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6 页
    姚天师一听,立马做出痛心疾首的表情,边摇头晃脑,边用双手捧着自己的胸口,夸张的说,“徒弟大了,有心事也不和为师说了。”

    霍瑶看着耍活宝的师父,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从何说起。她瞒着的事情太多了,而她瞒着的最紧要的那件事是,真正的霍瑶,已经死去了,这是她这一世,都不会向姚天师坦言的。老人家年纪大了,还是让他继续这样没心没肺下去吧。

    姚天师看到霍瑶展露笑颜,才笑眯眯的摸了摸她的头,“徒弟,你长得这么好看,就是该多笑笑,为师明天带你去动物园玩,乖。”

    霍瑶听着姚天师哄小孩一般的语气,内心微暖。不管她长到多大,在姚天师眼里,都是小孩吧。

    第二天,姚天师果然言出必行的带霍瑶去动物园了。

    看着在不远处大呼小叫的姚天师,霍瑶忍不住在心里想,到底是姚天师自己要来玩,还是带自己来玩。

    她忍不住笑起来,桃花眼弯成月牙的形状,原本就是惹人的长相,一笑就愈发夺目了,引来不少行人注目。

    霍瑶就这样看着姚天师一路调戏各种小动物,看到金丝猴,他还要上前去撩拨一把,摸摸小猴子的头,和它握握手,甚至凑到它耳边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和猴子玩了十分钟,才恋恋不舍的向别的动物走去。

    “师父,你和小猴子说些什么呢?”霍瑶奇怪的问。

    姚天师摸了摸自己雪白的胡子,故作神秘的摇了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他怎么会告诉徒弟,他想要尝一口猴子手中拿着的香蕉,所以想和它打个商量的事情嘛!

    动物园里还有很多其余的小动物,具有危险性的,都用围栏和人隔离开来,不具有危险性的,比如刚才的金丝猴,就可以和人近距离进行互动。

    霍瑶和姚天师来到长颈鹿园区,看到远处正抬头吃着树叶的长颈鹿,姚天师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朝长颈鹿大声喊,“过来,过来呀!”

    边上有年幼的孩童跟着姚天师一起喊,“过来,过来!”

    霍瑶看到兴高采烈的姚天师,忍不住也玩心大起,她隔着铁丝网,朝不远处的长颈鹿招了招手,只见远处的长颈鹿,看到招手的霍瑶,一只只的都朝着她所在的方向走来。

    四周的惊讶声不断响起,姚天师嚣张的大声笑起来,“看吧,它们真的过来了!”四周响起善意的笑声。

    姚天师正想隔着铁丝网和长颈鹿们愉快的玩耍一下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慌乱的大喊大叫声,“老虎吃人啦!老虎吃人啦!”

    姚天师身形一顿,惊讶的说,“老虎吃人?怎么回事?徒弟,我们过去看看!”

    说着就和霍瑶一起朝老虎放养区小跑着过去,听到声音的很多游客也循声找了过去。

    只见老虎放养区边上已经围观了不少的路人,有的拿出了手机纷纷录像,还有的在报警和喊救护车。

    园区工作人员已经赶来。正在疏散人群。

    霍瑶看到三只老虎正在围攻不知道怎么进入老虎放养区的中年男子,男子双手紧紧的保护着自己的颈部和头部,三只老虎正在他身边虎视眈眈,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去咬破他的颈动脉一般。

    正在这时,一只老虎突然一跃而起,紧紧的咬住了这个男子的胳膊!鲜血慢慢的从这个男子的胳膊中溢出来,闻到这股散发在空气中的血腥气,三只老虎骨子里的血性都被激发出来了,吃人,是它们的本能!而这个误闯入散养区的中年男人,将会是它们的盘中餐!

    第十五卦

    老虎骨子里掠食的本能已经激发,而且身边围着整整三只老虎,这个中年男子今日恐怕凶多吉少了。

    这是几乎所有在场围观游客的心声,忍不住在内心暗暗可惜起来。

    而这么短的时间内,园区工作人员还来不及进行紧急措施。

    已经两只老虎围上去对着中年男子进行撕咬了,周围响起短促的惊叫,已经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因为看不下去而选择离开。霍瑶只来得及对姚天师说了一句“师父,等我一下”就一下跃过及腰的围栏,朝被困男子快速跑去。

    “要命了!又有人去送死了!”

    “小姑娘,别过去!”

    “喂!小姑娘,快回来啊!”

