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4 页
    唐子安嗫喏,他虽然对于术士这一行不大了解,但也知道改命应该不大容易,家中长辈都不信风水算命,认为妹妹是有心理疾病,心理医生也不知道看了多少了,一点用处都没有。而且妹妹渐渐的也觉得自己是有病的,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沉默。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从小就对玄学算命之类的事情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认为妹妹是真的能见到鬼。眼前的女孩子有多少本事他不清楚,不过听完了张东的事情,他想赌一次。

    反正他年轻,他输得起。

    这就是今天,他特地找到张东,让他带着来到这里的原因。

    唐子安纠结了片刻说,“我知道改命不易。不过,如果你有其余的方法,可以解决我妹妹看到鬼的问题,也可以。”

    霍瑶觉得眼前的少年很合眼缘,答应道,“这事无需改命。方便的话,让我看看你家的风水,以及你妹妹,到时候我再想想解决之法吧。”

    唐子安见到她答应下来,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他想到父母都出差了,家里除了妹妹只有保姆,倒是免去了不少麻烦。

    姚天师和霍瑶都上了唐子安的跑车,既然张东的作用只有引路,那么现下既然已经遇到了想找的人,他也没了他的用处。不过被抛下的张东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不满,还笑着朝着他们挥了挥手。

    姚天师一上跑车,嘴里的惊呼声就没有断过,还不停的这里摸摸,那里碰碰,颇有些爱不释手的意味,眼里闪闪发光,那副没见过市面的样子,连瞎子都看得出来。

    唐子安的脾气很好,对于姚天师的种种举动,并没有出言制止,还在前面语气温和的向他介绍他的爱车。霍瑶一开始也觉得颇为新奇,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坐这种车,看到姚天师的一举一动,她心下觉得又好笑,又心酸。

    贫与富的差距,不管是哪个时代,都是存在的。

    霍瑶安静的坐在后坐,侧首看着外面不断掠过的风景,静默不语。唐子安从前视镜里看到了安安静静坐着的霍瑶,她的侧脸白净精致,睫毛长而卷,这般望去,黑发倾泻入墨,脸颊白皙如玉,仿佛一幅黑白分明的水墨画,让人忍不住侧目。

    她就是五哥口中说的那般不堪的女孩么?

    但是,看上去是那般美好。

    曾经只闻其名,今日,终于见到了本人。刚才不过短短数面,就可以看出她眼中的真诚与温和。笑起来,也是美好,让人也忍不住跟着微笑。

    她也不过是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罢了。

    唐子安忍不住想,五哥那人,怎么就不能对人家小姑娘宽容一点呢?而且他眼光也太高了吧。

    唐子安对于霍瑶第一面的感觉非常好,好到分分钟抛弃了以前的想法。之前他坚持站他的前五嫂,现在他改站霍瑶了。在此之前,他一直希望他的五哥顾年锦能够和他的前女友复合,因为谁都知道,顾年锦有多在乎那个女人。

    但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前五嫂那么自私的抛下了五哥出国镀金留学了,这些年都没有回来过,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五哥,五哥为什么还要等她呢?眼前的霍家小姐姐不仅长得好看,人也好,最最重要的是,她还那么喜欢五哥,喜欢到不顾一切的地步。他这个旁观者都忍不住感动了。

    他决定了,一定要帮这个小姐姐一把,早日把他五哥拿下,做他的新五嫂!

    想想就觉得美滋滋的!

    霍瑶自是不知道唐子安的所思所想,纵使知道了,她也只能遗憾的告诉他,他真的真的,想多了。

    帝都的交通就是那般拥堵,整整一个半小时后,才到了唐子安家所在的“程南一品”。

    在寸土寸金的帝都市中心,“程南一品”的房价是十三万一平米,只有大户型,不提供小户型。一套房,粗粗就要近一亿人民币,创造了华国豪宅的最高天价,纯粹的有钱人的专属。姚天师一路上都瞪大了眼睛,不断的说着什么,声音听上去艳羡不已。

    进了唐子安家,他妹妹马上就踢踏踢踏的穿着拖鞋跑了出来,喊了一声,“哥哥。”看到她哥身边的霍瑶和姚天师,她一开始表现得略有些怯意和害羞,小心翼翼的躲在她哥哥的身后,不时的探出一颗小脑袋来观察他们。小眼睛一眨一眨的,可爱极了。不过片刻之后,她就自动自发的靠近了霍瑶。

    唐子安在一旁目瞪口呆,要知道,他的妹妹不喜欢陌生人,防备心很强,像这种主动靠近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的行为,可以说是破天荒第一次了,他惊讶的问,“妹妹……你怎么?”

