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14 页
    她恨小方!

    她也恨每一个六月二十号生日的男人!

    霍瑶凝眉,“你知道那个苗女的名字么?”

    前台小姐心悸的摇了摇头,“具体的我不知道,我听小方喊她悦悦。悦是喜悦的悦。”

    霍瑶点点头,刚想和程翊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头问,“她就住在这个小镇的东北方么?和其他苗人一起住着?”

    前台小姐神色略有些茫然,“我不知道。”

    小方死去之后,关于这个苗女的事情,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一点都不想知道。

    霍瑶说了一声谢之后就和程翊一块回房了。

    在路上的时候,两人都格外的沉默。

    霍瑶看着程翊端凝的神色,想了想说,“很害怕?”

    从霍瑶的角度来说,虽然小方有错,但是那个苗女却是错上加错。

    犯错的只是小方一人,又何必牵连其余无辜之人?

    如果说这个阵法就是那个苗女所布,那么来自女人的记恨心,也实在是有点可怕。

    不仅仅是要那个负心汉痛苦的死去,还要这个世上所有的同一天生日的男人全部死去。

    程翊刚想摇头,霍瑶就向他承诺道,“你不必担心,有我护着你,谁都不能拿你怎么样。”

    从霍瑶将程翊从帝都带到云南的这一刻,他就算是她羽翼之下护着的人了。

    程翊一愣,这已经是短短的一段时间内,霍大师向他做出的第二次承诺了。第一次承诺就在数小时之前,她说只要他跟着她就会安全无虞。而第二次,就是此时此刻,她承诺他,谁都不能拿他怎样。

    他能够感觉到她说话时的认真和郑重。

    她是真的,在向他承诺。

    程翊的心中升腾起一股暖意,这种感觉,自他母亲去世之后,已经很久不曾有过了。他不禁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帅气的笑容。

    和霍大师相处得越久,就越会发现她特别的那一面。

    这一晚因为破阵所以折腾得比较晚,霍瑶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上一世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做功课的日子仿佛已经离她很是遥远了,霍瑶忍不住按了按眉心,这样可不行,从明天开始她准备恢复上一世的作息时间。

    刚洗漱完毕,就有人敲响了她的房门,她打开房门,门外站着身姿挺拔,衣装笔挺的程翊,不同于昨晚的随意洒脱,白天的他又做回了矜贵的程氏总裁。看到霍瑶,他眉目舒展,“霍大师,休息得怎么样?”

    “还不错。”霍瑶一夜无梦,一觉睡到这个时候,确实睡得挺好。

    程翊听闻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邀请她共进午餐。

    用完午餐之后,霍瑶回房看了眼日历。

    日历显示,两天后是黄道吉日,宜出行。

    第二十八卦

    云南是一片理想而神奇的乐土,这里流传着许多古老的传说,充斥着各种异域风情,还有神奇的热带雨林自然景观,有古老奇特的珍稀动植物。

    霍瑶所在的小镇的东北方,就是一片茂密的热带雨林。

    那片热带雨林气候湿润,里面百年参天老树比比皆是,巨大的绿荫让整片雨林即便是处于阳光热烈的白天,都好似处于傍晚时分。

    里面危机四伏,有毒虫毒蛇,还有带毒的植物。

    还有,那里住着一群传说会下蛊,下降头的苗人。

    远远望去,就让人感受到一股阴邪黏腻的不适感。

    不过霍瑶用罗盘最终推算了几次之后,确定了她的阴阳双鱼法器就在这个小镇的某一个角落,而不是在苗人居住着的那片热带雨林里。

    这说明她之前的直觉是正确的。

    在她拿到自己最趁手的攻击法器之前,她事实上也不是很想和苗族人,尤其是那个悦悦立刻对上。

    苗族人神秘而排外,说明他们内部团结一致,一致对外,他们人数众多,是一个团体,而现在霍瑶只有自己一个人,而且还有一个术士眼中金光闪闪的香饽饽在身旁,她既要取回自己的法器,还要保护人形龙脉,更要对付苗人,实在是左支右绌,所以目前还是暂时不要多生事端了。

    至于之后,她不相信在她破了“生鬼入庙门”之后,对方还会无动于衷。对方早晚会按捺不住,前来试探。

    而在这之前,她需要把眼前的事情解决掉。

    两天之后,霍瑶和程翊一同出的门。

    虽说这个云南的小镇,相比于繁华而人流众多的帝都来说,实在是小的可怜。但事实上,想要把这个小镇用两条腿逛完,也需要一个半左右小时的时间。这个小镇,因为与邻国接近,所以有一些建筑带着明显的东南亚的风情,别有特色,但是大部分建筑都带着历史的沧桑,古老而陈旧。而在一群老建筑聚集的地方,居住的人口非常多。

    霍瑶跟着手中罗盘的指示走着,一颗心就忍不住的往下沉。

    这一块区域居住的人口数太多了。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阴阳双鱼玉佩作为一件攻击法器,它的炼制环境很不寻常,它在充满阴气的墓穴中,埋藏了近十年时间,而埋葬它的墓穴主人,是枉死的,因此除了阴气,还有浓郁的煞气徘徊在墓穴四周久久没有散去,经过多年时间的滋养,法器的身上也跟着沾染上不少的煞气。