    ……

    各种嘈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但是霍瑶却已经没有心神去听。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快速捡起刚才饲养员扔过来的大块生肉,然后慢吞吞的朝三只老虎走去。她一边慢慢靠近,一边轻声说,“来这里,给你们吃肉。”她一转眸,只见中年男子已经被袭击了咽喉,这是人身上最致命的地方,正朝外汨汨的流着鲜血,而他人似乎也已经陷入了昏迷。不过还好,因为他用手臂遮挡了自己的颈部,这个咬口并不深,如果及时救援,他可以活下来!

    霍瑶不再分心,专心致志的用自己所带的天生光环去让眼前的三只凶兽平静下来。如果是往常,她身上因为积攒的大量功德所以格外让动物亲近的特性,早已让老虎放下戒心,朝她靠拢了,但是现在的它们,已经食用过新鲜的血液,恐怕不那么容易让它们放弃自己捕猎的本能。

    霍瑶用手中拿着的大块生肉,耐心的诱惑着它们靠拢,“别怕,来我这边。”

    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她不能在那么多双眼睛底下用激烈的手段去征服它们,用符,摆阵,都不现实。所以她只能凭借自身所带的温和气息去感化它们。

    好在她的力气没有白费,其中一只老虎慢慢的朝她靠近,她伸手摸了摸老虎的头,老虎发出舒服的呻、吟声,然后凑近生肉闻了闻,慢慢的吃起来。有这只老虎带头,另外两只也不自觉的靠拢。

    好在刚才的饲养员投了不少的生肉,霍瑶捡起其余的生肉,放到它们跟前。终于将它们的注意力从人身上转开了。她松口气,走到那个中年男人身前,在他的衣服下摆利落的撕出一块布条,迅速的包扎在了他的脖颈处,缓解血液流失的速度。

    十分钟后,救援队伍终于来到,成功将霍瑶和那个中年男人同时带离老虎散养区,那个中年男子被立刻送往了医院。

    而霍瑶趁着别人都忙着看那个伤员的时候,和姚天师快速离开了事发地。

    姚天师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语气严肃,“徒弟,你太冲动了!你怎么能一声不说的就过去救人呢!为师都快被你吓死了!”

    霍瑶虽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是还是安慰姚天师道:“师父,我心里有把握的,不会轻易将自己放在危险的处境。”

    “徒弟,为师知道你长大了,也变得厉害了,但为师其实最想要你一生都平平安安的。”姚天师此刻的语气,不同于以往,格外的语重心长。

    霍瑶点了点头。

    这次的事情,是她权衡过后才去做的。她是玄学术士不错,也能力卓绝不错,但她也不是烂好心的人,不会遇到有人有难就去救。也许这么说显得她冷漠无情,自私自利,但是做玄学这一行的,大多数道行不到家的同行,都逃不过五弊三缺的宿命,前半生也许风光无限,但大多晚年光景凄凉。他们帮人化灾解难,也会受到天道反噬,所以他们救人性命,从不会是平白无故的,更不可能是无私的。要么,是求取高额的报酬作为回报,要么,就是从中获得不菲的后续回报。

    而这次霍瑶选择出手的原因,在于后一个。

    刚才的一瞬间,她感觉到这件事会给自己带来深远的影响,这是天道给她的指示。她决定跟从这个指示。

    这一天的下午,这件事情的后续影响就出来了。

    各大媒体,网络都纷纷报道了这一次老虎咬人事件。

    #年轻女子深入虎口救人#这一搜索关键词在长博上被几百万次搜索,这一关键词后面,还有一个火红的“爆”字,足以说明这件事引起的巨大反响,在网络上引发了一波热议,救人视频也被疯传。

    一开始,网络上面针对女子救人事件有两种不同声音,一种是大赞该女子勇敢,竟然敢“虎口夺食”,值得表扬;还有一种,是反对的声音,认为该女子是纯粹找死,妄想去做英雄,如果不是她命大,也许就和那个男子一样,成为老虎口中的食粮。

    之后,随着男子在医院被抢救成功,已经成功脱离危险的新闻一出,网络上面的风声朝着支持女子行为的一方倾斜,毕竟她可是成功的拯救了一条生命,挽救了一个家庭!

    随后有大v在长博发长博客阐释自己对此事的看法,他认为,该女子的勇敢值得赞赏,但并不提倡大家学习,他认为该女子应该有所倚仗,并不是冲动之下的举动,大家出门游玩,还是应该注意自身的安全,救人也要量力而为。

    之后有仔细观看视频的人发现,该年轻女子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清晰的逻辑,比如先拿饲养员扔在园区的生肉,然后安抚老虎,还轻声与老虎对话。最后广大网友得出一个惊人的消息,这个救人的年轻女子肯定会兽语,所以才能成功将老虎安抚!华国地广物博,能人辈出,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女子有恃无恐的去救人了!

