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8 页
    更何况,她上一世的师父曾说过,纵观华夏玄学史上下五千年,唯二天才,其一为凌堃,另一,就是指的她了。她的师父,造诣匪浅,尤其是推卦演算,当世无人能出其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一手演算绝学,能推算身后近千年之事。连他老人家都亲口说了,上下五千年内,除了凌堃和她,其余再也没有能比得上他们的人了,那就不可能有错。

    但是霍瑶却并不会因为她师父的话而骄傲自满,裹足不前,而是不断的鞭策自己,不断前行,就如推卦演算,她还不如她上一世的师父远矣,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她想要取代程家的供奉,或者说不用取代,她想要庇佑的,从始至终,只有程翊一人。

    人形龙脉,实在是事关重大,马虎不得!

    都说人有多少能力,就有多少责任。她猜测,因为她上一世成功从凌堃手中守护了殷氏皇朝,所以天道给予她嘉奖,让她得以重生,而这一世,她觉得,天道的旨意,就是让她保护人形龙脉。

    可是她一个现在还没有什么名气的才刚过二十一岁的小姑娘,现在也还没有做出什么惊世之举,到底该拿什么去说服程家呢?到底该怎么,才能取得他们的信任呢?

    而且如果她这么做了,又将原本保护程翊的高人置于何地?岂不是要和那位高人结仇?毕竟术士之间,格外忌讳自己的供奉地位受到别人的威胁。霍瑶一直以来,这方面都做得很好,她虽然对自己自信,但也不会盲目自大,无所顾忌的去得罪其他的术士。

    一想到这个问题,就觉得有点麻烦。

    霍瑶修整了一夜,决定还是应该主动出击,让程家看到她不俗的能力,这样也许不用她自己提出来,程家主动就会要求她去保护程翊了。由他们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才是最妥当的。

    她准备早日把能提前提示危险到来的法器完成,但是没想到,原身的一个朋友,找上门来看她了。

    姚天师笑眯眯的把这个叫做朵朵的女孩子迎进来,让霍瑶好好招待之后,就自顾自的去找大海妈妈唠嗑去了。

    原身的朋友朵朵是一个胖妞,圆滚滚的,看上去估计有两百斤,但是人看上去格外和善,笑眯眯的,从面相上也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不拘小格,容易相处的姑娘。她天庭饱满,命宫丰硕,耳圆耸又明,海口半月形,是大富贵的命格。只不过,夫妻宫未明,于感情一事上不太顺畅。

    她一进门,就大呼小叫起来,“小瑶,你没事吧!你之前的事情我听说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脸上带着的笑意慢慢的消失了,略有些失落,“可恨那时候我远在国外避暑,不能帮你骂顾年锦!我早跟你说过,他不是个好东西,让你远着他了!”

    “嗯,我远着他了。”霍瑶慢悠悠的跟了一句。

    “我跟你说,你以后不要再……”胖妞说到一半,突然停下了话头,然后才惊异的仿佛刚听清霍瑶说的话一般,惊声尖叫起来,“小瑶!你终于回头是岸了吗!”

    回头是岸……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不喜欢他啦?”朵朵双眼都在发光,不可置信的看着霍瑶。

    可以看出,这个朵朵是真心关心原主的人。于是霍瑶放柔了语气,“嗯,不喜欢了。”

    朵朵一下子拉住霍瑶的手,轻轻摇晃,语气中带着一点歉意,“一开始,我就不该带你去认识他的,也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霍瑶一直奇怪,原身和顾年锦之间的差距那么悬殊,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没想到是因为原身的这个朋友。

    “这不能怪你。”这句话霍瑶说的真心实意。可以看出,这个姑娘善意满满,一心为着原身着想。

    朵朵看到今天的霍瑶这么好说话,整张脸都因为开心而快憋红了,不得不说,她和姚天师有些方面很相像,都是很简单很单纯的人,她开心的说,“小瑶,你今天对我好好,超级超级温柔的!”

    尽管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姑娘了,但是朵朵这句话真诚如同稚语,让霍瑶心底触动。

    这样就算对她好好了?

