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43章 第四十三卦
    霍瑶回到家中的时候,  姚天师正抖着腿,哼着小曲,  心情看上去十分的惬意。看到霍瑶回来,他砸吧了一下嘴,招呼道,“徒弟回来了,吃了没?”

    霍瑶点了点头,  “吃了。”她的晚饭是和程翊一起用的,  用完餐两人就各自回家了。

    “玩得开心吗?和小宁碰过面了吧?”姚天师穿着拖鞋,笑眯眯的凑到霍瑶眼前,不住的上下打量着她,  “嗯,  气色不错,看来玩的很开心呀。”

    霍瑶看着眼前红光满面的老头,  意外的发现他竟然红鸾星动了。她离开的短短一个月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马上要有师娘了吗?

    霍瑶心底满是惊奇,惊奇之外还有欣喜。她的师父年纪一大把了,  身边确实需要一个知冷知热的老伴,不然多孤单。虽然她师父老是嚷嚷着已经有一个好徒弟将来为他养老送终了,但是有些时候,还是需要一个老伴的。

    “师父,你有喜欢的人了?”霍瑶忍不住用打趣的语调问出了这句话。

    姚天师一听连连摆手,吹胡子瞪眼的,脸上还有一抹可疑的红晕,  “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别管。”

    霍瑶笑了笑,也不再打趣,“师父,有了喜事记得告诉徒弟。”

    姚天师嗯嗯了两声之后就赶紧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之后将电视音量开到震天响,像是遮掩他刚才的不自在似的。

    没想到师父居然都不好意思了。

    霍瑶心底虽然好奇这么一个月的时间,她的师父到底和谁看对眼了,应该是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吧。不过她想着,之后的时间,她总能察觉到一些蛛丝马迹,到时候还能帮她的师父把把关。

    另一边,程翊刚和霍瑶分开,就接到了他前任未婚妻凌青青的电话。

    几句话说完,挂掉电话之后,他就示意小陈直接将车开到凌家。

    小陈内心都忍不住不满了,程总才刚刚回到帝都,都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对方就急不可耐的想要程总去看她了。

    小陈忍不住偏头向后座的程翊看去,他的神色一如往昔,让人窥不出内心所想。小陈忍不住撇了撇嘴,之后就专心致志的开车了。

    到凌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半了,凌家别墅亮如白昼。这个时间点,凌家其余成员都还在各种应酬,所以别墅里的主人只有一个凌青青在。

    程翊到二楼的时候,先是问了一旁凌青青的看护一些关于她身体状况的问题,在得到她一切都好,就是似乎格外想念自己的这个回答之后,程翊沉默了三秒钟,然后颔首表示知道了。

    程翊推门一走进凌青青的房间,凌青青就察觉到了,她转向门口,露出了满面惊喜的神情,声音激动,“阿翊,你来了。”

    程翊轻轻的“嗯”了一声。

    凌青青一头黑色长发安静的披散在肩头,她留着齐刘海,看上去就像是个大学生一样,年轻,青涩,稚|嫩。她的长相偏向温婉可人,还带着三分清纯,眼波流转之间,温柔似水,若不是她坐在轮椅上,膝盖上盖着薄薄的毯子,膝盖以下空荡荡的,不得不说也是一个女神级的美人儿。只不过缺少了一双腿,总让人不免为她感到遗憾。

    程翊稍稍打量了一下凌青青的气色,感觉她面色红润,最近应该休息的不错。他在离她有点距离的凳子上坐下,寒暄道,“青青气色看上去不错。”

    凌青青听到这句话,像是害羞一般用手背蹭了蹭自己的脸,自谦道,“真的吗?可能是因为今天用的腮红比较好看吧。”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语气中还是带着不可忽视的欣喜。

    原本凌青青也就是随口一说,但是没想到程翊居然会破天荒的问她是哪一款腮红。

    凌青青心下一愣,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他曾经从来不会在意女孩子用的化妆品,护肤品的,因为他从来没有挂在心头的心上人。即便身为程翊之前的未婚妻,凌青青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但是这一次,他居然罕见的问了。

    这预示着什么?

    凌青青强撑着扬起笑脸,回答道,“是NARS。”说完之后,她像是开玩笑一般的问,“怎么,阿翊想要送给女孩子吗?”

    程翊嘴角扬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淡淡的“嗯”了一声。

    听到那句“嗯”,凌青青一瞬间如同置身于冰天雪地,整个人从头到底都是冷的,她呵呵笑了两声,才强硬的逼着自己问出了那个问题,“阿翊想要送给谁?”