    于是网络上的风声一面倒,都是大赞该女子勇敢行为的,偶尔有几个喷子,也都被别人的言论湮没了。

    等到这一场风波缓缓平息的时候,霍瑶接收到了无穷的磅礴的灵力,她立马坐定,好好消化汹涌进入她体内的灵气。

    等到她消化完全部的灵力之后,已是整整半天过去了,她发现自己的经脉不止扩充了两倍,而且经脉内壁也更加坚固了,不但如此,即便是此时,还不断有灵力传向她。

    这一次的好处,显而易见。

    而她竟然上了这个时代长博头条新闻的消息,还是姚天师告诉她的。

    她一出关,姚天师就屁颠屁颠的拿着手机,喜滋滋的告诉了她这个消息,她沉默的看着姚天师手中拿着的叫“手机”的工具,播放着她救人的那一段视频。看到视频中自己的容颜模糊不清,不足以让人认出自己,便也不再去管这件事了。

    只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的后续,远远没有结束。

    三天之后,姚天师用足以喊破天际的大嗓门,兴奋的嘶吼道,“程家!程家给我们发来了邀请函!”

    按照他这个音量,像是恨不得全帝都的人都能听到似的。

    霍瑶听了,却是一脸茫然。

    姚天师被霍瑶的反应憋得脸都红了,“程家啊!你听到程家居然这么淡定?”

    霍瑶睁着无辜的双眼,她是真的不了解程家。

    姚天师伸出了一个大拇指,“帝都的程家,那可是顶顶厉害的,在帝都,可是这个,这个啊!”边说着,边将大拇指伸到她的眼前摇来晃去,生怕她看不到似的。

    想来程家应该就是她上一世所接触过的簪缨世家吧,权势熏天,满门勋贵的那种?

    霍瑶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平淡!怎么可以!”姚天师吹鼻子瞪眼的大声喊,他兴奋得整个人都在颤抖,搓着双手走来走去,花白的胡子一颤一颤的,表达着主人此刻如同海啸过境一般波涛汹涌的内心。

    叼炸天的帝都程家,居然邀请他们师徒去做客!

    姚天师此刻觉得,他兴奋得都快呼吸不畅了!

    第十六卦

    第二天,程家派出了专门来接他们师徒的专车,在四合院周围一众吃瓜群众惊异以及羡慕的目光中,师徒两人上了一辆黑光蹭亮,全身都散发着土豪气息的黑色轿车,然后扬长而去。

    邻居在他们离开后,还忍不住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来接姚天师师徒的是谁家啊?”路人甲奇怪的问。

    “不知道哎,感觉像是大人物家!”路人乙满口艳羡的猜测道。

    “没想到姚天师这个神棍也有这一天啊!”路人丙忍不住撇了撇嘴,要知道靠忽悠都能得到别人的青眼,那他也忽悠去。

    “哈哈哈哈哈,我早知道姚天师有飞黄腾达的哪一天!”这是大海的妈妈在大声狂笑。

    在车上的姚天师根本没有想到,他已经成了街坊邻居口中即将青云直上之人,就算知道了,他也肯定是嗤笑一声,然后想,青云直上他可不敢当,他只是抱对了他徒弟的大腿,哈哈哈哈哈哈哈。此刻,姚天师格外的规矩,双手交叠在腿上,端端正正的坐在后座上,也不四处乱瞄了。就连霍瑶跟他说话,他也是轻声细语,偷偷摸摸的回话,活像个小媳妇似的。

    坐在前面的司机,正是程翊的专用司机,今天正好是周末,他的顶头上司程总休息在家,所以就派他来接这对师徒了,由此可见,程家对他们的重视。这个司机名叫小陈,倒是挺好说话的,不过姚天师却还是不太敢放肆。

    在车上坐久了,姚天师也终于憋不住了似的要现出了原形,他底下的屁股挪动了一下,然后用手扒拉着身前的驾驶座,“小陈啊,你说,程家叫我们师徒去做什么呢?”

    小陈闻言,却是尴尬的笑了笑。

    这件事情,整个帝都的上流圈里的人都知道,只是因为惧怕程家的威慑力,所以别人都不敢在外面乱说罢了,所以像姚天师之流,不知道也情有可原,毕竟两者所在的圈子,差距过大了。就好似天与地之间的距离,遥不可及。那片老城区,连他都是第一次踏足呢!老城区其实只是好听一点的叫法,事实上,姚天师家住的那一片,是帝都心照不宣的贫民窟。这种话,他也就想想,不会说出口,太伤人。听到姚天师的问题,他一个小小的司机,哪敢多说程家的事情呢,只能闭口不谈。

