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7 页
    霍瑶听闻,在心底微微摇头,如他儿子这样的家世,这样的命格,想要平淡一生,不是痴人做梦,又是什么?

    第十七卦

    姚天师和霍瑶一时都没有回话。

    姚天师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整个人还是一脸蒙逼的状态。这个年轻人,可是眼前的程老的儿子啊!程老是谁?那可是在帝都都手段通天的大人物啊!他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娶妻生子都有问题?估计想要嫁给他的女人都要排到三环外了吧!

    姚天师咳嗽了一声,不停的朝霍瑶摆眼色,让她说几句。

    而霍瑶,却不太想说。

    眼前这个老者,想必不是第一次请玄学术士来相看他儿子的命格了,他儿子的命格到底怎么样,众人心知肚明,他提出想要他儿子娶妻生子的请求,其实另一层含义就是想要帮他的儿子改命,让他不再是孤独终老的命格。

    她能体会到他爱子心切的情谊。

    但是改命,何其不易?

    更何况,他以为他儿子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娶妻,但在霍瑶看来,却远远不止如此。

    人形龙脉,是何其珍稀,何其逆天的存在。

    她的记忆,不由得回到了自己的上一世。

    她上一世的师父是天机门第三十六任掌门,终身以将天机门发扬光大为己任,但直到他驾鹤归去,这一心愿也没有达成。不是她师父不够努力,也不是她师父实力不足,一切都是因为,抱心观的观主,那个比她还要年轻三岁的年轻人——凌堃。

    但无论是她师父,还是她自己,都无法否认,那是一个真正的玄学天才,是天道的宠儿。他成名于幼年,十六岁时便能独自一人布下各种风水大阵,擅长观星象改人命,甚至,可以肆意操纵国运。他十八岁时,成为了殷氏皇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受万民敬仰。

    按理说,殷氏皇朝那时散发着蓬勃的紫气,百姓安居乐业,一派欣欣向荣之势,而皇朝拥有这样可以逆天改命的国师应该是幸运之极。

    但事实上,国师却是皇朝的灾难。

    因为他的私欲逐渐膨胀,膨胀到再也无法被阻止的地步。

    他自幼便拥有惊天之能,以神之子自称,到最后几年,他甚至想要与天道斗。他想要的很简单,却又很不简单,他想要得永生。

    永生啊……

    永生!多么具有魅力的字眼!

    从古至今,多少位高权重者为了永生殚精竭虑却不得其法?

    人类的寿命不过短短百年,如白驹过隙,匆匆而逝。百年的寿命在国师眼中不过如同蜉蝣一般,只有朝夕,又怎能满足他?

    纵观历史,无数帝王炼制丹药,沉迷于丹途就是渴望长生不老。

    那时候殷氏皇朝气运真的太旺盛了,旺盛到他生出了别的心思。

    他竟然布下阵法,抢夺整个皇朝的气运,将整个皇朝蓬勃的气运加诸于己身,想要以此延长寿命,甚至,与天同寿。

    与天同寿!

    由此可见他的不可一世,嚣张狂妄。

    那时候,天灾频现,地震,干旱,洪涝……浮尸万里,到处是哀嚎声,连天,都是红色的,如同无辜死去的百姓的鲜血。

    曾经的太平盛世恍若错觉,不过短短半年时间,就有数万人死去。

    要知道,那时候整个殷氏皇朝也不过几十万人口。几万人,是什么概念?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是天降下了天罚。

    真的是天罚吗?

    这不过是国师的私欲引发的灾难罢了。

    然而除了她和她师父,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国君对国师唯命是从,即便是最后他死的时候,也没能发现国师的罪恶之心。

    但纵使他知道,又能做得了什么?即便他贵为人间的帝王,也无法阻止一个玄学天才!

    国君是最早死的。

    因为他是真命天龙。身上的气运隐隐看去,像是八爪金龙。

    国师的命格虽然不错,但又怎比得上国君的龙之命格?

    想要整个王朝的气运,他自己的命格可远远承受不住。

    于是,他将国君的命格同样抢夺了过来,让自己的命格贵不可言,贵到,足以承受国运。

    从回忆中抽身,她忍不住将视线投向不远处的程翊,人形龙脉啊,多么巨大的诱惑,若是凌堃与她一般重生,最先准备下手的,应该就是他吧。

    这样的命格,可是凌堃上一世求之不得的!

    若这样的命格被凌堃夺走,到时候可不止是程翊一人的灾难,而是,整个华国十多亿人口的灾难!

    “不能改命。”霍瑶淡淡的开口。

    程老不自觉的露出失望之色,但程翊像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神色不变。

    帮程翊改命,以霍瑶的能力,其实并不是不行,但是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需要她半生的修为和寿数。

    她重生于千年之后,可不是只为了让眼前这个人形龙脉娶妻生子,过上普通人的日子的!

