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41 页
    两人离开皇宫之前,南宫凛最后在宫门前回头看了一眼。他刚才独自见过皇上,他坐在宣政殿里已经有些疯癫,嘴里不停的狂喊,说没有人可以抢走他的皇位。

    因此,南宫凛只得好心地成全了他,他命人用玄铁将皇上和龙座永远浇铸在一起,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离开那张皇位了。

    当皇帝从来就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何况他的清清天真烂漫,他想她永远自在快乐,怎么忍心让她陪自己一生困守在皇宫里。

    南宫凛回过头,这个地方他永远不会再来了,谁做皇帝都与他无关,无论他们是从宗室之中随便逮一个来做,还是互相争得头破血流,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把叶清瑶扶到一辆宽敞又舒适的马车上,他们在京都繁华的街头上闲逛着,叶清瑶正掀着帘子往外看,看见迎面走来的两个乞丐她忽然“咦”了一声。

    那不是裴太师和他的儿子裴玉冠吗?南宫凛没杀他们让他们去做了最下贱最卑微的乞丐。

    叶清瑶很是服气,太师一生最重权势功名,让他晚年潦倒至此,且一点希望都不留给他的确是最为痛苦的折磨了。

    马车继续前行,叶清瑶又在一家路边小摊上见到了叶明昭的身影,他应该是在做混沌。有客人嫌他手脚慢,不停地出声催促,骂骂咧咧的,很是难听,就算这样他也陪着笑脸,不敢得罪对方。

    叶清瑶心中感慨良多都化作了一声叹息,她看着满脸平静的男人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啊?”

    “什么去哪?当然是老老实实地把孩子生下来。”南宫凛故意逗她。

    叶清瑶气鼓鼓:“我当然知道,我说的是生了孩子之后呢?”

    男人挑了挑眉,朗声一笑,笑声清透再无一丝阴霾。

    “当然是游山玩水,江湖逍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叶清瑶被他说得满脸憧憬,恨不得赶快生完孩子潇洒度日。

    可瞅见圆鼓鼓没什么动静的肚子,她又垮了脸。

    生孩子,会不会很疼啊?

    (全文完)

    75、番外  ...

    京都繁华的东大街上,  有一家芋头酥的糕饼铺,老板姓陈,  是个憨厚老实的买卖人。近日他的店里有一位长得颇为壮硕凶悍的常客,  这客人倒不像是长得那么吓人,  他每回来,  必然是笑呵呵的称上几斤最新出炉的糕点,  其中芋头酥更是他每次必买。

    老陈这个买点心的怎么能不知道这道点心有多甜,  他都替这位壮汉腻味,  想不到他这样的外表却这般嗜甜。

    “老板,给我称两斤糕点,芋头酥多要些。”暮起摸摸鼻子,他这个月几乎天天光临老陈的糕饼铺。

    老陈与他混熟了,今天也就多嘴一问:“这位小哥,  你都连吃一个月了,  还不腻啊?”

    暮起无奈的叹气:“老板,  我这哪是自己想吃,  是我家夫人喜欢你家的糕点,  我这才天天来买的。”

    老陈笑呵呵:“哟,  小哥真会疼人,  你家娘子嫁了你可真有福气。”

    老陈显然误会了暮起口中“夫人”是他自己的娘子。

    暮起听了这话一瞪眼,  把老陈唬了一跳:“你可别胡说,是我家主上的夫人,被他听到了还不杀了我。”

    老陈连忙赔不是,还给暮起要的糕点加了点称,  欢欢喜喜的把这位老主顾送走。

    暮起一路晃荡,又买了京城中有名的卤味和瓜果小食,这才会到了位于京都西郊的温泉庄子上。他一进门就见到了守在门口的绿竹。

    “你可回来了,夫人都馋了半天了。”绿竹把暮起这个大块头拉到一边,问他要东西。

    这丫头平素被叶清瑶惯得天不怕地不怕,泼辣又爽直,眼见暮起脸上横着一条疤,长得又凶,她也全然不怕,还敢支使他。

    暮起把身上买到的好吃的统统上交,怕她拿不动还细心的问了一句:“绿竹姑娘,东西又多又沉,不如我帮你拿过去?”

    绿竹没说话,只管把吃食往身上藏,没错,就是藏,能塞的地方都塞上了,还剩了好些在暮起手上。

    “拿不下啦,剩下的都归你吧。咱们明日还是这个时候,我在门口等着你,别忘了啊。”

    绿竹一溜烟地跑走了,贴着墙根,谁也不不敢惊动。暮起挠了挠头,她刚才很想跟绿竹说,问她能不能换个人,这都一个月了,他心虚得紧,万一被尊上发现了,还不扒了他的皮?

