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5 页
    这种疼痛很短暂,但是频率很高,而且痛起来痛的彻心裂肺,自然打断了他的动作。

    霍瑶淡淡的看着顾年锦,曾经爱他的霍瑶,已经永远离去,如今的她,可不是他能肆意搓揉捏扁的,反过来才差不多。

    她在他的手臂上注入了一点灵力,这灵力不会要他的命,却会让他在接下去的一个时辰里,受点小苦头罢了,也算是为原身出口气了。

    关于前身的烂桃花,早晚总是要解决的,不是今日,也会在未来的某一日。不如就在今日,彻底了断吧!此间事了,原身与这个世界的牵扯,就彻底断了。了断因果,下次投个好胎,擦亮双眼,不要再看上顾年锦这种人了。

    “这几年,就当我瞎了眼。从今以后,我们就当做从未相识!”霍瑶冷冷的说完,就对姚天师说了一句走吧,然后两个人抬头挺胸的如同一个胜利者一般,走出了唐子安家。

    顾年锦想要去追,但是被唐子安紧紧的拉住了,而且他的手臂,在一阵一阵的疼痛,密密麻麻的阵痛,让他觉得很难受,也不知霍瑶对他做了什么。

    他脸色阴沉的坐在唐子安家的沙发上,对唐子安进行了一番说教,说着说着,手臂越来越疼,疼的像是不是自己的了,才满头冷汗的停下,咬牙说,“子安,带我去医院!”

    而那时候,霍瑶和姚天师早已经走出了“程南一品”。

    姚天师在小区里的时候一步一回头,走得慢吞吞的,霍瑶也不去催他。他嘴里的絮絮叨叨从下楼开始就没有停过,一开始还在痛骂顾年锦,说他黑心黑肺烂心肠,活该一辈子单身!后来连唐子安都骂,骂他居然会和顾年锦那种人做朋友,但骂着骂着,就变成满满的羡慕嫉妒恨了。

    “哇,徒弟,你看这小区,风景多好啊。”小区里四处都是绿化,还有造型别致的喷泉。

    “哇哇,徒弟你看,这车可要几百万呢!”姚天师看着来来往往的豪车,眼冒红心。他在这小区里就没见过百万以下的车!

    没过一会儿,他又开始哇哇大叫,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哇哇哇!徒弟!这个女的我认识,是大明星啊!”他想赶上前去找人要个签名,但是看到对方身边一溜的助理保镖,就泄了气。

    不过泄气了没一会儿,姚天师又满血复活了,他满怀憧憬,语气艳羡的说,“徒弟,要是有一天,我们能在这里居住下来,该有多好。”

    其实姚天师也不过是随口一说,他知道自己徒弟厉害,但是那么多的钱,她一没身份,二又没背景,三还没名气的小小算命大师,可能终其一生也赚不到。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将来的某一天,他真的住到了这里,还住的新开楼盘最好的那一间!

    霍瑶听到姚天师刚说的,才发现自己最近所赚的钱,连别人所开的一辆车都买不起,顿觉赚钱的紧迫性。

    至于这里的房子,她想,再缓缓吧,等将来的某一天,她总会让师父住上这样的小区的。

    第十二卦

    霍瑶和姚天师出来后并没有马上回去,因为霍瑶说想要在周边逛逛,姚天师想着,刚经历了那一场撕比,徒弟此刻心情应该不大好,也乐于陪她一起,免得她又想不开。

    “程南一品”处于市中心的位置,周边各套设施都很齐全,不远处就是一个大型商厦。师徒俩都不用考虑去哪了,直接就进了商厦。

    一进去,就有一阵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一楼大多是化妆品柜台,霍瑶不过看了几眼就没再继续关注了,脚下不停,四处张望着,不知在找些什么。

    姚天师看着柜台上年轻貌美的柜台小姐,脚都挪不动了,一心就想凑上前去打招呼,边口里还喊着,“徒弟徒弟,这个柜台的护肤品不错,你不买点?”

