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40 页
    密林深处的南宫凛心中慌了一瞬,眼底红光闪过,莫停和沈千峰一左一右的拉住他。

    “尊上,此事有诈,当心是他故意激你。”

    楚淮顿了顿,又用更大的声音喊道:“我本想带她来见你,让你们一家团聚,谁知她身体不好路上竟然染了风寒。”

    南宫凛平静的表情裂开,眼中全是忧色,这个人也许在骗他,但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

    楚淮从怀里掏出那枚玉坠,脸上笑得阴险,却用遗憾惋惜的语气说着:“你也知道一个孕妇无法用药,就算是一个小小的风寒也能要了她的命,路上又请不了大夫,她就这么没挺过去,香消玉殒了。”

    73.

    南宫凛眼中赤红一片,  内力一震甩开莫停和沈千峰的手,向密林之外腾跃而去,  沈千峰和莫停对视一眼,  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最深的恐惧。

    “你说什么,  给本座再说一遍。”人随声至,  南宫凛凌空而来,  落在一棵树的枝杈上,  只有一人,  却让对面十几万大军如临大敌。

    楚淮扬了扬手里的玉坠:“这玉坠,你总该认得吧?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他一双红眸锁住楚淮手上那枚玉坠,伸手在虚空之中一抓,玉坠就到了他的手里,楚淮望着空空如也的掌心,  心底忽然生出一丝恐慌。

    南宫凛握着玉坠的手在发抖,  痛,  他只觉得痛意从指尖,  一点一点席卷至全身,  最后汇聚在心口处。如同一把利刃在他的胸口反复刺入,  刺得他鲜血淋漓,  依然不肯给他个痛快。

    这千年血玉珍贵无比,  是他们成亲的第二日他亲手给她戴上的。他将玉坠凑近一些,上面依稀还沾染着她的味道,充满暖意,就像他永远追逐的那抹阳光。

    一度让他唾弃不已,  可它转瞬即逝若再也不能拥有……

    “不可能,我不信,你在骗我,为何骗我,你怎敢骗我?”南宫凛疯魔地重复着嘴里的话,他的眼前像蒙上了一层血雾,心脏剧烈而沉重的跳动,浑身青筋暴起,似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楚淮看他痛不欲生的样子忍不住大笑:“哈哈哈哈哈,南宫凛,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来人,放箭。”

    □□手齐齐上前,搭弓上箭,随着楚淮一声令下,黑压压的箭雨向犹自处于崩溃中的南宫凛笼罩过去。

    这些密集的攻击就像给南宫凛找到了一个宣泄情绪的支点。他红眸似血,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似乎凝固住了,当那些箭到了他面前的时候,他只是抬起掌心,体内的内力犹如漩涡将那些箭吸附在一起,旋转、碾压,直至它们变了形,融成一团巨大的铁球。

    南宫凛屈指一弹那铁球向对面的朝廷大军飞去,半空之中炸得粉碎,碎片飞溅将面前所有遮挡的躯体通通穿透。

    主帅骇然地看着这一切,对楚淮道:“楚公子,你的秘密武器不会就是刚才那个坠子吧,这是什么狗屁主意,你现在彻底惹怒了他,恐怕我这些兵马还不够他一个人杀的。”

    楚淮的牙咬得咯吱响,他勉强维持镇定:“将军急什么,我们有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一个南宫凛?何况还有正道武林做我们的外援,你也看到南宫凛带兵打仗的本事,我若不扰乱他,难道让他生生吃下朝廷二十万大军吗?”