    叶清瑶扒着窗户翘首以待,当一抹浅绿色的身影鬼鬼祟祟地出现在院门口时,她从窗边看见了,一脸兴奋的冲到门口迎接那人。

    “绿竹,快进来,进来。”叶清瑶直冲她招手。

    绿竹看了眼左右一溜小跑进来:“夫人,东西拿来了。”

    “嘘,把门关上。”叶清瑶又做贼心虚般的往外瞧了瞧。

    绿竹照她的吩咐紧闭房门,两人偷偷摸摸的进了屋,绿竹从身上摸出一个又一个纸包放在桌上。

    “夫人,这是你最爱吃的芋头酥,还有桂花糖,卤鸭胗……”绿竹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大堆的好吃的,叶清瑶两眼发亮,馋的直咽口水。

    她大着肚子,南宫凛整天不许她吃这个不许她吃那个的,明明孟菱儿说可以适当吃一点的,他却严防死守,害的叶清瑶只能托暮起帮忙偷偷的买。

    厨房做的吃食她不爱吃,没滋没味的,还是这外面铺子里卖的好吃。

    主仆两个在房间里高兴的分食,叶清瑶嘴里含了桂花糖,两腮一鼓一鼓的,京里养了这一个多月她胖了不少,整天吃好睡好,气色也十分好。

    她吃着卤鸭胗忽然觉得口渴,再一看桌上的茶已经见了底,就对绿竹说:“绿竹,我渴了,你去给我重新沏壶茶来。”

    绿竹自然应是,动作麻利地出了屋,谁料她一出去正看到南宫凛从院门走进来。

    绿竹急出了一身汗,朝屋里大声提醒:“夫人,尊上过来了。”

    她声音一大,南宫凛顿时一脸的不悦,无奈绿竹是叶清瑶极为喜爱的,他也不能重罚。

    南宫凛浑身嗖嗖地冒冷气:“闭嘴。”

    绿竹身体一抖低下头,再也不敢出声,躬身退下了。

    叶清瑶听见绿竹的喊声在屋里到处转,最后索性把零食一股脑的塞到了床底下,幸好刚才一直开窗通着风,不然食物的味道太大,无论如何也藏不住的。

    南宫凛推门进来时,她已经坐在床上,装成一副午睡刚醒的样子。男人表情如常,眼底却闪过了一丝无奈,她还是这么傻,以他的武功,绿竹和她在屋里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自然全都听见了。

    “你,你忙完啦?”叶清瑶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恩。”南宫凛脸上不见什么情绪,但他言语的简洁昭示着他此刻不怎么高兴。

    叶清瑶轻咳一声,她想干脆坦白算了,这么相对无言的太折磨人了。然而男人这时却突然走过来,一撩衣摆坐在她身边。

    他的大手覆上她圆鼓鼓的肚子:“今日感觉如何,肚子里的孩子可有闹腾你?”

    南宫凛最终不忍她为难,只得轻轻揭过了。叶清瑶心里松了口气,他每次都来得这么及时,她几乎都以为这人是掐着时间让她只能吃上那么几口了。

    “还好还好,宝宝乖得很。”叶清瑶敷衍着,想着自己扔掉的零食一脸的心疼。

    男人轻笑一声,问道:“是吗?那清清可有乖乖的?”

    叶清瑶连连点头:“当然当然。”

    她说完怕南宫凛不信还两只手去抓他的袖子,一双水眸真诚的看向他,睫毛一眨一眨的,扑朔扑朔的像两道浓密的小刷子。

    她这娇媚甜憨的样子让男人喉间一热,便也忘了想要责问她的初衷,一俯首就擒住了她粉嘟嘟细嫩温润的唇,恣意品尝,辗转碾磨。

    一个细密绵长,令人心醉神迷的吻过后,叶清瑶瘫软在南宫凛怀里,不停的推拒着他伸过来的手。

    “哎呀,你别碰,我,我难受。”叶清瑶小声嗫喏。

    南宫凛的唇贴在她耳根后:“哪里难受,为夫给你揉揉?”

    他四处作乱的手不老实的放在她自怀孕后愈发丰盈的某处,颇有技巧的揉捏捻弄,叶清瑶忍着嘴里的羞耻颤音,她真想把这不要脸的男人赶出去,奈何他手段高超,不一会儿她就喘息的顾不上想这些了。

    在他放肆的一段揉搓之后,叶清瑶的两颊已经如发烧一般的红,推开身后不舍的南宫凛,她生气道:“你就知道欺负我,我都这样了,你还不肯放过我。”

    她指着自己的肚子越说越委屈,南宫凛无奈一笑,上前揽住她的腰。

    “好好好,全是为夫的不是,你也知道这些时日为夫憋得有些辛苦,你就可怜可怜我好不好?”