    这件法器,并没有趋吉避凶的效果,恰恰相反,它趋凶避吉。

    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能够脱离阵法,而直接让煞气作用于对手。

    煞气,听着就让人觉得不祥。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在拥有主人的时候,阴阳双鱼法器的煞气被霍瑶很好的控制了,就如同被封闭在密闭空间之内一般,虽然厉害,并不会外溢对普通人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失去了主人的阴阳双鱼法器,就仿佛挣脱了束缚的恶魔,开始尽情的释放它的煞气。

    煞气的杀伤力,不可谓不大。

    千年之前,这一片区域是荒芜的平地。没有任何人的居住。

    所以霍瑶才会选在这里和凌堃进行最终对决。因为没有人能够影响他们。

    但是千年过去,这一片地域,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居住着不少的人口!老老少少都有!

    如果煞气流出,那么对这一块居住的人口绝对是一个极大的灾难!

    她只能寄希望于,曾经为了防止自己的阴阳双鱼法器被别的术士发现,她所布下的阵法能够很好的控制住煞气的四溢。

    虽然如此这样想,但事实上,霍瑶的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猜测。

    霍瑶和程翊两人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罗盘显示还没有到达目的地。

    四周并没有煞气弥漫的情景,霍瑶心中略有些放松。

    这说明煞气并没有大范围的扩散。

    最终,罗盘不动了。

    指针指向正西的方向。

    霍瑶朝那边望去。正对着她的,是一间普通的民宅。

    这所民宅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岁了,木门上的红漆都剥落了不少,看上去破败无比。

    这一块区域,距离霍瑶程翊所住的酒店有一小时的脚程。如果说酒店处于镇中心,带着现代的时尚风格,还融合了邻国的异域风格,那么此地的建筑就明显还保存着古老的气息,并没有被经历过改造。

    她上前,敲了敲门。

    三下敲完之后,她等了许久,没有人开门。

    她继续敲了三下,口中问道,“有人吗?”

    听到她的问话,从她身后经过的一个路人忍不住停下脚步,摆了摆手,“姑娘,你找他们干嘛?”

    霍瑶回身,看到向她搭话的是一个本地居民,皮肤黝黑,穿着少数民族服饰,从他的面相上倒可以看出这不是一个恶人,于是霍瑶回答道,“有事。里面有人住吗?”

    “有事?”路人用犹疑的目光看着她,像是在判断她话语中的真假,但是他想了想也想不出这么一个好看的姑娘会找这户人家有什么事,还有她边上的那个男人,长得跟个明星似的,但是比明星还要有气质,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这么一对好看的过分的年轻男女,能有什么事哦?

    该不是听说了什么八卦,来这里寻乐子的吧?

    这么想着,他好心的劝说道,“不是啥大事就别找他们了。这户人家啊,上辈子肯定做了不少的孽。”

    霍瑶的心,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说?”她抿唇问道。

    “这户人家啊,没有一个正常人,老的已经70多了,是个聋子,生了一个儿子,还是个聋子。老子儿子全是残疾人。这原本倒也没什么,最稀奇的哦,这儿子后来结婚生了个女儿,是个哑巴!”说到这里,这个路人停了停,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了一般,忍不住摇头叹息,“这个哑巴,是个舌头断了半截的哑巴!你都不知道有多可怕!”

    看到霍瑶微微皱眉的神情,这个路人倒也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这个小姑娘感觉不太了解这户人家的情况?

    他没有多想,继续无限唏嘘的语气说道,“这哑巴的老妈在她生下来还没一个月就跟着别的野男人跑了,这小的从小就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也是啊,谁敢在这样的人家待下去?一家三代全是残疾人!尤其是这个小的,完全就是个畸形儿,肯定是上辈子作孽做太多了,所以老天爷都要惩罚他们咯。”

    路人皱眉看着霍瑶,“所以啊,姑娘,不管你是听说了什么对他们产生了好奇,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来找他们,尽量别跟他们接触!接触了也许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我们镇上啊,都在传这户人家是很不祥的!”说完,他也不管霍瑶是不是听进去了,话,他说完了,信不信那就是对方的事情了,于是摇头晃脑,叹息着离开了。

    老实说,连他这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有时候都觉得这个小镇太他妈邪门了!

    三天两头死人不说,还老是有些恐怖的存在。

    这户人家对于这个路人来说,就包括在恐怖存在里面!也是邪气得紧!

    霍瑶看着眼前的普通民宅,心里确定,煞气,还是用她最不希望的方式,溢出了。

    第二十九卦

    霍瑶又敲了几次门之后依旧没有人给她开门,即便里面有人,估计也只有一个听不见声音的老者。她决定在这里等,总能等到住在里面的人。

    自听到那个路人的一番话之后,程翊一直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霍瑶觉得这样的他与这周遭格外格格不入。她略一思索,就知道,恐怕是刚才那人的一席话让他有所触动。于是她装作若无其事的开口,“程总,你在想什么?”

