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38章 第三十八卦
    霍瑶第二天收到了不少的信仰之力,  她从程翊那听闻,  存活下来的那些玄学大师里面有一个叫做沈石溪的大师,  说这次他们之所以能够活下来,完全是因为有一个法力高深的大师救了他们的性命。

    这让霍瑶感到有些意外。她记起来,沈石溪这个名字她听到过,  就是不久之前她在街上的时候看到两个老人家争得耳红脖子粗,其中有一个,  她听到对方就是喊得沈石溪。这个沈石溪当时就极力反对那个叫做杨老的人的做法,所以才和人起了激烈的争执,  但是他的反对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支持,也无力改变他们想去取出“法器”的结局。

    这个叫做沈石溪的老人家让霍瑶很感兴趣,  她觉得对方很有节气,并没有因为杨老更德高望重,他自己人微言轻就放弃了劝说的机会。颇有一种众人皆醉他独醒的感觉。如果有机会,她很想结识一下对方。

    没想到,当天下午,  她就在酒店里见到了曾有过一面之缘的沈石溪。

    老人家穿着一身黑色唐装,白头发全部往后梳,  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格外有精气神。霍瑶看到他的时候,那种熟悉感又重新浮现在了心头,之后她再细细一打量,才发现,这个老人家不就是第一次师父带她去的那家店的店主吗!

    当时她就觉得那一家卖风水用品的小店很不寻常,  店家也不同寻常,当时这个老人家穿着普通的白色体恤衫,带着一副老花眼镜,头发乱糟糟,整个人都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她也没有过多的仔细观察,所以之前第一次见到沈石溪的时候,就只是觉得很眼熟,但是却没有一下子就认出来。

    因为那个邋里邋遢的店家,和眼前这个穿着唐装,精神抖擞的老人家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大相径庭。不熟悉他的人,很难一下子就将这两人联系到一块。

    老人家看到霍瑶也认出她是谁了,脸上惊讶的神情一闪而过,之后忍不住笑眯眯的打量起她起来,“姚大伟的徒弟,不错不错。”

    姚大伟。

    这还是霍瑶第一次知道姚天师的名字。

    “大师,你好。”霍瑶对待这个和她师父关系明显不一般的老人家,态度格外的恭敬。这是对年长者的一种尊重。但同时霍瑶的心头忍不住浮起一抹疑惑,此人看上去和自己的师父格外的熟稔,师父曾经不小心露出过一点小口风,提过“祖师爷”,不知师父是师承何处。是不是也和眼前的老者一样,有一面是她从未了解过的?

    不过这几个疑问只是从霍瑶的心头滑过,她暂时没有刨根究底的打算。时候到了,这一切她自然都会知道。

    沈石溪哈哈大笑起来,笑声爽朗,“大师这个名头,我实在是愧不敢当啊。你比我更适合大师这个头衔才是。”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霍瑶听闻,明白对方这是已经知道这次是因为自己插手的缘故,所以才躲过了这一次的大劫。

    霍瑶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回了一句,“大师谬赞。”

    沈石溪忍不住再次感叹,“大伟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不得了!”

    霍瑶笑了笑,并不接话。

    之后她才忍不住打听起情况来,“沈老,不知你们这一行人,下落不明的是哪几个?”

    沈石溪报了三个名字,其中就有杨老。

    说到杨老,沈石溪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语气凝重,“我不相信他连这点眼力见都没有,连法器还是镇山神兽都分不清。”

    “沈老,那你的意思是?”

    “我怀疑他没有死,而且他还和苗人有勾结。这一次,云南小镇有珍贵法器的消息,就是从他那传出来的。”沈石溪忧心忡忡的说。

    这一次,若不是因为有霍瑶,那么他们这一行在玄学圈内小有能力的玄学术士能不能活下来,还真的不好说了。如果杨老一开始就打着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念头,那真的让人不得不忧思了。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是不是真的和苗人有关系?这些都是沈石溪和霍瑶目前不得而知的。

    这一次,如果他们这么多玄学术士真的都丧命了,那么对整个玄学界也会是不小的伤害,这一代,就会断层了,而新的一代,又还没有培养起来,也许会让原本就已经式微的玄学雪上加霜,之后彻底退出历史的舞台。

    但是他们没命了,苗人还好好的活着,更妄论一直对华国虎视眈眈的太国巫族了。

    到时候,谁还能阻止他们?