    “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

    很特别。

    凌青青的整颗心都如同坠入了深渊。

    她和程翊认识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从他口中听到过有关于女孩子的评价。

    这是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

    那个程翊口中的特殊女孩,让她心下警觉。

    即便是宁涟,都从来没有让她心底升起这种惶恐,像是马上就要失去程翊的感觉。

    宁涟是程翊的第二任女友,长得性感美艳,妩媚动人,会弹钢琴,还会跳古典舞。是个不得多得的美女兼才女。但是凌青青从来都没有将宁涟放在自己的心上过,因为她还不配做自己的对手。

    但是这一次,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却让凌青青不自觉的浮起了浓重的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让她感到不安。

    “是吗?什么时候带她一起来见我?”凌青青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如同程翊多年的普通老友一般开玩笑。

    程翊垂眸,轻声说,“下次找机会吧。”

    凌青青听到程翊的回答,整只手的长指甲狠狠的掐到了手肉心,掐出了半月形的痕迹,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痛。

    此刻,她只觉得整片天都快要坍塌了。

    事实上,程翊现在的思绪也有些复杂,他分不清楚心底对于霍瑶的感情,到底算是什么。

    好感?应该是有一些的。

    心动?还不能确定。

    但是无疑,她对于他来说是特殊的。

    他的特殊体质,对于霍大师而言,似乎没有影响。

    毕竟她碰过他的额头,还不止一次。这样的近距离接触,也对她没有影响。但是更多的……程翊忍不住在心中轻笑出声,现在也还远远不到想那些的时候,总得把对她的感情确定了再考虑下一步。

    他和她还有很多接触的机会,总能慢慢确认的。

    程翊没有在凌家多待,坐了十多分钟,和凌青青稍微聊了会天之后就提出告辞了。

    凌青青也没有挽留,毕竟每次程翊呆的时间都不会很长,就像是完成任务一样。

    她知道,自己现在对于对方来说,只是一个责任罢了。

    但是对于她来说,这远远不够。

    凌青青看着程翊离开的背影,久久没有收回目光。

    程翊坐在车上的时候,吩咐了小陈帮他去买NARS的腮红。

    小陈做了程翊五六年的司机了,程翊虽然在外人面前看上去较为淡薄,但是对自己人着实不错,而且出手大方,小陈和程翊作为上下属,关系不错,偶尔也能聊点工作之外的事情。

    听到这个要求,小陈也忍不住惊讶了一瞬,要知道,这可是有史以来的头一遭啊。

    “程总,您准备送给谁?”小陈实在是忍不住,这个问题让他心痒难耐,想要马上就知道。

    “霍大师。”程翊很干脆的回答道,他并不认为这个问题需要遮遮掩掩,更何况霍大师送了他平安符,为他积攒了那么多的功德,他却从未送过她东西。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化妆品吧。毕竟哪个姑娘家不爱美?

    “你顺便再买点别的,口碑好的,她这个年纪用的。”程翊想到这里,之后又淡淡的加上了这一句。

    小陈的下巴都快惊掉了,说话都有些结巴,“好,好的。程总,您这是……从哪知道的化妆品牌子啊?”

    “青青告诉我的。”程翊坦然道。

    小陈差点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的,憋得他可难受。在前任面前问化妆品牌子,而且那个前任明显还对他有意,然后去送化妆品给别的女孩子这种事情,也只有程总做的出来了。

    “哦,凌小姐没有不开心吗?”小陈不住的往后视镜观察着程翊的表情,实在忍不住自己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

    “她为何不开心?”程翊挑眉,淡淡的问。

    小陈的眼角直抽抽,“她毕竟是您的前未婚妻。”

    程翊垂眸看了眼时间,口中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你也说了,是前未婚妻。”他在说前这个字的时候,格外加了重音。

    凌青青对于程翊来说,只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朋友罢了。

    对方看上去也已经对他无意,两人之间相处就如同多年老友一般。

    在他还没来得及对对方产生感情的时候,就发生了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这朵爱情小花,都没来得及发芽,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枯萎了。在知道凌青青失去了一双腿之后,并且是源于自己的缘故之后,他就慢慢的疏离了对方,以免再次给对方带来更大的灾祸。但是对方毕竟是因他而出事,甚至是搭上了一生,他内心愧疚不已,所以他曾经对凌青青承诺过,会照顾对方一辈子。

    这个承诺,终生有效。

    小陈听闻,眼角抽搐得愈发厉害了。

    不过其实他私心里也是更加喜欢霍大师的,人美,脾气好,本事大,至于那个前未婚妻,虽然觉得很对不起她,但是他一点都不看好对方,总觉得,啧啧,不太好说。

    第二天,小陈就将一堆化妆品放到了程翊的办公桌上。

    他着重将三盒NARS腮红摆了出来。

    程翊拿起三盒腮红,逐一看过去,看包装感觉不错,口中随意的问,“三款?”

    一款粉质细腻,带着淡淡的粉。

    另一款,粉嫩中带着金闪。

    第三款颜色美丽,富有魅力。

    小陈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然后面无表情的,一字一句的说,“一款叫sex  ppel,一款叫高|潮,还有一款是深|喉。”

    程翊手一抖,差点以为自己听错,满目诧异的问小陈,“你说什么?”

    小陈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

    谁能想到,现在的化妆品取名都那么没有节操呢?

    作者有话要说:  程翊:深|喉,高|潮,有点迫不及待了。

    p(#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