    也不知原身和她是如何相处的。

    朵朵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呀的喊了一声,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递给霍瑶,“小瑶,我出国两个月,这两个月里都联系不上你,我好担心,后来从子安那里听说你好好的我才放下心来。也不知道你钱够不够用,这里是我这两个月的零花钱,你拿去用。”说着就把卡往她手中塞来。

    霍瑶一脸懵逼。

    难道说,这个朵朵就是原身的收入来源?

    她心底过于震惊,以至于忘了反应。

    朵朵却以为她两个月没有给她自己的零花钱,所以霍瑶生气了,她小心翼翼的看着霍瑶,用歉然的声音说,“小瑶,你不要生气,我以后每个月的零花钱都给你!”说着,朵朵都快哭了,她是真的很在乎霍瑶这个朋友,因为她太胖了,虽然她爸爸非常有钱,但是她身边认识的同学,哪个家里不有钱?所以她们都不爱跟她玩,还欺负她,只有霍瑶,长得那么好看,还一点都不嫌弃她的跟她做了好朋友。她真的真的不能失去霍瑶这个朋友。

    这个傻丫头啊……

    霍瑶忍不住在心里叹息。

    她将卡推回去,温和的说,“以后不用再给我钱了,我……师父赚了不少钱,我们不差钱了!”

    朵朵一开始还不相信,但见霍瑶真的坚持,也就只能闷闷不乐的收回了卡,还说霍瑶如果需要,随时可以找她。

    霍瑶在心里默默决定,以后这个姑娘,就由她罩着了,因为实在太单纯太好骗了!

    第二十卦

    朵朵看着霍瑶,越看越觉得她貌美如花,就是天仙下凡也不过如此了!她拉着霍瑶的手,美滋滋的说,“小瑶,我觉得你越来越好看了!”

    霍瑶轻笑,对于她来说,她看人看骨不看皮,她知道这个时代有很发达的美容技术,能让人的容貌提升好几个档次,她看那些人的面相的时候,就不是看皮而是看骨了。她和朵朵这般外貌协会的很不一样。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她也不会多加评价。

    朵朵嘟着嘴,满是肉圆的小胖手上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着数,“帝都六少中,大少已经结婚了,出局!二少是个花心大萝卜,出局!排行第五的顾年锦那挫货,必须出局,排行第六的子安年纪比我们都小,也不行,出局出局出局。那就只有一个四少时越了!”

    朵朵越说越兴奋,像是恨不能立马就把时越介绍给霍瑶一般,“时越他人很好的,和顾年锦完全不一样,是个大暖男!小瑶你长得这么好看,他一定会爱上你的。”

    霍瑶:“……”

    她现在严重怀疑,原身之所以去认识顾年锦,也是被朵朵大力撮合的,不过她其实也不是很反感,因为看的出来,朵朵是出于对原身的好意,但是现在已经换成她了,她不需要朵朵这么积极的拉红线。

    “不用了,朵朵。”霍瑶很认真的拒绝道。

    “可是……”朵朵睁着大大的眼睛,迷惑的看着霍瑶,她觉得小瑶变了好多。她以前对这种话题可感兴趣了!

    为了避免朵朵再乱拉红线,霍瑶不得不转换话题,“那那个什么三少呢?”

    “你说程公子呀,他可是全帝都少女心中的男神。只是可惜了……”朵朵边说着,边叹息的摇头。

    霍瑶这才意识到,朵朵口中的程公子很可能指的就是程翊。

    “小瑶,你可不能随便靠近程公子。”朵朵说这话的时候格外严肃。

    “嗯?”他克女人克得有这么厉害?