    主帅一听他说得也有道理,只得先行按捺闭了嘴。

    他们说话的时候并未发现,刚才那一击之后,南宫凛的表情已经变了,所有痛苦的情绪纷纷从他脸上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隐隐透出嗜血的兴奋,如同一把天下至邪的兵器出了鞘见了血,便再也收不住了。

    “尊上——”赶过来的沈千峰刚想叫出声却瞬间被莫停捂住了嘴,莫停对他沉重的摇摇头,示意他去看南宫凛的表情。

    那双冷森森的红眸和他脸上兴味盎然的表情让沈千峰心里打了个突,又回忆起血宗的那一夜。他和莫停一起拦住赶上来的鬼域众人,不让他们上前一步,这些人没有亲眼见过南宫凛发疯,但也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

    楚淮犹不死心,命令□□手:“继续给我放箭。”

    在所有人都没有出声的时候,他的声音极其突兀,南宫凛原本四处梭巡的眸光突然有了焦距,一双鬼魅般幽深的红眸锁住楚淮。

    南宫凛突然从半空中一跃而下,他落地的时候正面对着楚淮,好奇的歪歪头,眼里天真又残酷。

    他朝楚淮伸出一只手掌,楚淮浑身汗毛炸开,不禁高喊一声:“给我上,别让他跑了。”

    一群士兵和江湖正道向南宫凛攻过去,楚淮往后退避,刚才那种被恶鬼盯上的恐惧才消散一些。

    南宫凛皱眉,他刚刚找到的“玩具”跑掉了,面对四面扑上来的人,他愤怒的狂吼一声:“给我死。”

    他陡然伸开双手,汹涌而出的内力将扑上来的人彻底控制,那些人的骨头与血肉融在一起,身体中的内力都被南宫凛化作了一个一个的气团,他满足的将那些气团吸到身体中,内力顿时又增强了几分。

    随手抛掉那些血肉,南宫凛将视线重新移向了楚淮,对方全身都在颤抖,似乎已经恐惧到极点。

    他阴冷的笑起来:“到你了,别想逃。”

    他身形如鬼魅一般的来到楚淮面前,楚淮瞪大了双眼,完了,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完了。

    在南宫凛的手覆上他的头颅时,楚淮心里只剩这一个想法。

    楚淮连皮带骨被南宫凛的内力挤压成一个血球,他似乎极其喜爱这个新鲜的玩具,用内力包裹着它抛来抛去。

    大军主帅已经吓傻了,他只知道朝廷下令让他除魔,并不知道面前这人竟是一个真正的邪魔。鉴于楚淮刚才的下场,他没有大喊,而是默默地退到士兵中间,妄图偷偷溜走。

    然而士兵们已经发现了他的举动,主帅都逃了,他们怎么肯留下来白白送死,于是纷纷跟着一起逃,人一多动作就大起来。

    南宫凛体内的心魔已被唤醒,哪里是杀那么几个人就能罢休的,这些人弄出的动静还是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将手里的血球一扔,直奔这些人而去。

    恐惧,哀鸣,这里就像人间地狱,没有人可以阻止南宫凛的杀戮,他心里的魔彻底挣脱出来,不受控制。

    当暮起赶着马车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惨景,满地的血肉,二十万大军四散奔逃,此时已经稀稀落落不剩多少人了。

    这方土地被鲜血染红,南宫凛站在中央满身的血煞之气,那是成魔的先兆。

    叶清瑶被临霜搀扶着从马车上下来,这一幕让她心中惊痛,她喊出声,却因为身体过于虚弱声音根本传不了那么远。

    “南宫凛,你醒醒,不能被心魔控制,不可以。”这血腥又惨烈的场景让她害怕,她不怕他杀人,她怕的是,他杀了真正的自己。

    莫停和沈千峰发现了他们,从边缘处小心翼翼的绕了过来。

    “夫人,你没事?尊上他……您快想想办法,他似乎就要成魔了。”

