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9 页
    程翊看向季棠以及他身边画着妖娆妆容的小姑娘。他记得季棠的老婆上个月刚怀上了二胎,现在胎相还不太稳,正在家里养着,他和季棠的老婆不太熟,只见过一两面,印象中是个温婉似水的女子。不知为何,有点为她感到可惜。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人家的家事,他无意插手。

    转身时,他看到喝的烂醉如泥的顾年锦。他的眼神,从对方轻飘飘的撇过。

    六人中,他和顾年锦的关系,最是淡薄。

    和季棠,时越打完招呼之后,程翊就转身离开了。

    刚坐上车后坐的时候,他无意间从车窗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个身影,他昨天才刚刚见过,不会认错。

    “停车。”

    小陈依言将车停下,不知程总想要做什么,却见到他打开车门,独自走了下去,于是他也连忙刚上。

    程翊不知道为什么霍大师会出现在这里,但见到了,肯定是要上去打个招呼的。

    “霍大师。”程翊开口招呼道。

    霍瑶转眸一看,看到程翊之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她本来想着两天后要去程家,到时候见到程翊再做打算也不迟,但现在既然能碰到,那就再好不过了。

    她原本就长得美艳绝伦,现在微微一笑,虽说笑容清浅,但看去明艳动人,惹人注目。程翊挑眉,也回以礼貌的微笑。

    霍瑶没什么特殊的反应,在她一旁的朵朵却是激动的整个人都要颤抖了。

    程公子笑起来可真是好看!

    第二十二卦

    “霍大师,好巧。”程翊礼貌的打招呼。

    “程公子!好巧!”朵朵争着回应道。

    “你们来逛街?”

    “小瑶来买手机呢!”朵朵乐滋滋的回答道,“她之前几个月都没有用手机,我想联系她都联系不上她,只能今天催着她来了。”

    朵朵现在内心十分的纠结,之前她信誓旦旦的让霍瑶不要靠近程翊,一定要离他远远的,但是现在看着他的俊脸,她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啦。而且,她对着他,不自觉的话就多了。

    她一定要牢牢的控制住自己的腿,绝对不能再向他靠近了!

    程翊知道,一般的玄学大师为人处世都各具特色,但现代人,能脱离手机的人,确实不多了,即便是他认识的大师里,似乎也没有。

    不过程翊没有多说什么,只问道,“那现在买好了吗?”

    “人间仙境”位于寸土寸金的市中心,附近是整个帝都最繁华的地段,有各种大型商厦,一般人想买个什么,都会来这里。

    朵朵摇了摇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程翊,“我们刚来呢,还没来得及。”

    程翊一直站在离她们两米远的地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闻言建议道,“附近有一个我名下的广场,里面有不少手机店,我陪你们去看看吧。”

    “不用不用,程公子,你不太方便啦。”朵朵忙摆手,下意识的说道。

    程翊听闻神色未变,不过眸色更冷淡了一些。

    朵朵紧张的抓紧了霍瑶的手臂,她似乎,说错话了。

    在场三人,都知道这个不太方便,具体是哪里不太方便。

    她这么说,其实有点伤人。

    霍瑶拍了拍她的手掌,她知道朵朵是无心之失。不过在程翊心里,可能就不这么想了。

    霍瑶想了想,说,“程……翊。”

    她记得昨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介绍过自己。不过当时没有仔细记,得亏记性不错,稍微一回想还是想起来了,不过两个字中间喊的间隔有一点长。让她像朵朵一样称呼他程公子是绝对不可能的,那就只能直呼其名了。

    “嗯。我英文名,你还可以叫我的英文名。”程翊误以为自己的名字不太好记,所以霍大师叫的那么艰难。

    他曾在国外西点军校生活了整整四年,不过自他回国之后,这个英文名已经很久没有人叫了。一出口,倒是有点怀念。

    “叫哪个随你。”程翊随后加了一句。

    霍瑶点了点头,之后说,“程翊,我有话跟你说,你在这等一会,我和朵朵买完手机就回来。”

    她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很认真。

    程翊似乎有点惊讶,不过片刻之后就微微点头,“好。”

    霍瑶和朵朵直奔橘子专卖店,买了最新款的橘子7手机。

    朵朵一直在霍瑶的耳边不停的絮叨,“小瑶,你想跟程公子说什么呀?”

