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13 页
    这笔费用,足够那个老人家安稳无忧的过完这辈子了。但是这笔费用,却不能赔她一个亲生儿子。

    终究,还是亏欠了。

    霍瑶回房后,就将罗盘之类的东西从行李箱中拿出来。

    破阵这种事情,自然是越早越好。

    因为距离这个小镇一个小时车程的距离就有一个二线市,所以来旅游的人大多住在市里,在小镇上待的人不多,不过游客还是有的。估计这些年下来无辜死去的游客也不少。

    她总觉得,这个酒店的前台小姐也许知道些什么。

    说不定,这个阵的阵眼,就在这个酒店也说不定。

    毕竟,外来游客大多住在这个酒店。

    如果布阵的术士是猎人,那么阵法摆在这里,围捕猎物最轻易方便。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再去试探一次前台小姐。

    她到大堂的时候,前台小姐正在涂抹指甲油。

    因为这个酒店也不大,所以她似乎只见过这一个前台小姐。

    “嗨。”霍瑶笑着打招呼。

    前台小姐掀了掀眼皮,发现还是霍瑶,脸色有些不好,“有什么事吗?”

    “嗯,我就是好奇你之前说的苗人,你能跟我说说么?”霍瑶两手托腮,尽量让自己显得温和无害。

    不过一听到霍瑶提起苗人两个字,前台小姐就猛地变了脸色,“不是跟你说过了么?邪门的很,你还想知道什么?”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声音不自觉大了些。

    霍瑶也不生气,继续笑眯眯的,“那个中年男子,以及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个厨子大东,都是被苗人害死的么?”

    前台小姐神色猛地一白,是那种没有血色的苍白,“我不知道。”说完一把扔下了指甲油,躲进了身后的房间里,“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样的举动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苗人。

    霍瑶忍不住沉思。

    在一千年前,她没有听说过苗族。

    一千年的时间,这个世界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沧海都变成了桑田。

    朝代都几经更迭。

    早已不是曾经皇权至上的朝代了。

    同样,也不再是牡丹河流派鼎盛的时代了。

    虽如此一想,让人忍不住心情低落,不过好在,她来了,她会重新振兴牡丹河流派。

    夜晚如期而至。

    霍瑶敲响了程翊的房门,房门很快被人从后面打开。

    程翊出现在霍瑶的视线中。

    他的头发略有些凌乱,不过眼神还算是清明。整个人不同于白天的衣装笔挺,颇有些随意洒脱的性感,看上去倒是比往常更多了几分迷人的魅力。

    “我们走吧。”

    十月的夜晚,已经开始转凉了。已经是深夜,整个小镇上也没什么人在外面晃悠,破阵其实不一定需要深夜破,但是白天这个举动太容易引来别人的关注了,也会引起布阵之人的警觉之心。

    霍瑶手里拿着罗盘,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什么。

    她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像是按照着某种轨迹一样。

    一下子往前面跨一步,一下子又往右边跨三步,或者是突然往左前方走半步。

    程翊一直安静的跟在她身后。

    霍瑶的神色渐渐的凝重起来。

    这个阵法,虽还比不上“洛神赋”的高明,但不得不说,也有它的可取之处。它借天地之势,引世间阳气为本,作为阵法的能量,同时,还巧妙的将此阵的反噬的一部分转移到了另外的人身上。

    也就是说,如果霍瑶强制性的破了这个阵法,那么布阵之人受到的反噬并不会太多。只不过那么被布阵之人转移了反噬之人,必死无疑。

    那个人,何其无辜?

    既然这个阵以天地阳气为己用,那么这个阵针对的,只是男性。

    霍瑶在前面不断的推演,手下不断。程翊跟在她的身后,四周一片寂静,其余人都在香甜的睡梦中,而他们,在做一件他从未做过的神奇之事,这种体验很是新奇。

    在半小时之后,两人来到了一处山坡,阵眼,就在这了。

    从这个山坡往下看,可以看到整个小镇的全貌。

    此阵,将整个小镇都覆盖进去了,布阵之人,功力不浅。

    阵眼正对着水星,而水星,恰恰在六月的时候星象最旺,如果她所猜想的没错的话,此地下方,应该埋着二十个八卦凹镜。凹镜有聚气之效。

    如此一来,这个阵法针对的就是在六月二十号出生的所有男性。

    此外,她看了一眼脚下明显比其余地方颜色更显深红的土壤,下面定还埋着一颗心脏。心脏布在阵下,让受到阵法伤害之人表现出同样的一种死法——心肌梗死。

    霍瑶冷笑一声,洛神流派之人,将全部的心神都放到了如何害人身上,如果用作正途,恐怕早就成就不少的玄学大师了。

    可惜了。

    霍瑶觉得,她应该对这个时代的玄学重新定义了。玄学正统虽式微,但是歪门邪道却是愈演愈烈。像上次的血色小鬼,再比如此次的阵法:生鬼入庙门。

    第二十七卦

    但是眼前的这个阵法,和霍瑶所知的生鬼入庙门还是有点区别的,这个的威力更大,就像是经过了升级改良一般。

    尽管这个阵法的名字还算好听,但这也是害人性命的阴毒阵法。

    生鬼入了庙门,并不是超度,而是被束缚于其中永世不得超生。

    霍瑶伸手一招,像是招了什么东西一般,然后从手中扔出了几枚铜币。

    耳边突然传来连续不断的噗噗声。

    声音就像是在耳边炸响一般。

    一共响了二十下。

    一分钟后这股声音才没有了。

    程翊在一旁,仿佛感受到了阵阵扑面而来的阴气,他挑起一边的眉头,问,“霍大师,这是什么声音?”