    “这个小姐姐身上的气息,很舒服。”唐子安的妹妹小心的拉着霍瑶的衣摆,边小声的说。

    第十卦

    唐子安的妹妹叫唐萌萌,虽已八岁,但长得十分瘦小,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的样子,苍白的容颜上,一对大大的眼睛看上去干净又单纯,但眼睛底下的乌青十分明显。霍瑶伸手在她的头顶摸了摸,小女孩一脸儒慕的看着她,眼里有毫不遮掩的喜爱之情。

    对此,霍瑶丝毫不觉得意外,因为她身份的特殊性,以及上一世积攒的大量功德,这一世她的身上带着纯净的气息,这种气息,极易得到心思简单,心灵纯粹之人的好感,比如年幼的孩童,除此之外,她还能得到动物的亲近。

    用这个时代专有的话说就是,她自带光环。

    霍瑶对着她友好的笑了笑,低下身,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温和的说,“告诉姐姐,你能看到鬼吗?”

    唐萌萌似是对霍瑶十分信任,闻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黑黝黝的大眼珠子满是依赖的看着她。

    霍瑶微微笑弯了眼眸,那对形状姣好的桃花眼此刻望去犹如弯月,里面满是温柔的目光,她温声继续问,“是什么样的鬼?”

    说到鬼,唐萌萌脸色更苍白了一分,眼里有明显的惊惧。

    霍瑶将唐萌萌细弱的双手牢牢地握在手里,“别害怕,姐姐会帮你赶跑它们,你信姐姐吗?”

    唐萌萌睁着大大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霍瑶,之后坚定的点了点头,小姐姐的手细腻而温暖,让她觉得安心。她轻声细语的回答,“是一团一团的黑影,我看不清,但是能看出是人的形状,经常围在我的身边。我常常觉得,很冷。”

    鬼魂带着阴气,在附近的时候,身体会感到一阵凉意。

    而鬼魂长久围在小孩子的身边,势必会让小孩子休息不好,精神不力,体质渐渐虚弱下去。

    而若是那鬼带有恶意,那么还会让孩子常常生病。

    所以唐萌萌才长得这么一副营养不良,精神不济的样子。

    “现在能看到吗?”

    唐萌萌摇了摇头。

    霍瑶轻笑,将握紧她的手松开,接着问,“现在呢?”

    唐萌萌惊讶的啊了一声,之后点了点头,说了句能之后,又迫不及待握上了霍瑶的双手,“抓着姐姐,他们就都不见了。”

    霍瑶从小修习术法,身上有灵力环绕,甚至还有功德在身,若是有同行在场,可以发现霍瑶的周身还有一圈淡淡的金光,那圈金光就是功德,是她上一世以及这一世所做的善事所积累下来的。一般鬼魅轻易近不得她身,她身上带着纯净的气息,而孩子心思单纯,对于这种气息最是敏感,如果鬼魂的阴气让他们感到不适,那么霍瑶身上的气息只会让他们十分喜爱。

    所以她才会在第一次见到唐萌萌的时候,就轻易的得到了她的好感。

    霍瑶从自己身上拿出之前制作的那枚用玉石做成的护身法器,一个月过去,这枚法器已经生效。她将它放到了唐萌萌的衣服口袋里,“把这块玉石放在身边,那些鬼魂就不会再近你的身了。”

    唐萌萌听闻,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她害羞的看着霍瑶,小声的说,“谢谢姐姐。”

    “不用谢,以后可以好好睡觉了,不必再害怕。”霍瑶的声音带着亲和力,让人不自觉的亲近。边说还忍不住摸了摸唐萌萌的头。

    如果说一开始是因为她的独特性,所以得到了唐萌萌的特殊友好对待,那么现在的她,已经是彻底的得到了唐萌萌的喜欢和亲近。

    唐子安在一旁看着霍瑶简简单单的就解决了他妹妹见鬼的事情,心下一喜,之前对霍瑶还存在着的某些不确定,此刻全部烟消云散。

    整个过程下来,连五分钟都没有!

