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 15 页
    霍瑶见此笑了笑。因为是她亲自布下的阵法,这个阵她熟记于心,所以她只是简单的几步就走到了一个长满了杂草的角落里,她徒手把杂草拔掉,在底下稀松的泥土里轻松一捞,就把阴阳双鱼捞了出来。

    阴阳双鱼分为两部分,一黑一白,都是用的上等的玉器,雕琢成了小鱼儿的形状,看上去栩栩如生。即便是深埋土里近千年,玉身上也没有一丝污垢。这两件玉器一回到霍瑶的手中,就仿佛活了一般,远远望去,能看到玉身反射着阳光的光芒,格外夺目,光影模糊中,就好像是鱼活了,真的在游动一般。

    这一对玉器,即便不是法器,在这个时代,也能在拍卖场上拍出一个天价来。

    第三十卦

    看到霍瑶真的从角落里挖出了东西,而且还是看上去就价值连城的好东西,这个女孩的眼睛都忍不住瞪大了。

    因为家里穷困潦倒,所以这个宅子里的角角落落都被女孩仔仔细细的查看过,要是有什么宝贝,她肯定早就发现了,所以女孩才会如此信誓旦旦的看着霍瑶。但是现在她内心一点都不淡定了,她冲上前去一心想要从霍瑶手里抢走那两件造型别致,玉质温润的玉器。

    程翊看到,没有思考,下意识的就挡在霍瑶的跟前,阻止了这个女孩。

    女孩嘴里呜呜呀呀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看着霍瑶的眼神,仿佛是一头饿狼被别人抢走了自己的东西一般冒着绿光。

    虽然说看霍瑶刚才的动作,感觉取这件东西不费吹灰之力,但是换成别人,就算是别的术士,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取出来。阵法之内的土地,看着以为只是方寸之地,但事实上,内有乾坤,因为里面的物体的位置随时都是在动的。

    就如同水中的鱼儿,总是在游动,即便看得到,也捉不到,只能心痒难耐,更何况霍瑶埋在土里的法器,他们连看都看不到。

    这就是阵法的奇特魅力所在。

    霍瑶看到女孩愤怒的眼神,桃花眼微眯,晃了晃手中拿着的两件玉器,笑着说,“先不说这样东西并不属于你,即便属于你,对你而言,也并非是好事。”

    霍瑶并没有骗这个女孩。阴阳双鱼落到普通人手上,只会给那人带来厄运。

    这件法器,在墓穴之中滋养的时间过长了,身上所带的煞气对于普通人而言,绝非好事。但是回到了霍瑶这个主人的手中,这件法器仿佛一下子变乖了,玉器上沾染的煞气一下子全部收敛,就如同最普通的玉制品一般,毫无杀伤力。

    听到霍瑶的解释,那个女孩稍稍平静了一下,但还是止不住的用垂涎的目光盯着霍瑶手中的阴阳双鱼。

    霍瑶随手将玉器收进了自己的口袋中,对女孩垂涎的目光视若无睹。

    她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孩,在心中忍不住感慨,有些事情,在冥冥中真的自有注定。

    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拥有特殊的体质。就比如有一些人的体质容易招惹孤魂野鬼,拥有这样体质的人每年上坟的时候若没有佩戴辟邪的银制品,回到家中就极容易会呓语,发烧。但还有一种人的体质更加特殊,就如同眼前这户人家,身体犹如一个容器,能够吸收煞气。所以阴阳双鱼法器身上所释放的煞气几乎都进了他们的体内,而没有大范围的扩散出去。不得不说,他们的体质为他们积攒下了不小的功德,因为若是煞气四溢,对普通人而言,是极大的灾难。这份功德,让他们依旧好端端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不是因为这个体质早早的丧命。

    拥有这样体质的人,即便没有煞气,他们也会吸收世间的阴气,阴气入体,危害同样也不小。只要每天都有人死去,那么阴气就永远都不会消失。阴气无所不在,所以这样的人,通常都短寿,绝对不可能会活到七十岁这个高龄。

    但是如那个路人所言,这户人家的老人已经七十多岁了。

    这个世间之事,真是因果循环,皆有注定。

    霍瑶心下感慨,不过,她的心中还是无法轻松起来。因为这一份功德,他们可以活的比曾经更久,但是煞气入体,久而久之就会身体虚弱,饱受病痛折磨。

    所以这煞气对于他们来说,到底是福还是祸?