    沈石溪这样想着,目光不自觉的看向霍瑶,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赞赏之意,内心满是欣慰之感。

    或许在遇到霍瑶之前,他还会为玄学的将来而担忧,但是现在,他的心中就只剩下满满的期待了。

    后生可畏啊!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新的一代,早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成长起来了!

    他的心头也不禁轻松起来。

    “那这一次你们准备怎么对付苗人?”霍瑶忍不住问道。

    想必沈石溪这一行人现在都已经知道了这一次完全是出于苗人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做先锋,而苗人坐收渔翁之利。他们只不过成了苗人手中的尖刀。被利用了一个彻底。

    若是霍瑶动作不及时,也许现在沈石溪这个人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在背后被捅了这么一大刀子,想必任谁都无法轻易的吞下这口气。

    所以霍瑶想知道,沈石溪他们会如何回赠苗人一点厉害瞧瞧。

    但是沈石溪却没有如她预料到的一般说出他们的打算,而是说出了一个让人失望的消息,“苗人全寨都消失了。”

    “什么?”

    霍瑶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惊讶。她没有想到,前后不过短短的几个小时,苗人居然全部逃走了!居然是如此的贪生怕死,让人刷新了对他们的认识。

    沈石溪沉重的点了点头,“等我们赶去他们所在的那片雨林里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了,看得出来,他们走得很匆忙,家中很多东西都没被带走。”

    霍瑶忍不住在心里想,那么看来悦悦也已经离开了。

    那么玉玄冥呢?被他们找到了吗?

    “我在苗人的一间房间内发现了一幅画像。”沈石溪口风一转,突然说道。

    “哦?是怎样的一副画像?”

    沈石溪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一只手机,然后在自己的手中摆弄了一下,之后就将手机递给了霍瑶,“你看看。”

    霍瑶一接过手机,眉心一顿,她一眼就认出了照片里的那个画像。

    虽然和他本人并不是那么相像,但是从那高傲不可一世的神态中,以及轮廓五官中,依稀还是可以辨别出,画像之人正是凌堃。

    显而易见,苗人的信仰,是凌堃。

    这样的画像,就类似于供奉一般,每天都要给这样的画像上香磕头,以祈求庇佑。

    但是凌堃并非正统,信奉凌堃的苗人,也非正统。

    不过歪门邪道。霍瑶在心里冷冷的想道。

    看到霍瑶不同寻常的反应,沈石溪心下被吊起了好奇,“大伟的徒弟,你知道这画中之人是谁?”

    霍瑶一顿,接着点了点头,口中轻描淡写的解释道,“他是古时候的一个玄学大家。”

    即便是竞争对手,但是霍瑶也不会刻意诋毁对方,对方确确实实当得上“玄学大家”这个称呼。不过说到古时候这三个字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停顿了一下。

    她也是来自古时候的老古董了。

    沈石溪点了点头,也没有多想什么,在他看来,霍瑶的能力远在他之上,认识他所不认识的历史上的大家也很正常。

    “也不知苗人躲去了哪里。”沈石溪忧虑的说。

    “不管躲去哪里,他们早晚还是会按捺不住,露出马脚。”如果苗人心中依旧有所图,那么他们不会安安分分的呆在一处,而是会忍不住再次出手。

    对于霍瑶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苗人到底有没有得到玉玄冥,还有那一天,苗女悦悦到底是看到了什么,所以才会花容失色,都来不及和她动手就逃走了。

    “那件法器?”霍瑶忍不住向沈石溪打探消息。

    沈石溪恍然大悟,“你说法器?我们这里毫无头绪。”

    “那苗人有没有得到法器?”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沈石溪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就是目前唯一能让我感到欣慰的事情了,他们也没有得到。”

    霍瑶心下忍不住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沈老,你们是从何得知的?”

    沈石溪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解释道,“你不知道苗人的习惯,如果他们得到了什么宝物,肯定早憋不住了,早就从他们自己口中传得天下皆知了。绝不会像这次一样,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其实我们和苗人不和已久,从以前开始就有明争暗斗。不过我们这些玄学术士,大部分都在帝都,而他们在云南,一时倒也相安无事,没到要死要活的地步。其实一开始,我就十分反对来云南这个小镇,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大本营,但是谁能想到,杨老竟然那么有本事,竟然劝服了大部分人都来到了这里。不得不说,宝物动人心啊。”

    宝物动人心,这个道理谁都懂。

    比如说古玩字画的爱好者,如果看到了一件非常合自己心意的东西,并且自己也有得到那件宝物的能力,那么这人自然是会想方设法将东西收入自己的囊中的。而非眼睁睁的看着这件宝物落入他人之手。

    说到底,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有欲,没有欲的那是圣人,而非普通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是存稿箱。早上好~

    等会一起发昨天的小红包。

    作者收藏51-100属于小断气,101-300属于小窒息,哈哈哈,西瓜现在是71,还属于小断气,小仙女们能不能动动你们那可爱的小手指,点一下作者收藏,让西瓜早日渡劫成功,成为小窒息呢!