    就这么解决了!

    这也太轻易了吧!

    是因为这捉鬼魂什么的本身就不是个什么难事儿,还是说,因为出手的,不是一般人?

    他敢肯定,霍瑶就是个不世出的高人!这不,连妹妹这么怕生的孩子都这么快就喜欢上了她,并且现在见不到鬼了。

    唐子安向来喜欢他这个妹妹,看着自己的妹妹因为见鬼一事儿睡不安稳,身体虚弱,胆子也越来越小,心里自然也不舒服,此事一解决,他的脸上也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轻松的笑意,“霍大师,谢谢你了,帮了我大忙,你看这报酬……”

    “报酬等这事完全解决再说。”霍瑶慢慢的直起身,往四处打量了一下。

    唐子安脸色一变,“还没有解决?”

    姚天师在一旁呆立着,闻言也只是呆着一张脸。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因为他学艺不精,什么鬼魂都感受不到,就感觉到了一丢丢阴寒,估计就是所谓的阴气了。他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感觉之前的几十年算是白活了,不过又心底暗喜,他没本事不要紧啊,徒弟有本事就可以了啊,看着徒弟这谈笑间鬼魂灰飞烟灭的架势,他再一次深切的感觉到,自家的徒弟,真的越来越厉害了。

    他可要抱紧自家徒弟的大腿。以后就靠她吃香的喝辣的了。

    姚天师忍不住在心中为自己的念头默默的点了一个赞。

    霍瑶点了点头,她给了唐萌萌一块玉石,此举只能让鬼魂不能再轻易的近她的身,但是之前缠着她的鬼魂还是一直在的,并不会因为这块玉石就消失不见了,既然已经成为鬼魂了,那么还是尽早的去投胎吧。

    “萌萌的房间在哪间?”

    唐萌萌闻言,小心的拉着她的衣角,主动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装扮的很是粉嫩,一眼望去,满目皆是粉色。满屋子的y玩偶,床上还堆着各色卡通抱枕。

    作为帝都有着最贵单价的豪宅,房型设计自是好的,南北通透,还避免了各种风水禁忌,唐家的房子在风水上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要是有问题,能看到鬼的也肯定不止唐萌萌一人了,孩子眼神最是纯净,才能看到成人看不到的东西。而又因为唐萌萌八字轻,如果去过墓地等地方,极容易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

    不过好在缠着唐萌萌的这两个鬼魂没有害人的心思。

    霍瑶拿出随身带的铜钱,在房间的乾南,坤北,离南,坎西四个方位各放下了一枚铜钱,布下了一个简易的风水局。这个风水局可以生出生吉之气,虽只布在唐萌萌的闺房,但是却可以估计惠及所有房间,让一般的鬼魅自动远离,再也靠近不了。

    之后,她又拿出一张符纸,指尖轻点,在纸上沿着玄妙的轨迹用灵力画了一个古朴的图案,之后向空中一扔,只见符纸无火自燃,冒出一阵带着绿色的烟,之后就整个的消失不见了,连灰烬都没有留下。她口中喃喃,“你们自去吧。”

    之前在唐萌萌身边纠缠的两团黑影,一团乖乖的化为了灰烟,另一团却是迟迟不肯去投胎。它哀哀的朝着霍瑶,像是说了什么,甚至化成了人形下跪的姿势,朝霍瑶磕了好几个头。

    霍瑶眉目不动,似在沉思,眼前的鬼魂迟迟不起,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我答应你。”

    听到霍瑶的承诺,那团黑影深深的鞠了一躬,之后也化为了灰烟,绕了几圈,众人再也不复得见。

    至此,之前唐萌萌身边的鬼魂已经全部前去投胎,而此次唐子安所托之事,也圆满完成了。

    房间中的绿烟早已消散,但一旁的唐子安却是迟迟回不过神。

    虽然他一直信这些,刚才的一幕还是真的太过于颠覆他以往的三观了!

    绿烟是哪里来的?因为她的符纸是特制的?

    但是就连他,刚才也见到了那两团黑色的影子!这又怎么解释?

    那两团黑影就是萌萌每天都能看见的鬼魂?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起来。

    唐子安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拜霍瑶为师!

    不过他就一这么想,随后立马又觉得不行。

    她可是他未来的五嫂哎,要是她成了他的师父,那五哥岂不是是师公了?

