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11 页
    这是他在充斥着权色交易的如同大染缸一般的娱乐圈中奋力前行的全部动力。

    “那行吧。”宁珩在电话那头忍不住闭了闭眼,无奈的回答道。

    两人之间寥寥的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霍瑶目前没有什么心情去管原身的竹马,她在意的,只有自己曾经历经几番艰险,花费了数十年时间才制作完成的阴阳双鱼法器。

    第二十六卦

    阴阳双鱼法器顾名思义,是由一阴一阳两件玉器组成,玉器的形状如同游动的锦鲤,两条整合在一起,就如同八卦图。这是霍瑶的心血之作,对她的意义重大。

    除此之外,这件法器的威力也不容小觑。是她最趁手的武器。

    没有之一。

    这件法器,绝对不能落入对手的手中。

    霍瑶就是有一种直觉,她的法器就在云南小镇附近的某一个角落,还没有被任何人拿走。

    术士的直觉,从来都不是空穴来风,而更像是冥冥中的某一种指示。

    霍瑶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之后,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个装着平安符的香囊,走到了程翊的房间中。

    他不知正在和谁打着电话,眉眼低垂,“嗯,我过几天回去。昨天去看你,你的护理说你正睡着,所以就没吵醒你。”看到霍瑶,他示意霍瑶自己随意,电话很短暂,没多久他就挂了。

    “霍大师。”程翊走到霍瑶边上,看着她。

    霍瑶将手中带着的香囊交给了程翊,“这个平安符你随身带着。很有用。”

    “好。”程翊从善如流的收下了。

    “这一次,可能不会太顺利。不过只要你跟紧我,我就不会让你出事的。”霍瑶认真的向程翊承诺道。

    程翊是程老的独子,绝对不容有失。

    她既然敢把人带到苗疆,就有自信让他如来时一般安然的回去。

    可能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承诺,所以程翊一开始愣了一下,不过接下去他嘴角勾起一个浅淡的弧度,语气稍显温和,“好。”

    霍瑶刚想再说点别的,只听一楼大厅传来前台小姐凄厉至极的喊叫声,“死人啦!”

    霍瑶和程翊一行人赶下去的时候,下面已经乱成了一团。

    只见一名中年男性倒在地上,看上去已经没有了气息。他的周围,有一个中年女子和七八岁的小男孩,正抹着眼泪大声的哭泣。

    “快来人啊,救救我老公!”中年女子无助的哭喊道。小男孩害怕得快要哭晕过去了。

    周围已经有好心人拨打了急救电话。还有人在不断安慰他们。

    程翊的保镖在他的指示下上前看了看,没多久就回来了,在他耳边轻声的说,“已经死了。像是猝死。”

    霍瑶耳聪目明,他们说的话,自然也是听到了。

    但是她直觉并不是猝死这么简单。

    这名男子面目安详,就像是睡着了一般。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神色,甚至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这笑容,透着不祥的气息。

    因为这个男子已经死去,所以霍瑶无法从他的面相中看出任何信息来。

    没多久就有救护车到,将这名男子和他的亲属一并送去医院急救。

    围着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

    不时还有人在谈论着,“这年头,猝死的人也太多了。”

    有人附和道,“是啊,现代社会生活压力大,劳累死的屡见报端。”

    两人边说着边摇头叹息着离去。

    霍瑶略有所思,她走到一旁脸色还有些苍白的前台小姐身前,声音温和,“你还好吗?”

    前台小姐呼出一口气,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胸,“还好。都快习惯了。”

    霍瑶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她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这不是第一个了?”

    前台小姐这才惊觉自己好像说的太多了,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神色略有些闪躲,“你不是也听到刚才那些人说了么,现在猝死的人多。”

    霍瑶没有刨根问底,而是换了一个话题,“刚才那人也是外地的吗?”