    世事,有时候真的难以说得清,道得明。

    端看每个人是怎么想的了。

    “带我去看看你的爷爷吧。”霍瑶开口说道。无论对他们来说是福还是祸,既然是她的法器引出的因果,那自然该由她来偿还这一份牵连。

    女孩听闻,防备的看着霍瑶。

    霍瑶笑了笑,“你的爷爷,身体不大好吧?”

    听到霍瑶的问题,女孩沉默了。她爷爷身体虚弱,这是这个小镇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他们都说,是因为他们上一辈子做的孽实在太多,所以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只能让他们这一世饱受折磨。

    霍瑶叹了口气,继续说,“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让你爷爷身体变好起来,你信不信?”

    女孩盯着她,像是在判断她话中的真假。她迟迟没有做出回应,因为她觉得霍瑶看上去不过跟她差不多年纪,难道真的能帮她看好爷爷的病吗?

    霍瑶接着道,“其他人都没有办法,不是吗?为什么不让我试试呢?”

    女孩听到这里,不由得双手紧紧握拳,手背上都露出了青筋。

    是啊,她说的一点都没错,其他人都没有办法。

    家里的钱都用来给爷爷看病了,大医院,赤脚医生也不知道看了多少,就连神婆的神水都喝了,但是爷爷体虚之症一直都没有看好,咳嗽越来越严重,咳得每每都让人以为下一秒就要逝去了,但又一直这样虚弱的拖了十多年。

    看着都觉得是一种折磨。

    女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因为现在已经是这样了,情况难道还能更坏吗?

    不管怎样,只要有一线希望,她还是想试试的。

    于是,女孩带着霍瑶进了她爷爷所在的那间屋子。

    程翊原本想要跟着进去,但是霍瑶制止了,让他等在门外。

    龙气所带的浩然正气,是煞气天生的克星,若是让程翊接近那个虚弱的老人家,肯定会雪上加霜,一个不好,也许就让人一命呜呼了。

    一进屋,霍瑶就忍不住皱眉。因为房里的煞气实在是太浓郁了。

    若是她不来,这个老人家估计撑不过今年了!

    她走上前去查看,老人家已经瘦的皮包骨头,肤色乌青,嘴唇苍白。看着就是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

    老人家现在似乎睡着了。也没有发现霍瑶和女孩进来。

    她没有浪费时间,直接伸手拿出一张符纸,将符纸贴放在老人家的额头上,然后食指中指合并,在符纸上虚空写下一个“散”字。

    没一会儿,只见就有源源不断的黑色煞气从老人家的体内溢出,但是没有散到空气中,而是全部被吸进了符纸之中。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原本黄色的符纸就变成了一片漆黑。犹如被墨汁浸透了一般。

    这张符纸变色后就失去了原本的功效,霍瑶撕掉,又换了一张新的,继续如法炮制,写下“散”字。

    最后足足换了十张符纸,才将这个老人家体内的煞气全部散去。

    毕竟这户人家和她的阴阳双鱼法器一同在屋檐下生活了那么久,经年累月下来,吸的煞气数量绝对不少。若不是因为他们体质特殊,吸收了法器释放的几乎所有的煞气,在无意中积攒下了大的功德,换成别人,恐怕早早的就化为尘土了。

    女孩一直在一旁惊诧的盯着霍瑶,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于神奇了。

    她亲眼看着黄色的符纸一点点被黑色浸透!

    这种现象完全无法用科学证明!