    他神情窘迫,但叶清瑶早已被他宠上了天,他这么低声下气的哄着,她反而气焰更加嚣张不依不饶。

    南宫凛眉毛一挑,也不再做那可怜表情,嘴巴一伸,就擒住她的耳朵,一边啄吻品尝,一边说道:“方才夫人的嘴真是甜的很,也不知道是不是趁我不在偷吃了蜜糖?“

    他咂咂嘴仔细品味了一番得出结论:“如此说来,倒真有一股桂花糖的味道呢。”

    叶清瑶惊了一瞬,她刚刚的确吃了桂花糖,嘴里现在还有那股甜香味呢,默默地捂住嘴,她开始插科打诨。

    “我待得闷了,我要出去走走,你陪我去吧。”也不等南宫凛答应,她就扯了他的袖子往外走。

    南宫凛怕她走得急了肚子难受连忙追上她护在她身边,出去也好,再待在这甜腻馨香的屋子里,他可就忍不住了。

    那天叶清瑶自以为高明的打发了南宫凛之后,她又过上了嘴里没滋没味的日子,暮起不知为何再也没来过后院,至于别人都精得很,诺大的庄子里,她竟然找不到任何人捎带零嘴给她。

    她忧郁的喝了一口果茶,然后将杯子重重的放下。

    “唉,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屋里的侍女纷纷低下头,这话要是让尊上听见了……

    一屋子的人齐齐发抖,绿竹平日最是大胆,这一次也没了话说,她不敢告诉叶清瑶,上一次被尊上抓包之后,她和暮起被狠狠地警告过,哪还敢违拗南宫凛的意思给她找零嘴吃。

    “绿竹,你陪我出去一趟,这屋子里闷。”叶清瑶在绿竹的搀扶下小心的站起来,她月份大了,按孟菱儿说的再过几日就要临盆了,正是最该谨慎的时候。

    两人小步挪到前厅,叶清瑶停下来脸色一沉:“绿竹,你到底是谁的贴身婢女?说吧,究竟有什么瞒着我?”

    绿竹一脸为难,不说怕叶清瑶动气,说了只怕她更气。

    僵持了老半天,她才觑着叶清瑶的脸色,犹犹豫豫的道:“尊上,尊上其实一直都知道,奴婢找暮起偷偷买街上的吃食,您快要生了,尊上最近下了严令,不许奴婢再去找暮起,暮起也被尊上派出去办事了。”

    “夫人,您可千万别动气啊,等您生了小主人,到时候您想吃什么尊上都会允的——”绿竹还要再劝,却被叶清瑶打断了。

    “好啊,我就说怎么每次你带了吃食进来,我刚吃了没几口他就出现了,原来是一早就知道耍着我玩呢。”叶清瑶甩开绿竹,生气的往回走。

    其实她不是气他管着她,她气的是他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跟她玩心眼装作不知,她每次被他耍得团团转费尽心思藏零食的时候,南宫凛这厮不知道躲在哪个地方偷笑呢。

    叶清瑶和绿竹一道回了卧房,她心里气不过,也想搞些事情惩罚南宫凛一下。

    “绿竹,让她们都出去,然后把门拴上,谁来了也不许开门。”叶清瑶吩咐绿竹道。

    “夫人,这眼看着就要吃晚饭了,尊上一会儿处理完事情就要来陪您用膳,现在关门不好吧。”绿竹在一旁委婉提醒。

    “你到底听谁的?”叶清瑶板起了脸,假装很生气的样子,绿竹没有办法,只得按她说的把人都撵出去,然后又在叶清瑶的催促下磨磨蹭蹭地拴好门。

    “夫人,这能行吗?”其实绿竹想说的是,尊上武功高强,一道房门怎么可能拦得住他。

    叶清瑶吃着酸甜爽口的梅子,浑不在意道:“怕什么,他还敢踹门不成?天塌下来有本夫人给你顶着,安心吧。”

    晚间到了用膳时间,南宫凛果然来了,可是面对紧闭的房门和院子里跪倒一地的婢女,他却犯了难,她这是怎么了?是谁惹怒了她?

    南宫凛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自己这么快就暴露了,他扣了扣门:“清清,怎么了,你关门干什么,可是有谁惹你不痛快了?”

    叶清瑶在屋里悠闲自在的喝着果茶,张口的语气却是委屈又气愤:“还能是谁,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整个庄子里除了你这个鬼域之主哪有人敢惹我生气?”

    南宫凛眉心一皱,这语气……她当真生自己的气了?