    “嗯,他们是一家人来这里旅游的。昨天刚到的。”前台小姐的情绪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她笑了笑,“你还有事吗?我这里还有事要忙。”

    这就是赶人的意思了。霍瑶识趣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她走到刚才那个中年男子倒下的地方,发现他掉了一个打火机,应该是刚才不小心从口袋中掉出来的。她想了想,在周围其他人惊异的目光中,将打火机随手捡起塞到了自己的口袋中。然后若无其事的对程翊一行人说,“没事了,我们上去吧。”

    程翊笑了笑,“好。”

    他觉得霍大师做的事肯定有她的道理,看到她这个举动他虽然奇怪,但也不会好奇的去问为什么。

    小陈却满是不解,霍大师拿一个死人用过的东西干什么啊,也不嫌晦气。不过他当然不会把话问出口,而是暗暗的在自己心中腹诽。

    霍瑶回房之后,就拿出了这个打火机。

    是什么东西并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东西,是死者用过的,带着死者的气息。

    她隐隐觉得这个小镇有些问题,具体是什么问题,她还需要时间才能确认。

    而这个打火机,她准备用来招魂。

    那个中年男子到底是为什么死的,她心底直觉这个问题很关键。

    中年男子刚死没多久,用死者的生前之物在今晚招魂,很容易就能成功。

    傍晚的时候医院有消息传来,说男子已经经抢救无效死亡。

    预料之中。

    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是男子是死于心肌梗死。

    心肌梗死,如果是这样的话,男子死去的时候,实在是太过于安详了。

    他看上去没有任何的痛苦。

    他看上去甚至满是解脱,因此才会脸上带笑。

    卦象上显示的此行颇有波折,看来已经开始了。

    霍瑶和程翊一同用的晚饭,程翊很是客气周到,问了她的喜好,让自己的厨师借了别人的厨房,专门做了她喜欢的菜肴。

    霍瑶才发现,这人居然连厨师都是自带的。跟她上一世所在皇朝的帝王私服出访,也差不多的讲究了。

    食材看上去都很新鲜,味道也非常美味,霍瑶胃口不错,吃了满满一碗饭。程翊用餐的时候非常优雅,眉眼低垂的时候,让人觉得多了几分温柔,不像平时那样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多了一分人间烟火的气息。周围不时有人朝他投去或惊艳,或欣赏的目光。

    用完饭之后,霍瑶就回房了。

    她在房间静静的等待午夜的到来。她想尽快将中年男子的魂魄招来,问清情况。

    中途接到了一个姚天师的关心电话,姚天师在电话里不断的问她有没有联系上宁珩。霍瑶惦记着这里的事情,回应的略有些敷衍。姚天师顿时唉声叹气,“徒弟啊,你们俩都大半年没见过面了,他就在云南那边拍戏,你再怎样也该去看看他啊。”

    霍瑶也跟着叹了口气说,“好的,师父,等过几天吧。”不过最近几天她肯定是没什么心思去见那个什么宁珩的。

    两人又说了几句之后就互道了晚安,姚天师告诉霍瑶,朵朵已经取走了阴阳五行符,霍瑶也算放心了。之后她就在床上打坐,等待午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设定的闹钟准时唱起了歌。

    霍瑶睁眼,走到放打火机的桌子旁。

    她先朝东方跪拜了三次,这是用来致敬祖师爷。

    然后她起身,白皙如玉的手随意的自己身上的衣服轻拂几下,像是去掉上面的灰尘一般。换成其他道行一般的术士,招魂之前,还需要沐浴净身,这样才会有效果。不过霍瑶自然不需要那么做。

    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她开始念咒。她念得是千里拘魂咒,念这个咒语,方圆千里之内的鬼魂都会受到号召,但是因为有死者身前所用之物为引,所以最终招来的只会是她想要招的那个鬼魂。

    咒语念完。她就安静的等在原地。

    房间里的白炽灯明明灭灭,突然发出一声“啪”的犹如蜡烛燃烧后,灯花突然爆裂了一下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清晰。

