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10 页
    但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恐怕都找不出来一个。

    即便是凌堃在世,想要破她的这个阵,也需要不少的时间,而那时,她的法器早就已经炼制完成。

    将这一切做完之后,即便是她,也觉得颇有点累。

    不过内心里全是满足之感。

    只要等这把匕首出世,那绝对会是她的得意之作,绝不是那些沽名钓誉之辈所做的法器可以相比的。

    她出手,从来都是精品。

    霍瑶原本制作这个法器,是想要给自己用来防身的,毕竟害死了原身的凶手还躲在暗处,得知的讯息太少,根本无从下手。为了防止对方再来暗害自己,有这个法器在身,她会轻松很多。

    而因为她穿越千年而来,重生于这个身体,因果牵扯,她无法测算关于这个身体原来的任何事情!因此也根本不可能凭借自己的本事,去将那个害人凶手揪出来!

    但是,现在这把匕首,她决定先将它送给程翊。

    自从看到程翊贴身妥放的玉佩之后,她对这个时代的玄学术士真的有点失望,如果凌堃一来,估计他们妥妥的一下子就能被凌堃秒成渣渣了,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程翊比她更需要这件法器。

    更何况,她也不是真的怕危险了,只是觉得危险来临时,提前预警,能省却不少事,她真的只是,怕麻烦罢了。

    回到家里时,天都已经将明了。

    姚天师对于霍瑶的晚归毫无所觉。

    霍瑶对于这个心大的师父,也不知该气还是该笑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时分。

    姚天师不知去了哪里,估计又去找大海的妈妈唠嗑,或者是和邻居吹牛逼去了。给她留了饭菜,边上还留了一张纸条,上面用圆珠笔写着歪七歪八的字,大致意思就是他出去了,让霍瑶自己热热饭菜吃。

    自从那天从程家回来之后,姚天师就成了附近邻居眼里的大明星,每天都在向他们各种吹嘘自己的见闻,接受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说自己是怎么厉害啦,程家是多么牛逼啦,他们对他是多么客气啦。

    听得别人惊叹连连。

    霍瑶去听过一次,不得不承认,姚天师还是挺有说书的天分的。

    因为他说的真的非常引人入胜,牢牢的抓住了听书之人的心里,还懂得拓展,一些根本没有发生的事情也被他说的让人身入其境,仿佛真的发生过了一般,让霍瑶叹为观止。

    并且这些天上门来让姚天师算命的人明显多起来了。

    乐得姚天师合不拢嘴。

    霍瑶也不去管他,他开心就好。

    反正有她看着,也不会出大问题。

    她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适应这个时代。

    那么,接下来那件自她醒来之后就一直牢记着的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

    那件事就是,去南方,那个上一世她和凌堃最后大战的地方,找回自己曾经炼制的趁手的法器。

    第二十四卦

    在去南方之前,霍瑶需要把手头的事情全部解决掉。

    比如和姚天师报备,比如帮朵朵制作化解桃花煞的五行阴阳符。

    事情要一件件的做。

    霍瑶在接到朵朵的电话,知道她的生辰八字之后,花了半分钟就将五行阴阳符画完了,将它折叠起来装进了之前刚买的香囊中,然后就等着朵朵自己来取就可以了。然后她准备和姚天师说她要去南方的事情。

    曾经的决战之地,如今有了新的名字,云南。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姚天师居然连问都没问她去做什么,对她的想法持有绝对支持的态度。

    甚至她还没准备动身,姚天师就已经在帮她准备行李了。

    为什么她莫名有一种被姚天师嫌弃了的感觉。

    姚天师边帮她找出放在储藏间里积了不少灰尘的粉色行李箱,边哼哧哼哧的说:“徒弟啊,刚巧,小宁在那里拍古装剧呢,你俩好久没见面了,这次你去那边多待几天。”

    小宁,这不是第一次在姚天师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了。

    他之前提起过几次,但霍瑶都没有放到心上,只以为是附近某户人家的儿子罢了。但似乎,并不是这样。

    “徒弟,你之前落水,小宁急得要死,后来我看你没啥大事,还是我让他别来的,他现在事业处在刚起步的阶段,还是在娱乐圈这个地方,你也别怪他,他挺不容易的。”姚天师手里拿了一块浸湿了的抹布,手脚勤快的帮她把行李箱上面的灰尘小心的擦去。

