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34章 第三十四卦
    “玄学圈有名望的大师都已经往这里赶来,  预计明天就可以开坛做法,  取出那件法器了!”年轻人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得意洋洋,  以及显而易见的与有荣焉。

    玄学圈有名望的大师,那可是泰斗级的人物,平日里,  他这种圈子里的小人物可是无缘得以一见的,但是这一次,  他不但能见,还能近距离的和他们接触,  想想都美滋滋的!

    更何况,这一次来的不是一个大师,  而是大部分有名望的大师。

    由此可见,他们对于这件法器的重视程度以及势在必得之心!

    不过年轻人的一番话,并没有引起他意料之中的共鸣。

    周围人全都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毕竟他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连玄学都没有入过门,  那些宗师级的人物他们不关心,也不了解,  在他们眼里大师就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倒是霍瑶,露出了一幅兴趣极浓的模样,口里问道,“是吗?为什么这么急?今天刚到明天就开始行动?”

    看到还有这么捧场的观众,年轻人刚刚失落的心情又重新飞扬了起来,“这个嘛,  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想啊,这种事情,迟则生变,自然是越快越好的。”

    迟则生变,霍瑶自然懂这个道理,世事变幻莫测,拖得越久,变数就越多。

    但是明天这个时间点,实在是太赶了!

    她想了想,问出了埋在她心头最关键的那个问题,“这个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年轻人听到霍瑶这个问题,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觉得她似乎对这个话题太过于热情和关注了,但是年轻男孩子,对于漂亮的女孩总是格外包容的,他也没有多想,只把她的不同归咎于女孩子的八卦心态,他轻咳了一声,“这个,咳咳,我还是不大清楚。等我知道的时候,这个消息早已经传得圈子里人尽皆知了!”

    “你们确定这里真的有那件法器吗?”霍瑶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当然!”年轻人的下巴都不自觉的仰了起来,“大师们肯定已经确定了这个消息,不然,也不会纷纷都赶来了!这消息肯定确认无误!”

    霍瑶听完,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她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更多的从这个年轻小哥口中也打听不出什么了,不过这些已经足够了。

    不知道是谁散布了这个小镇有法器的消息,引得五湖四海的圈内人纷纷出动,还引来不少大人物。

    这个散布消息的极有可能是苗人。但是霍瑶目前还不能确定他们的打算到底是什么。

    因为他们散布的这个消息,是错误的!

    她的阴阳双鱼,早已经被她取回到了自己手中,剩下的能配得上刚才年轻人一番赞美的法器,只有凌堃的玉玄冥了。

    如果苗人也意欲取玉玄冥,为什么要引来那么多的竞争对手。

    莫非是打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念头?

    她忍不住抬头,再次望了望天。

    从天色上可以看出,今晚过后,明天就要开始下连续三天的暴雨了。

    这样的天气,极度恶劣。

    不管是出行,还是有别的打算,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但是他们却偏偏选在明天这个时候开坛祭法,实在让人不得不深思。

    霍瑶和程翊沉默的走在回去的路上,程翊侧首看着她,语气清淡,但是仿佛带着什么异样的情绪,“霍大师,刚才的算命师傅,说的都是真的么?”

    程翊的突然出声,打断了霍瑶的深思。她惊讶的回眸,发现程翊那双浅褐色的美丽眼眸正认真的直视着她,像是正等待着她的回答。

    霍瑶刚想说点什么,身边突然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也让霍瑶收回了即将出口的回答。

    “我不同意!这实在是太乱来了!”

    “哪里乱来了!沈石溪,这可是杨大师亲口确认无误的!”

    “我知道他德高望重,但是就算是圣人,也会有犯错的时候!你们怎么就知道他这一次不会判断失误呢!”

    “呵呵,沈石溪,其实你就是嫉妒杨大师在圈内比你更有名望吧!”

    “我嫉妒?你别血口喷人!”

