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42章 第四十二卦
    从宁珩的面相上看,  可以发现他的命数已经开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还带着那个挂坠的时候,他的官禄宫有吉星庙旺坐守,  所以事业一帆风顺,气运红中发紫,星途一片坦荡,但是挂坠一被摘下,他的官禄宫,  就遇到了四煞空劫等恶,  星途受阻,庙旺凹陷及吉星由多变寡,事业不再通泰。

    而官禄宫虽然发生了不好的影响,  但至少对于性命无碍,  只是事业暂且会受阻。

    但是现在他印堂隐隐发黑,即将有劫难发生在他的身上。

    所以说,  这个挂坠不仅仅会透支一个人的福报,当福报透支完之后,它就会透支一个人的寿命,  还会带来厄运,让原先的佩戴者连安稳终老都不能够。

    霍瑶摩挲着手心里带着凉意的挂坠,抬眸看着宁珩,思索片刻之后还是问出了那个问题,“这个挂坠,是谁送给你的?”

    霍瑶不能确定,这个挂坠的赠送者是否知道这个挂坠的害处。有两种可能。第一种,  也许对方也丝毫不知情,把这个平安挂坠当了真,所以是出于好意才将此物赠送给了宁珩,但是好心办了坏事,反倒害了宁珩。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个赠送者心底十分清楚这个挂坠的阴毒之处,那人对宁珩不满,于是才会故意送给宁珩,透支他的福报。

    宁珩听到霍瑶的问题一愣,沉默了几秒钟。

    霍瑶以为他不方便说,但是这个问题很关键,她必须知道到底对方是无心还是有意。

    如果对方真的是冲着宁珩来的,那么如果他心底对对方不设防,到时候真的凶多吉少。毕竟现在只是一个挂坠,挂坠没了还有别的,让人防不胜防。

    宁珩喝了一口咖啡,叹了口气之后才说,“这是Sulli前辈送给我的。”刚说完,宁珩就急急的加上了一句,“那天Sulli前辈是当着全剧组的面送给我的,那种情况下我不能不收。”不收,就是不给对方面子,对方可是拿过不少奖项的一线当红女演员,如今的他可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之前他在剧组里面饰演龙套,那个前辈饰演的是女一号,说实话,那天Sulli前辈送了他这个挂坠,他心底十分的讶异,但讶异之外,就是浓浓的惊喜。他不知道自己何时得到了前辈的青眼,也是只是某个瞬间,也许是因为他长的帅,也许是因为他身材好,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不在乎,他只要知道,他对于那个前辈来说是不同的,就已经很满足了。

    因为这份不同,可以给他不少的便捷和好处。

    对于他这个圈内新人来说,如果有一个一线女演员拉他一把,只要随便拉他一把,他就能比现在红得多,就能得到比现在更多的资源,就能更快的摆脱十八线小演员的身份。

    这几个月的时间,宁珩和那个Sulli前辈一直一起在云南这边拍戏,为了让那个前辈满意,这个挂坠他都是随身携带的,对方都看在了眼里。

    就在拍完戏的前一天,Sulli前辈还特地找上了他,对他言明了这个挂坠的好处,让他一定要带足两年,那样才会有功效。听闻,这个挂坠是Sulli前辈特地从太国花了几万元重金求来的。一共就求了两个挂坠,其中一个,就送给了他。不得不说,这让宁珩受宠若惊。

    若是他的名字,能够和那个前辈的名字挂上钩,对他就是不小的好处。但是Sulli前辈赠送给他挂坠的事情,只有剧组里的人知道,记者都不知道,他正打算下次在公众场合向记者透露一下信息,但是具体如何运作,他还没有想好。毕竟这种上位方式,他也是第一次做。

    但是霍瑶将他的挂坠要去了,他心底反倒松了一口气,他现在的内心还十分犹豫,既想要快速上位,但是又不想丢失曾经的那个自己。如果他用这样的手段上位,连他自己都不齿。

    但是有的时候,他也身不由己。身处这样的名利圈,有时候只能随波逐流,不然等待他的也许就是被封杀,被冷冻。

    他不能失去现在的事业。

    至少现在,他不用立刻做出选择了,这一次,他不会利用Sulli前辈上位。下一次,连他自己都无法做出保证。

    宁珩这般想着,忍不住露出了一个苦笑。

    霍瑶看着他,继续问,“她自己带了吗?”

    如果对方自己也带了,那么说明,对方是不知情的。

    宁珩摇了摇头,“没有。她不带。”宁珩以为霍瑶在乎这挂坠是不是一对的,如果是一对的,那就像是情侣款。

    但霍瑶在意的自然不会是宁珩在意的那个问题,听到他的回答,霍瑶心底一冷,问,“她只求了这么一个挂坠?”

    宁珩还是摇了摇头,“她说过,求了两个。”

    “还有一个她也送人了?送给了谁?”霍瑶的语速略快,语音中带着急切。

    宁珩觉得霍瑶的反应有点奇怪,但还是回答说,“那我就不太清楚了。”

    对方应该就是冲着宁珩而来。

    既然在那人的口中,这个平安挂坠这么好,为什么她自己不带呢?而是只送给了别人?