    若是凌堃也来了呢?

    她和他做了十多年的对手,除了她,她自信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另一个人,如同她一般了解他,如同她一般,有能力战胜他!

    她的寿数和修为,何其宝贵?

    怎能平白消耗在这种地方?

    何况,她不自觉的再次看向程翊,这个男人的长相近乎完美了,在千年之前的皇朝,也有不少的达官贵族家的子弟拥有断袖之癖,豢养娈童的。想必以他这般的长相,即便是不能亲近女子,也会有无数男子趋之若鹜吧。所以这个孤独终老的命格,换个角度来说,其实也不尽然。但看上去,程老和程翊自身都并没有那种念头,所以霍瑶也没有这么建议道。

    虽然不能改命,她却不可能会将程翊置于不顾。

    毕竟他具备人形龙脉,即便不是凌堃,想必也有很多术士想要夺取他身上的气运。从人身上入手,比抢夺整个皇朝的气运,可是容易太多了!

    程翊身上的龙气如此瞩目,早就成了术士眼中明晃晃的靶子了,想必,他早已身处危险之中了,但因为程家不一般的地位,所以其他人才不敢轻易动手罢了。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留一线生机。此事,除了改命,还有其余方式可解。”霍瑶淡淡的开口。

    程老此刻也看明白了,这对师徒,发声的一般都是徒弟,她师父神秘莫测,不时向她投以鼓励的眼神,让她继续说下去。既然徒弟说还有解决之法,那么肯定是她师父的意思了,她师父肯定有办法!

    于是程老心底一松,真诚的向这对师徒说,“如此,就有劳两位大师多费心了。”

    姚天师笑眯眯的摆手道,“言重了,不劳烦不劳烦。”说完就朝着霍瑶挤眉弄眼的,这是她揽下的摊子,她负责搞定,他负责装逼!

    “姚大师,这卡里有一千万,若事成,后续还有九千万。请收下。”程老为了自己幼子的事情,将自己的姿态放得足够低。此事不管成与不成,也不能将这两位张德厚大师口中的高人得罪了。

    只是他隐隐有些疑惑,明明师父是大师,而徒弟只是一个不过二十左右的年轻女子,明显就还是学徒,为什么张得厚大师还是让他对这个徒弟也要恭敬呢?

    第十八卦

    姚天师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

    这是一千万啊!整整一千万!他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等他徒弟将这件事情解决,他们师徒也是亿万富翁了!

    光想想,他就觉得自己兴奋得快要晕过去了。

    最后还是霍瑶看不下去,将卡接过,放入姚天师的口袋中。

    程老和程翊都自动忽略了姚天师的失态。

    这一次,程老确实是诚意十足,开出的价码也格外的丰厚。

    一共一个亿,这绝对不算是小数目了。多少人奋斗几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的钱。

    可以看出,程家,真的底蕴深厚,身家不菲。

    双方决定,在三天后再次相聚,用来商量具体的解决之法。

    离开的时候,程翊亲自相送。

    三人中,除了姚天师双手紧紧的捂着胸口装着一千万卡的口袋,一直咧着嘴傻笑,笑得根本停不下来,其余两人都是一路沉默。

    程翊是因为不能和女性过于亲近的缘故,所以和霍瑶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安全距离,以免因为自己的命格,而给别人带去麻烦。今日第一次相见,霍瑶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长得非常好看的小姑娘,虽然他跟着他爸爸一起喊她大师,但她到底有多少本事,他却是不太了解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女性能够抵抗他的命格,这是张得厚大师曾经无奈的对他说过的话,他一直牢记于心,不敢忘却,以免再一次,害了别人。

    害了两个已经足够了,何必,再将其他无辜之人拖下水呢。

    但是他却不知道,在他面前的,是世间唯一的一个例外。

    而霍瑶不开口说话,是因为还在想着事情。

    她身边之人,也不知他拥有龙脉,是幸,还是不幸了。

    幸,自然是因为他贵重的命格,所以他出生富贵,这一生拥有花不尽的财富,以及旁人奋斗一辈子都拥有不了的身份地位。

    不幸,自然是因为同样因为他的命格,他自幼失去了母亲,甚至不能和女性长时间的亲近,若不是因为他不凡的身份,此刻也许早就丧命于道心不正的玄学术士之手了。

    程翊身边一定有玄学术士保护,并且保护他的那个人,修为定然不俗。

    想到他克母还克妻,她不知他平静的面容之下,是不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痛苦呢?是否,也曾遭到父亲埋怨呢?是否,也曾被视为不祥呢?