    “你不嫉妒?不嫉妒为什么每次都诋毁杨大师?”

    “这不是诋毁!而是实事求是!飞龙山那个地方,根本不适合开坛做法!”

    两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正争吵的耳红脖子粗,他们两人互不相让,不止争吵不休,差点还动起手来。这时候,终于来了一个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和事佬,“行了行了,你俩就别吵了,在大庭广众之下闹得这么难看,羞不羞。明天再看情况,行了吧?”

    来人似乎也小有名望,因为他一出声,刚才骂的正激烈的两个人就如同被人卡住了脖子,默不出声了。

    准备互掐的手,也乖乖的收回到了自己的身侧。

    “走走走。”和事佬说完,三人就一起朝一个小巷子里走去。

    霍瑶望着那三个人的背影,从他们的对话中推测出了一个信息:飞龙山。

    明天,圈内的大师会在飞龙山做法,但是凌堃的玉玄冥,真的会在那里?

    凌堃的本事不小,连霍瑶都无法具体推测出他法器埋葬的地点。但是他们却已经明确了具体的地点,就是在飞龙山。

    并不是霍瑶对这个时代的大师有轻视之心,也并不是她觉得自己办不到的他们也一定办不到。而是她心中觉得,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从一开始,圈内人就得到了假的讯息。他们以为,这里埋葬的法器是属于上一世的她的,但她的阴阳双鱼,就在昨天,已经由她自己亲手取回。

    或许,飞龙山埋葬的,并不是玉玄冥,而是其他的宝物?

    目前的情况实在是有些扑朔迷离,如同雾里看花,让人看不透。她需要亲自去一趟飞龙山,才能知道他们具体的打算。

    走在回去的路上的时候,霍瑶隐隐觉得那三个老人中的一个有些眼熟,但是具体在哪里见过,她记不得了。

    霍瑶和程翊回到酒店房门前的时候,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夕阳从走廊尽头的窗户投射进来,柔和了两人美好的容颜。

    霍瑶看着程翊,声音中带着不常见的郑重,“明天,可能有大事发生,你和我待在一起。”

    程翊垂眸,看着比他矮了不少的霍瑶,声音低哑,“好。”

    两人都没有重提刚才霍瑶并未回答的那个问题。

    当天夜里,天气就变坏了,到了凌晨两点的时候,窗外噼里啪啦下起了暴雨,像是有人从天上往下面倒水似的,下雨的声音格外的大,还有狂风呼啸的声音,带起窗户一阵吱呀吱呀的声音。

    霍瑶从睡梦中被这一阵大雨倾泻的声音惊醒,她坐起来,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发了一会儿呆。

    醒来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她穿好衣服,将自己收拾妥当,然后走到程翊的房门前,敲了三声。

    等了没多久,程翊就穿着睡衣,头发凌乱的出现在了她的跟前。

    他的睡衣是纯黑色的,穿着松松垮垮的,腰带都没有系紧,露出了精致的白皙锁骨,以及一小部分的胸膛,□□在外的还有他修长笔直的大长腿。

    夜色迷离之下,感觉格外的撩人。

    霍瑶调转了视线,不再多看。

    “霍大师,这么晚了,有事吗?”程翊略带睡意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带着不经意的低哑性感。

    “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霍瑶的声音中带着些微的歉意。

    “没有,我刚睡下没多久。”

    程翊来到云南也有数天时间了,公司的事情虽然大部分都交给了秘书,但是还是有一部分需要他亲自决断,白天他陪着霍瑶在外面打听消息,堆积了不少的公务,只能在晚上处理。

    霍瑶来敲门之前,他刚刚沐浴完毕,躺上床准备休息,顺便想一想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

    “嗯,你收拾一下,我们去飞龙山。”

    这一夜的雨势,让霍瑶心下不安。

    她放心不下,所以尽管已经是凌晨时分,但是她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

    上一次,她出现这种心绪不安的时候,已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了。

    那一次,凌堃作恶多端,让近万名百姓失去了无辜的性命。

    这一次,又会是什么?

