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40章 第四十卦
    周围突然传来极为细微的声音。放眼四周,  四处一片宁静,连风声都没有,  所以这样的声音即便轻微,听在耳中也让人无从忽视。

    霍瑶的神色突然就变得凝重起来。因为这样的声音,就像是爬行动物从草丛上滑过的声音一般。

    霍瑶和程翊两人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但是心底丝毫不敢放松,  眼观八路耳听四方。

    突然,  霍瑶的眼角瞥到一条长长的尾巴,金色一闪而过。她立时转过头去,只见一条长约七米多的黄金蟒蛇正吐露着蛇信子,  蛇头正朝着他们的方向。

    这一条黄金蟒蛇应该已经在深山老林里活了不少年份了,  身上的鳞片就像是黄金一般,光芒闪闪的,  美丽无比。如果这鳞片不是长在如此危险的动物身上,说不定此刻两人还有好好欣赏一番的心情。它的身躯十分庞大,即便是此刻,  尾巴还在身后不断的摆动,一双冷冰冰的兽瞳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两人。

    程翊拉着霍瑶的胳膊,让她躲在自己的身后。这条黄金蟒蛇给人的感觉有点来者不善,一般这种蛇身上,都带有蛇毒,咬一口,可不是开玩笑的。

    两方一时都没有轻举妄动。

    “等会我拖住这条蟒蛇,  你赶紧跑。听到了吗?”程翊快速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黄金蟒蛇,以免它突然暴起袭人。

    霍瑶看着眼前的黄金蟒蛇,突然想起了一个关于苗人的传说。

    传说中,苗人在古时候是信仰太阳神的。

    他们将太阳神信奉为守护神,年年供奉,态度十足的虔诚,几乎家家都有供奉的神龛,以求风调雨顺,来年有个好的收成。

    同时,他们视黄金蟒蛇为太阳神的人间化身。

    但是,他们却将遇到黄金蟒蛇视为不祥,是危机来临的预兆,是厄运到来的警示。因此,纵使他们遇到黄金蟒蛇,也会速速退避,对黄金蟒蛇心存十足的畏惧。

    这条蟒蛇,看样子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人前。

    莫非,那天悦悦看到的就是它?

    现在霍瑶其实内心也不十分的确定。

    但是她觉得八|九不离十。

    那种恐惧,像是深刻在骨血中的,是经年累月下来,在脑海中根深蒂固的。

    她不知道这条蟒蛇想要做什么,只能静观其变。

    突然,只见黄金蟒蛇游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一点一点的朝他们慢慢的靠近。

    “快跑!”程翊皱眉,挡在霍瑶身前,压低了声音吼道。

    “不,等等,它似乎并无意攻击我们。”霍瑶不确定的开口。她不能肯定,自己特殊的体质能否对这样的冷血动物也起作用,但是这条黄金蟒蛇给她的感觉就是对方现在情绪很平静,并没有愤怒,也没有嗜血的欲|望。

    突然,只见黄金蟒蛇张开了血盆大口。

    他们甚至能看到它口中泛着冷光的尖利獠牙。

    那獠牙上沾染着毒液,一触即死。

    它的身躯在不断的蠕动,接着,一个物体从它的血盆大口中滚了出来。

    之后,它就看也不看那两人,自顾自的游动着钻进了附近茂密的树林间,不过片刻,就再也见不到身影了。

    霍瑶和程翊都被这一番变化惊得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霍瑶之后往前走了几步,看向掉在草丛上的物体。

    一看到这是什么,她的瞳孔不禁猛缩。

    “霍大师,怎么了?”程翊的声音依然紧绷,不敢放松下心神。

    霍瑶从身上取出纸巾,然后小心翼翼的捡起了掉在草丛上的物体。她喃喃的说,“这就是玉玄冥。”

    玉玄冥,竟然以这样诡异的方式,到了霍瑶的手中。

    应该是之前那群玄学术士取出石犀之后引发的泥石流真真切切的破了凌堃的阵法,也不知是怎么个过程,这个玉玄冥,被一条黄金蟒蛇得到了。

    世事,真是奇妙。

    程翊一听,一时也沉默了。

    和霍瑶待在一起这么久,他也知道眼前之物的价值。

    眼前的玉玄冥,一看就不是俗物,它表面泛着温润的光泽,翠绿欲滴,青翠明莹,色泽匀成,毫无瑕疵。

    霍瑶用纸巾仔仔细细的将这块从黄金蟒蛇口中吐出来的玉玄冥擦拭干净,然后握在了手中。

    一握到手中,她就感觉有一股温润柔和之意传遍了全身,让人感到通体舒泰。

    凌堃的玉玄冥啊。上一世,她也曾心动过。

    她曾不止一次假设,若是她有玉玄冥,她上一世的师父是不是就能够多活几年,而不是在她成年后没多久就寿元耗尽,驾鹤归去?若是她的师父能够多活几年,与她一起同心协力,那么她和凌堃最后是不是就不会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但是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如果。