    程翊抬眸,隔着一段长长的距离,让人无法窥探他眸底的情绪。他看着霍瑶,自嘲道,“霍大师,在你眼里,我也是不祥之人吧?”

    如果不是,为什么他会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出事,为什么他的两任前女友都出了车祸,一个失去了一双腿,一个成了植物人,还有不久前刚刚因为他才丧命的大东……

    这户人家的一家三代,都只是身有残疾罢了,并没有危害到别人,就被当地人说成了不祥,那么他呢?若不是他程老独子的身份,身后又会有多少流言蜚语呢?还是有不少流言的吧,只不过是没有传到他的耳边罢了。

    霍瑶听闻摇了摇头,真诚道,“在我看来,你是天道最宝贵的馈赠。”

    程翊愣了一下,这样的说法,他今生还是第一次听到,不得不说,让他感到了十足的意外,以及触动。

    最宝贵的馈赠。

    多么独特的安慰。是的,程翊只以为霍大师在安慰他罢了。

    他至今还记得,他前未婚妻出事之后,她的父母惊怒的指责他时的情景。他也忘不了他母亲去世之后父亲悲痛的神情。

    他曾亏欠了那么多人。

    有一些,也许永远都无法弥补。

    但不得不说,霍大师的这句话确实安慰到了他。

    事实上,霍瑶这话虽有安慰的成分,但更多的是真心话。在一个术士看来,身负磅礴龙气的人形龙脉,实在是天道最珍贵的馈赠,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对于普通人而言无法承受的龙气,在术士眼中,其价值不言而喻。

    龙气能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凌堃可以以此延长自己的寿数,来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而在霍瑶眼中,龙气本身就带有浩然正气,是世间一切阴邪鬼物的克星,她可以以龙气为刃,攻尽世间一切魑魅魍魉。

    程翊现在是站在她这一边的,是不是说明,这一世,天道也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霍瑶想了想,继续开口说,“世间之事皆有定数。有些劫难,是命中注定,若无高人化解,避无可避。即便没有你,也会有其他之事发生。”

    程翊听的很认真,自认识霍瑶之后,他对玄学一事的感触更深了。他开始相信这个世间讲究的因果轮回,以及命中注定。

    宿命。

    玄之又玄。

    但谁都无法否认宿命的存在。

    所以说,霍大师还是在安慰他吗?

    事实上,霍瑶只是就事论事罢了。为什么有的人出了车祸幸运的只是小伤,而有的,就是命丧黄泉呢?因为有一些生命中的大劫,若是无法跨过去,那么只能再次投胎转世了。

    都说阎王索命,躲的了初一也躲不了十五。不过是世间的早晚罢了。

    天道留一线生机。如同程翊一般,其他人自然也能靠自己去争取那一线生机。平日里多做善事,不做恶事,多积攒功德,到时候自然会大劫化小,小劫化无。

    两人等了没多久,就有一个看上去和霍瑶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面色阴冷的走过来。她看到站在自己家门口的霍瑶和程翊,脸色不禁更是冷了几分,看上去都颇有几分凶神恶煞了。

    她无法开口说话,只能恶狠狠的盯着他们。

    霍瑶看到她时心里一惊,她知道为什么阴阳双鱼法器煞气四溢,但煞气范围却没有超过这个小宅子了。

    “能请我们进去坐坐吗?”霍瑶脸上不露声色,微笑着问。

    女孩面色凶狠的摇了摇头。

    霍瑶看着她身上寒酸的穿着,叹息了一声,从钱包中拿出一叠百元纸钞,扬了扬,看着她,“现在呢?”

    小女孩看到纸钞,眼睛都忍不住发光,一把夺走了霍瑶手里拿着的纸钞,紧紧的拽在手里,然后打开了门,也没有去管他们,自顾自的就走进去了。

    一进门,霍瑶就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四周。宅子里有一些煞气,但是并不多。

    她发现女孩先是去了厨房,不知道做了什么,之后手里端着一只碗就进了一间房。

    从那间房里能听到偶尔传出的咳嗽声。

    霍瑶和程翊都礼貌的没有上前查看,也没有四处乱逛。

    一进到宅子里,霍瑶手中的罗盘指针就不停的转动起来。她已经能在这里发现自己当年布下的阵法的痕迹了。

    她的阴阳双鱼法器,就在这了。

    霍瑶的眼眸中露出怀念之色。但是一想到这户人家的情况,她忍不住皱眉。

    女孩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看到霍瑶和程翊还站在原地。她瞪着他们,不明白他们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霍瑶对着女孩说,温声解释,“我有东西埋在你们的宅子里,现在是来取回它的。”

    女孩瞪大了眼睛,眼里有显而易见的诧异和不相信。

    不过她也没有去阻拦霍瑶的意思。就抱臂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霍瑶。

    她家里实在是称得上家徒四壁,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的。她倒是想看看这人能从她家的宅子里找出什么玩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