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49章 第四十九卦
    此刻的沈玥早已经站在了太国的国土之上。阳光和煦,  沈玥带着宽大的能遮住她半张脸的墨镜,在机场的门口做出拥抱太阳的姿势,  引来了不少路人的围观。但是她早已经习惯了众人的注目,别人的视线早已经不能影响到她分毫。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心下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最近几天,她的右眼皮莫名其妙的开始跳的厉害,她心底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一样,  所以她甚至连姚达都没告诉,  就在登机前告诉了自己的经济人之后,就独身一人来了太国。

    一踏上这里的土地,她心下就完全的安定了下来。不止是因为这里和华国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  更重要的是,  这里有让她信服,愿意将全部身家相托之人。

    沈玥刚准备先去酒店将行李放下,  好好的洗个澡,修正一下然后就去找那人,身上却突然一凉,  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这种感觉来得很快,去得也快,沈玥以为自己可能着凉了,也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到了酒店之后没多久,沈玥却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对了。

    身上一下子火热无比,面色通红,不过瞬间,  就欲|火|焚|身,活像是吃了那什么药一般。

    她颤抖着双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让酒店给她尽快送个人上来,之后神志就有些不大清醒了。只记得火热的感觉快要将她焚烧殆尽,身体沉沉浮浮了大半夜。

    第二天她全身酸痛的醒来时,身旁之人还在熟睡。沈玥将自己收拾齐整之后随手扔下了几张大钞,之后就急切的离开了。

    她现在内心很是慌张,内心止不住的惶恐。大概是平日里坏事做的多了,所以她心底也隐隐有了一些猜测。昨夜的这种情况从未有过,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她根本不知道是什么问题。此刻她只觉得自己之前做了一个无比明智的决定,及时的来了太国。

    这里有可以帮她的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对方都可以解决的。

    抱着这样的信念,沈玥辗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但是她显然对这里很是熟识,绕着小路,走了没几分钟之后就熟门熟路的到了一间小房子面前。

    她深呼了一口气,平缓了一下复杂的心情,在门上小心的敲了几下。

    “进来吧,门没锁。”房子里面有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对方说的是太语,但是沈玥明显会太语,听到对方这么说,她推开门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一进到里面,就有一阵冷风刮来,沈玥身上鸡皮疙瘩直冒。不管来过这里几次,每次沈玥心里都有点毛毛的,因为这里的环境真的让人心情愉快不起来。

    房间里面,只点了三根蜡烛,用来照明。房间的正中间摆着一个神龛,上面插着香烛,神龛边上分别摆放着两个看不出来是什么的石像。横梁上垂挂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黄色符纸,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无风自动,看上去诡异的很。神龛前方放着一个蒲团。房间里的人原本正跪在蒲团上,此刻她蹒跚的站起了身,慢慢的转身朝沈玥看去。烛火明灭中,只见转身过来的人有一张长满了皱纹的苍老容颜,此刻她正眼神阴沉,面无表情的盯着沈玥。

    沈玥心底没来由的一慌,不过之后就放下了心来。眼前这个老人,虽然看上去长相恐怖,眼神阴冷,但是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视财如命。但是对沈玥而言,她什么都少,就钱多。能用钱办到的事,那都不算什么大事。

    只要给对方钱,对方就能帮你办事,不管是什么棘手的事情,在对方看来都轻而易举,能替你全部办到,实在是神通广大的很。

    她之前花了一百万,从老人这里求了两枚挂坠,一张符纸。其中的一枚挂坠让她成功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了姚达的妻子,所有人都以为徐菲是意外车祸,只有她知道,并不是那样的。是因为挂坠发挥了功效,让徐菲霉运连连,所以才那么巧的出了车祸。她成功的让姚太太的位置空了出来,这样她才有机可趁。姚达前几日已经允诺她过几日两人就去登记的。她马上就能上位成功了。

    而那张符纸,也已经开始发挥功效,让姚媛媛变得痴傻,如果说姚达之前对这个女儿还有三分的怜爱,那么在她变得痴傻之后,就连三分的怜爱都没有了。再过不了多久,她就算丧命,姚达也只会和她一样松一口气,而不会有其余的感觉。

    别怪她心狠,要怪,只能怪那徐菲母女挡了她的路,那她也只能狠心将她们除去了。

    “有事么?”沙哑而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不悦。

    沈玥一凛,立时收敛了心神,恭敬的将自己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眼前的神婆,听完了她说的话,神婆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犀利如刀,像是要把沈玥一把从中切开一般。

    “这是……”神婆的眼神阴沉的似要滴出水来,当看到从沈玥体内慢慢的浮起的娼妓鬼影时,她恶狠狠的吐出了后两个字,“反噬”。

    神婆自然知道眼前的娼妓来历。对方用的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沈玥原本想用这个娼妓对付她未来的继女,但是却不知道被谁动了手脚,反噬到了她自己的身上!

    “你到底惹到了什么人?”神婆的视线犹如毒蛇,牢牢的锁定住沈玥,让她呼吸都开始不畅起来。

    她慌乱的摇了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急切的解释说,“我不知道,神婆,我不知道啊。”沈玥说完之后,又忙乱的加上了几句,“神婆,你一定要帮帮我,钱不是问题!”

    神婆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看着她,冷冷的说,“你差点坏了我们的大事!”这蠢货,还真的以为有了钱什么事都能办到。

    不过此刻,就算她再有钱,也买不回自己的性命了!

    沈玥茫然了一瞬间,之后才疯狂摇头,“没有,神婆,你一定要帮我!”

    神婆冷笑了一声,沈玥已经引来了有心人的注意了,她的性命是万万留不得了。她看了眼沈玥身上的娼妓,都不需要她脏了手,娼妓就能让她万劫不复。

    “你走吧。”神婆冷淡的说完,就转身不再看她。

    “不要,神婆!我有钱!你要多少都有!你一定要救我!”沈玥神色凄惶,不断的哀求,不过她眼前突然一黑,之后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郊外,而之后不管她再怎么去找,都找不到那个神婆了,对方就像是突然从世间蒸发了一般,而她住过的那个小房间,也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另一边,霍瑶回到家中的时候,姚媛媛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她的身体因为这一遭而变得十分虚弱,需要好好调理一段时间。

    霍瑶一进家门,就发现姚天师和一个女人正一同照顾着姚媛媛。姚天师在给姚媛媛喂水,而那女人正抱着她,一下一下轻柔的拍着她的背。姚媛媛看上去对他们格外的依赖,手臂牢牢的挽住女人的脖颈,安静的喝着姚天师手中的白开水。

    那画面远远的看过去,格外的温馨,有一种静谧但是又美好的氛围在缓缓的流淌。三人就仿佛是一家人似的,颇有些其乐融融的感觉。

    只不过,这个女人的背影看上去格外的眼熟。

    霍瑶仔细的看了几眼之后,忍不住在心底笑出声。没想到兜兜转转,姚天师和她倒是互相看对了眼,之前明明什么征兆都没有。

    所以说,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作者有话要说:  撒糖了。

    姚天师的糖也是糖!哈哈哈哈。