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33章 第三十三卦
    正从外面街上经过的道士,  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霍瑶的同行。她决定主动出击,  看看能不能从那些道士的口中得出一点信息来。

    她转头对程翊说,  “你先回去吧,让小陈陪着你,我出去下就来。”

    霍瑶觉得,  这个世界上,有眼力的术士还是大有人在的,  要是让道士发现了程翊这个人形龙脉就在此处,也不知会发生何事。毕竟现在的情况不明,  敌我不明,突然来了那么多道士,  也不知外面来的人和苗族有没有关系。总让人觉得即将有大事发生。

    程翊听闻,精致的眉梢微挑,那对漂亮的浅褐色眼眸认真的看着霍瑶,“霍大师,反正我也没事,  就和你一起去吧。”程翊知道霍瑶本事不小,但是他并不想事事都由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出头。虽然他不会玄学,  但是他也不会成为拖累。

    霍瑶望着程翊,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程翊的瞳色是美丽的浅褐色,如同琥珀一般的颜色,让人看到,就忍不住心神宁静。

    她沉思了一下,  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程翊拥有如此的命格,平静、安宁的生活从来都和他无关,他早晚会习惯另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那么早一点见识到术士之间的较量,也没什么不好。

    两人出门后,陈秀丽边磕着瓜子边朝程翊的背影“呸呸”,“看着对外人那么冷漠,对着漂亮小姑娘不是也很温和绅士么?”边说边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她是不会承认,她其实吃了霍瑶的醋的!

    霍瑶走在已经渐渐熟悉的小镇马路上,发现从进酒店到出来的不过短短的一点时间,路上竟然多了好几个算命摊头,坐在摊头后面的有一些是白发飘飘的老者,还有几个是留着胡须的中年人。

    她边走边看,终于在一个挂着“铁口神算”招牌的摊位前停了下来。

    摊主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此刻他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面条,看到有生意上门,他忙跐溜一下将面条全部啜进了嘴里,然后几口吞下去,嘴里忙忙的招呼道,“你们是来算命的吧?来来来。”

    这样的年轻人,还远不够年长者圆滑,精明,世故,所以霍瑶选择他作为突破口,来试探一番。

    霍瑶笑了笑,配合道,“嗯,算命。”

    年轻人将面碗整个托了起来,几口就把面条连着汤汁都喝完了,喝完之后他大呼一声“爽快”,边用宽大的道袍给自己抹了抹嘴巴。

    边上原本也有想要算命的外地游客,正站在霍瑶程翊的边上,看到这个摊主是如此接地气的模样,摇了摇头离开了,还不忘在嘴里说,“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敢来冒充神算。”

    年轻人也听到了,他尴尬的笑了笑,怕连霍瑶这笔生意都黄了,连忙解释道,“我刚这是饿极了,所以吃得快了点,别介意。我算命还是很准的!”

    霍瑶本来就不是奔着让他帮忙算命的念头来的,自然不会介意。

    年轻人轻咳了一声,重新坐好,然后看了一眼霍瑶和程翊,嘿嘿的笑了几声,“你们是来算姻缘的吧?”

    一男一女一起来算命,除了算姻缘还能算什么?

    事实上,霍瑶原本也没想好让他算什么,既然他说姻缘,那么也就顺坡下驴的点了点头。要装,也得装得像一点。不过不管对方说了些什么,她自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她口头装作殷切的样子,“不知大师有何见解。”

    年轻人的目光在他俩之间打了几个圈,然后想了想,严肃着脸说,“你身边的男子,命格富贵无双,在古代,那就是帝王将相的命,在现代嘛,吃穿不愁。然,他于婚姻一途颇有波折,波折还不小。而你,婚事比他还要波折数倍,桃花朵朵来。不过嘛……”说到这里,他不复刚才严肃的模样,笑眯眯的说,“你俩在婚事上却恰好相补。正所谓百年恩爱双心结,千里姻缘一线牵。你俩正是天生一对啊!恭喜恭喜啊!”

    霍瑶在心里轻笑,怪不得骗子没真本事也能靠算命赚到钱,原因在于他们真的太能说会道了,而且是恰好能将好听话说到来算命的人的心头上。

    这个世界上,谁不爱听好话?

    不过很可惜,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霍瑶。先不说她和程翊并非男女朋友的关系,并非来算姻缘,就说他的命格,在现代哪是吃穿不愁就能道尽的?至于他俩的婚事波折,这算命的年轻人看到自己俩人的容貌,皆姿容不俗,定然会是桃花朵朵来。桃花那么多,婚事还能顺畅得起来?