    这还是霍瑶第一次听姚天师这么正儿八经的说话,也第一次看到姚天师这么勤快的做事。

    总觉得这个小宁在姚天师的心里不一般。

    “怎么不说话?”姚天师擦到一半,发现徒弟从头到尾都在沉默,不免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太久没见到,感觉生疏了?”姚天师说完嘿嘿嘿的笑了起来,“这次刚好你们这俩青梅竹马可以好好聚聚了。”姚天师擦完后直起腰,边哎哟哎哟的揉了揉自己的老腰,边不忘加上最后一句,“你可别马上就回来了,在那边多待待。”

    原来是原身的青梅竹马。

    霍瑶到了云南自然是不可能去找那人的。

    可不是谁都像姚天师和朵朵一样天生缺心眼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过霍瑶口头上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姚天师笑眯眯的看着她。

    如此一来,两件事情都解决了。接下去只有程翊的事情了。

    那天,她帮程翊出手之后也没有再见过他,今天正好是之前说好的三日之约,刚好可以看看程家的反应。

    师徒两人还是坐着小陈的车在邻居再一次的惊呼声中到了程家老宅。毕竟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姚天师比第一次淡定了许多,但看的出来,他内心依旧十分激动,整个人眉开眼笑。

    尽管今天不是周末,但是程老和程翊还是都在。

    在一番寒暄之后,霍瑶观察了一下四周,还是没有一个女人的存在。

    霍瑶顿时心中明了,那天程翊虽然照着自己说的做了,但其实内心还是持有怀疑的态度。

    那就不太好办了。

    程老先开口问,“不知两位大师可想到了有用的方法?”

    姚天师摸着自己花白的胡子,但笑不语。

    霍瑶见状,接口道:“天道留一线生机。这一线生机,需要自己去争取。”

    程老顿时来了兴趣,“如大师所言,该如何争取?”

    “积攒功德。”

    霍瑶虽然说的轻巧,但其实做起来却不是那么的容易。

    因为这个功德,不是你捐一点钱,救济几个贫困儿童就可以的。

    程翊需要积攒的功德,不是一星半点就可以的,而是非常大量的功德。

    “该如何积攒?”程老接着问。

    “不知程总有没有时间,和我一道去一趟云南?”霍瑶口风一转,问向在一旁端正坐着的程翊。

    程翊略一沉吟,就说,“好。”

    程翊在外人面前的形象就是一个忙到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的总裁。

    他名下有房产公司,娱乐公司……每天都忙得如同陀螺在转。

    其实只有他知道,是他自己想要这么忙碌的生活,因为除此之外,他似乎没有其余的感兴趣的事情可以做了。

    只有事业,恰好能让他填补些许心灵的空缺。

    他随时都可以给自己放假,他每年给自己的助理发那么多的薪资,可不是让他们吃白饭的。即便他这个总裁不在,他的公司也可以顺利的运转下去。

    他需要做的,只是统筹全局罢了。

    程翊知道,眼前的这对师徒,或者说,是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很是不简单。

    那天他回家之后,张得厚大师刚好在他家。看到他之后,惊叹连连,大呼“妙哉!世间竟有如此高人!”说完边兴奋的围着他打量,边叹息着惊叹,“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他对女人来说“谁碰谁死”的命格,真的改善了不少。只要不做出出格的举动,他可以和别人正常相处了。

    但是他已经有十年时间,没有和女性正常接触了,乍一正常,反倒不习惯起来。因此家里一时也还是维持着原样。

    张得厚大师那天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也许,她真的可以做到。”他的话语中有无限的感慨,也有希冀。

    他看着自己的目光中,满是鼓励。

    程翊是家中独子。只要有任何希望,他都应该牢牢把握住。

    所以,对于霍瑶提出的要求,程翊只是略一犹豫就答应了。

    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很久没有和霍瑶这般年纪的女孩子接触了。他其实不知道该如何把握尺度。