    沈千峰话音刚落,南宫凛那里又生出了新的变化。他头上乌云汇聚,一片电闪雷鸣,太过残酷的杀戮仿佛触怒了天地,天色暗下来,似乎永远不会再亮。

    男人血红色的双眸渐渐透出了两道红光,在这无一丝光亮的环境里,尤为渗人。

    不能再拖下去了,叶清瑶挣脱了临霜的手,艰难地喘息着,一步一挪向南宫凛走过去,她面色惨白,唯独一双灵动的双眸依然雪亮。

    走到半途她踩上黏腻湿滑的血肉,脚下一滑,别无他法,她只能四肢着地,护住自己的肚子。暮起看得揪心就要上前去扶她,却被几个人一起拦住。

    “现在我们上前只能给夫人增加负担,这世上除了夫人,再也没有人能够唤醒尊上。”

    叶清瑶全靠一股意志支撑,再一次从地上爬起来,她几乎是佝偻着身体走到南宫凛面前的。

    “南宫凛,你答应过我的,你说你不会再被心魔所控,难道这些统统不作数了吗?”叶清瑶的眼泪蜿蜒而下,将她一张无血色的脸衬得更加可怜。

    男人的眸中红光闪烁,不知道为什么,他提不起一丝将面前这个人变成“玩具”的兴致。

    他不感兴趣地绕过她,转身向她周围的士兵走过去,叶清瑶闭了闭眼,身后传来一片惨叫声,一个又一个,男人仿若不知疲倦的杀戮。

    她痛苦的喊:“别杀了,别再杀了,我叫你别再杀人了。”

    她濒临崩溃的情绪也没有影响到他,他似乎沉迷在杀戮的游戏中,乐此不疲。

    叶清瑶的表情由崩溃到失望,无尽的失望。

    她回头,声音近乎冷漠:“南宫凛,我只问这一次,你到底肯不肯跟我走?”

    男人毫无反应,叶清瑶苦笑一声,而后决绝地转过身,一步一步,越走越快,她感觉自己就像飘在空中。一阵头晕目眩袭来,她仰头倒下,预料之中的闷痛没有到来,有一双温柔无比的手接住了她因为发烧而滚烫的身体。

    南宫凛由背后抱住她,他好似还没彻底挣脱心魔的控制,眸中一半红色一般黑色。

    他喃喃自语:“你是谁?我,我想跟,我想跟着你,一直。”

    他连话都说不清楚,抱着她的手却越来越紧。

    叶清瑶叹了口气:“你抱着我,不许再动一下,我现在有些困了,想先睡一会儿,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

    她越来越疲惫,闭上眼睛,终于在他怀里睡着了。

    南宫凛跪坐在地让她完全嵌入自己怀里,听着她清浅的呼吸声,他眼中的血色褪尽,重新恢复了一片墨黑。

    “清清,我好想你。”男人埋首在她脖颈间,眼中全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74.

    残存的朝廷兵马纷纷开始逃离这个地方,  鬼域密林从此真的成了人间地狱,不会再有任何人敢踏足一步。

    莫停、沈千峰几人眼见南宫凛终于恢复正常,  也开始为面前这一对动容,  他们很想留给两人更多的相处时间,  但此时此地,  实在是不合适。

    暮起这个憨厚耿直的大块头直接上前对南宫凛道:“尊上,  夫人她路上感了风寒,  她急着来见您,  不肯好好医治,您还是快快带她回去吧。”

    南宫凛去摸她的额头,果然一片滚烫,她的脸色白得吓人,身上都是虚汗。男人皱眉,  将她苍白的小脸按进怀里,  起身的时候脚步微微有些踉跄。

    “莫停。”南宫凛的声音有些哑,  还有一丝不明显的颤抖。

    莫停:“尊上放心,  我这就跑一趟神医谷。”

    南宫凛也不知听没听见他的回答,  抱着叶清瑶向密林中走去,  他的怀抱很稳,  神情很温柔,  那双杀人无数的手稳稳地托着他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

    叶清瑶怀孕这一段时间经过孟菱儿的调养,身体底子还是不错的,孟菱儿看过之后也说没什么大碍,好好修养一段时日就好。

    她昏睡的时候南宫凛给她喂了药,  而后就坐在她床前一动不动的守着她。所有人都以为这场风波就这么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只要叶清瑶一醒,南宫凛就好比利刃入鞘,绝不会再生出心魔。