    “你什么时候有空,带我认识一下那个Sulli吧?”霍瑶突然说道。

    宁珩吓了一跳,“小瑶,你怎么突然想见她了?”

    自然是只有见到对方,才能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对方的存在,总是一个隐患,只有把这个隐患彻底消除,那么才能让人心安,才是一劳永逸之法。

    “你最近和那个Sulli保持一点距离。她可能对你不利。”霍瑶淡淡的说。

    宁珩听闻温柔的笑了笑,只以为霍瑶不开心了,“好,我和她保持距离。”

    至于霍瑶口中的什么前辈会对他不利,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他只不过是一个十八线的小透明,对方已经是一线大红大紫的当红女影帝,两个人之间是天差地别,如果没有这次的这部剧,他也许现在都没有见过对方的面呢。

    对方有什么理由去害他呢?

    根本没有理由啊!

    霍瑶知道宁珩根本没有将她的后半句话放在心上,但是她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再多说,也许反倒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和疑问。

    霍瑶沉吟了一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装着平安符的香囊。

    这种平安符,她之前做了不少,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这么快就需要用上了。

    她将这个香囊递给宁珩,口中叮嘱道,“最近几个月,这个香囊你必须贴身携带,睡觉都不能离身。切记。”

    有了这个平安符,就算对方看到宁珩已经不再佩戴挂坠了,用了别的法子,也能让他转危为安。

    至于对方也许会问宁珩为什么不再佩戴这个挂坠了,她想以宁珩的情商,总不至于连这个问题都回答不好。

    宁珩惊喜的接过这个香囊,语气中的喜悦压都压不住,“小瑶,这是你特地为我求的吗?”

    平安符,一般都是家人为家人求的,也有女子为心上人求的,总之大多都是为亲近之人所求。

    霍瑶摇了摇头,她既然对对方无意,那么就不该给对方错误的暗示。更何况,这个平安符真的是量产,光她身上带的就还有不少。

    “不是,不过这个平安符很有用,可以保你平安,能为你化解灾难。如果有事发生,你记得给我打电话。”霍瑶一字一句,细细的嘱托。

    宁珩喜滋滋的点头,“好好好。你送我的,我一定好好带着。”

    “别忘了带我见见Sulli。”霍瑶又重新提了一遍,以免宁珩不重视,或是刚才根本就当做笑话听了却没有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宁珩思考了几秒,二十多天之后的新剧发布会上,他和Sulli前辈都会参加,到时候他可以带上霍瑶。既然她这么想见Sulli,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既然他能满足,那就让她见见前辈也无妨。

    在心里这么一权衡,宁珩几秒之后就点了点头,“好,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霍瑶点了点头。

    两人闲话了没多久之后就分开了,毕竟霍瑶四点的飞机,现在已经三点多了。分别的时候,宁珩颇有些恋恋不舍,“小瑶,我们帝都见。”

    霍瑶随意的挥了挥手,就当做是告别了。

    宁珩带着口罩墨镜全副武装坐上保姆车时,他的手里还不自觉的紧紧拽着那个装着平安符的香囊。他的经纪人沈陇看到,忍不住笑着问,“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宁珩这才发现自己的手里握着什么。他忍不住扬了扬唇角,说,“没什么。小时候的青梅送我的。”边说着就边将香囊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贴身的口袋里。

    一听青梅,沈陇就知道说的是谁了。今天他是特地陪宁珩过来的,知道他心里不放心曾经的青梅。

    说到宁珩的那个青梅,沈陇叹息着摇头,那张脸,就算是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里,也少有比得过的,只不过野心太大,看上了帝都顾少,却没有与自己野心相匹配的心机与实力,只能悲剧收场。

    顾少家世显赫,而他自身条件更是出众,高学历,好相貌,就连四小花旦之一,拥有一千年最美容颜之称的cherie也都蠢蠢欲动,想要抱上这条大腿,却连人家顾少一个眼神都没得到。整个帝都,除了程家那位爷比之家世容貌更为不俗之外,其余没有比得上他的。

    可想而知顾少怎么会瞧得上肤浅又拜金的霍瑶?

    但是他知道,自己签的这个小艺人,对他的青梅有着不一般的情愫。但是人家看不上他。而且现在正处于他事业的关键期,实在是不宜传出关于他感情的绯闻。

    爱情这种事情啊,沈陇忍不住摇头叹息,不过他心下又很是满意,因为在他眼里,宁珩是个分得清轻重的,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之前他的青梅落水,他因为自己得来不易的角色而放弃了回去看她的机会。从这个事情也能看得出来,他不会被虚幻的爱情拖累了脚步。

    这样一想,沈陇就彻底的放了心。他闭上了眼睛,不再多想。

    此时的宁珩和沈陇都不会知道,有一场灾祸,不久之后就会来到……

    作者有话要说:  啊,之前有小仙女以为女主会走娱乐圈,但是并不会。不过男配走的娱乐圈。

    书名里面带有天后,我的理解是,女主在玄学这一领域有着无可取代的地位。就如同娱乐圈的天后一样。

    (*^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