    一开始大家都是同辈,一旦拜了师,那五哥就是他的长辈了!

    不行不行,唐子安在心里连连摇头,再考虑考虑。

    “报酬我收二十万。”霍瑶根本没有注意到唐子安正在进行激烈的心理活动。

    听到霍瑶的声音,唐子安一下子回过神来。

    “好的!霍大师!”霍大师这三个字他喊的格外响亮。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响铃声。唐子安皱了皱眉,“不会是张东来了吧。”

    他和张东其实不太熟,张东那人,太会来事儿了,而且太势利,一直舔着脸凑上来向五哥和他套近乎。这次若不是要靠着张东找霍瑶,他是绝对不会和他这种人多接触的。

    刚不是让他先自己回去么?现在来干嘛?

    唐子安边在心里不耐的吐槽,边去开了门,门一开,他刚想让张东自个回去该干吗就干吗去,却惊讶的看到了一张熟悉的容颜。

    而来人,此刻正一脸寒霜。

    他瞪大了眼,忍不住喊出声,“五哥!”

    第十一卦

    门口站着的,正是从张东处听说了唐子安去请了霍瑶之事后,特地赶过来的顾年锦。

    顾年锦进了门,他淡淡的朝唐子安身后的霍瑶,姚天师撇去一眼,之后看着唐子安,神色冷淡,语气中透着淡淡的严厉,“子安,我说过什么,你不记得了?”

    唐子安满脸苦色。

    五哥说,离霍瑶那个女人远一点。

    他记得,并且记得很清楚,一字不忘。

    但是,现在的他做不到,也不想去做。

    他觉得,五哥对于霍大师的偏见,似乎过于深了。

    和霍大师相处的这点时间,虽然短暂,但他觉得她不是五哥说的那种人。

    和她相处让人觉得很舒服。

    他有意想为霍大师说些好话,但刚开口,却被顾年锦打断了,“霍瑶,原本以为你消停了,没想到最近又出来蹦跶了。”

    顾年锦就站在那里,气定神闲,清俊的眉眼如画一般,淡淡的看着她。没有顾及场合,也没有顾及其他人的反应。

    霍瑶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传说中的前身痴恋三年的男人。

    不得不说,确实长的一副好相貌。

    粗粗一看,身材颀长,容颜清冷,周身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让人只觉如隔云端,高不可攀。

    但是上一世,她出入王侯公爵之家,见过的貌比潘安,身份尊荣的贵公子还能少了么?

    而且他的语气让她不快,甚至是愤然。

    一副咄咄逼人的语气,丝毫不考虑对方的感受。

    原身就是深切的爱着这样的男人么?

    这样的男人啊。

    霍瑶正沉浸在为原身深深不值的情绪中,一时没有回话。

    顾年锦皱眉,语气透着显而易见的不耐和轻视,“我劝你,别再耍什么花样了,到时候……”

    啪的一声,响亮,清脆,果决,而大力。

    成功打断了顾年锦接下去的话。

    这一个巴掌使出了霍瑶全部的力气,打完之后,她的掌心还在隐隐作痛。

    但是她心底却是大大的出了一口气。

    这种恶劣的男人,真是平生仅见。

    不打醒他,他还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爱他呢!

    原本想要制止顾年锦继续说话的唐子安已经拉住了他的胳膊,此刻却是呆愣在了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而他的妹妹原本小心翼翼的躲在唐子安身后,此时伸出一颗小脑袋,眼睛闪亮的盯着霍瑶,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崇拜。

    当时姚天师已经撸起了袖管,想要直接上去干架了,虽然他已经是老胳膊老腿了,但他可没准备让这小子再欺负他小徒弟。没想到,他的徒弟的行动力,比他还要厉害!不愧是他的徒弟!

    没有人,可以肆意的把对方真切的情谊踩在脚下,视作尘埃。

    就算他地位,身价不俗,在她面前,也不可以!

    霍瑶的脸色,也渐渐的冷淡了下来。

    顾年锦也因为这个巴掌而楞了一下,接着脸色阴沉,咬牙切齿的的喊,“霍瑶!”他伸手要去抓霍瑶,却见霍瑶的手指指尖在他的胳膊上随意的虚虚一点,他的胳膊就强烈剧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