    又有大的灾祸即将来临?

    尽管这么晚了,让人跟着她一起去飞龙山这个要求显得无理取闹,但是,她不放心将程翊单独留在这个酒店。

    虽说他身边有小陈,有保镖,但是这些人,在特殊的时候起不了任何的用处。

    只有跟在她的身边,她才能确保他万无一失。

    程翊听闻并无任何不满,自从来到云南之后,对于霍瑶的要求,他都在极力配合,这一次,自然也毫不例外。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明天开始我要固定更新时间。

    雄心壮志撸存稿!【握拳】

    35.第三十五卦

    </strong>两人在酒店里买了出行的雨衣雨靴,向前台小姐问了飞龙山所在的方位之后就出门了。

    这一次,  前台小姐终于不再是陈秀丽了,  而是另一个之前没有见过的年轻女子。在霍瑶问路的时候,  一直不停的偷瞄程翊,不过看到他冷漠的精致容颜,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暗送秋波的打算。年轻女子不禁在内心感叹,  帅哥怎么都是别人家的呢。

    霍瑶和程翊穿上雨衣后就出了门。一走出酒店大门,  雨势似乎比刚刚变得越发的大了,  雨水打到眼睛上,都让人睁不开眼。这样的夜晚,小镇的街道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就连野猫野狗都全都躲了起来,不敢随便出来。

    街道上的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有几盏路灯还一闪一闪的,  只能勉强让人视物。

    两人渐渐往小镇外走去。

    云南是山和水的故乡,山高谷深,江河纵流,境内有大大小小的山川河流无数,名胜古迹数不胜数,  是爱好旅游者的梦中天堂。而现在霍瑶和程翊准备去的飞龙山,是云南省境内第二高峰,藏传佛教的圣山之一。

    飞龙山名字里的飞龙,带有飞龙御天之意,代表了古代人民欲与天公试比高的雄心壮志。

    因为对附近这块地形不太熟悉,所以霍瑶和程翊赶到飞龙山的时候,已经快要凌晨五点了。

    因为这天的天气不好,暴雨磅礴,所以原本该是晨曦微露的时间,此刻天际还是一片暗沉沉的。

    两人一走到山脚下,霍瑶就忍不住又往山上走了一段路,下雨天山路不太好走,十分泥泞,霍瑶脚下一个不注意,打了个滑差点摔倒,被程翊眼疾手快的扶住,“霍大师,小心一点。”在这样的冷雨夜,程翊清冷的声音听上去都仿佛多带了三分暖意。霍瑶点了点头,然后低头打量起这片地形来。

    在磅礴的雨势中,她眯起眼努力的借着夜色将此处地形一览眼底,之后,她的脸色慢慢的变得沉重起来。

    这附近的地形居然是“白虎猛扑”。

    “白虎猛扑”是相地术上的说法,指的是两面环水,一面环山,一面环地的地势,水必须是活水,而非死水,水口如同虎口一般大张,气势磅礴,奔腾不息向北而去。山必须是高山,壁立千仞,直指苍穹。

    按照相地术来说,白虎属于四祥兽之一。按理说,和四神兽有关的地形,都会受到庇佑。

    但是白虎在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种神兽中,最是威风凛凛,气势汹汹,是为天生的王者。

    它可以庇佑此地,也可以让此地成为大凶。

    霍瑶遥遥的往前方望去,只见山身上有一道巨大的口子,像是被惊雷从高空劈裂开来的一般。这道口子,似乎已经被风雨侵蚀了不少年月了,在暗沉的夜色中,看上去格外的渗人,仿佛是猛虎口中的利齿,一个不留神就会让行人的性命夺去。

    这一刀口子,如同刀刃,在山身上划过。

    “虎身刀刃,是为大凶”。

    飞龙山,并非风水宝地,而是凶煞之地。

    但是就她回到酒店之后打听到的消息看来,这么多年以来,飞龙山附近的人们都安居乐业,这里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大的灾难,显得平静与安宁,与这地势表现出来的大凶,极为不符。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的地底下,曾被术士于吉日埋下了一座镇山神兽。

    镇山神兽用以镇山,以此来化解这一片地势的大凶之势。

    霍瑶眉心一皱,那群玄学大师口中的“法器”,指的该不会就是这件镇山神兽吧?