    么么哒!

    39.第三十九卦

    </strong>“苗人想要的,应该就是画中之人手中拿的玉器吧?”

    说到这个法器,沈石溪的脸上也满是感兴趣之色。和一般的急功近利之徒不同,沈石溪是真的爱好风水算命,  而不是纯粹为了看命赚钱,他也不给有钱人算命,  而是简单的守着自己开的一家风水小店,  平日里赚的不多,勉强够维持生计,但是他心里自在。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认真钻研。这么多年下来也勉强算是有所小成,  但是和《南华真经》中记载的古代大师一比,  就根本没有看头了。

    他知道自己和书中记载的大师的距离仿佛隔着天与地之间的距离,  根本没法相提并论。他也曾遗憾自己没有生在最好的时候,但是遗憾也没有办法。现在这个年代,灵气稀薄,早就不是玄学得以鼎盛发展的时期了,就连传说中的有趋吉避凶,满是生吉之气的法器,  他也只是听过,而无缘得以一见。他也曾在心底无数次叹息,  想要见识一番这神之又神的法器到底是何等模样。因此,对于这件传说中的大师得意之作,他的心底也不免痒痒得紧。恨不得下一秒就飞到了自己的手中,好让他好好观摩一番。那样的话他做梦都会笑醒。

    “嗯。”霍瑶点了点头,视线不自觉的再次投向手机照片里的那张画像。

    事实上,凌堃也算得上是一个大帅哥,棱角分明,眉飞入鬓,剑眉星目,薄唇微抿。只不过他的神色中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倨傲之色,整个人看上去多了几分刻薄之色,仿佛丝毫不将这个世间放在眼中。画像中的他,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住,穿着一袭紫色对襟窄袖长衫,衣襟和袖口处用金色丝线绣着腾云祥纹,长裤扎在锦靴之中。整个人大刀阔斧的坐在梨花木制的木椅上,目光如刀,直直的盯着作画之人,左手虚虚搁在自己的膝盖上,右手拿着他的得意法器——玉玄冥。

    这样的目光,仿佛能跨越千年时光,透过画像,穿过手机屏幕,直直的撞击在霍瑶的心上。

    真的是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见到凌堃这样的目光了。

    霍瑶心下一时也有些唏嘘,忍不住想,老对手,真是好久不见。

    她能确定,凌堃目前还没有回来。不然,他能由得苗人这样打他法器的主意?

    凌堃的领地意识很强,自己的所有物从来不容他人觊觎,即便是为他办事的“自己人”也万万不行。即便是毁掉,也绝不会便宜他人。这就是他的生存理念。

    这个世界上,他信任的,从来只有他自己一人而已。

    从某个角度看来,他也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

    不过天才,大抵都是孤独的吧,霍瑶内心同样深有所感。

    “哦?大伟的徒弟,你知道这个是什么?”沈石溪看到霍瑶的反应,整个人都忍不住激动起来。《南华真经》中关于千年前的大师记载实在是太少了,里面除了记载一个大师为女子,单名一个杳字,另外一个大师为男子,单名一个堃字之外,就没有更多的信息了!这两人到底是何关系?和伙伴?还是竞争对手?他们的得意法器是什么?书中全部都没有记载,让人无从得知真相。

    但是历史的魅力,也恰恰就在于此。曾经的岁月让人无法窥探到事实真相,只能凭借史料去尽情猜测。

    “此物名叫玉玄冥,常年佩戴此物者,能够延年益寿,无病无灾的得以终老。”霍瑶几句话简单的介绍完,就将手中的手机重新递给了沈石溪。

    沈石溪整个人激动地不能自己,“这样的玉器,真是让人无限向往!”

    霍瑶笑了笑,没有接话,转而问起自她重生第一天以来就挂在心头的疑问,“沈老,你可听说过牡丹河流派?”