    霍瑶摇了摇头,她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买化妆品的,看到姚天师这副见了姑娘就走不动路的样子,心底微微无奈。她走到正色眯眯看着柜台小姐的姚天师旁,“师父,你在这里待着,我自己去逛,等会我来找你。”

    说着刚想离开,姚天师就屁颠屁颠的跟上来了,还在一边轻声嘀咕着,“开什么玩笑,为师怎么可能会放心你一个人……”霍瑶闻言露出一个暖暖的微笑。

    两人逛完两层都没有找到霍瑶要的东西,一楼是女士皮鞋和化妆品柜,二楼全是女装,霍瑶停下来准备找个人问问。

    姚天师在一旁急的抓耳挠腮,“徒弟,你到底想要买什么?”

    霍瑶微微一顿,这个时代的打铁匠似乎已经被历史所淘汰,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买她需要的东西,姚天师在帝都住了这么久,应该知道吧,于是她也不犹豫了,说,“我想要买一把开过刃的尖刀……”

    尖刀!

    姚天师一听心都要提起来了,他苦着一张老脸,紧紧拉着霍瑶的袖子,语气颤抖,“徒弟啊,你要买刀做什么,你可别想不开啊,别再做傻事了啊,为师年纪大了,为师的小心脏哟,受不了了……”

    “师父,你在想些什么?”霍瑶奇怪的打断姚天师的长篇大论,听到他后面说的,才哭笑不得的说,“我买刀,是想要做一件法器。”

    之前做成的玉石法器已经给了唐萌萌,接下去她也该做新的了。

    法器所用的材质不同,所具有的功效也不同,就如上一次的玉石而言,它主要的作用就是趋吉避凶,让鬼祟不得近身,拥有转运和镇邪两种作用,是最常见也是对普通人最有用的法器之一。而事实上,除了这种法器,还有具备辅助、治疗、五行、破煞等功能的法器。

    破煞法器主要用于攻击,辅助和治疗法器用于改善佩戴之人的情绪和健康状况,若是法力高深的术士做成的治疗法器,在一定程度上还能让佩戴者延年益寿,由此可见法器的逆天和珍贵。这三种法器,无论是哪一种,制作都极其不易,而且对于炼制的术士的能力要求也非常高,需要的材质也极为难得,而练成的时间,非短期内能够完成,通常都在十年以上,久的,可能要三十多年,才有可能炼成一件可用的法器。

    之所以是“有可能”,是因为即便是顶级的术士,制作这类逆天法器的时候,也有可能失败,若是一个不慎,甚至会被反噬,影响自己的寿数。毕竟有一些法器,实在过于逆天了。

    能做成治疗法器的,无一不是顶级的天才术士,而终其一生,一个术士也只能炼制成功一件,由此可见它无与伦比的价值,可以这样说,若是曝光,此物肯定会成人人争抢的宝物,甚至会使不少人铤而走险,连性命都不顾。毕竟纵使最英明的帝王,也曾想向天再借五百年,也曾沉迷于长生丹药不可自拔。

    世间之人,谁不想求得长生?

    上一世,霍瑶倒是用皇朝最珍贵的蓝田暖玉,历时十年,成功炼制成了一个延寿法器,并将之献给了当朝圣上。那枚蓝田暖玉,至少也能让这位真龙天子无病无灾的多活八年。整整八年啊!这已是极其不易的了。做成的时候,甚至降下了天雷,劈歪了一颗百年老树。若不是霍瑶还精通布阵,以阵法保全自己,不然她十之*也会在那一场雷之下化为灰飞。

    之前的那一个玉石,对于霍瑶来说,不过是牛刀小试。这一次,她倒也不是想做什么逆天的法器,毕竟她的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若是强行制作,可能会得不偿失,倒不如先用简易的法器来练练手。

    虽说她的脸上没有丝毫不悦,但不得不说,她被顾年锦气到了,虽然还想给他点厉害瞧瞧,但是既然刚才已经出手小小的惩戒了他一番,她就不会再出手了。

    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和原身的死,并没有关系。

    当霍瑶看到顾年锦的时候,她就察觉到这一点了。他身上并没有什么命案牵扯,也就是说,原身的死,与他无关,而是另有隐情。

    那就真的是奇怪了,如果原身不是为他的绝情跳河而死,那么会不会有可能,原身根本其实就没有想过自杀?如果不是自杀,那么会有谁,那么恶毒的想要原身的命呢,还伪装成了为情自杀的模样?原身不过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又能惹到谁呢?