    “小瑶,程公子超级帅,对不对?”

    “小瑶,虽然他帅,但是他有毒!”

    ……

    一路叽叽呱呱,霍瑶无奈的打断她道,“除了他的命格,我还能跟他说什么?”

    朵朵这才停下了没有闭过的嘴巴。

    霍瑶和朵朵回到刚才的地方的时候,程翊果然安静的呆在原地,他双手插袋,闲适的靠在黑色车身上,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格外好看,周围不断有路人朝他投去惊艳的目光。看到霍瑶和朵朵,他直起身,走过来自然的说,“你们回来了。”

    这一幕,何其熟悉,与上一世,她和定远侯之间的相处,何其相似。

    上一世,她每次回自己的府邸的时候,定远侯总会等在那里,看到她之后会朝她走来,边走边笑着说,“你回来了。”

    只不过不同的是,程翊是因为自小接受的教育所以表现出如此的绅士风度,客气却疏离。而定远侯,是因为两人关系亲近的缘故,热情而随意。

    程翊容颜俊美,身姿挺拔,气质矜贵。

    定远侯容貌粗犷,虎背熊腰,气质豪放。

    她和程翊,算是点头之交。

    而她和定远侯,是相交挚友。

    在她来到这个时代近两个月之后,她尘封住的关于定远侯的记忆,开始有松动的迹象。

    她眨了眨眼,逼下眼中的泪意,对程翊说,“借一步说话。”

    两人走到一处安静的角落。

    明月当头,夜色似水。

    然而两人都是一脸严肃。

    “你身上可有护身符?”

    霍瑶指的护身符,并不是一般的护身符,而是程家高人为程翊特制的符咒,能将他对女性的杀伤力大大降低的那种。

    程翊闻言,倒是从善如水的将自己贴身携带的玉佩拿了出来,玉佩玉质温润,上面有精细的浮雕和螺旋状的纹饰,底下还有金黄色的流苏,一看就是帝王玉。玉是好玉,不过上面的生吉之气弱的几乎感受不到,霍瑶简直完全不敢相信,这会是出自这个时代的玄学大师之手。

    简直是暴殄天物,白白糟蹋了这么一块百年难得一见的好玉!

    程翊身上带的,不可能是一些江湖骗子炼制的东西。只可能是他家高人针对他的体质特制之物。

    就这样的,也能算是法器?

    也能起到防身的作用?

    做出这样东西的人,也能算是高人?

    霍瑶的一颗心,不自觉的沉了下去。

    现在的玄学术士,都已经凋敝至此了吗?

    她一时心绪翻滚,也不知是因为玄学的衰败,还是时光的飞逝了。

    在她所处的那个时代,术士都是有真本事的。一部分术士游离于俗世之外,道德观念薄弱,凡人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还有一部分术士,是入世的,如同她和她师父,出入于达官贵族之家。

    她忍不住闭了闭眼,勉强平复了自己乱了的心境。

    “你低头。”

    霍瑶大概有一米六五,但是程翊,看上去有一米八八,两人之间差了不少。

    “霍大师?”程翊微皱了皱眉,不知她是何意。

    “你照做就是。”霍瑶的神色和语气都淡淡的,此刻的她,在夜色下就仿佛是绝世高人一般,让人不得不服从。

    程翊内心虽有不解,不过仿佛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催促着他低下头,让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姑娘,是让他可以相信的。

    霍瑶飞速的伸出右手,食指中指合并,在他的额头上微微一划。

    程翊的全身,都被金光闪闪的龙气围绕着,别看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霍瑶却是破开了他身上的龙气,花费了不少的力气。