    可是叶清瑶并没有醒,或许是老天爷对南宫凛枉造杀孽的惩罚,一天,两天……到了第七天,叶清瑶还是没有醒。

    她呼吸平稳,喝了孟菱儿的药风寒也好了,脸色红润好看,除了这些日子只能吃些流食导致身体有些瘦,她怎么看都只是睡着了。

    孟菱儿急得直上火,她无论怎么诊脉都没诊出什么异常,怕自己见识不够,她还特地回神医谷请来了老谷主,可是就连老谷主也说,叶清瑶只是睡着了。

    鬼域上下人心惶惶,他们都见过南宫凛心魔发作的样子,每日忐忑不已。然而七天过去了,南宫凛却没有一点要入魔的征兆。

    莫停和沈千峰一人一边站在修罗殿内殿门口,两人望着殿内的情形同时叹了口气。

    叶清瑶依然躺在床上沉睡,而南宫凛也一动不动的跪在她床前。

    不错,的确是跪着的,从叶清瑶昏睡不醒的那一日开始,他已经整整跪了七日。他身上还穿着那一日的血衣,满脸憔悴,胡子拉碴,哪里还有邪道至尊的半点威风。

    这些天南宫凛几乎水米未进,除了每次给叶清瑶喂食的时候先替她尝一尝温度,他就没吃过什么东西。他仿佛与她较上了劲,她一日不醒来,他就在她床前跪一日。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她心疼自己了,就该醒了。南宫凛如是想。

    他再也不敢疯,再也不敢成魔,甚至再也不敢杀人。

    “尊上他不会想不开吧。”沈千峰恐慌的问。

    莫停:“不会的,夫人会醒的。”

    暮起从两人身后走上来接话道:“夫人若是睡个一年半载的,那尊上岂不是要饿死了。”

    两人同时回头异口同声道:“闭嘴,你个乌鸦嘴。”

    暮起深吸一口气,一巴掌拍上自己的嘴:“叫你乱说。”

    门口的动静不小,却丝毫引不起南宫凛的注意,他的眼睛一直痴痴地落在床上的女子身上,不曾挪动分毫。

    叶清瑶从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就觉得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这一飘就飘回了她现代的家,还是那个温馨的三居室,妈妈在厨房做饭,爸爸给她打下手,两个人有说有笑。

    她很久没见到他们了,因为家里离学校很远,她寒暑假才能回一次家,叶清瑶有些贪恋这样的温暖。走到父母背后,虚虚地抱住他们。

    这时,门口传来拍门声:“爸,妈,快来给我开门,我没带钥匙。”

    是谁?叶清瑶孤疑地看着房门,爸爸妈妈已经满脸笑意的去打开了门。看着进来的人,叶清瑶怔愣在原地。

    “叶清,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不是说好了上午的火车吗?”叶爸爸强装着严肃,眼睛却没离开过好几个月没见到的宝贝女儿。

    叶清撒娇道:“哎呀,我怎么会知道火车晚点这么久嘛。”

    叶妈妈笑着:“别听你爸瞎说,其实他可想你了,给你买了一大堆你爱吃的东西。”

    三个人相携着进来,画面美好,其乐融融。叶清瑶眨眨眼,努力抑制住眼睛里的酸涩。

    面前走来的这个女孩长得跟她一模一样,连各种小习惯都分毫不差,她看着自己身上一身古人的打扮,有些不知所措。

    她怎么会在这里呢?她穿越之前应该是在宿舍睡觉的,还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一个梦,她本来就不属于这里,而是一抹意念。

