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32章 第三十二卦
    听到程翊的问话,  霍瑶一时没有回应。

    事实上,  对于霍瑶来说,  取回自己的法器,只是来到云南的目的之一。

    既然来都来了,她自然一开始就是打着想要把凌堃的法器也收入囊中的打算的。只不过,  这个过程可能会非常艰难,远远不像她取回自己亲手制作的法器那般轻易简单。

    一个术士,  即便是能力卓绝如霍瑶、凌堃之流,一生之中,  真正称得上花费无数心血精力制作而成的得意之作,也只有一件。

    不同于霍瑶的阴阳双鱼,  凌堃的法器是一只玉玄冥,他总是随身携带,从不离身。

    玄冥在古代神话之中,本就是长寿的象征,而这只白璧无瑕的玉玄冥,  身上的每一道纹路都刻画得十分精细,细节处都下足了十分的功夫,  尤其是玄冥的头部,眼珠刻画得栩栩如生,仿佛真的活了在看人一般。它的头顶还顶着一颗珍贵的夜明珠,整件玉器实在是价值连城,让人叹为观止。

    但是这件玉器真正的价值,并非在于本身,  而在于它的功效。

    自凌堃学习玄学以来,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如何延长自己的寿命。在想到抢夺气运这个办法之前,他查阅了无数典籍之后另辟蹊径,将自己的法器埋入海龟的体内,让这只法器经年累月之下,与海龟融为一体。

    海龟的寿命,要比人类多得多,有些活的久的海龟,甚至能活上近千年。将法器与海龟共存,如此一来,海龟的寿数就与这只延寿法器共享了。

    但是能活得近千年,老成精的海龟,哪里是那么好寻的?

    茫茫大海,广袤无边,本就寻物不易。

    凌堃费尽心思,出动了无数人力,物力,找到的最长寿的海龟,也就刚刚百年而已。

    用这样的方法制作延寿法器,自然也是阴毒,为上天所不容的,因为它抢夺了其余生灵的寿数。

    万物有灵,不管是什么生物,都有生存的权利。

    当凌堃从海龟的体内取出法器的那一刻,海龟是注定活不下去的。

    但是,不能否认,这是一件比阴阳双鱼还要珍贵数倍的法器。

    霍瑶上一世也曾制作过延寿法器赠给帝王,但她也必须承认,与凌堃制作的那件法器,依旧远远无法相比。

    既然她来到了云南,并且顺利的取回阴阳双鱼,那么她自然不可能白白放过这个率先找到玉玄冥的机会的。

    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这玉玄冥,十之八九也在这个小镇附近。

    霍瑶和程翊一同走在回酒店的路上时,发现这个小镇不知何时多了很多游人。就在数天之前,他们刚到这个小镇上时,这个小镇还是人流稀少,比较安静的。

    但是现在,小镇变得嘈杂而拥挤。路上的游人不止多了,还有一些是穿着道袍的道士,他们不时的东张西望,偶尔贴耳交谈,交谈之后有一些忍不住神情激动起来,和同伴不知因何争论了起来。

    霍瑶的内心,立时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他们回到酒店的时候,前台小姐陈秀丽正在边嗑瓜子边看偶像剧,她一边看还不忘嘴里啧啧点评,“我呸,这个男主也太丑了吧,还不如住在0312房的那个帅哥呢!”

    “男二是个什么鬼,比男主还丑,这个世界上除了0312房的就没有别的帅哥了吗!”陈秀丽还在继续不断吐槽。

    0312就是程翊住的那间房的房间号。

    程翊对于外人的夸奖早已习惯,这样的话,他从小到大也不知听了多少了,所以听到前台拐弯抹角的称赞,他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霍瑶听闻,倒是在心里再一次感叹,这个时代的女子,要远比她上一世接触过的大家闺秀要热情奔放的多,也要随性自在的多。

    她走到前台,打了一声招呼,“嗨。”

    陈秀丽掀起眼皮看了看她,以及她身边站着的肩宽腰窄的极品大帅哥,忍不住眼睛亮了亮,不过之后她的视线就转开了,没有多看。再好看,也不会是她家的,看了有什么用,只不过是徒增心酸罢了。而且看得出来,这个帅哥对外人很是冷淡,带着不可接触般的疏离感,她还是更喜欢暖男一些。

    陈秀丽现在都已经能听出霍瑶的声音了,淡淡的问,“什么事?”

    虽然陈秀丽的声音还是如同以前一般,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她内心很感激这个看上去比她自己还要年轻几岁的小姑娘。

    曾经她知道这个镇上有害人性命的阵法之后,她害怕,彷徨,痛苦,她的内心每天都在承受着无比的煎熬,睡觉的时候都会因为噩梦而惊醒。但是她无能为力。她甚至连告诉别人这件事情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她害怕来自那个名叫悦悦的苗女的报复。

    看过了小方的死状,她实在是心有余悸。术士不仅能看相算命,甚至能断人生死,实在是玄之又玄,让人不得不怕。

    所以现在这个阵法被破之后,她的内心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现在到旅游旺季了吗?”霍瑶奇怪的问。

    “没有啊,现在还是旅游淡季呢。”

    “可是我发现这个小镇多了很多游客。”

    “哦,你说这个,我也发现了。今天我们酒店新入住了不少的房客,房间都快住满了。”说到这里,陈秀丽也忍不住跟着紧张起来,毕竟她也算是经历过科学无法解释之事的人了,听到霍瑶的问题,她也隐隐觉得奇怪起来了。

    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时间,之前几年,从没有有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出现,游客突然之间就呈几何式的增长,路上随处可见从全国各地赶到此处的游客,其中还有不少是穿着道袍的道士。

    她忍不住起身朝霍瑶,小心翼翼的问,“不会这个小镇又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霍瑶摇了摇头,“目前还不能确定。”

    听到霍瑶的回话,前台小姐忧心的皱起了眉头,忍不住用手指了指东北方,“会跟他们有关吗?”

    有没有关系,现在霍瑶也无法确定。

    不过极有可能和他们有关。毕竟距离霍瑶破“生鬼入庙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对方迟迟没有做出回应,也没有任何试探,像是无事发生。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这只是暴风雨前片刻的宁静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