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46章 第四十六卦
    霍瑶看着不远处如胶似漆的两人,  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或许徐菲的死,  并不是什么意外。

    她第一次遇到徐菲的时候,她已经死去了数月,成为了在唐萌萌家徘徊的鬼魂,徐菲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真的只是死于意外的车祸,  她无从推断。但是想到徐菲身上那个会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寄身在她身上的血色小鬼,霍瑶不由得神色一冷。

    这种阴毒的东西,不会平白无故的就找上徐菲。定是有人做了什么。

    她的视线在那两个人的身上停留了太久,  在她身旁的程翊很容易就发现了。他侧身询问,  “他们可是有什么不妥?”

    霍瑶摇了摇头,她只是心中有一个隐约的猜测,  但是现在这样人多口杂的场合并不适合说出来,于是她只是问道,“你认识他们吗?”

    “不太熟。”

    对于程家来说,  姚家实在是排不上什么名号。作为只手遮天的程家独子的程翊,说对对方不太熟都是说的客气了,事实上,程翊对姚达这号人根本没有任何印象,至于姚达身边那个女子,他倒是曾经见到过几面,不过同样不值一提。

    霍瑶嗯了一声,  将视线收回,轻声道,“拍卖会快开始了,等会再说吧。”

    一件一件的摆品次第摆到人前,引发一轮又一轮的拍卖□□,但是霍瑶一直都提不起多大的兴趣,原因无他,她上一世出入王公侯爵之家,见过的好东西实在太多,眼前这些都还入不了她的眼。

    程翊看中了一件化斗彩鸡缸杯,刚准备参与竞拍,就被霍瑶拦住了,她贴近在他耳边轻声的说,“是假的。”

    因为怕被坐在附近的人听去,所以霍瑶不自觉的贴得近了点。两人之间,只隔着几厘米的距离。

    温热的呼吸轻柔的拂过耳畔,仿佛清风过耳,但是却又带有不一样的灼热,程翊的呼吸突然一窒。之后恍若若无其事一般轻笑,“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参加竞拍了。”他并没有怀疑霍瑶话中的真假,而是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

    霍瑶一愣,点了点头然后侧身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她的突然远离,让程翊心下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却又有些怅然若失。

    他轻咳一声,转而问霍瑶,“霍大师是怎样鉴定古董真假的?”

    霍瑶一听,略有些犹豫,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她识别古董真假与常人并不一样,而是有特殊的识别技巧。别人是靠古董的细节,而她是靠古董身上的灵气多少来识别的。一般古物年岁都已久,经历过曾经灵气浓郁的时代,所以古董自身所带的灵气都很充足,但是前方的那个化斗彩鸡缸杯,身上灵气稀薄几近于无,应该是做旧了才没多久,所以霍瑶一下子就判断出了这是假的。

    霍瑶只能简单的说,“用眼睛看。”事实上,也没有错。但是哪个鉴定的人不是用眼睛看呢?

    程翊轻笑了一声,之后也不再多言。

    霍瑶觉得人前淡薄的程翊笑的时候似乎变多了。

    她将视线转到化斗彩鸡缸杯身上,不得不说,眼前的东西,做旧的十分逼真,就像是真的古物一般,若不是她的鉴定方法不一般,光靠双眼去辨别细节,确实是极有可能被骗过去的。

    最终这个化斗彩鸡缸杯拍出了八位数,被一个来自江浙的富商收入囊中。

    接下去竞拍的是康熙帝的墓葬品九龙玉杯,此物一上,引发了不小的□□,连霍瑶都不由得被吸去了全部的心神!

    这个九龙玉杯,完全当得上当世的稀世之宝,并且,眼前之物,绝对是真品!

    周围已经有不少的竞拍者忍不住激动的站了起来,双眼放光的看着它。这个九龙玉杯由白玉做成,长为6公分,宽为4公分,高为3公分,属长方形,四角各有双龙戏珠,把手也是一条龙,共有九条龙,因为才得名九龙玉杯【介绍引用】。

    程翊不由得看向霍瑶的方向,想要向她确认这是真是假。霍瑶轻声的说了一个“真”字,程翊心中就有底了。

    这件物品引发了不少富豪的争相竞价,不止程翊,连顾年锦都加入了竞拍,还有其余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富商,她倒是注意到了姚媛媛爸爸渴望却遗憾的神情,想必是知道自己在这里毫无竞争力吧。

    毫无疑问的,最终这件九龙玉杯被程翊以九位数的高价拍下,成为当场最大的赢家。

    程家的底蕴深厚,让有些人连升起竞争一下的念头都没有,这次参与竞争的不少都是豪门。此物最终花落程翊之手,很多人其实心中早在程翊也加入竞拍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了底。见到这个结果,也只是觉得应当如此。

    不过有些人的脸上还是不自觉的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拍卖会结束之后,程翊还有相关的手续需要处理,霍瑶就趁着这个时间凑到了姚媛媛爸爸的面前。

    姚达和沈玥看着眼前第一次见的霍瑶,两人脸上都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不过他们都知道,这是和程翊一起来的女伴,因此面上的神情都很是客气有礼。

    帝都的人都知道,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程家。

    那就是碰不得的老佛爷!