    就做一个英伦绅士吧。

    他在心里这么想。

    第二十五卦

    从程家离开的时候,黑胖热情的甩着尾巴,牢牢的咬住了霍瑶的裤子,不想让她离开。

    黑胖圆溜溜黑漆漆的眼睛无辜的盯着霍瑶,看上去有点小可怜的样子。

    姚天师一直在一旁捂嘴偷笑。

    这么个大块头,偏偏还要像宠物狗一样卖萌。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争宠技能。

    霍瑶心中柔软,低下身摸了摸黑胖的头,温和的跟它说过一阵再来看它。黑胖像是听懂了一般,恋恋不舍的松开了自己的牙齿,默默的看着她离开。

    动物的情感就是如此的简单纯粹,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完全没有人心的复杂。

    程翊看着闷闷不乐的爱犬,眉目舒展,微微勾了勾唇,忍不住安慰了几句。黑胖却是理也不理他,直接撒开四条腿朝后花园跑去。

    看来,自己在黑胖心中的地位已经被霍大师远远的比下去了。

    程翊忍不住挑眉。

    三天之后,霍瑶和程翊坐上了去往云南的飞机。

    踏上了另一种从未有术士实践过的逆天改命的旅途。

    四小时后,两人在云南的省会城市下了飞机,已经有专人在那等候程翊和霍瑶了。两人上了轿车,三小时后终于到了云南境内的一个小镇,住进了提前预定好的酒店。

    因为这个小镇非常小,远远没有大城市的繁华,因此酒店的设施也很落后。

    霍瑶第一次见识到了程翊的讲究和气派。

    他的助理帮他把酒店的床套全部换成了全新的,还有专门的家政人员把他的那间房里里外外打扫了个干干净净,连一丁点灰尘都见不到。

    这一次,小陈也跟着他们一起来了。

    小陈不仅仅是程翊的司机,同时也是他的保镖,是个退伍特种兵。住程翊左手边的房,霍瑶住在程翊右手边的房间。

    霍瑶倒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她上一世一开始也是穷苦出身,虽然之后赚了很多钱财,但一点也不娇气。进了房间之后,她拿出随身携带的龟壳给这一次之行卜了一卦。

    第一次的卜卦,卦象扑朔迷离,如同迷雾遮蔽,让人看不透前路。

    她凝眉,她卜的,是这次的总行程,卦象扑朔迷离,说明变数太多,无法准确的推测出来。

    她知道这个时代,有一个节目叫做气象预报,可以预测将来几天的天气状况。但是只有近三天的天气预报可以被近乎准确的预报,更远一些的,就存在不确定性。第一次的卦象扑朔迷离,说明这一次之行,存在不确定性。换句话说就是,这里也有和她一样的玄学术士,而那术士会成为她的阻碍。

    霍瑶沉吟了一会,进行了第二次卜卦。这一次,她卜的不是这一次总行程的结果,而是想要知道变数存在于何处。

    这次,卦象给了她明确的指示,变数直指东北方。也就是说这一次的困难,主要来自于以这个小镇为中心的东北方向。

    她垂眸想了想,到了前台,询问小镇的东北方是什么。

    前台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看到霍瑶很是热情,听到她的问题,她的脸色苍白了一瞬,不过之后就恢复了正常。

    “那里住着不少的苗人。这位小姐,你如果没事的话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们。”前台小姐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放低了声音,显得很是忌惮。

    “为什么呢?”霍瑶微微笑了下,装作一无所知,满是疑惑的模样。

    因为霍瑶的长相非常容易让人生出好感,所以前台小姐忍不住透露了一丁点信息,“邪门!非常邪门!”说完,前台小姐就摆了摆手,紧紧的闭上了嘴,摆明是不想再说下去了。

    不过霍瑶已经确定了心中的所想。也就没有继续深问下去的必要了。因为根据卦象的显示,她这一次,十之*会跟他们直接对上。

    她到了酒店之后,先给姚天师打了一个保平安的电话,刚挂断电话没多久,就有一个陌生电话进来。

    霍瑶盯着手里不断响铃的手机,心中隐隐有某种猜测。三秒钟之后,她接起了电话。

    “小瑶。”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

    “嗯。”因为不熟悉,所以霍瑶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宁珩在电话的那一头忍不住叹息。在原身出事之前,宁珩和原身刚刚因为顾年锦吵了一架,之后闹了个不欢而散。宁珩知道顾年锦对于原身的重要性,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原谅自己,所以之前一直没敢直接跟她联络。原身出了事,他原本想第一时间赶回去看她,但是他一个在娱乐圈刚刚起步的新人,好不容易拿到一个小制作电视剧的男三角色,如果硬是要回去的话,他极有可能会失去这个角色。再三权衡之下,再加上姚天师说她并没有大的问题,之后他就没有回去。

    他内心不是不愧疚。

    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事实上,他和原身已经永别。

    “不气了。”霍瑶自然不知道原身和宁珩之前闹过什么矛盾,对方这么问,她就顺势这么回答了。

    宁珩又叹了一口气,明显不信霍瑶的说辞,“你呀,是我错了,别气了好不好?小瑶,过几天我就拍完所有的戏份了,到时候我来找你。”

    霍瑶抿了抿唇,她不是很想和这个原身的竹马接触,就冷淡的说,“再说吧。”

    对于她的态度,宁珩倒是也没有什么怀疑,毕竟原身对他也总是很不耐烦。觉得他不过是一个戏子,哪比得上顾年锦这个富二代呢。

    所以他一心想要在娱乐圈混出一点名堂来。

    他做不了富二代,他可以让自己成为富一代,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