    霍瑶面色冷淡的看着自己所站的路面,解释道,“这是埋在这处地下二十枚八卦凹镜破碎的声音。”

    她抬头看了一眼阴气渐渐散开,露出了原本面貌的天空,接着说,“二十枚八卦凹镜已破,生鬼入庙门也已破。”

    “你低头。”霍瑶转头看向程翊,对他说。

    这不是第一次霍瑶提出这样的请求了。

    不同于第一次时的迷惑,这一次程翊什么都没有问就低下了头。

    霍大师肯定有她这样做的用意。

    霍瑶的指尖在程翊的额头轻点。

    她的指尖微凉,但是触感细腻,夜晚的凉风中传来淡淡的清香,这是从她身上传来的味道。

    程翊的心头浮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但是这种感觉很是短暂,瞬间即逝。

    他蹙了蹙眉,眼下的状况也不容他再去想什么。

    因为他的眼睛,突然有一种微凉的感觉。

    像是薄荷水擦在眼睛上,舒爽而清明。

    他抬头,重新打量这个世界。

    原本明明是平凡无奇的小镇景象,但是这一刻,出现在他面前的,仿佛是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世界少了几分色彩。

    更多的是黑与白。

    他看到一个一个的鬼魂争着从一个大开着的庙门前逃出来。

    然后消散于空气中。化为点点光芒。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几分钟。

    之后慢慢的,再没有鬼魂出来了,庙门开始一点一点的闭合。

    他仿佛听到了厚重的梨花木门一点一点闭合时发出的吱呀声。

    就像是来自古老的洪荒。

    穿越漫长时光的河流。

    响彻在他的耳际。

    让他的心神,都受到了无比的震撼。

    “这些鬼魂,就是死于这个生鬼入庙门阵法的无辜之人。”霍瑶看着暗沉如墨的天际,淡淡的解释说。

    “那么,大东也在其中?”程翊盯着空气中的点点光芒。最终,这些光芒也都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嗯,他已经投胎去了。”霍瑶的声音中,带着不经意的安慰,程翊听出来了。

    过了一会儿,霍瑶再次说,“你低头。”

    程翊低头之后,霍瑶指尖再次在他的额头轻点。

    他眼中的世界,再次恢复到了正常。

    但是刚才的一幕留给他的震撼,却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消弥的。

    这就是神奇而奥妙的,玄学世界吗?

    让人忍不住心生向往。

    两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前台小姐正在无聊的磕着瓜子。

    霍瑶走到柜台前,垂眸看着她,语气平淡,“以后,不会再有出生于六月二十号的男人死去了。”

    前台小姐听到她的话,吓得手里握着的一整把瓜子都掉了。

    瓜子掉在地上发出凌乱的声响。

    但是却没有人去理会。

    “你也……也是术士?”正是因为知道术士,真切的知道他们的厉害,所以前台小姐说这话的时候是战战兢兢的。

    她果然知道点什么。

    霍瑶点了点头,单刀直入的问,“你知道是谁布的阵?”

    前台小姐摇了摇头,像是都快要哭出来了,“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霍瑶微微的勾了勾唇,这个动作高贵冷艳,由她做来,格外的好看,却也格外的寒气逼人,“那你怕什么?”

    前台小姐重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只是有所猜测罢了。”

    她向霍瑶和程翊讲述了一个故事。

    一个苗女和一个普通男人的爱情故事。

    如同所有的爱情一般,他们有着浪漫美好的开头,相遇于宁静而古老的小镇中,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他们很快的投入了爱河。

    但是他们却没有如同童话故事一般的美好结局。

    他们的结局是,生死两隔。

    故事中的男主死了。他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体早已经*。

    据说,是死于心肌梗死。

    之所以是据说,因为前台小姐,也就是陈秀丽看到过那具尸体,死相格外的凄惨。整个脸部,坑坑洼洼的,像是被泼了硫酸一般。

    当时她没敢再仔细去看,因为看到的第一眼,她就吓得逃走了。

    故事中的男主小方,是陈秀丽的邻居。他和那个苗女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他们是如何相识的,如何相爱的,陈秀丽都知道,甚至在他们两人之间产生矛盾的时候,还是陈秀丽为他出谋划策。

    但是小方和那个苗女之间的矛盾,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加加深,以至到了后来无法调和的地步。

    但是他们俩却并没有分手。

    小方后来出轨了。出轨的街头的流莺。

    他开始夜不归宿。开始留宿于街头各色流莺。

    陈秀丽曾经劝过他,让他收敛一点。

    但是小方格外的无所谓,他吊儿郎当的笑,“她还能拿我怎么办?”

    那天之后,陈秀丽就再也没有见过小方,再见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具死尸。

    “从小方之后,这个小镇上,经常会有男人死去。但是一开始,我只是以为巧合。”陈秀丽慢慢的回忆道,接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脸色又慢慢的变得苍白,“但是有一次,我无意中发现,其中有一个死去的那个男人,是六月二十号生日。因为那天,那个男人是和自己的女朋友特地来这个小镇过生日的。而小方,他也是六月二十号的生日!”

    一个又一个的事项表明,这并不是什么巧合!

    而是来自于那么苗女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