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48章 第四十八卦
    在古代的神话中,  判官将即将死去的人名写在生死簿上,再由黑白无常前去人间索命。

    而现在,  沈玥那个女人对姚媛媛,用的是同样的手笔。

    姚媛媛明明还活着,但是对方却为姚媛媛立了墓碑,当做她已经死了。不得不说,对方的所作所为十分嚣张,  甚至到了为所欲为的地步!她在姚媛媛的学校要求填写的家庭住址一栏中填写的是这个墓地的地址,  这不是早早的就把姚媛媛当成了死人吗!或者说,在对方的心中,姚媛媛必死无疑。所以,  才为她填写的她最终的安身之处。

    何等嚣张!何等狂妄!

    沈玥是料定了无人可勘破她心中的所有恶毒心思?

    她料定没人能奈何得了她?

    这个墓碑,  做的比其余的要简略的很多,甚至都没有用水泥将地面封起来,  只有一块光秃秃的墓碑立在泥土里。

    光凭眼前的墓碑,当然不会造成姚媛媛现在的情况。

    姚媛媛目前只是智商锐减,犹如一个痴傻儿,  没有常识,什么都不懂,但是渐渐的,她会一样一样的失去五感,耳不能听,眼不能名,口不能言,  犹如一个木偶。到了最后,失去了一切五感的她就会彻底丧失生机。

    这个过程,不过持续很长的时间。

    若是没有霍瑶插手,那么姚媛媛确实是必死无疑。

    要做到这样的地步,光立碑是远远不够的,这个墓碑下面,定是还另有玄机。

    霍瑶拿着刚才从守墓人那里借来的锄头,一下子把墓碑前面尚还蓬松的泥土刨开了一个大口子,她不过使了三次劲,就露出了埋在泥土下面的替身玩偶。

    这个木偶,代表的就是姚媛媛,被埋在墓地之下。

    霍瑶垂眸牢牢盯着那个木偶,木偶上面散发出来的源源不断的阴邪之气,她现在已经十分熟悉了。

    血色小鬼,宁珩的挂坠,还有现在的替身玩偶,这三者身上都带有阴邪之气,是偶然,还是因为出自同一人的手笔?

    若说是偶然,其实也说得过去,但是那样就着实太让人心惊了。

    因为这种阴邪之术扩散的范围太大了!

    光她一人,在这短短时间内就遇到了三起!这是什么概念?

    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不知还有多少人受到了这种阴邪之术的迫害。

    这样一想,她反倒从心底希望,这一切只是出自一人之手了。

    不过现在线索太少,霍瑶无从下判断。

    只能现将眼前之事解决掉,之后再慢慢的谈其他。

    她一把抓起这个替身玩偶,玩偶上面贴着写了姚媛媛的生辰八字的纸条。生辰八字是用红色的笔书写的,红色在所有的颜色中,效力最大。

    这个替身玩偶,本身也很有讲究,它是姚媛媛之前用过的,所以身上带有姚媛媛的气息。因为它只是一个玩偶,是没有属于人的情感的,也没有五感,所以这种种症状都会被反馈到姚媛媛的身上。而这个玩偶,被埋在这样的满是阴气的地方,慢慢的,就会腐蚀,而姚媛媛的姓名,被绑定在了这个玩偶身上,最终她也会失去生命。

    霍瑶刚想撕去玩偶身上贴着的纸条,突然“咦”了一声。

    只见地底下,除了刚才的木偶,还埋着一个木头盒子。

    这个木头盒子是红木做成的,看上去十分簇新。

    霍瑶先将替身玩偶放在一边,之后从土里拿出了那个木头盒子。

    这又是什么玩意?

    毕竟曾经和现在之间,实在是隔着太过于久远的时光了,所以就连霍瑶也不知道沈玥玩的是什么套路了。

    不过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肯定的。

    霍瑶在心里猜了片刻,怎么也想不出这会装什么,可能性太多了,她不再多想,随手掰开了盒子上的金属搭扣。

    “啪”的一声,盒子上面的金属搭扣一下子就被打开了,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在这样寂静的环境中,这个声音显得尤其响亮和特别。

    似乎是预示着什么。

    霍瑶将盒子彻底打开,只见盒子里面只安静的放着一张黄色的符纸。

    符纸上面只写着一个繁复的字体,不是汉字,是玄学特有的字体。

    霍瑶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一个娼字。

    娼的释义有两个,第一个是□□,第二个是唱戏的女子。

    但在玄学中,这个娼字只有一个含义,那就是娼妓。

    娼妓是一种女鬼,常常结伴而出,喜好穿红衣,风流成性,水性杨花,是百鬼寻欢作乐的对象。

    霍瑶都忍不住有点目瞪口呆了。沈玥对姚媛媛到底是有多深的仇恨,居然连对方死去,变为鬼魂之后的下场都一并为她想好了。

    所以说,后妈和前妻留下的子女就是天生的仇敌么?