    若是曾经的牡丹河流派还有分支传承下来,她想,她的内心会更有归属感一点。

    不过很可惜的是沈石溪摇了摇头,“没有听说过。”

    霍瑶虽然遗憾,但其实心中也早已有了最坏的准备,但是之后沈石溪又接着说了几句,“对于这些我不如你师父了解的多,我不清楚牡丹河流派,也许你师父知道些什么也说不准。有空的话你可以和你师父聊聊。”

    霍瑶听闻心底忍不住惊讶,她之前就隐隐觉得她师父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不小心透露出来的“祖师爷”会是指的谁?但是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命格悲惨,整天混吃等死的江湖神棍,莫非他曾经的经历很是不同寻常?

    霍瑶有心想多知道一点情况,但是想起之前师父的支支吾吾,不肯详说,之后就主动转移了话题的那一次,她知道,师父肯定是不想说,她尊重别人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当他想倾诉的时候,自然会全盘托出。现在她也只能作罢。于是霍瑶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大伟的徒弟,你的朋友来了。”沈石溪说完就和颜悦色的看着她。

    霍瑶一转头,才发现程翊正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沈石溪像是猜到了她的想法一般,笑眯眯的加上了一句,“他已经等了很久了,一开始我以为只是路过的,后来才发现,应该是来等你的。今天就先聊这么多吧,我这个老头子也不待在这里惹人嫌了,还是把空间留给你们两个年轻人吧。”

    沈石溪说完就哈哈哈的起身离开了。

    霍瑶知道沈石溪应该是误会了什么,不过她也没想着追上去解释,反倒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看到他离开之后程翊走到了霍瑶的面前。

    “在等我?”霍瑶看着程翊问道。

    “嗯。”

    “怎么不过来叫我?”

    “我看你和那个老人家聊得很是尽兴,就想着先不来打扰你们了。”

    霍瑶点点头,“有事吗?”

    “姚天师联系不到你,找到了我这边。”程翊说这话的时候,浅褐色的眼眸中带着极细微的笑意。他的眼眸仿佛星空布满了碎钻一般,璀璨夺目。

    霍瑶听他这么说,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之前事情太多也没来得及充电,想必师父这么久联系不到自己该担心了吧。

    霍瑶正要急匆匆的赶回自己房间,只听程翊慢悠悠的又跟上了一句,“我跟他说你跟我待在一起,没什么事,让他放心好了,然后你师父就把电话挂了。”

    霍瑶点点头,既然这样她就不急着给自己师父回电话了。

    不过什么叫做“你就跟我待在一起”,虽然并没有错,但是听上去总感觉让人误会。

    既然程翊来了,霍瑶抿了抿唇,说,“我们去苗人住的地方看看吧,说不定会有一些别的收获。”

    “好。”

    虽说之前霍瑶找到了另外一个镇压地点,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虽然她成功阻止了泥石流,但这只能解燃眉之急,治标不治本,并不是长远之策。

    最佳的那个地点,自然是之前埋藏石犀的地方,但是自石犀被取出的那一刻起,那个地点就再也没有了用处。因为那块地周围的“气场”已经被改变了。

    风水的核心理念就是“气”,曾有人就说过,“认识气,便懂得风水的全部。”

    一旦气场改变,那么之前的努力全部化作无用功。

    在离开这里之前,霍瑶总得把这个隐患解决掉。但即便是她,现在心头也没有底,有些不知从何下手。

    但不管怎样,反正没有解决掉这个问题之前,她不会离开。说不定这一次去苗人曾经住过的地方,会有意外的发现也说不准呢?

    霍瑶和程翊到苗人住的那块地方时,这里如同死一般的寂静,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让人心头不禁浮起一种不祥之感。

    一般来说,这样的热带雨林,里面的虫蚁昆虫蛇类等动物不会少,但是霍瑶在他们居住的地方附近没有看到任何生物的存在。不过周围的植物倒是比另外的地方更加青翠,长势更加好,看得出来,这些植物存在的年头不经不少了,经历了无数的风吹雨打,从树干的粗壮程度,可以看出肯定上了百年。

    这里早已经人去楼空。霍瑶来这里,并不打算进苗人以前的居所,先不说他们的居所沈石溪一行人早已经检查过了,再说,她并不认为苗人会把重要的东西遗留下来,肯定全部都带走了。

    她来这里,其实也抱着碰碰运气的念头。

    那一天,苗女到底见到了什么呢?

    这个问题,这些天来一直萦绕在霍瑶的心头,让她无法释怀。

    霍瑶和程翊慢悠悠的走在雨林里面,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干稀稀疏疏的洒落在地面上,光与影交织,仿佛一出舞台剧,让人顿感岁月静好。

    若是没有积压在心头的那些沉甸甸的事情,此时也不失为一个美妙的午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