    此时种种疑惑环绕在霍瑶的心头。

    不管是谁,想要原身的命,既然现在看到“她”还好好的活着,那么势必会再次下手。

    既然她从这具身体上醒来,与原身有了因果关系,那么她自然会让真正的凶手得到惩戒。

    而此次,她想要买开过刃的尖刀,也是想要做成防小人的法器,若是有危机出现,那么法器,会提前给她指示。

    第十三卦

    霍瑶最终买了花费三万,买了一把匕首,匕首在阳光下泛着雪亮的光芒,刀锋锋利,让人望之生寒。而匕首尾部则是尽显奢华,镶嵌了七颗饱满而色泽亮丽的红宝石,排列成北斗七星的形状,看上去华丽又别致。让霍瑶很是喜爱。同时,她又买了几块用羊脂玉雕刻而成的玉佩,一下子花去了十万。

    回去之后,她先是改良了之前的风水吉局,将新买的玉佩放入其中,之后,就是需要寻找一个合适的炼制匕首的地方了。她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帝都的老城区,附近居住着近万的人口,人群喧嚣,人气旺盛,繁华异常,在这样人口流动量极大的地方,并不适合设局炼制匕首这类带凶煞的器具。

    而到底在哪里炼制匕首,她还需要仔细斟酌考虑,并且实地考察之后,方能下手。

    在此之前,她还有另一件事情需要做。

    她抬眸,看向自己的掌心,这双手,肤如凝脂,白净无暇,但是在掌心的位置,有一颗明显的黑点,正在向外溢出丝丝的黑色阴气。这并非黑痣,而是之前在唐萌萌家的两团黑影中的一团。

    是的,之前唐萌萌家的两团黑影,一团修为尚浅的确实已经投胎转世去了,但是另一团,却是化为了一个黑点,依附于霍瑶的掌心。

    霍瑶当时曾想过用激烈的方法,让它转世投胎去,但是后来,她就发现了它的不同寻常之处。这只鬼魂,还残留着自己的意识,所以见过霍瑶的手段之后,它感到了害怕,甚至人性化的向霍瑶跪下磕头求饶,想要她放它一条生路,并且提出,想要见一见自己女儿的请求。

    这是很不寻常的。

    鬼魂,是没有记忆和情感的,更不可能还残留有自己的意识。

    但这只鬼魂,不但还留有清醒的意识,而且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生前的女儿。

    这种特殊情况的出现,只能说明,有人对这只鬼魂做了什么。

    所以当时她沉吟过后,就答应了它的请求。

    她想要知道,在它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只鬼魂生前名为徐菲,是一家银行的职员,已婚,有一正在上幼儿园的女儿。平时朝九晚五,生活平淡却幸福。却在三个月前,在去接孩子的路上遇到了车祸,不幸离世。

    她虽已失去了生命,但还惦念着她的女儿,想要再见她女儿一面。

    第二天,霍瑶就决定带它去完成它的心愿。

    徐菲的女儿在帝都的私人幼儿园上学,一年的学费近十万,师资力量雄厚,里面的学生非富即贵。按道理来说,徐菲的工资是不足以支撑她女儿的学费的,从它的只言片语中,霍瑶得知,徐菲生前的丈夫,是一个富二代,身价不菲。这也就可以解释了。

    这家私人幼儿园名叫南风,和她之间隔着两小时的腿程,她现在的身体较弱,缺乏锻炼,因此她决定在徐菲的指引下步行。

    突然,她停下了脚步。

    刚才的一瞬间,她的心头划过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冥冥中宿命的指引,又像是别的什么,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毫无征兆。

    上一次这种感觉出现的时候,霍瑶遇到了她一生中最强劲的宿敌。

    那么,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

    她不自觉的回眸,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正从她身旁平缓的开过,车窗紧闭,她无法窥视里面的情景。

    霍瑶皱眉思索片刻,终是没有放在心上,转身离开。

    纵使是凌堃与她一般重生,又有何惧?

