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41章 第四十一卦
    云南这边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一晃眼,从帝都来到云南也已经二十多天了,  时间如流水般飞快的逝去。

    霍瑶一行人,也不由得将归期提上了日程。

    接下去的几天里,霍瑶一行人陆陆续续游玩了野象谷,傣族园,原始森林公园等等景点,  倒是把云南境内有名的景点都逛了一圈,  到云南快一个月的时候,他们终于确定了就在两天后,启程返京。

    离开之前,  霍瑶又去了一次叶欢,  也就是哑巴女孩的家中。煞气离体之后,她的爷爷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健康,  曾经的体虚之症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虽然他已经年过七十,但是看上去格外的精神。

    霍瑶知道,一旦一个人老了,  就格外的渴望落叶归根,更何况如同叶欢爷爷这般在这里土生土长的老人家,早就对这里的一花一木都感情极其深厚了。老人家心中是打算在这里养老归去的。

    叶欢的父亲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对于她来说,更亲近的就是这个老人家了。老人家肯定不愿意去京城,而且这把年纪了,也不宜折腾了。从云南到帝都,  也是一段不近的距离。叶欢自然不可能勉强老人家。

    看得出来,叶欢是一个孝顺孩子,她之前一直和年老的爷爷相依为命,现在她爷爷身体好了,但是毕竟年纪摆在那里,多陪伴一天,就等于少一天,她现在是不可能跟着霍瑶一起回帝都的。她会陪着她的爷爷在这个小镇终老。

    霍瑶之前就心里十分清楚,她这次来见他们,主要是给叶欢和她爷爷送一些补品衣物之类的,顺便看看老爷子的恢复情况,看到他们一切都好,她也算是安心了。

    她对叶欢说,如果决定来找她了的话,就发短信告诉她,之前号码已经告诉过叶欢了。因此叶欢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叶欢看上去比从前性格开朗了几分,不再那么阴郁了,也不再像个小刺猬一般浑身都是刺了,多了几分这个年纪的青春气息。霍瑶在心中忍不住点头,叶欢的性格坚毅,本性善良,是个能成大事的。

    而这期间,宁珩联系过霍瑶两次,想要找个机会和她见上一面,但是都被霍瑶借口有事推脱了,但是俗语说的好,事不过三。宁珩第三次约霍瑶的时候,她还是松口答应了。两人约在云南的省会城市机场附近的星巴克见面。

    霍瑶一行人订的是当天下午四点返京的飞机,她和宁珩约的是下午两点,到时候要提前不少时间候机,她算好了,和宁珩不会有太多的时间闲话家常,回忆曾经。毕竟她不是原身,对于她来说,宁珩并非竹马,而只是一个陌生人。

    霍瑶到星巴克的时候,宁珩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看到她来,他立马激动的站起来,几步走到霍瑶面前,含笑看着她。

    来人有一张过分英俊的年轻容颜。他的发色是现在十分流行的棕色,瞳色却是纯净的黑,看着她的时候眉眼微弯,眸带柔光,显得很是温柔,如同邻家哥哥一般。他看着霍瑶,露出了一个如暖阳般的笑容,这个笑容极其富有朝气,让人不由得觉得美好且温暖。宁珩伸手在霍瑶头顶随意的摸了摸,语气略有些复杂,“小瑶,你终于来了。”

    宁珩以为霍瑶还在生他的气,因此连见他一面都不愿意,不得不说,他的心中是有些难过的,但是此刻看到了人,这份失落马上又被喜悦取代。

    所以他说的这句话的语气中既带有浓浓的喜悦,又有些微的失落。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一般。

    霍瑶被他突如其来的摸头动作一时弄得有些呆愣,之后才缓过神来机械般的点了点头。

    前世今生,他似乎是唯一一个摸她头的年轻男人。

    看的出来,眼前的男人和原身关系匪浅。

    只是可惜了,终究缘浅。

    她在宁珩的对面坐下,宁珩眉眼带笑,语气温柔,“小瑶,想喝点什么?”

    “跟你一样吧。”霍瑶随意的说道。

    宁珩帮她点了一杯和他一模一样的咖啡。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霍瑶,嘴角一直都是弯起的,没有放下来过,“小瑶,西双版纳去玩过了吗?”

    宁珩从姚天师口中知道这次霍瑶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云南境内的一个小镇,附近周边应当还没怎么玩过。但是他意外的发现霍瑶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她去西双版纳玩过了,他也一时居然也不能确定霍瑶是不是在骗他。

    还是在生气吗。

    宁珩的内心也点点的无奈,但也是甜蜜的无奈。

    “你什么时候回京?我们还可以一起去别的景点玩玩,云南不止西双版纳好玩。”

    “我下午四点的飞机。”霍瑶淡淡的打断了他。

    宁珩脸上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不过转瞬即逝,很快就又重新展露暖阳般的笑颜。

    在娱乐圈打滚了这两年时间,他大部分时间都已经能够做到不动声色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做到优雅得体。连他的经纪人都曾经说过,他是天生适合吃娱乐圈这碗饭的,火,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只不过在面对他这个格外娇俏的青梅的时候,他总是不能完美自如的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以及情绪。仿佛他还是曾经那个稚嫩青涩的少年,她一个表情,就能牵动他的心神。