    “清清,不管怎么样,是为夫错了,你把门打开,我当面向你道歉好不好?”男人语气没有一丝不耐,温柔的哄着。

    叶清瑶看了眼门上的阴影继续装:“唉,成亲之前,你明明说什么都听我的,永远不会骗我,这才多久啊,我孩子还没生呢,你就骗了我这么多次。”

    南宫凛:“清清,快开门吧,别胡闹了,为夫何时骗过你?”

    又来了,又是这种哄孩子一样的语气,叶清瑶气的把手里的杯子往门上一扔。“砰”的一声,房门传来一声脆响,杯子应声而碎。

    南宫凛站得里房门极近,他的头不禁往后一避,周围跪着的下人们不禁抬头看了一眼,见南宫凛黑着脸站在那,又迅速的把头低下了。

    “你还敢说没骗我,我让暮起带进来的零食每次就吃上那么一两口,你就来了,害得我只能随处乱藏,你又整天跟我待在一起,害我没得吃,明明什么都知道,还偷偷看我笑话,哼。”

    “我那是为你好,外面的东西不干净,怎么能随意乱吃?”

    “哪不干净了?人家孟大夫都说了可以吃一点的,你请来的厨子做饭没滋没味的,我吃着难受。”

    南宫凛没了耐心,也不想再与她争辩,就要强行把门打开。叶清瑶察觉到了他的意图,连忙喊:“你敢把门打开,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本来是没什么分量的话,但南宫凛还是停了手,她真闹起来,也是难哄的,尤其是怀孕以来,脾气怪得很。

    两夫妻吵架,里里外外的下人全听着,其实他们也不想听啊,奈何实在没那个胆子偷跑。

    绿竹觉得自己的腿都在抖,尊上有再大的气也不会对着夫人发,一会儿他哄一哄夫人就好了,可自己这个告了密又亲自栓门的人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南宫凛背对着门外,到底不敢强行进去,然而这时叶清瑶却突然觉得下腹一坠,一阵阵闷痛袭来。

    “绿竹,我肚子疼。”她抓住绿竹的手,身子有些抖。

    “啊,莫不是要生了?”绿竹慌了神,喊声也大起来。

    门外的南宫凛那是何等耳力,一听这话,袍袖一甩两扇门板就飞开了,他一闪身就到了叶清瑶身边。

    看着她紧皱的小脸,南宫凛直接抱起她送到了里间的床上,他抚着她汗湿的脸,安慰道:“清清别怕,我在这里陪你。”

    “你去把稳婆叫来,再把孟大夫请过来。”这一句是对着绿竹说的。

    绿竹应了一声神色焦急的跑出去了。叶清瑶紧紧抓着南宫凛的手,这一刻她再粗神经也是有些害怕的。

    不一会儿孟菱儿和稳婆都到了,南宫凛最终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产房,因为孟菱儿说他身上煞气重,可能会惊到刚出生的婴儿,让他出去等。

    于是鬼尊大人在门口焦灼的来回踱步,还顺手贴心的把自己拆坏的门重新安上了。

    叶清瑶这会儿好了许多,其实已经不怎么疼了,有孟菱儿这个神医亲自为她调养,其实她身体还挺好的。

    她以前看电视剧里女人生孩子都要叫,还在想等下自己叫不叫得出来,随着稳婆让她憋气,呼气的节奏,没想到她没怎么疼孩子就冒了头。

    “夫人,再加把劲,就快生出来了。”稳婆喜道。

    这就快生了?叶清瑶心思一转,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啊,好疼。”她大叫一声,那凄惨的声音让接生的稳婆和屋里的下人都愣住了,连孟菱儿向来面无表情的脸都抽了抽,她上前给她搭脉,见的确没什么问题,又看她朝自己使眼色,这才放下了心。

    门外的南宫凛听见她的惨叫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就要进去,只是想到孟菱儿的嘱咐他又定住了。

    进退不得的南宫凛:“清清,你没事吧?很疼是不是,为夫答应你,生完这一个咱们再也不生了。”

    叶清瑶表情凝固,她什么时候说自己不想再生了?

    “谁跟你说那个,你就说以后还管不管我吃零嘴了?”叶清瑶一激动,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不过此时的南宫凛一颗心都挂在她身上,早就没了思考的能力。

    “不管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叶清瑶得到了心满意足的答复,此时腹部一松孩子就生出来了,她整个过程竟没有受什么痛苦,这孩子真是乖巧又不折腾人。

    当然等到以后南宫凛的女儿成了混世魔女到处惹事的时候她就不会这么想了。

    叶清瑶这一胎是个女孩,南宫凛对这个女儿爱如珍宝,恨不得将天下奇珍异宝都捧到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