    在看了无数大医院小医院之后,她也尝试过用封建迷信的办法来看她爷爷的病,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常年在外打工的聋哑父亲,她只有爷爷这么一个亲人了,无论什么方法她都会努力去尝试。

    尝试之后,她绝望发现,不管是什么办法都没有用。

    但是现在,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爷爷的情况在好转。

    因为她爷爷常年乌黑的脸慢慢的变得红润起来,神色也由原先的痛苦变成了安详,痛苦的喘息声也消失了。

    老人枯老瘦弱的脸,此刻看上去格外的安详。

    霍瑶却还是没有放松下来。虽说她帮着将女孩爷爷体内的煞气全部驱逐了出去,但是光这样,还是远远不够偿还她欠下的因果的。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户人家无形中帮了她一个大忙。

    不然,她真的要被自己亲手制作的法器给坑死了!

    第三十一卦

    眼前的人家,家中每个人的身体都带有残缺。或是耳朵听不见,或是舌头短了一截,说不了话。

    在外人看来,这肯定是十足的诡异,怎么会一家连着三代都是残疾人呢?

    科学的解释是基因有缺陷,迷信的说法就是上辈子做了孽,所以这辈子来还债了。

    但事实上,这里只有霍瑶知道,这家人的表现,就是煞气入体之后除了身体虚弱之外,最严重的后遗症。

    而这后遗症,影响的不仅仅是三代人,就算是后代,也还会受到持续的影响。

    霍瑶朝这个女孩挥了挥手,示意她跟着自己走到房间的一角。

    女孩眼中的防备之色终于比一开始减少了一些,但也没有朝霍瑶离得太近。

    霍瑶猜到应该是这个女孩从小被人当做晦气,不祥之人的经历,让她的心灵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因此她就仿佛是一只小刺猬,外表带着尖尖的刺,这是她对自己的保护,所以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表情才会那么的凶狠。这样的人对别人的防备心格外的重,不太容易放下心防。

    但是,霍瑶看着眼前女孩的面相,她命宫低陷,说明性格有些自卑,生活艰苦,鼻子气色赤红,说明易犯口舌,受委屈。但是她虽瘦削,但是下巴并不尖锐,说明她没有做过恶事,性情虽阴郁但是不刻薄。

    看得出来,女孩虽然对人怀抱有恶意,但是对于这个世界,她依旧抱有期望。

    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体内也有不少的煞气。因为年轻,所以煞气对她的作用还不明显,等到她年纪再大一点,她的身体也会如同她爷爷的一般,变得虚弱起来。

    不过霍瑶并不准备帮她。

    因为她另有打算。

    “你信玄学吗?”霍瑶看着眼前的女孩,淡淡的问。

    女孩对于玄学,也是有过一点了解的,毕竟她也请过算命师傅,风水大师,还有神婆来看她爷爷的病。但她一直都觉得那些是沽名钓誉之辈,不然为什么请了那么多所谓的大师,但是她的爷爷的病情却一点都没有好转呢?

    但是看到霍瑶露出的一手之后,她内心又有点相信了。

    有些事情,不是她没有遇到过就代表不存在的。

    这个世界上,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还少吗?

    于是女孩虽犹疑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霍瑶见此笑了笑,“对这些感兴趣吗?”

    听到这个问题,女孩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刚才霍瑶那出神入化的一招让她真心从心底折服。

    如果她也会,那么她现在的境况会不会有一点点的改变呢?会不会不用再过这样贫瘠的日子了?

    如果她也像这人一样厉害,是不是就没有人敢嘲笑她,敢欺负她,再敢朝她扔石子了?

    她的亲人们是不是也能挺起胸膛做人了?是不是能大声告诉别人,虽然他们的身体有缺陷,但是他们不比任何人差呢?

    女孩的心里不禁期盼起来,露出了一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神情来。

    霍瑶一直观察着这个女孩的表情,看到女孩眼里显而易见的渴求,她认真的开口,“你可愿做我天机门第三十八代弟子?”