    镇山神兽本身并不具备太大的价值,一般都用石头雕刻成猛兽,或是祥兽的模样,埋在地下的某一处,庇护此地安宁。

    镇山神兽一旦被取了出来,那后果可真的是大大的不妙!到时候,这附近一带的居民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甚至性命都受到威胁!

    想到这里,霍瑶心里就不能镇定了,她必须立刻知道那群人到底会在哪里开坛祭法。

    她刚准备拿出随身携带的罗盘推测一番,天边突然亮起一道闪电,这道闪电是深紫色的,又粗又大,一下子照亮了这片暗沉的天空。

    接着,雷声轰然炸起。这雷声来得十分霸道,如同雷霆之势,轰隆隆的不断响彻在耳际,让人的心头都忍不住颤了颤。

    这注定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那群疯子!他们这是在找死!”霍瑶看着刚刚划过天际的巨大闪电,忍不住瞪大了双眸,在心里疯狂的骂起来。

    现在不过刚刚凌晨五点半,他们居然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动手了,他们那么多人当中,难道就真的没有一个明白人吗?

    事不迟疑!

    霍瑶顺着那道闪电亮起的方向,拉住程翊,一起朝那边疯狂的跑过去。

    雨滴朝着霍瑶的脸上不断的滴落,带来一阵彻骨的凉意,但是她此刻连擦去脸上雨水的心思都没有,只一门心思的往前跑去。

    跑了不过几分钟,霍瑶就看到前方不远处围着一大群的人,看上去足有二三十个人。他们的身上皆穿着各色的雨衣,没有穿道袍,让人认不出来是不是闻声赶来这里的玄学圈大师。不过人群中间搭建了一个高高的木台,上面安置着一个如同脸盆大小的神龛,里面插着三根成人臂粗的香烛,袅袅烟气正升腾而起。

    霍瑶看到那三根香烛,就知道大事不好。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就忍不住大声喊起来,“你们快住手!”

    有人闻声回过头来朝她看了一眼,不过之后又回过头去了,在场的人,谁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霍瑶在他们看来,就只是来看热闹的无关人等罢了。

    谁都无法阻止他们取得法器的脚步。

    霍瑶不住大喊,“快点住手!你们这样做是会受到反噬的!”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群人早已经开坛祭天完毕,几分钟之前就开始动手挖物了。霍瑶只能停在离他们十几米远的地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中的几人合力从地下取出了那只不知已经在此地镇压了多少年的石犀。

    那只石犀十分的巨大,身上布满了充满岁月痕迹的苔藓,看上去几乎有一个成年人的大小。

    镇压的石犀大小,也是极有讲究的。

    若是此处的凶煞较小,那么石犀可以小一点,若是镇压的石犀如同霍瑶不远处那只一般,如同成人大小的,只能说明此处是不同寻常的大凶!

    霍瑶的心头开始疯狂跳动,太阳穴都开始一扑一扑的跳动起来。这是极大的危险即将来临的预示。

    她最后怒吼了一声,“快逃!”之后就紧紧的抓着程翊的手往与他们相反的地方逃去。

    “霍大师,怎么了?”程翊边跟着霍瑶一起跑,边严肃的问道。看到霍瑶不同于寻常的表情,他也不免跟着紧张起来,心里直觉此事不简单。

    “灾难马上就要来了!”霍瑶边跑边气喘吁吁的解释道。

    她直到此刻,才真正的领会到了散布消息之人的真正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