    霍瑶并未将此人的话放在心头,但她不会想到,这个胡乱忽悠的年轻人,有一些话还真的说准了。但是此刻,她的脸上恰当的露出欣喜的神色,感谢道,“谢谢大师金口玉言。”

    说完,大师伸出手来,拿大拇指和食指中指搓了一搓,露出一个“你懂的”的表情,“算命一次三百元。”

    霍瑶看着程翊将三张百元大钞递给年轻人之后,就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大师,最近怎么来了这么多算命的?以前好像没有见过啊。”

    年轻人刚赚了三百块钱,此刻心情正好,对着面前的顾客也耐心的很,“最近我们玄学圈有一个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人人皆知。”

    “什么消息?”霍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年轻人也不卖关子,反正说了对方也不懂,他还能趁机卖弄一番,于是他笑眯眯的说,“消息说在云南这个小镇上,有一件曾经的玄学大师制作的法器!那可是一件无价之宝啊!这法器来头可真是大了,价值都等同于古代的帝王用过的东西了。哦,对了,法器,你不知道是什么吧?就是像平安符的那种,可以避灾的!灵的很的那种!”

    霍瑶听完,忍不住皱了皱眉,不过片刻后她就又笑起来,“是什么法器?这么厉害。”

    年轻人摇了摇头,唏嘘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想啊,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有近千年时间了吧,就算是夜壶,到如今也是天价之物了!”

    霍瑶心中沉思,不过面上神色丝毫不显,“你说得对。”

    年轻人明显已经打开了话闸子,诉说的兴头正浓,忍不住继续说,“你读过《南华真经》吗?这可是我们道教的经典著作。里面就有记载存在于千年之前的那位玄学大师!虽然只有只言片语,但从那字里行间,寥寥几句话中,就能一窥美人当年的风姿!那真是绝世风华,姿色无双,让人心生向往!”

    说完,他的脸上还露出了怀念的神色来。

    霍瑶一开始还听得很认真,《南华真经》应该是后人所作,她听都没听过,自然也没有看过,不过她打算有时间去看看。听到后面,她就觉得不太对了,“你说什么?美人?”

    她还以为,对方指的是凌堃。

    年轻人神色一板,“对啊,美人!那个玄学大师,可是不亚于西施、貂蝉的美人!而且啊,她不仅人美,能力也是极为不俗!人家挥一挥衣袖,就有排山倒海之能。”

    边上有行人看到年轻人在这里胡天胡地的侃大山,都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人不少,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口,“你以为你在说神话人物啊?还排山倒海之能呢!”

    年轻人听他们那么说,就不乐意了,他生气的说,“你们这群凡人,懂玄学么?你以为以前的玄学是现在这种算算命,看看面相,帮人选个黄道吉日开工破土,或者是帮忙选个阴宅这样的?错!大错特错!”

    “那你倒是说说,以前的玄学是怎样的啊?”周围的人看热闹不怕事大,在不断的起哄。

    “以前的玄学术士,那是真的有大本事的,可不是现在这种小打小闹!他们能帮人逆天改命,还能让人延年益寿,更能让皇朝兴盛,拯救黎民于水火之中。”年轻人的声音中有着无限的向往和憧憬。

    “呵呵,你说的那不是人,是神吧!”有人忍不住冷嘲热讽。

    年轻人冷哼了一声,“无知者无畏!若是你们真的见识过曾经的玄学术士的厉害,你们此刻就呵呵不起来了!”

    “哦?历史上真的有那么厉害的人么?”疑惑的人不少,实在是不怪他们,现在的人,哪有人有那个耐心去研究道家经典的?能知道老子这个名字就算不错了!

    “那是当然,那可是玄学的鼎盛时代,风流人物辈出,但是我最尊重,敬佩的还是那个单名为杳的女子!”

    霍瑶眉心一跳,单名为杳,不会说的就是她吧?

    没有想到,她重生于千年之后,还能在后人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

    霍杳。

    她的心下都忍不住感慨。她这也算是青史传名了吧。

    那么就是说,其实他们是为了自己的法器而来?

    但是,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呢?

    现在,法器已经到了自己的手里,他们想夺回去,简直是痴人做梦!

    难道自己已经暴露,苗人想要联合其余的道士,一同来对付自己?

    但是为何她丝毫没有察觉到危机?

    霍瑶忍不住凝眉沉思。

    不过年轻人的下一句话彻底打消了她的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