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12 页
    凌堃就属于洛神流派。

    这些害人的伎俩,可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位于东北方的苗人,让霍瑶无法放下心来。

    霍瑶怀疑,苗族就是曾经洛神流派流传下来的分支。

    她想了下,然后扬起自己的嘴角。她容貌出色,笑起来如清晨花朵绽放,很容易让人放下心防。

    她走到两个老者面前,眼眸微弯,“老爷爷,你们说这个小镇被诅咒了,是怎么回事啊?”

    所有人都喜欢美好的东西。尤其是老人家,人一老,就格外亲近看上去长得好,又感觉好相处的小辈。

    其中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笑着说,“这个小镇,每年都会莫名其妙的死人,是不是诅咒,我们也是乱说的,小姑娘不用放在心上。”

    看得出来,这个老者说的是实话。

    他们事实上也并不知道更多的信息。不过是闲暇时随意猜测罢了。

    每年都会莫名其妙的死人。

    在寻常人看来,这也许也没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只是流年不利罢了。

    但作为一个玄学术士,霍瑶觉得,这里面不对劲的地方多了。

    看来在这里得不到更多了信息了,霍瑶在小镇上又晃悠了一会后,就回了酒店。

    没想到程翊正在她的房门口等她。

    “霍大师,你出去了?”程翊因为刚起床没多久,所以声音带着些微的沙哑,听上去格外性感撩人。

    霍瑶点了点头。

    程翊挑了挑眉,“不知霍大师用了早餐没有?”

    现在也就八点的时间,霍瑶一大早就出去查看情况了,也没顾得上吃早饭,所以摇了摇头。

    程翊闻言,微微笑了笑,邀请道,“那我们一起吧。”

    在桌上用餐的时候,程翊沉吟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霍大师,下次你出门的时候,还是跟我说一声吧,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霍瑶虽然知道自己一个人也安全的很,不安全的是别人,不过这也是程翊的一番好意,因此她也没有反驳,点了点头。

    霍瑶想到自己只有姚天师和朵朵知道的手机号,想了想,说,“你存下我的手机号吧,下次可以用手机联络。”

    不得不说,这个叫做手机的东西,真的非常的方便。

    曾经飞鸽传书,鸿雁传信,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可不行。

    一封信传到另一个人手上,每每都是要等到黄花菜都凉了。

    但是这个叫做手机的东西,却能够随时随地和别人进行联络,甚至还能见得到对方的面,很是稀奇。

    霍瑶和程翊互换手机号后,就安静的用起了餐。他们的餐桌礼仪都很规范,用餐的时候看上去赏心悦目,都细嚼慢咽的,气氛很是和谐。

    程翊用完餐之后,问,“霍大师接下去可有什么打算?”

    霍瑶自然是想越快到找到自己的阴阳双鱼法器越好的。

    毕竟时间拖得越久,变数越多。

    但是这个小镇的事情无法让她放下心来。

    这个小镇,一定有不对头的地方。

    她需要时间。

    再等一天吧。等把这里的事情搞清楚,她就去做自己的事情。

    “再在这里待一天再作打算。”霍瑶一锤定音。

    “好。”

    下午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

    程翊的御用厨师,大东死了。

    死得毫无征兆。

    这个消息不可谓不惊人。

    到了这个小镇不过一天的时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们就目睹了两个人的死去,其中一个,还是一同来的人。

    程翊神色凝重的看着他的厨师被救护车送走。

    他垂眸,遮住了复杂的眸色,“怎么死的?仔细的跟我说清楚。”

    他的一个保镖上前一步,字正腔圆,一字一句的清楚说,“大东中午的时候还好好的,等您和霍大师用完餐之后,他就和他的徒弟准备起了和我们一起的午餐。这时候也很正常,看不出任何异样。吃完饭没多久,他就去午休了。您知道的,他一直有这个习惯,平时午休一个小时就会起来,但是今天两点都快到了,他还没有起来,我就去看他了,但是发现他整个人都已经发凉了,已经死去了一段时间。”

    “也像是猝死?”霍瑶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加入。

    程翊看到她,抬眸,抬了抬嘴角,打了个招呼。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太好。

    整个人比往常更加沉默几分。

    他是一个吃食用度都很讲究的超级富豪,尤其是对吃食,简直挑剔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若不是这里实在不方便,估计他还想要每天都空运最新鲜的食材到这边。

    这个御厨已经跟了他不少的时间,擅长做浙菜,是一个难得能合他口味的厨子。

    现在这个厨子没了,下一个能符合他要求的厨子还不知能不能找到两说,和这个厨子相处了那么久的时间,多少也还是有点感情的,现在突然之间人没了,自然会影响到心情。

    保镖上前一步,点了点头,“是。就像是猝死。”

    “等医院传来的消息吧。”霍瑶看着程翊,想安慰一下,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最后只能叹了口气,“节哀。”

    “嗯。”

    大东猝死的消息,让程翊一行人的心情都受到了影响。

    程翊已经通知了帝都,马上就会有新的厨师过来,顶替这个死去的厨子的位置。预计晚上的时候就会到达。

    今晚的晚饭估计会推迟很久。

    不过没人在乎晚饭的问题。

    他们都在想,大东和昨天的中年男子都是出于猝死,虽然现在猝死的人很多,但那一般都是劳累过度的人,大东这人,因为跟的老板是程总,程总对自己人总是格外的大方,所以大东拿的薪资很多,比一般五星酒店的总厨都要多得多,也算是小有资产。而且他只要负责程总的一日三餐就够了,活并不多。空闲的时候,还挺会享受的,会喝点小酒,吃点小菜,别提多快活了。他年纪不大,平时也会锻炼,所以看上去身体健康。这样的人突然猝死,总让人觉得这个世界有点玄幻。

    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下午的时候医院传来了和昨天一模一样的结论。

    死于心肌梗死。

    小陈情绪有点激动,他和大东的年纪差不多,平日里两人的关系不错,经常会一起喝点酒什么的,“他没有心脏病!”