    霍瑶没有过多的客套,而是单刀直入的自我介绍道,“我是徐菲生前的朋友。”

    自从在姚媛媛班主任面前第一次这样自我介绍之后,现在霍瑶已经能够得心应手的将自己和徐菲扯上关系。

    姚达原本还是笑眯眯的,一听到霍瑶的自我介绍身体僵硬了一瞬,脸色也有所变化,不过之后他就尽量自然的说,“哦哦,是吗?不过我以前好像没有听菲菲介绍过你。”

    姚达说着边怀疑的看着霍瑶,判断对方是不是真的徐菲生前的朋友。徐菲的交际圈不大,来来往往的就那么几个老朋友,眼前这个,他从来没见过,也没听徐菲提起过,所以他是真的是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但是他又觉得,对方既然和程翊都关系匪浅,想必也不会在这种地方骗人。不过他一时想不到对方的来意,心中有些犹疑。徐菲已经死了那么久了,之前在葬礼上也没有见到对方,现在找上前来若说没什么目的,那么他是不信的。但是任他怎么想,也想不出霍瑶想要做什么。

    “嗯,我和她生前联系的不多,不过关系不错。”霍瑶顿了顿,视线一直牢牢的锁定在面前的两个人身上,因此没有错过姚达尴尬和不自在的神情,更没有错过沈玥眼神中闪过的一瞬间的阴冷。

    霍瑶装作没有发现他们的不自在似的,笑了笑继续说,“对了,媛媛怎么样了?应该长得越发可爱了吧。”

    听到媛媛这个名字,眼前两人神色又是一变。

    姚达呵呵笑了几声,声音干涩,“媛媛很好啊。”

    霍瑶听到,在心中冷笑了一声,她没有放过他,但也没有搓破姚媛媛已经向幼儿园请了半个月假的事情,以免引起对方的警觉。她挑了个话题,“我记得媛媛的生日就是这个月吧?”

    姚达还以为对方有什么事,原来只是想要给自己的女儿过生日,不过她的记性可真是不怎么的,姚达呵呵笑道,“你记错了,媛媛的生日今年已经过掉了。”

    霍瑶装作一脸惊讶的模样,“是吗?那可真的太不巧了。不知道她的生日是几月几号,明年我一定要提前给她准备一份生日礼物,免得再次错过。”

    姚达笑着报了一个日期。

    霍瑶将这个日期记入心中。接着试探的说,“好久没见到媛媛了,怪想她的。”

    姚达呵呵的笑着说,“这孩子最近身体不好,等她身体好一点吧。”

    身体不好。

    小孩子容易生病,但是病好的也快。姚媛媛这一“病”就是半个月,还不知道要病多久下去,所以姚达这话,其实也就等于没答应让霍瑶见她。

    但是霍瑶也知道欲速则不达,既然已经知道了姚媛媛的生辰,那么很多事情,即便姚达不说,她也可以自己去推断。

    今天的目的已经达成,她也不打算再和眼前两个人虚以委蛇,草草几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在她走后,沈玥忍不住问姚达,“她真的是徐菲生前的朋友呀?”

    她怎么不知道,徐菲生前有这么一号朋友?

    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姚达脸色一板,语气带上了几分不耐,“应该是吧,这种事情她有必要骗我们?”

    他忍不住想起了死去的妻子徐菲。

    徐菲出生于普通的工薪阶层,家里条件只能算一般,他和徐菲的家世其实并不相配。两人是在大学相识的,大学的时候他偶尔间看到了徐菲,觉得她长得很是不错,就对对方穷追猛打,每一个月就把对方追到了手,但是追到之后,他很快就腻了。正好恰逢毕业分手季,他本来想分手的,但是没想到对方在这个节骨眼怀孕了,他想着娶这么一个好拿捏的老婆也不错,以后家中红旗不倒,外面还能彩旗飘飘,所以就和对方奉子成婚了。

    沈玥看着霍瑶的背影,忍不住神色闪烁。她内心惴惴不安,总觉得对方会坏了她的大事。不过这些话,并不适合在姚达面前说。所以她也只是巧笑倩兮的亲了一下姚达的侧脸,“好啦,我不问就是了。”

    作者有话要说:  (*^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