    兜兜转转,最后这块玉玄冥却到了霍瑶自己的手中,但是没多久,她就又要失去它了。

    说一点都没有舍不得,那肯定是假的。

    毕竟这是一件足以让任何人都动心的宝物。霍瑶自然也不例外。

    它不知在哪里埋了近千年,整块玉身上都满是青翠欲滴的生吉之器。光是看着,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握在手中,更是让人心生愉悦。

    而这件法器的功效,比之从前,更是厉害了几分。

    霍瑶望着手里的玉玄冥久久没有说话。

    之后,她才突然笑了一声,罢了,终究她和此物,没有缘分。更何况,现在有更需要它的地方。

    想必,那条黄金蟒蛇将此物交给她也是那个打算吧。

    毕竟长在这深山老林里的黄金蟒蛇只怕也已经略通人性了。

    这样想着,她转头看着程翊,“我准备用它献祭山神,以彻底平息山神之怒。”

    就如霍瑶之前所说,泥石流爆发之后,她找的那个地点,只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却不是万全之策。想要这里恢复如从前一般的宁静,光凭之前的所作所为是远远不够的。若是不能彻底的平息山神之怒,那么例如泥石流之类的自然灾害,之后可能会频发。那时候,附近城镇的几万人口的生命,还是饱受威胁。

    而目前有一个极好的办法,可以彻底平息山神之怒,那就是将已经满是生吉之气的玉玄冥献祭给山神。

    但是,一旦献祭,这件曾经让无数术士趋之若鹜的宝物,就会彻底消失于历史的洪流之中。

    让人不免惋惜。

    “好。”程翊自然毫无异议。

    看到程翊竟然如此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并且眼里丝毫也看不到贪婪渴望之色,仿佛眼前只是普通至极的玉器罢了。霍瑶摇了摇头,勾唇轻笑,“不觉得可惜吗?”

    玉玄冥的功效,她和程翊说过不止一次,所以他心里肯定很清楚,却还是能够做到如此洒脱,是因为不曾得到过吗?

    霍瑶心底不禁也高看他一眼。毕竟她曾经可是看过不少人为了玉玄冥痴狂的。

    程翊听闻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莫非霍大师原本打算将此物送给我?”

    霍瑶似是认真思索了一会儿,才答道,“并无不可。”

    若是不用玉玄冥来平息山神之怒,说不定,将来某一天她确实会将此物送给程翊也说不准。将来的事情,谁能预料得到呢?但是这样的事情并没有机会发生了,所以仅仅只是口头上的一个假设罢了。

    虽然只是一个假设,但是程翊还是觉得心下微暖。就像是大冬天喝了一杯温度适宜的热可可,让他整个人都不自觉的暖洋洋起来。

    “荣幸之至。”即便是一个假设,能得到霍大师一句“并无不可”,程翊亦觉得十分荣幸。

    就这样说笑着,两人再一次的回到飞龙山。

    这里此刻还是十分平静的模样,但是霍瑶知道,若是不能彻底平息山神之怒,那么它早晚还会降下天灾,下一次也许就不是泥石流,而是地震了,或者是泥石流地震一起,谁也预料不到,到底会发生什么。

    到时候,那真的是附近百姓的灾难了。

    霍瑶将玉玄冥放在山下的空地上。

    然后向飞龙山的那道如同被利剑劈斩开的几米深的划痕方向恭敬的鞠了三躬。

    她嘴里轻声的念叨,“山神请息怒。”

    突然一阵清风吹过,拂起霍瑶额前的碎发,她静立不动,眸视前方。

    清风中带着淡淡的青草味,这是一股浓郁的春天的气息,让人如同沐浴在春天里一般,心情都不自觉的畅快起来。

    但是事实上,现在早已步入了秋季,树叶理应已经渐渐枯黄,衰败,然后盘旋掉落,化为泥土的养分,等待来年再次生长。但是就在这阵清风拂过之后,原本已经快要失去生机的百花突然朵朵绽放,姹紫嫣红,而树枝抽出嫩芽,树叶青翠欲滴,到处都是一片蓬勃生机。

    地上的玉玄冥突然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然后玉身寸寸皲裂,之后彻底化为了点点灰烬,正好一阵清风刮过,玉玄冥最终化为了点点尘埃,彻底的消失在了空气里,不复再见。

    作者有话要说:  云南副本即将结束。

    (*^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