    “因为靠他太近的女人都会有厄运。”朵朵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中满是遗憾和可惜。

    “……”人形龙脉的杀伤力居然如此巨大。等会一定要去师门密录上记上一笔。

    “什么厄运?”霍瑶奇怪的问。

    “轻的话,断胳膊断腿,重的话,车祸,截肢,成植物人。”

    “有人截肢了?还有人成植物人的?”朵朵不会无的放矢。

    “嗯,他之前的未婚妻,和他订婚之后的一小时就出了车祸,失去了双腿,勉强保住一条命。第一次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意外什么的,也很正常。他第二任女朋友,两人在一起还没一天,他那个女朋友又出了车祸,直接成了植物人,昏迷了三年,去年才刚刚醒过来。”朵朵的声音听上去略有些害怕。虽然程公子是她男神不错,但是谁碰谁死啊!谁敢再嫁给他?再好看也没用!

    不过霍瑶的心中有点好奇,程家的供奉虽然不能替程翊改命,难道还不能缓解他这种靠近哪个女人,哪个女人就会出事的状况么?

    这么看来,那个供奉的能力也不怎样。

    或许,她可以尽快出手了,在程家人面前表现一下她的能力。

    不过,听朵朵的话说,程翊不是从小就不能靠近女人的,不然也不会订婚了。

    “他以前是正常的?”霍瑶托腮,看着一脸严肃的朵朵。

    “嗯,他十八岁之后,才被发现会克女人。”朵朵圆圆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她看着霍瑶,认真劝说,“所以千万千万不能靠近他。”

    人形龙脉未成年时无伤害力,成年后,对女性杀伤力极大。

    师门密录上又可以多一笔记载了。

    霍瑶顿时心满意足。

    看着这么单纯的朵朵,她说不出欺骗的话,因为她需要保护人形龙脉,所以对于程翊,将来接触的机会肯定不会少。

    “朵朵,程家昨天请我和师父上门,我们马上就会有办法解决程翊的这个命格,以后你可以和他正常接触。”霍瑶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朵朵。

    原本以为朵朵会露出放松的神情,没想到她却满是怀疑的问,“程伯伯怎么会邀请你们?你们……真的能行吗?不是一直都是忽悠人的吗?”

    她的语气充满迷惑不解。

    霍瑶前世今生,还是第一次能力遭到质疑。

    这种感觉很新奇。

    朵朵皱了皱眉,握住霍瑶的手,坚定的说,“小瑶,你放心,就算程伯伯发现你们是骗人的,你们也不会有事,我会帮你们的!”

    其实朵朵的怀疑也没有错。

    因为她不知道,霍瑶,其实不是以前那个“霍瑶”了。

    但是听到朵朵的话,霍瑶还是轻轻“嗯”了一声。

    因为她不忍拒绝朵朵的一番好意。

    朵朵真的是一个能让人真心以待的朋友。

    她忍不住再一次仔细的看向朵朵的面相,她富贵有余,但是情路坎坷,她的命宫主星是廉贞星,属阴火,遇水则容易遭桃花煞。而今年刚好是两运相交的水年,这样的年月对于朵朵来说就是桃花年,她很有可能会遇到偏桃花和烂桃花。而烂桃花一个不好可能会让她失财失色,伤心伤肺。

    她需要知道朵朵的生辰八字,以此来测算她的桃花本位,利用阴阳五行阵,化解她命中的桃花劫。

    但是,八字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在术士手中,可以用八字来完成很多事情,比如说下诅咒,给对方下降头,一般人家,特别是如同朵朵这样的富贵人家,都有这种忌讳,不会轻易的将自己的八字告诉别人。

    她试探的看着朵朵,“朵朵,你能不能把你的八字告诉我?”

    没想到朵朵一口答应了下来,“可以呀,不过我自己不记得,得回去问问。”她连问霍瑶要她的八字做什么都没有问,就满是信任的应承下来。

    一颗稚子之心,让霍瑶动容。

    朵朵有她看着,就算是感情之路再不顺,她也会让她婚姻安稳的度过这一生。

    第二十一卦

    “人间仙境”是帝都有名的销金窟,这里有着业内最豪华的装饰,最周到的服务,最漂亮的姑娘,是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天堂。此刻它的某一个贵宾包间内,迷倒帝都无数少男少女的“帝都六少”中的四个正在其中谈笑着拼酒。没到场的只有年岁较小的老六唐子安和正在国外办公的老二季元。

    即便是在顶尖的上流圈子里,也是有高下之分的。而程翊,就是属于位于金字塔顶端的公子哥,身价千亿,甚至在帝都这个地方都可以说是一手遮天。

    金钱,权势,容貌,身材,样样不缺。

    事实上,尽管很多女人都知道他“谁碰谁倒霉”的命格,但还是有不少或是走投无路,或是爱慕虚荣的姑娘飞蛾扑火。还有不少颜控党觉得,得程公子一个回眸,此生都值了,更何况是直接睡他,就算死了也值啊!