    刚才经过的黑色轿车内,司机边手握方向盘,目视着前方,边谨慎的说,“程总,现在堵车堵得厉害,可能到凌家会比预计晚半个小时。”

    程翊原本正在后座闭目养神,最近忙着“程南一品”新楼盘的开发,他已忙得数日没有好好休息了,闻言,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司机说了这一句之后,就闭口安静的开车,不再打扰后座之人休息了。

    另一头的霍瑶步行了整整两个多小时,才终于到了南风幼儿园门口。此时是下午三点,幼儿园小班是三点半放学。

    霍瑶就独自等在门口的一颗树下。已经有不少家长等在门口,她也并不显得特别。

    她已经知道,这个时代,无论男女,都能接受九年义务制教育。

    上一世所谓的“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也已经被淘汰于时代的洪流中。

    女性除了相夫教子,在各行各业也慢慢的发挥出自己的能力,地位有了显著的提高。

    这个时代,正欣欣向荣的蓬勃发展着。

    她不禁微微扬起嘴角,这是一个比之皇朝,要更加强大,更加昌隆的美好时代。

    等了没多久,就有一群小孩子笑笑闹闹着走出来。

    直到一个扎着两个小辫的女孩背着书包安安静静的走出来时,掌心的黑点突然变得灼热起来。她知道,这女孩应该就是徐菲的女儿了。原本这个年纪正是该天真无忧无虑的小姑娘,此刻看上去却格外的沉静。

    黑点冒出了身形,想要上前,却又不敢上前。

    它转身朝着霍瑶说了几句。霍瑶皱眉,轻声喝道,“休要得寸进尺!”

    鬼魂趴伏在她身前,整个形体都在颤抖。若是它还能哭泣,想必此时已是泪流满面了。霍瑶终究是叹了一口气,“你靠近她,对她并无好处。”

    这时候,她看到一对年轻的夫妻朝着那个小女孩走去,那个小女孩看到两人,没有立时上前,而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才小声的开口喊道:“爸爸……阿姨。”

    霍瑶的五感明显灵敏于常人,她听到这时心中已感到淡淡的不妥。

    这两人形容亲密,状似恋人,所以她一开始才猜测他们是夫妻。

    但是这个男人,居然就是徐菲的老公?

    而此时,徐菲整个鬼魂都开始激烈的晃动起来。她能够感受到它极度不平静的情绪。

    徐菲不过离世短短三个月,她老公居然已有了新人?而新人,似乎早已登堂入室。

    霍瑶只能看到那对年轻人的背影,男子穿着随意,女子却是打扮得精致得体,隔着飘逸的长裙,都能感受到窈窕的身姿,正亲密的挽着男人的手臂,状若无骨的靠着他。

    常在大宅门里行走的霍瑶,瞬间就想到了很多。

    这个小女孩似是有些惧怕这个阿姨,这是为什么?

    她眼睁睁看着他们上了一辆银色轿车,接着扬长而去。而这时,异变陡生。她身边的徐菲,突然痛苦的嘶叫起来!

    第十四卦

    这声音尖锐异常,普通人虽无法听到,但对小孩子却有着非同寻常的威力,只见从幼儿园里走出来的孩子中,有一些已经嚎啕大哭起来,哭声中带着满满的惊惧,家长手足无措,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能轻声安慰。

    霍瑶眸中戾气顿显,她指尖一点金光一闪,化为一条绳索,先将发狂的徐菲困住,然后迅速离开人群密集的地方,等到了人迹罕至的小角落里,她取出四枚铜币,分别射向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铜币一碰地,就仿佛树扎根进了泥土里一般,纹丝不动。

    这四枚硬币,做成简易的困杀局,将徐菲的魂体困在了这小小的方圆之内!