    这个动作做完之后,她就收回了手。

    手指略有些颤抖,她不自觉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

    人形龙脉,果然不简单。

    程翊只觉得身上仿佛有什么禁制,被强制破开了一个口子。

    全身都轻松起来,身体暖洋洋的。

    过了一会儿,这种感觉才消失,恢复了正常。

    “以后,只要你不和女子进行亲密接触,就不会对对方造成不好的影响。”霍瑶淡淡的说。

    “亲密接触?比如?”程翊虽然对于霍瑶刚才的一手还持保留态度,但他下意识已经觉得,对方说的,是真的。

    “亲吻,拥抱……”后面的,霍瑶也没继续往下说,想必对方也能懂。

    程翊闻言,轻笑出声,他笑起来声音悦耳,桃花眼顾盼神飞,整个人都仿佛在发光。

    霍瑶却是看了一眼,就平静的移开了目光。

    第二十三卦

    霍瑶那晚和朵朵,程翊之后就分开各自回家了,她拒绝了朵朵和程翊想要相送的请求,因为她另有要事要做。

    她没有直接回去,而是沿着回家的路慢悠悠的走着,准备挑个适合的地方,将这几天一直放在心头的事情解决了。

    她漫无目的的走到了一条河边。

    月光照在河面上,清风拂过,波光粼粼的,煞是好看。

    这里已经靠近老城区了,在城乡接壤的地方,偏僻而破败,周围有几棵已经上了年纪的老树,树叶子都已经全部掉光,除了树,别无他物,显得凄凉而荒芜。

    但是霍瑶却觉得这里很好,有水,有土,正适合做她的法器。

    她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拿出来。

    上面的七颗红宝石在这样的夜晚,格外璀璨夺目。这是她花了数万块钱买来的,刀锋锋利,散发着凛凛寒光。但如果没有阵法的加持,这其实也就是一把普通的匕首,除了好看,没有任何特殊的功效。

    术士是用世间普通的东西,将它们做成具有不同神奇功效的那一群特殊的群体。

    她拿出自己的罗盘,这是最简单的一款,上面只有几个指针。

    事实上,最厉害的术士,需要的反倒是最简单的。

    化繁为简,才是对自身实力的一种考验。

    因为他们最主要依靠的是自身的实力,外物,只是辅助罢了。

    她今晚,要利用天边高悬的流年飞星,来完成一个阵法。

    流年飞星的位置,不是一尘不变的,它们每时每刻都处于运动中。所以她用的阵法,是她的独门自创,木日大阵。这是用她自己的名字取的阵名,杳字一分为二,即为木日。

    霍杳。

    这个名字,代表的不仅仅是她个人,还代表着她曾在玄学上独一无二的超高造诣以及无上荣耀。

    即便,她现在成了霍瑶。但是她骨子里依旧是那个曾经能够呼风唤雨的玄学大师——霍杳。

    她利用九宫格,以五为中宫,一九,二八,三七,四六,不管是每行还是每列,加起来都是十五,总和不变。只要总和相等,木日大阵就能自己调整得令与失令的七星,这样一来,不管流年飞星怎么变换,这个阵法都是完整的,不需要定期都来修补这个阵法。

    只需要等时间到了,放在其中的匕首,自然就能成为法器。

    这个阵法,因为也属于大阵了,所以布置起来,颇需要费一些功夫,而且在时间上也极为讲究,是正子时,明月正当头的那一刻。因为那个时刻,正是阳气和阴气碰撞最激烈的一刻。

    世间分阴阳。

    同样,各事各物,都分两面。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依。

    事物总在好坏之间转换。

    她正是利用这个思想,自创了木日大阵,想将匕首,制作成能够预测凶险的法器。以此转危为安,躲避危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凉似水。

    她能感受到,空气中的阴气和阳气开始如同水沸腾了一般,开始剧烈的碰撞!

    终于到了那一秒!

    她自己站在空地的正中心,头对着天枢,之后按照手中的罗盘指示,飞速的将手中的铜钱甩出,乾,坎,坤……

    然后她将灵力汇聚于自己的指尖,按照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北斗七星的顺序,画下一道玄妙的痕迹。

    然后这道轨迹将她布下的木日大阵完完整整的覆盖在底下。

    几秒之后,这轨迹才缓缓的消散于空气中。

    至此,整个大阵顺利完成。

    不过霍瑶待在原地,想了想,之后还在上面叠加一层隐匿阵,这样,她埋下的匕首,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找到了。

    除非,那个人比她厉害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