    小陈整个人都有些抓狂,“他死的太突然了!我不相信他就这么死了!”

    “够了!你们送他回房休息!”程翊打断了小陈的话,让他的一个保镖送小陈回房。

    但是程翊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紧抿着唇,眼眸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霍瑶喊住了小陈,“小陈,你能告诉我大东的生日是几号吗?”

    小陈的眼眶发红,但是听到霍瑶的问题,还是点了点头,声音哽咽,“6月20号。”

    “我知道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小陈离开后,霍瑶的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微笑。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应该是某个洛神流派的术士的手笔。

    将人命视为草芥,又有能力轻易取普通人性命的,除了洛神流派的术士,还会有谁?

    霍瑶慢慢的回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讯息。

    对了,他们是昨天下午两点左右到的,到今天,大东死去,刚好一天二十四小时。

    而昨天那个中年男子,是前天下午三点到的,昨天他的死亡时间也是下午三点!

    从到这里,直到死去的时间间隔都是二十四小时。

    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那个害人的术士一定在这里布下了阵法!

    专取生辰是六月二十号之人的性命!

    这样的阵法,她倒是知道几个。

    其中最有名气的那个,就是洛神流派的“洛神赋”。

    洛神赋,并非曹植的《洛神赋》,而是洛神流派的镇派法术之名,“洛神赋”,这个阵法,伤害力极大,想要谁死,谁就不得不死。

    但如果是“洛神赋”,依照她的警觉性,肯定在到达这个小镇的第一刻就察觉了,而不是毫无所觉。

    所以不是“洛神赋”。

    具体是哪个阵法,她需要推算演练。

    “霍大师有什么发现?”程翊在一旁开口问道。

    “确实有所发现。”霍瑶和程翊两人到了他的房间。

    阳光从窗外淡淡的倾洒进来,将整个屋子都镀上了一层金色。

    霍瑶在房里的椅子上坐下。

    阳光虽然明媚,但是两人的心情都略有些沉重。

    “这个阵法,针对的是生辰是六月二十号的人。针对的是所有男女,还有单单只针对男人,现在还不能确定。”

    程翊在一旁听得很是认真。

    霍瑶接着说道,“这个阵法生效的时间,是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二十四小时。即便是六月二十号生辰的人,如果在这里没有待足一整天,也是安全的,但如果待满了二十四小时,就是死于非命。”

    不得不说,布阵的人,十分高明。

    那人将所有死人的死因都伪装成心肌梗死,而且在现代的医疗手段之下都发现不了异常,只能当做正常的死亡。

    怪不得当初在网上查不到任何异常的信息。

    因为这样寻常的死因,根本不足以引起任何人的重视。

    毕竟,哪天不死人?

    但是想要破这个阵,需要时间。

    一般一个阵法的覆盖范围,都是不定的。

    端看布阵之人的水平高低。

    水平高的人,布的阵法覆盖范围就大。

    水平低的人,布的阵法覆盖范围就只有一点点。

    两个死者都死于他们现在住的这个酒店,那么这个酒店肯定在覆盖范围内。

    具体的阵眼在哪里,霍瑶需要用罗盘测算。

    不过这些都没有必要和程翊说。

    “到时候你跟着我一起破阵,这样,积攒的功德就也有你的份。”霍瑶平静的说。

    “我需要做什么?”程翊问。

    “不需要做什么,跟着我就好。这些事情都由我来解决。”霍瑶说这话说得自然无比,在她看来,玄学是属于她的领域,而程翊需要做的,就是不时提供一些龙气就可以了。

    龙气是世间鬼物的克星。而程翊身上磅礴的龙气若是不加以利用也是浪费。

    用上龙气不管是布阵还是破阵都会事半功倍。而且提供龙气之人还能得到无上的功德。

    实在是一举两得。

    但是这话在程翊听来,却实在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他知道霍大师要自己一起来的目的是什么了。

    他们来云南不是为了旅游散心,而是为了他的命格,或许还有别的什么他不知道的目的。

    但是不管怎样,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跟着她就好。到时候有什么好处,自然也会有他的那一份。

    想清楚了这个,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之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曾经他周边的人,哪个不是哭着求着想要他帮忙办事?

    他从来都是占据主导权的那一方。

    但是现在,他成了那个平白拿功劳的人。

    霍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程翊本就是圈外人,不是他们玄学中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他根本毫无办法。

    更何况他是行走的龙脉,命格贵重,不容有失。

    保护人形龙脉,是她不得不做的事。

    霍瑶跟程翊说今晚破阵之后,就离开了他的房间,留下一言难尽的程翊。

    程翊看了眼窗外的天空,阳光明媚,秋景正好。但是他的心情,却异样沉重。

    大东是他的人。因为年纪不大,所以还没有娶妻生子。家中只有一个独眼老母亲。

    这一次,若不是跟着他来这里,也不会死于非命了。

    他拿出了手机,吩咐在帝都的助理,给大东还活着的母亲一笔不菲的抚恤费,还让人请了专人,去服侍那个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