    程公子是他的迷妹们对他的爱称。

    只不过,程公子程翊从来都是冷淡拒绝罢了。

    此刻他神色慵懒的背靠在沙发上,右手轻晃酒杯。酒液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偶尔轻抿一口。

    季棠笑着跟程翊说话,“‘程南一品’新楼盘什么时候动工?”

    “下个月。”程翊的语气淡淡的。

    “选好风水吉日了吧?”季棠好奇的问道。

    “嗯。”

    季棠知道程家一直都有风水大师庇佑,关于这个话题也不再多问,程家的高人肯定已经帮他们选了好日子,怎么样都轮不到他们来管,就转而热情的说,“到时候记得给兄弟我留一套风水好点的一间。”

    “嗯。”程翊的态度依旧不冷不热,不过季棠丝毫不在意,程翊一直都是这样的,从来不会和谁过分亲近,他想,即便程翊不是这般命格,恐怕也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将他的心拿下。他就如同清风明月,高山白雪,云上之巅,高不可攀。

    尽管他们都属于权贵,但权贵之间,也是有鸿沟的。

    他和程翊之间的鸿沟,就如同天堑一般,不可逾越。

    人比人啊,真是气死个人。

    季棠边这么想着,边香了身边的小美人一口,酒肉穿肠过,还是美人最好。

    大少季棠是二少季元的亲哥哥,两兄弟长得很像,不过都一样的花心,是帝都出了名的风流浪子。季棠正搂着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两人紧紧的依偎着,不时亲热一个。

    季棠自己风流的时候,还不忘招呼其他几个兄弟,“阿锦,怎么不叫个姑娘玩玩?”

    正在魂游太虚的顾年锦听到季棠的声音才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端起身前的酒杯一口将半杯烈酒都吞入了口中。

    烈酒入喉,整个喉咙都变得火辣辣起来,内心也仿佛跟着被烈火焚烧了一般,比刚才更加激烈翻滚起来,久久不能平息。

    他刚才正在想霍瑶的事情,这两个月来,她一次都没有主动找过他,他该庆幸她不再继续打搅他的生活的,但是为什么,这两个月来,那天在唐子安家见到她时的那一幕却不断的在内心回想?

    她那张不施粉黛却依旧出尘脱俗的容颜,不止一次的,浮现在他的面前。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她长得那么好看。

    那一天,他仿佛重新认识了她一般。

    不再刻意讨好他。

    不再刻意接近他。

    甚至,还打了他一个耳光。

    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被人打,还是个他曾经深深厌恶的女人。

    他的手臂甚至还莫名其妙痛了整整几个小时,去了医院什么都没有检查出来,后来自己好了。

    他一开始很愤怒。

    但是她不再来找他了。

    他的愤怒,无处可以倾泻。

    顾年锦现在的心情很不平静,不单单是因为霍瑶,更因为他自己。

    因为他发现,他的心,开始乱了。

    他伸手拿过一旁的酒瓶,又给自己倒了整整一杯。

    他想,他一定是醉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心乱?

    时越伸手阻止了他,“阿锦,你今天喝了不少了,别喝了。”

    顾年锦不满的将时越的手挥开,又喝了满满的一口。

    就醉一次吧,醒来之后,他就又是那个让霍瑶求之而不得的顾年锦了。

    时越见劝说顾年锦无果,也就不再去管他了,反正醉了,还有他们在,总不会让他一个人醉死在“人间仙境”的。

    程翊喝完一杯后,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季棠和时越忙招呼他,“不再坐会了,阿翊?”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