    她看着亲昵的跟父母撒娇的女孩,怎么看都觉得那就是叶清,不是任何人假扮的。叶清瑶释然一笑,也对,她已经不再是叶清了,再也不可能是。

    她该去哪里?叶清瑶的脑海里闪过这个问题,她能感受到有一个人隔着很远的距离在牵绊着她,面前家人团聚的场景让她心中突然生出无尽的恐慌和陌生。

    她的家不在这里,是了,她应该回家了,回到那个没有安全感害怕失去的男人身边。

    这样的念头愈发强烈起来,强烈到面前的人和空间都一起扭曲了起来,一道裂痕出现,叶清瑶感觉到一抹柔光包裹着她的身体,她被一股力量吸了进去。

    她睫毛煽动睁开眼睛,几乎是醒来的第一时间男人就扑上来抱住了她。

    他声音哽咽,用哀求的语气对她保证:“清清,求求你,别再离开我,我再也不疯了,再也不疯了,你别生我的气,别离开我。”

    叶清瑶眼中湿润,她拍着男人的背脊,安抚着他的情绪:“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我不会生你的气,我只是心疼你。”

    两个人脖颈交缠,姿态亲昵无比,小声地诉说着对彼此的思念和爱意。

    暮起在门外擦了擦眼泪,被其他几个人一起取笑,鬼域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正道武林已经偃旗息鼓再也不敢来捋虎须,年轻一代的后辈几乎被南宫凛灭个干净,剩下一些老人家为了保住门派中最后一点希望也不敢再兴风作浪。邪道势力甚嚣尘上,江湖格局重新洗牌,鬼尊的名号成了众多江湖人的禁忌。

    南宫凛不再嗜杀,也约束鬼域弟子不得在外随便杀人,由他这个邪派统领亲自建立的秩序竟然让江湖平静了不少。

    朝廷二十万大军有去无回,消息一传回来朝野震惊。看着回来的几个残兵败将,他们疯疯癫癫的嘴里嚷嚷着什么鬼怪、邪魔。没有人会相信南宫凛一人能屠杀二十万大军。

    面对朝野上下的怀疑,太师犹如被架在火上烤,那二十万可是他的亲兵,没了那些人他想再把控朝局几乎是不可能的。

    很快,太师就被几个拥有军权的武将控制起来,他们从他嘴里问出南宫凛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先皇的儿子,这些人都曾与南宫凛一同打过仗,本来就很拥护他。只是碍于身家性命才无法替他说话。

    当今圣上昏庸无道,把国家治理的乌烟瘴气,他们决定,共同拥护南宫凛做皇帝。

    时隔多年,南宫凛再次来到皇宫,上一次他来的时候带了众多鬼域杀手,将皇上和太师还有那些背叛过他的人都宰了。

    而这一次他不准备这么做了,他扶着肚子有些大了的叶清瑶,关心的问:“累不累?京中有几处庄子适合休养,等你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再回鬼域好不好?”

    叶清瑶点点头,如今南宫凛的势力控制了朝廷,控制了江湖,她在哪里都是安全的。

    不过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他难道不想做皇帝吗?叶清瑶不知不觉竟然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南宫凛一只手揽住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了她一句:“你想当皇后吗?”

    叶清瑶愣了半天最终还是遵从自己的心意摇了摇头。南宫凛低下头在她鼻尖上轻轻一吻。

    “那我也不想做皇帝,今生,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哪怕你要去卖豆腐,我也心甘情愿去做个豆腐郎。”

    叶清瑶捶了他一下:“你才去卖豆腐,我可是鬼尊夫人,谁敢吃我卖的豆腐?不怕我毒死他?”

    “夫人真是越发凶悍。”南宫凛笑着点点她的额头,在叶清瑶生气之前又补上一句:“不过为夫甚是喜欢。”

    笑闹了一阵,叶清瑶问他:“你想怎么处置皇上和太师?”

    叶清瑶问出这句话是怕他对这两个人仇恨太深会亲手剐了他们,她不想让南宫凛的手上再见血。

    然而男人神秘一笑:“我答应过你的事不会违背,有时候让一个人活着远比死了要痛苦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