    女孩惊讶的瞪大了眼,眼里还略有些茫然。

    霍瑶继续解释道,“我天机门属玄学一脉,每代弟子,皆擅风水堪舆,寻龙点穴,相面算命。受世人敬仰。”说完,她看向女孩,第二次问,“你可愿?”

    霍瑶的话一出口,仿佛一粒石子扑通一声扔进了湖里,引起一圈不小的涟漪。

    “啊……啊……”女孩说不出话,但是她发出了惊讶的啊啊声。她刚刚才想,如果她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该有多好,没多久眼前之人就投出了橄榄枝。这人是会读心术吗?

    霍瑶自然不会读心术,她提出这个建议,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从来到这个时代不久,霍瑶就有心收一个弟子,但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天机门三十七代的传承,不能在她手里断掉。作为第三十七代天机门掌门,她有责任收一个有资质的弟子,悉心将自己的玄学本领传授下去,将传承了三十七代的师门密录传下去,一同将天机门发扬光大。

    看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她就觉得与之有缘。

    女孩虽然身体有残缺,但是她幼年的经历让她有一股比别人更强大的决心,以及更为坚韧的意志。她眼中有着往上走的*。

    她的性情虽然有所缺陷,但是她心中对于世事,心中还是有一把秤。该做的,不该做的,她心里有数。

    这样的人,三观端正,性情坚毅,一旦专注于一件事情,肯定能够做好。

    虽然她不会说话,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成为一个玄学大师。

    “我会传授你风水堪舆,奇门遁甲,测算星象风云。只要是你想学的,只要是我会的,我都会教你。”霍瑶平静的说。

    女孩似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一般,张大了嘴,但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并没有说话的能力,即便是惊诧到了极点,也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霍瑶也看到了她残缺的舌头,但是她面色不变。

    女孩一开始想要马上就点头答应,但是之后又有些犹豫。

    霍瑶并没有逼迫女孩立马就给出她答案。而是取出一只笔,在女孩的手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等你考虑好了,就来找我吧。”霍瑶说完,就走到门外,和程翊一起离开了。她内心并不急切,因为她知道她将改变命运的机会放到了对方的面前,对方一定会紧紧抓住,因为她眼里的渴望太明显了。

    都说授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霍瑶自然可以帮她驱逐体内的煞气,让这家人的下一代,以及之后的后代全部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但是,霍瑶觉得这还不够。

    如果没有她的法器溢出的煞气影响,这户人家会因为特殊的体质,而受到阴气的滋扰,通常都活不过四十五岁,并且他们拥有的都是贫贱命格。如果说程翊的命格贵重到了极点,那么这户人家的命格就是低微到了泥土里。祖上都是贫奴,到了现在也还是贫民。每一代都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为生活所迫,苦苦挣扎在底层。

    现在,霍瑶就把这个能够彻底改变命运,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亲手交到女孩的手上。

    这个橄榄枝十分难得,上一世多少人想要成为她座下弟子而不可得,即便是王公贵族家的子弟,也有不少想要成为天机门第三十八代弟子的。但是上一世因为种种原因,她终究没有收徒。

    在霍瑶看来,只有自己学到了本事,变得强大起来,才能真正的掌控自己的人生,才能摆脱现在的困境,让自己以及自己的亲人过得更好,过上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更好的生活。

    甚至,还能福及子孙。

    一个术士的能力有多大,她的天地就能有多大。

    一飞冲天对于术士来说,并不是神话。

    如果女孩选择拜入她门下,那么霍瑶自会为她铺就一条青云路,送她锦绣前程,助她扶摇直上。

    用作偿还她法器欠下的一份因果。

    程翊不知道霍瑶在里面和那个女孩谈了什么,不过她看上去像是解决了一桩心事一般,整个人都显得很是松快。

    程翊眉目舒展,清冽的声音中也不自觉带上一分笑意,“霍大师,这里的事情是不是快要解决了?”

    霍瑶刚想说话,心头突然一跳。

    她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天色逐渐阴沉,乌云飘来,狂风刮起,一片风雨欲来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