎失落了呢?

    如果没人发现还好,万一玉坠落入楚淮手里,他拿着去刺激南宫凛,那后果不堪设想。那玉坠是她的贴身之物,南宫凛最清楚不过,到时楚淮再说什么,他一定会相信的。

    心思转了一圈,叶清瑶顿时如临大敌,她必须尽快出现在南宫凛面前,原以为只要从楚淮手中逃脱就可以化解他的阴谋,然而现在更麻烦的事情来了,万一那阴险小人引发了南宫凛的心魔……

    叶清瑶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全是坚定:“暮起,临霜,我的玉坠想必是落到了楚淮那厮的手里,他极有可能带着玉坠去扰乱南宫凛的心智,我们现在必须马上赶到鬼域,决不能让南宫凛被心魔控制。”

    暮起和临霜都表情凝重的看着她,“可是夫人,你的身体再经不起颠簸了……”暮起犹疑不定。

    叶清瑶:“没关系,我还可以坚持,你去问那大夫手里有没有人参,买些来以防万一。”

    暮起见她已经打定主意,只能出去向那大夫买人参,这穷乡僻壤,医馆也没什么好药,大夫手里只有一只年份不长,品相一般的人参,但这也聊胜于无。

    暮起再次追问叶清瑶的情况,那大夫只告诉他:“我刚刚给这位夫人诊过脉,她肚子里的孩子倒是还好,但也应该注意一些,你们要长途赶路,恐怕她的身体吃不消啊,要知道风寒拖久了也是会死人的。”

    暮起:“这些我知道,你只需告诉我,夫人是否可以撑过两日。”

    大夫沉吟片刻:“两日,应该是可以的,之后只要好好养着,就没什么大问题。”

    暮起松了一口气,又向他打听镇上哪里可以租到马车,随后按照大夫说的去镇上租了一辆宽敞的马车来。

    暮起办事效率极高,几乎没费什么时间。叶清瑶被临霜扶着走出来,身上大半的重量几乎都靠在临霜身上。临霜不知从哪里找来了好几床棉被,铺在马车上厚厚的一层,叶清瑶上了马车就被她安顿着平躺下去。

    “夫人,再委屈你两天,大夫说您这样躺着会舒服一些。”临霜在她耳边说着话。

    叶清瑶点点头,任由临霜给她盖上厚厚的被子,这样捂着也好发发汗。

    马车的速度已经够快,但要照顾叶清瑶的身体,还是比预计的慢了一些。

    这一日,大军已经在鬼域密林之外驻扎了一天一夜,两方对峙,等不到太师的秘密武器,主帅并不敢贸然进攻,而鬼域那边也没有一点动静,直到大军驻扎的营地里来了一个人。

    天色微亮楚淮就赶到了营地,他急急忙忙地找到主帅,在他不解的神色中问道:“将军,可有来历不明之人进去过这鬼域密林?”

    大军主帅见他拿着太师的印信,也不敢怠慢:“并无,我的兵马已经将鬼域围得铁桶一般,又有一群江湖高手坐镇,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楚淮放了心:“那就好,将军,现在可以集结大军,前去叫阵了。”

    楚淮胸有成竹的一笑,等南宫凛对上二十万大军,他就拿出那块玉坠告诉他叶清瑶已经死了,到时候必然会搅乱他的心神,再让众人合力杀了他。

    他想的很好,只是他对南宫凛的了解依然停留在两年之前,若是柳姣还活着一定会阻止他这样愚蠢的想法,因为她知道,那个目空一切无所畏惧的男人究竟可以为了叶清瑶疯到什么地步。

    朝廷大军的异动,鬼域的人都看在眼里,一些心怀顾虑的人早已经在大军包围之前逃出了鬼域,而如今留下的都是誓死追随南宫凛的人。

    南宫凛从修罗殿中走出来,他今日极为罕见的穿了一身红衣,那血一样的颜色分外刺目,更衬得他整个人如妖似魔,杀意凛然。

    “尊上,外面已经在叫阵——”沈千峰闭上了嘴,因为南宫凛抬掌示意,众人纷纷安静下来。

    “南宫凛,你这魔头,快快出来受死。”这句话由成百上千个人一起喊,响声如雷,甚至越过重重密林传到了这里。

    南宫凛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他特意换上这身红衣,是因为即使身上染了血也不那么分明,待解决了这些人,他还要尽快赶到隐庄去见她……

    他阴寒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柔意,却很快消失不见。

    “既然他们等不及要来送死,那本座只好顺势而为,迎战。”

    随着重如千钧的“迎战”两个字落下,众人齐声狂呼,那声音响彻云霄,霎时间盖住了大军的叫阵声。

    鬼域密林之外,大军主帅急得满头汗,他已经命人喊了许久可对方却不见任何动静,他身下的军马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焦躁的情绪,晃着脖子,马蹄在地上乱踏。

    楚淮向他提议:“将军,不如让大军缩紧包围圈,我就不信南宫凛能忍得下这种威胁。”他可不想让自己的计划落空。

    主帅虽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还是听信了他的话,随着他一声令下,大军继续向前挺进。只是他们都忘了,南宫凛在未流落江湖之前是个征战多年的大将军,兵法谋略,他样样精通,这些半吊子哪里是他的对手。

    大军刚向密林走了不到百米,轰隆一声,地下突然钻出了一群手握长刀的鬼域弟子,外围的人很快就被这些武功高强的弟子解决掉。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这些人已经滑不溜秋地迅速钻进密林,不见踪影。

    这一下,大军主帅肉痛地发现自己已经损失了几千人马,他脸上青筋突起,命令大军继续向前。然而这些从地底钻出的鬼域弟子仿佛层出不穷,反反复复间朝廷的几万人马就打了水漂。

    不过依靠人海战术他们也终于到了密林的边缘,主帅擦了擦脸上的汗,大喊一声:“来人,给我放火。”

    士兵们听令行事,很快就往密林边缘浇上了烈酒,几百个人拿起火把点上了火,在烈酒助燃下,火势一发不可收拾,迅速向内部蔓延。

    由于鬼域特殊的环境,那主帅才想到了这个绝好的招数,等大火烧光了密林,鬼域将毫无遮挡,他这二十万大军就可以踏平鬼域。

    然而正当他心中得意的时候,周围的风却突然停了,一股阴冷的气息环绕在周身,原本剧烈燃烧地火势突然慢下来,到最后,甚至毫无预兆地熄灭了。

    空气中的温度开始降低,士兵们冷得牙齿打颤,主帅一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火突然停了,快,继续给本帅点火。”

    楚淮暗想,能做到让这么一大片火势瞬间熄灭的恐怕也只有南宫凛了,他的机会来了。

    楚淮放声向密林中大喊着:“南宫凛,你得意什么?你还不知道吧,叶清瑶已经落在了我们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