    也格外的渗人。

    但霍瑶恍若未觉,神色冷淡。

    她冷冷的喝了一声,“还不速来?”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动打开了,一阵阵阴冷的风灌入了房内。

    然后有一团黑乎乎的影子从窗户飘了进来,在霍瑶身前慢慢凝聚成人的形状。

    鬼魂看到霍瑶,似乎是震慑于她的威压,背脊微弯。

    “我有几个问题问你。”霍瑶冷淡的开口。

    因为是死去不过几个小时的鬼,所以还能看出他生前时的样子。正是那个中年男子。

    鬼魂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死的?”霍瑶直切主题。

    鬼魂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死的那一刻,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灵魂如同被千刀万剐一般。”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灵魂仿佛还能感受到当时的那个痛苦一般,整个黑乎乎的身子都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霍瑶皱了一下眉头。

    灵魂如同被千刀万剐。

    这不可能是因为心肌梗死引起的。

    倒像是被什么厉害的东西束缚了一般。

    “那你为什么微笑?”那样的笑容,让霍瑶心内十分在意。

    “我也不知道。”鬼魂摇了摇头,自己也似乎在茫然。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这个小镇?”问不出有用的信息,霍瑶只能换个角度继续问。

    “昨天下午三点左右。”鬼魂确定的回答。他昨天进酒店之前,刚看过手机。时间显示,14:58。和三点差了两分钟。

    “你的生辰是什么时候?”一般如果是被人下了什么咒,那么都是从对方的生辰八字入手的。所以八字不管对于谁来说,都很重要。

    “1981年6月20日。”

    两人一问一答,鬼魂知无不答。

    霍瑶之后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就手一挥,让它投胎去了。

    现在获得的信息太少,她还无法推断出有效的信息。

    霍瑶皱眉,走到窗口,想要看看天相。

    但是她发现,整片天空都被大团的黑气覆盖了,根本看不出上面的星象来。

    这大团的黑气,就是阴气了。

    这些黑气成团,漂浮在这个小镇上方久久没有散去,只说明一个问题。

    这个小镇死过人。还是不少人。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人都是死于非命。

    因为是非正常死亡,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阴气。

    这倒是奇怪了。她来之前在网上调查过这个小镇,并没有看到相关的信息。

    也就是说,这些人的死去,并没有引起相当的重视。

    这就让她不得不上心了。

    霍瑶休息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就早早的起床,没有和任何人说就出了门,她准备到周围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信息。

    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小镇,看上去也颇为安居乐业,一大清早卖早点的就早早的开业了。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阴气缠绕。

    一切都很正常。

    霍瑶在外面晃悠的时候,听到两人老人家正在一个茶水摊前,边喝茶,边闲聊。

    “听说昨天又死了个人。”其中一个老者摇了摇头,语气不无感慨。

    另一个听了,跟着说,“是啊,我早说过了,这个小镇,是被诅咒过的。外乡人在这里,可真是不安全。”

    诅咒。

    这两个字对于霍瑶来说,并不陌生。

    术士都会下咒,但是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是会受到天谴的。

    作为牡丹河流派的术士,她从来不屑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玄学之中,也是分为各种流派的。

    玄学的流派名,一般都取自流派的发祥地,或者是术法名称,又或者是开山老祖的名字。

    霍瑶所在的天机门,属于牡丹河一派。牡丹河是西域的一个古镇,因此牡丹河流派是以发源地为名。

    但是世间分善恶。

    不过时代怎样的发展,善和恶,总是一同存在的。

    牡丹河流派一向以正道自诩,从不会用那么下三滥的术法暗害他人的信命。有什么仇什么怨,也是正面杠的。

    有绝对的实力,为什么还要用旁门左道?

    若牡丹河流派是正义的一方,那么洛神流派,就是绝对的反派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