    三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小陈已经将车开到了跟前。

    程翊神色平静的开口,“两位大师,我知让我过上和普通人一般的人生颇为不易,此事若是不行,不必勉强。”

    他的话语认真且坚定。

    他说不必勉强。

    霍瑶却是从中听出了其他的意思。

    他不愿意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会同意以歪门邪道,来达成目的。

    他这般独特的命格,却还能有如此端正且洒脱的心态,极为不易。霍瑶都忍不住在心底为他鼓掌喝彩了。

    程翊眸光清明,神色清冷,脸上并无半分勉强,可见这是他的心声。他生性磊落,整个人都流露出一种清风朗月的高雅气质。

    霍瑶闻言,倒是轻笑出声,宽慰道,“不必担心,此事就交给我……们。”

    “如此,有劳了。”程翊微微颔首。

    程翊一路客气周到,绅士风度无可挑剔。

    姚天师颇有些受宠若惊。他之前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得到等同于古代皇族一般尊贵的人物的礼待。今天这事,都够他回去跟邻里吹上整整一辈子了!

    他笑眯眯的看着程翊,狂夸海口,“你就放心吧,这事就交给我们了!”

    姚天师说得气定神闲,毫不心虚。

    程翊微微一愣,“好。”

    霍瑶无奈的抓过姚天师,“师父,走了。”师徒俩刚准备上车的时候,一旁却是突然冲出一条体型巨大的阿拉斯加犬。它欢快的摇着尾巴,不停的朝霍瑶扑去。

    因为这条阿拉斯加的体型实在是过于巨大了,所以霍瑶一开始被扑得倒退了三步,才勉强立定。

    程翊略一皱眉,喊道,“黑胖,下来!”

    这头阿拉斯加全身都是黑色的毛发,油光发亮的,加上又很胖,可见被主人养的很好,这个“黑胖”的名字,倒是取得格外贴切。就是没想到程翊这样一个如同天边皎皎明月一般的矜贵之人,给自己的爱犬取的名字,却是这般的接地气。

    黑胖此刻却根本不听主人的话了,仿佛什么都不管,只一个劲的朝霍瑶身上扑。

    霍瑶知道,这是她自身所带的光环,又在开始生效了。她格外吸引心灵纯净的生物的靠近,而动物,自然包括在内。她笑着摸了摸阿拉斯加的头,黑胖开心的汪汪叫起来。

    姚天师在一旁惊异的喊道,“这狗肥得都快跟头猪似的了!”

    接着,他才想起了现在是什么场合,用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再乱说话了。

    黑胖颇通灵性,仿似知道姚天师在说它坏话一般,冲着姚天师汪汪的吼叫起来。

    霍瑶看着黑胖,摸着它柔软的毛发,心底有点好笑。

    程翊的命格啊……

    即便是养条狗,也都是公狗!

    程翊强硬的将黑胖从霍瑶的身上扒拉了下来,牢牢的拦着它不让它继续扑,声音略带歉意,“不好意思,黑胖平时不这样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

    霍瑶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很喜欢它。”

    程翊闻言,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看着自己的爱犬,“它也很喜欢你。”

    之后,霍瑶和姚天师两人在黑胖热情的汪汪声中,半天才得以脱身,顺利离去。

    程翊看着一看到霍瑶就格外热情,和平时完全两个模样的黑胖,自嘲道,“难为你跟着我,也只能和我一起做光棍了。”

    第十九卦

    霍瑶一回到家,就急迫的拿出一本本子来,拿笔在上面刷刷刷的记起来。

    人形龙脉可是传说中的存在。

    她既然遇到了,就一定要尽量补全师门密录上面缺失的有关于人形龙脉的信息。

    师门密录是天机门的不传至宝,上面记载了从天机门创派至她上一任师父之间每一任掌门的玄学心得,玄学秘史,其珍稀程度不言而喻,可以说是一本格外有价值的宝物。

    上一世,她珍而重之的从自己的师父手中接过师门密录,也一并接下了振兴门派的重任。师门之志,她从来不敢忘却。这是天机门的立派之本,是让其他流派的术士趋之若鹜之物。她翻阅师门密录不下百遍,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熟记于心,来到现代之后的近两个月里,她凭借自己的记忆,将师门密录抄录了近三成,其余的,她会用之后的时间慢慢的补足。

    天机门的传承绝对不能在她这一代断掉。

    这本师门密录,她势必还要往下传。

    抄完之后,她托腮慢慢思索起来。

    程家一定有着供奉的高人,这毋庸置疑。不然程翊不可能会安然的活到现在。因为他身上的龙脉,对于玄学术士来说,诱惑实在是太大了!道心不正的术士,不可能只有凌堃一个!

    但是她不放心将这样一个如同香饽饽一样的人形龙脉,交由别人去保护。

    不管程家的供奉是谁,也不管对方有多厉害,在她心里,只有由她来亲自守护,才是最万无一失,最让她自己安心的。

    因为早在上一世,她就已经积累了保护龙脉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