    “小瑶长大了,已经不需要我了。”宁珩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

    霍瑶垂眸,小口的抿着咖啡,并没有回应。

    “我这次,有将近半个月的假期,到时候我去看你。”宁珩双手支撑着下巴,视线就没有移开过霍瑶,刚才没有得到霍瑶的回应他也丝毫不在意,继续说道。

    “嗯。”霍瑶随口应下,到时候她在不在家里,可就不太好说了,不过眼前的宁珩丝毫不知她在想些什么,眉开眼笑的模样让霍瑶内心略感无奈。

    她抬眸刚想提出离开的要求,突然神色一凛。

    宁珩看她呆愣愣的盯着自己看,心情不由飞扬起来,声音也比刚才轻松几分,“怎么了,小瑶,觉得我又变帅一点了?”

    霍瑶心下一紧,她在宁珩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这股气息,似曾相识。但是转瞬即逝,仿佛只出现了一下子,之后就又感受不到了。

    当初,她在那血色小鬼的身上,感受到的就是这股气息。

    阴邪,而又不祥。让人不喜。

    但是宁珩的身上,怎么也会有这股气息?她确定,刚才的一瞬间,虽然时间十分短暂,但是她肯定没有感受错。

    这般想着,她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将宁珩从头到尾打量了一个遍。

    宁珩看到霍瑶煞有介事的目光,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声爽朗,如同他的笑容一般,朝气满满,“小瑶,到底怎么了?”

    霍瑶突然盯住了他的胸口。

    刚才她又一次捕捉到了那股气息,好像就是从宁珩胸口的方向泄露出来的。

    看到霍瑶面色严肃的一个劲的只顾着盯着自己的胸口瞧,即便是宁珩,此刻也有些不自在了,星巴克的顾客很多,此刻已经有不少人往他们这边看了,还忍不住交头接耳,或是发出善意的笑声。

    宁珩现在还是个十八线小明星,倒也不是很怕被人认出来,不过被霍瑶这样打量着,还是胸口这样的位置,他也有点别扭。

    “咳咳,小瑶,我有胸肌,也有六块腹肌,我们到个人少的地方我再给你看,现在大庭广众的,还是……”含蓄一点吧,不过后面的五个字宁珩没有说完,就被霍瑶打断了。

    “你胸口带着什么?”霍瑶压根没有听宁珩在说什么,她的全部心神,都被刚才那股阴邪的气息吸引过去了。

    听到霍瑶的问题,宁珩呆愣了一瞬,接着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从自己的胸前取出一个挂坠来。

    “你说这个吗?”宁珩举着穿着红绳的挂坠,大大方方的给霍瑶看。他内心有点疑惑,霍瑶怎么知道他胸前带了这个东西,不过他也没有深思这个问题。

    “能给我看看吗?”霍瑶抿唇,严肃的说。

    宁珩一愣,接着失笑,“不过就是个挂坠,你喜欢的话我就送你好了。”边说着,就边解下自己脖子上的挂坠,接着递到霍瑶的手中。

    挂坠一落入霍瑶的手中,霍瑶就感受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阴邪气息。

    想必宁珩佩戴这个挂坠的时间还不够久,所以身上只是沾染了一丁点这股阴邪气息。

    因为佩戴的时间短,所以他身上沾染的气息才会若隐若现。若是佩戴的时间过久,身上势必全是这股气息了。

    “这个挂坠,你是哪里来的?”霍瑶的语气十分认真,似乎隐隐还带着怒气。

    宁珩想到这个挂坠的来历,脸色一变,不过接着他就扬唇笑了笑,“这是圈内的前辈为我去太国求来的平安挂坠,用来保平安的。”

    霍瑶垂眸,盯着自己手中的挂坠。

    从宁珩刚才的那句话中,她得出了两个讯息,一个是“太国”,一个是“保平安”。

    “太国”。这两个字在霍瑶的脑海中划过,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这是她第一次听说这个国家,她一点都不了解,不过她之后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的了解。

    她将这个国家名字牢牢的记在自己的心间。

    霍瑶想了想,对宁珩说,“这个挂坠你送给我吧。我要了。”

    宁珩眉眼微弯,连一瞬间的犹豫都没有,“好啊。”

    不过是一个挂坠罢了,霍瑶喜欢,他可以给她弄来十几二十个。

    只不过,这个挂坠是他的前辈送的,而前辈,是个女的,霍瑶没有刨根问底问他到底是谁送的,让他心下一松。

    虽说他和那个前辈只是普通的前后辈关系,但是他还是怕霍瑶胡思乱想。

    霍瑶手心紧紧的抓着这个挂坠,一颗心仿佛沉入了冰水里。

    这样的挂坠,极其阴毒,它可以使人在一段时间里事事顺心,一帆风顺,但是这块挂坠其实是提前透支了一个人的福报,将人一辈子的运气都浓缩到了短短的一段时间内。

    这段短短的时间具体有多久,霍瑶还不能确定,不过想来,顶多也就一两年的时间。

    那么一两年的时间之后呢?

    那时候,一辈子的福报都被透支完了,这个人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霍瑶忍不住抬眸,再次朝宁珩望去。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应该算粗长。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