    她不由得想起自己上一世的挚友,定远侯傅宁。他是家中庶子,姨娘是地位低微的奴婢,在生他的时候就死去了。小时候的他,常常被嫡母苛待,被嫡姐殴打,被下人冷落。那时候的他,身上整日都带着淤青,童年不可谓不悲惨。

    但是极为难得的是,弱冠之后的他,还能有那样爽朗洒脱的笑容。

    傅宁和姚媛媛的遭遇极其相似,但是他之后一步步的从庶子,再到定远侯世子,最后成为了大殷赫赫有名的定远侯。

    而姚媛媛此时年纪也还幼小,若是给予她温暖,好好安慰,并且加以正确的开导,这一次的经历并不会对她造成不可挽回的恶劣影响。

    至于幕后之人沈玥。

    霍瑶轻呵一声,既然对方用玄学的手段来对付姚媛媛,那么现在她就以同样的手段回敬她好了。

    她在那张写着“娼”字的黄色符纸上面添了一个字。

    然后她拇指食指微微一动,符纸就无火自燃,没一会儿,就化为了灰烬。

    这张符纸原本的作用,是让姚媛媛死后变为娼妓,但是现在被霍瑶动过了之后,这个符纸会让娼妓附身到下手之人身上。

    所以沈玥,你自求多福吧。

    霍瑶淡淡的想完,之后将替身玩偶身上的字条撕下,一并毁去。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她就转身离开了。

    这个墓碑,自然会有人来除去。

    现在,该去找姚媛媛的爸爸,姚达了。

    找到姚达所在的公司很容易,对方毕竟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家,公司介绍,地址都可以在百度上轻松的查到。

    霍瑶到姚达公司的时候刚好午饭时分,她从门口保安的口中得知,姚达为了营造自己是一个好上司的形象,所以中饭每天都是和公司的人一起吃的公司食堂。而现在,他应该还在食堂吃饭。

    霍瑶等了没多久,就看到姚达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朝大堂走来。

    她上前几步,淡淡的说,“姚……总,借一步说话。”

    姚达看到出现在他公司的霍瑶很是惊讶,完全猜不到对方的来意,但是看到程翊的面子上,他也不可能拒绝她的请求。

    两人去了姚达专门会客的地方。

    刚坐下没多久,霍瑶就直接说明了来意,“你知道自己女儿的情况么?”

    姚达呆了一下,像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关心自己的女儿。接着,他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尴尬,“这孩子,之前不小心撞了头,就变痴傻了,看了几家医院也没好转,我也是没办法了……”

    “你真的相信,她是因为撞了头才变成现在这样?”霍瑶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解释。

    “不然呢?”姚达奇怪的反问,脸上皆是愕然与迷茫。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毫不知情。

    “你一点都不关心你的女儿么?”霍瑶冷淡的问。

    姚达尴尬的呵呵笑了几声,努力为自己解释道,“我平时工作太忙了,实在顾不上她。她妈妈又不在了。现在都是我女朋友在照顾她。”

    就算工作再怎么忙,若是真的将自己女儿放在心上,怎么会发现不了她被自己的女朋友迫害,被家里请的保姆殴打呢?

    只不过是不在乎,不上心,不关心罢了。所以不管对方发生了什么事,他漠然,他无视。虽然姚达不是直接的刽子手,但是也算得上是对方的帮凶。

    不然,不管是沈玥,还是那个保姆,哪里来的勇气来加害姚媛媛?

    霍瑶看了一眼姚达的面相,内心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对方的子女宫,可明明白白的说明对方不止一个子女,而是子女繁多的很。

    但是徐菲生前只生了一个女儿。

    这只能说明,姚达有不少的私生子。

    所以,对于自己死去前妻生下的女儿的死活也不那么在意了。

    毕竟没了一个,他还有一打呢!

    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

    姚达这边,倒是不需要她出手,毕竟对方很快就要遭受不小的打击了。

    至于沈玥,她倒是想好好会一会对方。

    “你把你女朋友找来,我有事找她。”

    “你找她什么事?”姚达此刻也隐隐有些不耐了,他不太藏得住心思,所以这份不耐也就自然而然的在脸上表现出来了。

    他没有忽视霍瑶脸上的嘲讽。

    他知道自己对徐菲,对姚媛媛都不好。不过就是一个女儿,一个女儿罢了。再说了,这是他的家事,关她什么事?摆出这么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给他看?他又不欠她的。

    霍瑶光看姚达的神色就猜得出他在想什么了。

    他的公司能做到这个地步,也不过是子承父业罢了。

    光靠他自己,这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一份家业。

    “你只管找她来就行。还是说,你希望我让程翊帮我喊她过来?”

    看到霍瑶将程翊的名字都搬出来了,他也不得不拨打了沈玥的电话。

    但是显示对方关机。

    霍瑶一直牢牢的盯着他,此刻很快就发现了不妥,“怎么了?”

    “打不通。”姚达的语气里也带着浓浓的困惑。沈玥从来不会出现关机的情况,电话保持二十四小时畅通。就算是她有需要关机的场合,也会提前告知他一声的,这次她却什么都没说,姚达也深感意外。

    不过姚达接着打了另外一个人的电话,铃声不过响了一下对方就接起来了。

    姚达问了对方沈玥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对方回答了一句话,之后姚达惊讶的大声喊了出来,“你说什么?她去了太国?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没有话说。

    日常比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