    此时正是夕阳西落的时刻,天边一抹火红的云霞,日落的场景无限美好,但霍瑶知道,一旦夜幕降临,眼前的情况会更加棘手,虽然她无俱,但是此处虽偏僻,但对于人口众多的帝都而言,难免会有行人经过,避免引起巨大的影响,她只能速战速决。

    她取出随身携带的加持符,浑身灵力都汇聚于右手食指,她挥手写下一个“禁”字,在霍瑶的眼中,这个字散发着淡淡的白芒,从她写下的如同拳头般大小,渐渐变大,直到变得如同大如豆盘,才狠狠的朝徐菲撞去。

    只见徐菲整个黑色的魂体都痛苦的扭曲起来,它发出断断续续的嘶吟声,霍瑶不为所动,紧紧的盯着她,慢慢的,从它的身上,爬出一个浑身血色的小鬼。这一股血色,透着极其不祥的气息。只见小鬼硕大的脑门上,有一双泛着红光的眼珠子,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在鬼身上,又另有寄身之鬼。

    目前看来,这寄身之鬼可让鬼魂无法转世投胎,并且饱受折磨。

    这种方式,闻所未闻。

    至少,在霍瑶存在的那个皇朝,是绝对没有这种邪术出现的。

    几千年过去,灵气稀薄,信仰缺失,正统玄学早已凋落,这种歪门邪道,倒是愈演愈烈!

    到底是谁!创出了这种阴毒害人的邪术!

    霍瑶眼眸一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气,在那个血色小鬼有所行动之前,她浑身灵力暴涨,满头黑发无风自动,她闭眼,口中默念咒语,然后睁眼一睁,大喝一声“灭!”这声音有如实质,如同疯狂席卷的龙卷风,又如同奔腾怒吼的海啸,更如同冷冽冰冻的暴风雪,将一脸仇视的看着霍瑶的血色小鬼一寸寸的,碾压成碎片,小鬼发出比刚才徐菲痛苦万倍的痛苦尖叫声,但是任它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霍瑶对它下得束缚。最终它化为了尘埃,消散在了空气中。

    霍瑶全身一松,全身一半的灵力都用掉了,这个小鬼,比她想象中的,要难对付的多。

    在霍瑶从前的经历中,即便是作恶多端的百年恶鬼,也比这个血色小鬼,要容易对付。鬼魂,怎么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她微微皱眉,千年过去,玄学到底发生了怎么样惊天动地的变化?

    此时,却不容她继续思考下去。

    只见徐菲已经恢复了正常,它的魂体正在变淡,摆脱了那个血色小鬼的束缚,它马上就要去投胎了。

    在离去之前,它恳请霍瑶能够多加照看它的女儿。

    霍瑶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徐菲投胎之后,一阵淡淡的金光源源不断的涌向了霍瑶的眉心。霍瑶知道,这是她完成鬼魂的心愿,助它投胎之后得到的功德。

    这次功德这般多,倒是出了霍瑶的意料,莫非,是和她打散了那个血色小鬼有关?

    看来,那个小鬼,是为天道所不容的极阴邪之物。

    周围已经开始有行人经过,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一脸严肃的站在角落里的年轻女孩。

    霍瑶不再多想,转身离开。

    另一边,沈玥脖子上带着的佛牌突然分崩离析,她的心底忍不住一跳。

    “怎么了?”姚达边开车,边问身边的女人。

    而徐菲的女儿,姚媛媛正一脸恐惧的躲在后座的角落里。

    沈玥随手将佛牌摘下,装作没事发生的样子,说,“没什么。”

    她的心底却是惊涛骇浪,她从太国求来的供奉小鬼的佛牌,怎么突然破裂了?大师说过,这个佛牌,会让徐菲的魂魄滞留人间,并且饱受折磨,永世,不得超生。等到半年过去,古曼童彻底的依附住徐菲的魂魄之后,就会带她的魂魄去她最在意的人身边,久而久之,那个被徐菲缠住的生前最在意的活人,就会厄运不断,最终死得毫无声息。她狠狠的将佛牌抓在手中,即便被破碎的边角割破了掌心也毫无所觉,她眸色阴冷的盯着后座的姚媛媛,在心里想,“你们母女,一个都别想好过!”

    霍瑶回到家中时,还是一脸沉重的模样,姚天师看到霍瑶这幅表情,忙小心翼翼的搓着双手走上前来,轻声的问,“徒弟,怎么了?”

    霍瑶看到姚天师眼中毫不遮掩的关切之情,才放缓了表情,微微扯了扯嘴角,说,“师父,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