    姚天师看到小陈这个态度,还以为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再一次正襟危坐起来。

    霍瑶倒是不怎么担心,程家在师父的口中,极为不凡,想必也不会故意与他们这对师徒为难。而且看对方的态度,明显有所求,而且所求还不小,如此一来,就更加不同担心了。毕竟,若是惹恼了她,那他们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得罪了她,他们也不会好过,想必既然他们诚心相请,也不会做这种没脑的事情。

    到程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这处程家老宅占地极广,气势恢宏,气运深紫中带着淡淡的金,由此可见程家在帝都的深厚底蕴以及无与伦比的崇高地位。

    老宅里甚至几步一个警卫,戒备之森严,让人叹为观止。

    姚天师却不像往常一般,如同刚进大宅门的刘姥姥一般东张西望,而是像鹌鹑一样缩着头,根本不敢有出格的举动。

    可见在姚天师的心中,程家是如同高山仰止一般的存在。

    霍瑶见此轻声的在姚天师耳朵旁安慰,“师父,没事的,放轻松。”

    姚天师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在一个战战兢兢,一个气定神闲中,师徒两人终于走完了从门口到正宅的距离。

    一进门,霍瑶就看到一个面目肃然,带着一股凌厉气势的老者,以及站在他身旁,浑身都散发着金色龙气的年轻男子。

    霍瑶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

    竟然是人形龙脉!

    这种存在于史书记载中的极为难得的,甚至被当做传说的人形龙脉,居然就这样的,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即便是淡然如霍瑶,此刻也忍不住心底的震惊。

    她一直以为,人形龙脉是一个遥远的传说,或者是一个美丽的想象。怎么会有人,具有如同龙脉一般磅礴的龙气呢?怎么会命格贵重到,连龙脉都能拥有呢?

    前世今生,没想到辗转千年,她何其幸运,亲自遇到了传说。

    此时此刻,这个传说,就站在她的不远处。

    这般纯粹而磅礴的龙气,即便是上一世皇朝的真龙天子,也不曾具备。

    她目露讶异,之后才有了心思,细细打量眼前这个站姿挺拔的青年男子。

    他长得非常好看,可以说是两世以来,以她的审美看来,最好看的男子,“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形容的就该是如他这般的丰神俊秀的长相。

    但是……

    正是因为他的命格太特殊也太贵重了,使得他克妻克母,甚至是克所有的女性。

    所以他命格虽贵到了极点,却注定只能孤独终老!

    怪不得进入这间老宅之后,霍瑶心底有隐隐的违和感,原来是这里只有纯粹的阳气,而没有阴气!也就是说,老宅里只有男人,没有女人!

    霍瑶大概隐隐的,能猜出此次程家邀请他们师徒的来意了。

    青年看到她打量的目光,微微颔首,客气道:“两位大师好,我是程翊。”他的声音清冽好听,语气既不过分热切,也不会显得过于冷漠,拿捏得刚刚好。

    程翊一开口,老人的表情明显温和了不少,老人接着开口招呼道,“两位大师,请坐。”

    想必是因为眼前之人身居高位已久,所以尽管他已经尽量的用温和的语气,客气的姿态说话,还是透着淡淡的威严。

    姚天师忙摇手道,颇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好的好的,谢谢啊!”

    霍瑶也跟着坐下。

    “两位,我请你们来,是有事相求。”老者的语气中透着淡淡的无奈和希冀。

    这对师徒,不显山不露水,在帝都,之前从未听过他们的名号。但是帝都最擅长卜卦的玄学大师张德厚却在两天前,向他推荐了这对师徒。

    张德厚当时只说了四个字,“深不可测。”

    他当时心底一惊,能得到德高望重的玄学大师张德厚这一句评价的,该是怎样的大师?

    这就是今日,他放低身价,客气相迎他们的理由。

    他心中满怀期待,期待着今天的相见。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对师徒和他意料中的,差距有点大。

    师父虽然看上去仙风道骨,但是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小家子气,而徒弟看上去虽然大气,但是过于年轻,而且容貌太不俗,让人第一眼望去,只注意到了靓丽的外貌,而忽略其他,不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

    程老的心中有隐隐的疑虑,但既然是张得厚大师几次三番推荐之人,他必定也会对他们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

    “但闻其详。”姚天师已经激动到找不着北了,因此霍瑶只能接口回道。

    程老说,“我儿子的命格,想必你们都看出来了吧。”

    姚天师一听,老脸都僵住了,他儿子的命格?他看得出来个屁哦!他只觉得这个青年人长得不错,符合现在那些小姑娘家的审美,气势也挺足的,但是别的,他就真的什么都看不出来了。于是只能故作高深的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嗯了一声。

    怕什么,反正还有他的宝贝徒弟在呢!

    程老接着说道,“有没有办法,能让我儿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娶妻生子,平淡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